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玉贺骋骋(偏执大佬宠妻成瘾)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蓝玉贺骋骋)偏执大佬宠妻成瘾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蓝玉贺骋骋)

热门新书《偏执大佬宠妻成瘾》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蓝玉”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小施主金尊玉贵,纯善清明,一生顺遂,子女缘旺,老来必当儿孙绕膝,福慧满堂。”俞宝儿认真的听完,突然明白了什么,便不再追问,无比虔诚敬重的朝老师父双手合十,“谢谢您。”老师父也笑着点点头。因为方才的一席话,白晓宁有些愣愣的,被俞宝儿牵着手走出大殿…

经典力作《偏执大佬宠妻成瘾》,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蓝玉贺骋骋,由作者“蓝玉”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精彩片段如下:“小施主金尊玉贵,纯善清明,一生顺遂,子女缘旺,老来必当儿孙绕膝,福慧满堂。”俞宝儿认真的听完,突然明白了什么,便不再追问,无比虔诚敬重的朝老师父双手合十,“谢谢您。”老师父也笑着点点头。因为方才的一席话,白晓宁有些愣愣的,被俞宝儿牵着手走出大殿…

偏执大佬宠妻成瘾全文第25章 试读章节

老师傅比白晓宁的举动引起了兴趣,歪头眯眼观察起她的面相,然后啧啧称奇。

“这位小施主倒是很有趣,像是来要债的,家里不是寻常营生吧?若我没猜错,从你出生起,令尊令慈里至少有一位身体常年抱恙。”

话音刚落,白晓宁的眼中倏地划过一丝讶然,俞宝儿也愣了。

老师父点到为止,又将目光看向俞宝儿,笑的一脸慈眉善目。

“小施主金尊玉贵,纯善清明,一生顺遂,子女缘旺,老来必当儿孙绕膝,福慧满堂。”

俞宝儿认真的听完,突然明白了什么,便不再追问,无比虔诚敬重的朝老师父双手合十,“谢谢您。”

老师父也笑着点点头。

因为方才的一席话,白晓宁有些愣愣的,被俞宝儿牵着手走出大殿。

两人刚走,就有一名神色焦急的年轻人寻了过来,看到坐在解签桌后的老师父才松了口气,拧着眉呵斥道:“您怎么又跑寺庙里来了?您那么喜欢当和尚干脆出家算了!”

“老师父”咧嘴嘿嘿一笑,“这就走,这就走。”

“今天碰上什么好玩的事儿了?这么开心。”

“嘿,今天看见一个顶俊俏的小姑娘红鸾星动,命里还盘着一条黑龙,和她自身的命格死死的缠在一起……”

“拉倒吧,我命里还有一条金龙呢!”

“你?金龙鱼一比一吧你!”

绕过静谧的月亮门,依稀能听到佛寺里回荡着唱经的声音,两人便在一棵古树下面的长椅上坐下。

从包里拿出一瓶水,拧开盖子递给走神的白晓宁,“喝口水。”

“哦,”她如梦初醒般回过神,看看俞宝儿,再看看那瓶水,接过来喝了一口,看着脚下的青砖缓缓开口。

“宝儿,我觉得刚才那位大师挺灵的,好像从我有记忆开始,我爸的身体就不太好,不得不撤了国外的生意在国内做些糊口的小买卖,你说,这会不会和我有关?难道我真的是来讨债的?”

俞宝儿没见过一向强悍精明的白晓宁露出这种落寞的神色,她担心的望着她,柔声劝慰:“别想那么多,说到底都是迷信,信则有不信则无,还是要相信科学。”

白晓宁叹了一声,仰头看着头顶茂盛的枝叶,“佛祖啊,既然我是来讨债的,老头为**心了这么多年也该还完债了,就让他好起来吧。”

“会的,”俞宝儿笑道:“叔叔一定会好起来。”

两人顺着下山的路往下走,白晓宁突然想起来,“对了,那老和尚到底是没给你解姻缘,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怎么还记着呀?我都忘了。”她看着脚下的台阶随口说道:“好不好坏不坏的,多半是他了。”

“谁?乔谨川?”

“嗯,”俞宝儿抬眼轻笑,娇俏的小脸映在一片翠绿盎然之中,愈发显得白皙,“就是他。”

晚饭是在点评APP上找到的一家私房菜,特色是湘菜。

俞宝儿不太能吃辣,但白晓宁喜欢吃,两年下来也带着俞宝儿吃起了辣,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就在结账离开餐厅的时候,她们在停车场遇到了一个醉醺醺的光头老人家。

已经醉的迷糊了,还在含糊不清的嚷嚷着要酒喝。

而这人,不是今天寺庙里的解签师傅还是谁?

两人均是愣了一下,继而一同笑了起来。

回到酒店洗完澡,俞宝儿抱着手机坐在单独的小卧室里打电话,

奇怪的是,连打了三次乔谨川的手机都无人接听。

她纳闷了,以往给他打电话都是秒接的呀?难道临时有事?

挂掉电话,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在忙吗?如果在忙的话就不用回复我啦,我已经回酒店了,你忙完早点休息,晚安。]

发出去之后,她想了想,咬着唇给他发了一个小兔子飞吻的动图,抿唇笑了。

回到客厅,白晓宁还没洗完澡。

从包里拿出一本书,正想安安静静看会儿书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

她怔了一下,放下书去开门。

可就在她开门的瞬间,不等看清来人,对方突然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

总统套房楼下的一间贵宾套房内,白色的女士浴袍被随手扔在客厅地毯上。

半敞着门的卧室里传出阵阵暧昧的声音,仔细听,能听到其中夹杂着女孩子隐隐的哭声。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逐渐安静,此刻女孩儿的哭声断断续续的,却多了男人温声劝慰的声音。

卧室里只亮着一盏床头灯,男人拥着怀里的女孩,细密轻柔的吻去她脸上的泪珠儿。

可她哭的厉害,小猫儿似的的哭声细嫩,泪水却烫的他心头最柔软的地方生疼。

“宝儿不哭了好不好?”

俞宝儿被他哄得终于堪堪止住了哭,只是一双漂亮的杏核眼被泪水浸润的眼尾泛红,委屈巴巴可人疼。

她用力推着他的胸膛,却像在推一堵墙似的,岿然不动。

握住胸口柔嫩的小粉拳,乔谨川哭笑不得的说:“怎么,不要我了?”

俞宝儿想把手抽回来却是不能了,她泪眼朦胧的看着他,带着哭腔糯糯的控诉着:“你、你怎么能这么坏……”

“哪里坏了,就是亲亲你,跟往常一样,”乔谨川狭长的眸子蕴藏着化不开的柔情,“两天没见,想你想的要疯了,小乖宝想我了吗?嗯?”

“哪里一样了!”她一想到方才的画面便整个人烧了起来,虽然没有真的做什么,但他刚才……

乔谨川欣赏着小人儿灯光下娇美的容颜,拿着她的小拳头凑到嘴边轻轻吻了一下,“乖宝想我了吗?”

俞宝儿瞥了他一眼,看向一边,“原来有一点的,现在一点都没有了。”

“是吗?”哪怕听到她说有一点儿,乔谨川内心也是雀跃的,他俯身轻柔的吻了她的额角,“看来把我家小乖宝气坏了,说说怎么才能不生气?”

其实俞宝儿没有多生气,只是从来没有被人密不透风的吻遍了,更多的是羞怯……

水漾的眸子瞥了他一眼,“你现在放我回去,我就不生气了。”

她突然消失,晓宁肯定急坏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7小时前
下一篇 17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