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宠翻了施盼汪明强(施盼汪明强)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宠翻了全文免费阅读)施盼汪明强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宠翻了)

小说《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宠翻了》是网络作者“施盼”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以下是《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宠翻了》内容概括:“我问你,你昨天是不是带陈凤、何圆圆她们逃课了?”陈凤?何圆圆?这两个人……见她像是在思考什么,杨德又问了一遍:“昨天是不是你带头逃课的?”“不是。”“你现在还学会撒谎了?你当我不知道?!”杨德气得重重地吐了一口气。他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恨铁不成钢的斥道。“你说说你,自己逃课还要带上其他同学,现在还撒…

火爆新书《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宠翻了》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施盼”,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问你,你昨天是不是带陈凤、何圆圆她们逃课了?”陈凤?何圆圆?这两个人……见她像是在思考什么,杨德又问了一遍:“昨天是不是你带头逃课的?”“不是。”“你现在还学会撒谎了?你当我不知道?!”杨德气得重重地吐了一口气。他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恨铁不成钢的斥道。“你说说你,自己逃课还要带上其他同学,现在还撒…

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宠翻了全文第5章 试读章节

施盼看到清朗干净的纪西云时,又注意了他第一时间拢起的眉头。

他还真是和上一世一样……

不太待见她。

“你眼睛在往哪里看?”

杨德抬手重重的敲了敲桌面。

她收回思绪,端正好了态度。

“我问你,你昨天是不是带陈凤、何圆圆她们逃课了?”

陈凤?

何圆圆?

这两个人……

见她像是在思考什么,杨德又问了一遍:“昨天是不是你带头逃课的?”

“不是。”

“你现在还学会撒谎了?你当我不知道?!”

杨德气得重重地吐了一口气。

他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恨铁不成钢的斥道。

“你说说你,自己逃课还要带上其他同学,现在还撒谎!我都跟你说了三年了,要好好学习,改变人生,再犟的驴也该听进去了,你怎么就死活听不进去?”

他脸色赤红,呼吸有点不顺畅,似乎被气得不轻。

施盼见此,开口说:“杨老师,气大伤身,注意身体。”

“你听听,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被气成这样是因为谁?”

更加生气的杨德横眉冷对,也不跟她废话了,直接说:“知道你听不进去,我也不跟你浪费口舌,你写一份一千字的检讨交给我。”

“那我……先走了?”

“想走?又想找人帮你写检讨?你就在这坐着写,什么时候写完了什么时候才能走!”

知道她的日常操作,杨德直接把路给堵死了。

他拿了一个空白的本子和钢笔丢了过来。

坐在椅子上,看着空白的纸张,施盼轻吐了一口气。

检讨?

她上下两辈子都没写过这玩意。

不过,逃课这件事,她从没有主动带头过。

她心里清楚,有人背刺她。

至于这个人……

一些不太愉快的回忆浮现,施盼的指尖在桌面上轻点,面上一片清冷。

不着急。

一个一个来。

——

办公室里过分安静。

杨德去上课了。

就剩下了施盼,以及……纪西云。

他们虽然在同一所学校,但不在同一个班级,一直没有交集,纪西云现在应该还不认识她。

还好不是重生在下个月。

那些丢脸的事情还没有发生。

乱七八糟想了好一会,半天也没动一个字,施盼索性放下了笔,视线盯着墙壁看。

看着看着——

她看到隔壁办公室里去了。

在看见里面场景的一瞬间,施盼目光一紧。

这个时代,还能玩得这么开?

此时此刻。

隔壁办公室里,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穿着白衬衫和黑色包臀裙的女人正坐在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腿上。

男人像个正方体,一只油腻的大手不安分的在女人的大腿上游走,另外一只手搂着女人的腰,猴急的伸着粗短的脖子想去亲吻女人的脸……

施盼凝眉。

这是不花钱能看的?

看清他们的脸后,施盼轻嗤。

难怪当初教导主任总是找她麻烦,动不动就来个全校通报批评,原来是有人吹耳边风。

这个女人名叫陈秋梅,教导处的。

起初陈秋梅各种明里暗里找她麻烦,最后懒得掩饰,直接专挑她的事,故意搞坏她的名声,那些事情在整个学校都闹得沸沸扬扬。

后来她感觉不对劲,才知道有人在私底下找她进行交易……

此时。

透过墙壁看他们暧昧气氛正浓,施盼起身出了办公室,对着他们的门就是——

“咚咚咚!”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把里面两个人吓了一大跳,连忙站了起来整理衣裳。

透过门看到他们慌慌张张的动作,施盼回了办公室。

还别说。

心里舒服了。

刚一坐下,追出来的眼镜女人陈秋梅走到了门边,脸色难看的问:“你刚刚有没有看见什么人去过旁边办公室?”

“你在问我?”

施盼目光淡然的看着她,面色平静,浑身透着一股从容不迫感。

心里紧张又恼怒的女人,在看到她这副样子的时候,心里更是极度不舒服,当即就爆发了出来。

“是不是你搞恶作剧?上课时间不好好上课,又偷跑出来,我都说你这个学生没皮没脸,天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你怎么不去当坐台的小姐?”

难听刻薄的话喋喋不休的骂了出来,施盼眼底的神色冷了下来。

用虚张声势来掩盖恼羞成怒?

“陈女士,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小心天打雷劈。”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能做什么亏心事?该亏心的是你,有你这么个不要脸的女儿,你爹妈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以为她都知道了刚刚在房间里的事,陈秋梅眼神有些慌,但一想刚刚门是反锁的,应该不会有人知道。

施盼也不急。

她就静静的看着女人表演。

在陈秋梅骂完了之后,她才轻轻一笑,意有所指的说了一句。

“人在做,天在看,吃了不该吃的,都会吐出来。”

她这话说出口后,陈秋梅眼神一闪,明显心虚了。

气急败坏的骂了几句后夺门而出,都不敢直面对上施盼。

人一走,办公室里又清净了。

施盼刚欲收回目光,就见一直在看书的纪西云正看着她。

他的眸色平淡,到现在都波澜不惊。

在整个过程中,他像是个事外人,把这一切都尽收眼底。

施盼和他不熟,知道这人不怎么待见她,也没有要说话的意思,看过一眼后便收回了视线。

下课铃声响起。

她看着空白的纸张,还是勉为其难的提笔写了起来。

不多时。

杨德回来了。

他板着脸,看起来情绪不佳。

见她还稳坐在椅子上,开口就问。

“检讨书写没写?”

“写了。”

“写了?还真难得,拿给我看看。”

乍一听到她肯定的回复,杨德以为她终于洗心革面了,脸色都好看了不少。

学生知道错就行,刚刚和陈秋梅发生的那点口舌之争都算不得什么了。

然后……

他拿起了施盼面前的纸张。

这一看,脸色瞬间青了。

“检讨书?这就是你写的检讨书?!”

看到偌大的纸张上面就三个字,杨德差点背过气去。

他拿着纸张的手都在抖。

“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要让我这辈子遇到你这个学生!”

听到这痛心疾首的声音,不远处的青年目光一抬,他看见了纸上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

检讨书。

“……”

真是检讨书?

还有这种人才?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7小时前
下一篇 17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