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与君(沈乔念沈子媛)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乔念沈子媛)相思与君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沈乔念沈子媛)

强推热门现代言情小说《相思与君》,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沈乔念”。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她也不知道,这世上怎么会有声音那么像的两个人。如果不是确定笙哥不在了,她真怀疑陆久辞就是笙哥乔装打扮的。所以她本能得把陆久辞当做恩人,心甘情愿照顾他,填补内心亏欠。这是藏在她心底的秘密,以前不知道怎么跟他说,现在要离婚了,也不必多余解释…

《相思与君》是作者“沈乔念”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沈乔念沈子媛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她也不知道,这世上怎么会有声音那么像的两个人。如果不是确定笙哥不在了,她真怀疑陆久辞就是笙哥乔装打扮的。所以她本能得把陆久辞当做恩人,心甘情愿照顾他,填补内心亏欠。这是藏在她心底的秘密,以前不知道怎么跟他说,现在要离婚了,也不必多余解释…

相思与君全文第2章 试读章节

沈乔念抬头看他,秀丽的眉微蹙着。

陆久辞捻起她的碎发扶到耳后,“结婚的时候你说心里有人了,那个人就是笙哥?”

沈乔念心头五味杂陈。

笙哥是她的救命恩人,为了救她死在异国他乡。

最初她听陆久辞说话就忍不住想哭。

她也不知道,这世上怎么会有声音那么像的两个人。

如果不是确定笙哥不在了,她真怀疑陆久辞就是笙哥乔装打扮的。

所以她本能得把陆久辞当做恩人,心甘情愿照顾他,填补内心亏欠。

这是藏在她心底的秘密,以前不知道怎么跟他说,现在要离婚了,也不必多余解释。

陆久辞抚着沈乔念柔顺的长发,声音低缓:“等离了婚,你也该去找自己的幸福。这三年,是我拖累了你。”

沈乔念眼眶一热。

她想告诉他,他不是拖累,她已经爱上了他。

可说到嘴边滚了几滚,还是没能说出口。

本来就是一场替身游戏,怪她先认了真。

陆久辞的手机又响起来。

他没避讳,当着沈乔念的面接起电话,“子媛,我刚才有点事。好,待会见。”

沈乔念听不了陆久辞跟沈子媛卿卿我我,这无异于在她伤口上撒盐!

她转身跑去卫生间,把手伸进嘴里往下压着舌头。

恶心感阵阵袭来,口腔里的唾液急剧分泌。

她很讨厌这种感觉。

可她怀孕了,不能吃避孕药,对孩子不好。

折腾了一分钟,沈乔念终于吐出来。

她顺着洗手台瘫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眼泪不争气得淌下来。

“怎么坐在地上?”陆久辞走进卫生间,打横抱起蜷缩在地上的沈乔念。

“你,没走?”

沈乔念在陆久辞怀中恍惚抬头。

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下颚,觉得有些不真实。

他不是接了电话要去看沈子媛吗?

“你还说,进卫生间那么长时间不出来,叫你也不回答。”

陆久辞抱着沈乔念上楼,把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他抬手敲她脑袋,啧了一声:“刚告诉你小日子快来了,转眼就忘了?还敢往坐地上,过几天有你好受的。”

沈乔念听着他熟稔的关心,鼻头发酸,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陆久辞蹙起眉,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是不是不舒服,早饭也没吃多少。想吃什么,我让陆宇去买。”

沈乔念喉头滚了滚。

刚才的一切都是梦吧?

你看,他还是一如既往得体贴呢!

