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赐我三尺白绫(殷月韩辰阳)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殷月韩辰阳)请君赐我三尺白绫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殷月韩辰阳)

热门新书《请君赐我三尺白绫》是由著名网文作者“殷月”所著的现代言情小说。文章简述:奇怪,殷月穿上鞋子刚直起身,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她刚想开口责备阿环,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却不想自己刚抬起头,就看到了两个素不相识的宫女站在了自己的眼前。殷月上下打量了她们一下,立刻警觉了起来,她们所穿的并不是宫中的宫服。“你们是谁?是怎么闯入到皇宫之中的?”说着,殷月僵直身子,握紧拳头,做出了蓄势…

小说《请君赐我三尺白绫》是作者“殷月”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殷月韩辰阳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奇怪,殷月穿上鞋子刚直起身,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她刚想开口责备阿环,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却不想自己刚抬起头,就看到了两个素不相识的宫女站在了自己的眼前。殷月上下打量了她们一下,立刻警觉了起来,她们所穿的并不是宫中的宫服。“你们是谁?是怎么闯入到皇宫之中的?”说着,殷月僵直身子,握紧拳头,做出了蓄势…

《请君赐我三尺白绫》第3章 阿环 试读章节

“父皇!”

殷月猛然睁开双眼,大口喘着粗气,额头上还有着些许的汗珠。

殷月坐起身来,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暗暗松了一口气,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在做梦啊。

殷月擦了擦头上的汗珠,呼唤着自己的贴身侍女阿环。

“阿环?阿环!”

殷月连续叫了好几声,却迟迟无人应答。

奇怪,殷月穿上鞋子刚直起身,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她刚想开口责备阿环,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却不想自己刚抬起头,就看到了两个素不相识的宫女站在了自己的眼前。

殷月上下打量了她们一下,立刻警觉了起来,她们所穿的并不是宫中的宫服。

“你们是谁?是怎么闯入到皇宫之中的?”说着,殷月僵直身子,握紧拳头,做出了蓄势待发的姿态。

“公主殿下,我们是皇上派来伺候您的新宫女。”两人异口同声道,话语中还夹杂着些许外族的口音。

“胡说!父皇怎么可能会委派两名外族女子在本公主身边!”

殷月看准时机,起身奋力将这两名新宫女推开,想要跑到外面去呼喊救兵。

没想到屋外的院落内竟全是在清洗血迹的士兵。

殷月一脸惊恐地看向他们,脑袋里轰地炸开来,她蹲在地上吃痛地捂着自己的脑袋,昨日屠杀的记忆一一涌现在她的脑海中。

她的父皇昨日就死在了她的怀中,宠爱她的安淑妃也死在了她的身侧。

眼泪在眼眶中不停地打转,滴落在地上,屋内的宫女跑出来想要将她扶起,却被她大声咒骂。

“滚!都给本公主滚!”

听了这话,庭院内打扫的将士们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直直地盯着蹲跪在地上的殷月。

其中的一个宫女听了这话,双臂环起,居高临下的看着殷月,讥讽道:“一个亡国的败家犬,也配冲我们在这里大吼大叫?你就该跟你那个该死的父皇一起,去了得了。”

宫女的话如同一根根针一样刺痛着殷月的心,殷月的脑海中浮现的尽是自己的父皇惨死时的景象。

殷月颤抖着直起身子,心中好像死亡了一般,一头撞在了旁边的花坛上。

……

“真是的,你多什么嘴啊,要真的出事了,皇上定要拿我们是问的。”

“有什么的,一个亡国的败家犬而已,身份还没有街边的流浪狗珍贵。”

“皇上驾到!”

“糟了,皇上来了,你自求多福吧。”

……

恍惚间,殷月的眼前越来越模糊,眼皮也渐渐粘在一起,父皇…母后…儿臣这就来找你们了…

……

当殷月再次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仍然是那个让她熟悉的房间,额头上还传来了阵阵的刺痛,让她下意识地皱紧了眉头。

殷月缓缓地将头转过去,眼前站着的竟是韩辰阳。

韩辰阳看到殷月醒了,好奇地凑了过来,看着她额头上的伤口说道:“你还真是福大命大啊,小公主,伤口这么深还是挺了过来。”

“不过你还真是不听话,为什么还是要寻短见呢,皇兄他心一狠也不让太医给你上些止痛药。”

