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荒:娘亲是全村人的希望小说(江清雪顾长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江清雪顾长风(逃荒:娘亲是全村人的希望江清雪顾长风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江清雪顾长风)

古代言情小说《逃荒:娘亲是全村人的希望》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小森林的伏特加”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江清雪顾长风,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儿子,打死这个扫把星,自从她来到咱们家,生不出个孩子不说,还带个拖油瓶浪费咱家粮食”逃荒路上,身穿粗布麻衣,脸上有两片高原红,长着细长眼的李氏唾沫横飞指挥着儿子打地上不能动弹的女子施暴者李宝刚,眼露凶相,硕大的身板子跪在女人身边挥舞着钢铁般的拳头无情朝着地上不能反抗的女人身上疯狂捶打好似在疯狂宣泄着心中不快,唇角露出一丝满足的微笑,地上被打的女人没有反应也丝毫不知李宝刚一边打还一边嘲…

以江清雪顾长风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小说《逃荒:娘亲是全村人的希望》,是由网文大神“小森林的伏特加”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有银子都不好使。见着排队的人多,顾月娥跟她说要去守城的衙役打听能不能带他哥哥进城看病。等她答应后。顾月娥这才撇下哥哥去镇子口…

第7章 杏花镇外 试读章节

杏花镇外有大批量的难民,场面混乱不堪,因昨晚地龙翻身,有很多逃难的人再次聚集。

有人受伤的人在自制的帐篷里休养,镇口有人施粥,还有正在排队等着进城的人。

镇子口把守的衙役很是尽责,每一个等待进城的人都要搜身检查。

要是身上有伤病的一律不准进城。

有银子都不好使。

见着排队的人多,顾月娥跟她说要去守城的衙役打听能不能带他哥哥进城看病。

等她答应后。

顾月娥这才撇下哥哥去镇子口。

干站着也不是个办法,江清雪将赶着马车找到一片干净的地方。

在没有人的角落里,在空间里拿出木盆,里面盛满了灵泉水。

“马兄弟,你就在这待着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乱跑。”她一边给马儿喂水一边叮嘱。

马儿似乎听懂江清雪的话。

长鸣一声。

吓得她水盆差点掉地上。

等马儿消停了以后。

江清雪招呼从马车里出来,出来晒晒太阳,总是窝在马车里时间久对孩子眼睛不好。

刚把孩子抱到怀里,就有个颗甜甜的糖果塞到她嘴里。

麦芽的甜香充满了口腔。

这好东西不能全让她一个人吃了,现在逃难就算是有银子,像糖果这样稀有物品也是难买。

下意识想要吐出来的时候被一只小手挡住。

“不许吐,有好东西要分给娘亲一半。”小桃子黑眸里充满了对娘亲的依赖。

被小家伙感动的心口窝暖暖的,这哪里还能吐出来呀!

江清雪点头,在孩子脑门上亲了一口。

接下来她叮嘱小桃子不要乱跑。

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去检查马车里受伤的顾长生。

根据她的判断,受伤顾长生是不能进镇里看病的,因为镇子口围满了受伤的人。

帐篷里都是不能行走的病人。

除了病人,剩下的就是一些老弱妇孺。

江清雪估计那些手脚利索的青壮年都去镇子里购买食物和草药了。

为啥不让他们进镇子,不难理解,就怕他们受伤的人将身上的传染病带进镇子里呗。

这年头就怕瘟疫了,不让他们进镇子,说明杏花镇的镇长很聪明啊!

断绝了一切的病原体。

当然了这是她自我解释的,具体什么原因还要看顾月娥打听到了什么。

她轻手轻脚坐在顾长生身边,他呼吸均匀,脉搏强壮有力。

这顾长生底子好,只喝了一点灵泉水就自行恢复了。

接下来江清雪做简单工作。

去除他头上脏污的血水,以免伤口再次感染,伤口上用了一点抗生素。

当白色的药粉撒上去的时候,给他额头包扎一下,剩下的 就要看他自己了。

至于为什么不带他进入空间,那是因为她没必要为了一个陌生人冒险。

在古代暴露自己有异能空间,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她不想被人钉在架子上用火烤,不想再次和儿子分离。

想到这掀开马车的门帘看了看在一边玩石头的小桃子,这才放心下来。

刚要出马车去将血水倒掉,就撞上急匆匆回来的顾月娥了。

她小脸被气得涨红。

“这是咋啦?”江清雪一边下车一边耐心询问。

“他们不让我进镇找郎中。”顾月娥也不闲着结果江清雪手里的盆。

“为什么?你没有户籍文书?”在这个年代,户籍文书就代表了身份证。

没有身份证那都别想去。

“不是。”顾月娥将血水撒到一边没人的地方说道:“守城的衙役一听我是给哥哥找郎中立刻将我轰出来了,我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说到这顾月娥委屈的要掉眼泪。

江清雪就看不得这小丫头哭,安慰道:“这也是常理,你看镇子外面有那么多伤员,就算是放你进去了,那郎中也不敢出来替你哥哥治病。”

江清雪讲的很明白,就算有银子也不可能请郎中出来诊治伤员,那么多人等着看病呢!

到时候见着郎中出来,那不得造成哄抢啊!到时候有人趁乱偷东西都是小事,万一有踩踏事故。

那可是要死人的。

“这可如何是好啊?”顾月娥眼眸里都是担心,她担心相依为命的哥哥就这样离开自己。

“我给你哥做了简单的包扎,也用了我从老家带出来的金疮药,剩下的就要看你哥能不能挺过去了。”

江清雪抱起在地上玩石头的小桃子,掸了掸他身上的土灰。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让顾月娥心里感谢千万遍。

“遇见你,真是我们顾家的荣幸,姐姐你的大恩大德我记在心里,日后我就是您的丫鬟,您让我干什么都行。”

顾月娥深知金疮药的厉害,也知道这要难得,姐姐能舍得给他们药品,这大恩她愿意用一生来报恩。

“这倒不必,救不救得过来还要看你哥哥的造化。”江清雪抱着孩子。

嘱咐顾月娥说道:“你帮姐看着马车,我进城去采购,这天色完了估计晚上得住在镇子里,车厢里有吃的你看着做点什么,别饿着肚子。”

“姐你放心,我定会照顾好你的马车。”

交代完马车的事。

江清雪抱着孩子来到镇子口,这时候排队的人已经少了很多。

排了不就的队伍,就到她们这里了。

守城的衙役看见他们娘俩穿的破破烂烂,一看就是难民,不耐烦的说道:“进镇子买东西要二两银子,没银子赶紧滚,别耽误老子差事。”

“官爷,有户籍文书可以进镇子吗?”江清雪不是没有银子,她是能省一点是一点。

二两银子能卖好几旦粗粮呢!

“有文书?”衙役不耐烦的挑眉质疑:“不会是捡的吧?”。

话虽然是衙役随意说的,但击中了江清雪的心脏,毕竟是用了不良手段得到的。

心虚的很,那户籍文书是她好不容易找到与自己名字相仿、年纪相仿的。

还好她脸色蜡黄没有血色,不然脸红就露馅了。

她将孩子放下,在怀里找出户籍文书,用两只手将文书递给衙役。

衙役接过文书仔细看了上面写的大致内容是贾有财的小妾江清雪以及孩子的证明。

“你家老爷呢?”衙役拿着文书质问江清雪。

这时候江清雪开始掩面哭啼,声音凄惨哽咽:“昨晚我家老爷遇见一伙强盗,家里的东西被抢了以后,还赶上了千载难逢的地龙翻身,我家老爷估计….”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