沈乔念怔怔得看着陆久辞,小心翼翼得求证,“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陆久辞笑着敲她的头,“你这小脑瓜整天想什么呢?你照顾我三年,就算离了婚,你觉得我会亏待你?所以你不用急着走,安心住在这。”

一句话,让沈乔念如坠冰窖。

这三年不过是黄粱一梦。

梦醒了,他要去跟白月光相守一生。

而她不过是替嫁的野丫头罢了。

是她不好,不该爱上他。

“想吃什么让陆宇去买,晚上别等我,你先睡。离婚协议明天送过来,有什么想补充的跟律师提。”

陆久辞说完又往桌上放了一张银行卡。

沈乔念乖乖点头。

可能是她太乖了,他就放心得走了。

沈乔念把银行卡放进床头柜。

里面有五六十张卡,每张至少一百万,都是他给的。

以前她觉得这是他对她的宠爱,现在才知道,他给不了爱就只能给她钱。

沈乔念拿出手机点开一段录音。

“久辞,你晚上想吃什么?”

“只要你做的都可以。”

“不行,你点一道菜。”

“那就你吧。”

沈乔念抱着手机,哭得泣不成声。

这样的通话录音她有几百个。

她特别喜欢他的声音。

最初因为他说话像笙哥,渐渐的她发现他是不一样的。

每次听他说话她会脸红心跳,这才意识到她已经爱上了他。

所以她把手机设置成自动通话录音,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录下来。

他不在的时候,她就抱着手机反复回听,有时候红着脸傻乐,偶尔也抱着手机在床上来回打滚。

曾经的甜蜜,如今全碎成玻璃碴,密密麻麻扎在她心上。

沈乔念把自己蒙进被子里,听着他的声音浑浑噩噩得睡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手机在震动,她迷糊着接起电话。

“小念,我听说沈子媛回来了?久辞呢,你让他接电话。”

听到婆婆的声音,沈乔念清醒几分,下意识回答:“妈,久辞上班了。”

一年前陆久辞康复,接任了陆氏集团总裁之位。

婆婆也是股东,集团能有今天全靠当初婆婆娘家的资助。

所以在陆家婆婆说一不二,就连公公都得听着点。

她这个做媳妇的自然也得听。

“哼,沈子媛这次回来最好老实待着。三年前,她看久辞车祸毁容又成了残废,直接躲出国。沈家也不是东西,不敢得罪陆家,就把你接回来推给久辞。”

沈乔念抿了抿唇没说话。

她和沈子媛虽是双胞胎,但她是在乡下长大的。

直到三年前沈家无意中找到了她。

对外沈家解释说她身体不好养在乡下,但其实她是被人贩子拐走的。

若非笙哥救她,她早就没命了。

婆婆又隔着电话叹气:“那几年久辞就跟疯狗似得,我这亲妈都不待见。是你陪他熬过来,不厌其烦给他按摩,他才能重新站起来!现在久辞好了,沈子媛回来想干什么?反正我就认小念你当儿媳,久辞要敢犯浑,看我怎么收拾他!”

沈乔念的泪唰得流下来,心里翻搅着疼。

这三年她一点都不觉得苦,反而庆幸有他陪着她。

可一千多个日夜的相处他都没能爱上她,现在白月光回来了,她再拴着他有什么用?

“小念?小念你没事吧?”

沈乔念慌忙擦了泪,稳住声音回答:“妈,我没事,只要久辞好好的就行……”

“那不行,你俩好才是好。”

沈乔念想劝婆婆,可婆婆风风火火得挂了电话。

她叹了口气,心口又涩又疼,身上力气也像抽干了似得。

一天下来她什么都吃不下,整个人混混沌沌的。

晚上九点,陆久辞打来电话。

沈乔念打开床头灯,清了清嗓子这才接听。

“久辞,你晚上回来吃饭吗?”

“你让妈去数落子媛了?”

听着他冰冷的质问,沈乔念有些懵,“妈去找沈子媛了?”

陆久辞冷哼一声,一副你还装什么装的语气,堵得沈乔念心塞。

而她刚要解释,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沈子媛的惊声呼喊。

“久辞哥,他们,他们又来扯我的衣服了!你抱着我好吗,别让他们碰我!”

沈乔念下意识捏紧手机。

然后就听到陆久辞柔声回答。

“子媛别怕,你只是做噩梦了。”

沈乔念一想到陆久辞要去抱别的女人,骤然心如刀割,下意识喊了他一声。

“久辞!”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7小时前
下一篇 17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