说着,他纤长的手指触碰着殷月肤若凝脂的脸庞,惋惜地说道:“真是可惜了这一张脸。”

殷月一言不发,死死地盯着他。

韩辰阳在自己的面前挥了挥手,想要把殷月阴沉的目光全部赶走,紧接着道:“你不要拿这种眼神看着本王,皇兄已经把那个婢女给打发走了,只要以后你乖乖听话,别寻短见,在这皇宫中的日子见不得会比之前差。”

然后他拍了拍手,一个女子从他的身后走了出来。

“从今以后就由这个人来照顾你的生活起居了。”

说罢他示意女人将自己准备的止痛药端了上去。

“这可是本王背着皇兄偷偷拿来的止痛药,你可别辜负了本王的一片心意啊,小公主。”

韩辰阳笑了笑,让女人把止痛药为殷月敷上。

待韩辰阳看着殷月乖乖地换好药之后,才肯离去。

韩辰阳走后,殷月一直死死地盯着那个为她换药的婢女,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盯着盯着,两行清泪从殷月的眼角流下。

婢女见状,扑通一声跪在了殷月的床前。

殷月用身上最后的一丝力气紧紧地抓住了那个婢女。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婢女垂下头紧紧地抓住了殷月的手,咬着嘴唇说不出一句话来。

“阿环,你最终还是做了叛徒。”

阿环摇着头,眼泪已经流满了整张脸,但始终没有说一句话。

“阿环,你背叛了我,背叛了殷朝。”

阿环猛的扑倒殷月的身上,紧紧地抱住她,用力地摇着头,嘴里想要说些什么,但却悲痛地发不出声来。

殷月握着阿环的手更加紧了。

“阿环,你告诉我,我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殷月眼神空洞地盯着躺在自己怀中痛哭流涕的阿环,想起了自己与阿环相识时的样子。

殷月七岁的那年的花节,得到皇帝特许,与自己的皇兄殷云一起到京城中赏花游玩。

时百姓多安居乐业,花节的极为盛大热闹。

在殷月与殷云赏花之时,突然看见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里,一个灰头土面的女孩,被两个男人拉扯着,不知在干些什么。

“皇兄,你看那里。”小殷月指着巷子处,一脸生气地看着自己的皇兄。

殷云时年十四,看到了在这偌大的皇城之下竟还有这类事情发生,当下示意身旁的几个随从保镖将巷子里的那两人抓了起来。

“诶哟,官爷冤枉啊,这小女子是北国偷偷逃往我大殷朝的难民,本就不受律法保护啊。”被抓住的两人连连解释求饶。

殷云想了想,用佩剑抵着其中一人的脖子说道:“本公子不管这人是不是难民,我朝本就有不得私自贩卖奴隶的律法,你们如今这又是在这里做甚,皇城之下如此嚣张,难不成是不把当今天子放在眼里吗?”

此话一出,吓的两人连连磕头。

“官爷,这话可不敢乱说啊,是我两人一时财迷心窍,求官爷放我们两人一条生路啊。”

殷月殷云两人相视一笑,殷月扯了扯殷云的长袍,示意他可以了。

“那好,本公子今日就放你们一条生路,不过这个小姑娘你们必须留下来。”

“是是是。”

听到这话后,那两人落荒而逃。

殷云走到那个女孩面前,缓缓蹲下,笑着说道:“从今以后,你就自由了。”

女孩怯怯地看着他,将头埋了下去。

“皇兄,她是怎么了。”小殷月歪着头,好奇地看着瑟瑟发抖的女孩,又继续道:“如果是北国来的难民,那就在京城也应该没有家人吧。既然这样的话,不如我们收留一下她吧。”

殷云歪着头,看了看殷月,随后又想了想:“可她毕竟是北国来的。”

殷月抱着殷云的胳膊,一脸真诚地说道:“父皇慈爱仁厚,一定会理解的。实在不行我就去求母后,母后一定能说服父皇的。”

殷云一脸无奈地看着她说道:“好吧,真拿你没办法。”

殷月站在女孩的面前,将手伸到她的面前,笑颜如花:“跟我回家吧。”

女孩缓缓抬头,正对上殷月那张明媚的笑脸,她慢慢抬起胳膊握住了殷月伸出的手。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阿环。”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9小时前
下一篇 19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