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皇妃,要当夫人免费(姜明月穆南竹)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不做皇妃,要当夫人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不做皇妃,要当夫人)

小说叫做《不做皇妃,要当夫人》,是作者“茶籽小鱼”写的小说,主角是姜明月穆南竹。本书精彩片段:这一路颠簸地路珂然终于知道坏老头为什么说是山野武夫了,就这路比她回贵州老家都颠,武夫不武夫的,她不知道,但是山野肯定是山野送亲的队伍显然是也没有走过这么难走的山路,中途休息了好几次,路珂然那便宜老公道了好几次歉等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一众人都累坏了,他们放下轿子的时候是很重的就放下了,要不是路珂然早有准备撑住了轿子内墙,她真的非要再“诶唷”一次不可路珂然知道自己该出去了,她刚准备下去今早给她梳妆…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不做皇妃,要当夫人》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茶籽小鱼”大大创作,姜明月穆南竹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既然娘子也醒了,那便换上衣服与我去见母亲吧。”路珂然点了点头下了床,然后刚准备去衣柜里找衣服的时候路珂然忽然想起这不是姜府,衣柜哪儿来的她的衣服。楚懿见自家娘子停留在衣柜前方也不知在想什么便走过去,从衣柜内拿出了衣服递给了路珂然,“你的嫁妆还在另一间房内,还没来得及清点,这柜中衣物是母亲置办的,你…

第8章 为你挽发 试读章节

第二天一早路珂然迷迷糊糊的就感觉到身边有动静,她先是翻了个身打算换个别人干扰不到自己的睡姿,可当她就是觉得哪里奇奇怪怪的,她的床怎么会有别人?意识到这一点路珂然顿时惊了,她眼睛猛地睁开,顿时瞌睡全无,看着眼前坐在床沿背对着他的男性身躯,路珂然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做出反击了,直一脚给男人踢下了床。

没有任何防备的楚懿一下就被后背忽然而来的力量给推倒在了地上并发出了一声惊呼。

“娘子?”

直到楚懿转过身来满是疑惑的看向路珂然的时候,路珂然才反应过来为什么会有一个男人出现在她的床上了。

路珂然顿觉愧疚,她连忙上前扶起了便宜老公,并且真诚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没习惯和别人一起睡,我还以为是什么坏人呢!”

楚懿见此也不好多说什么,他只是无奈叹息。

“既然娘子也醒了,那便换上衣服与我去见母亲吧。”

路珂然点了点头下了床,然后刚准备去衣柜里找衣服的时候路珂然忽然想起这不是姜府,衣柜哪儿来的她的衣服。

楚懿见自家娘子停留在衣柜前方也不知在想什么便走过去,从衣柜内拿出了衣服递给了路珂然,“你的嫁妆还在另一间房内,还没来得及清点,这柜中衣物是母亲置办的,你且先将就着。”

看着怀中的衣服路珂然点了点头,这衣服的料子摸起来确实比她在姜府穿的差了不少,也是襦裙,可长度还是短了很多,像是方便劳作而设计的,毕竟在姜府穿的那种几乎要拖地的长裙确实不适合在泥土地里行走,干活也并不方便。

这个屋子太小,换衣服也没有什么可以遮挡的地方,路珂然还在想她要去哪里换衣服就见那便宜老公已经脱掉上衣了,惊讶之余路珂然也开始观察起男人来了,虽然看起来像是营养不良一般清瘦,但是竟然有肌肉诶,八块腹肌一块没少,而且……这个男人没被晒到的地方那皮肤为什么那么白啊,此时路珂然心底冒出两个字:嫉妒!

楚懿本以为自家娘子会羞得转过身去,他还挺想看到她娇羞的模样,但是没有,他这娘子现在正直勾勾看着他,眼神也是有点丰富,有震惊、有惊艳、有羡慕,最最奇怪的竟然还有嫉妒!

嫉妒?楚懿不太明白妻子的嫉妒从哪里来。

对上自己家妻子直勾勾的视线最后还是楚懿先羞涩了,“娘子,不回避一下吗?”

看着这便宜老公有些害羞的样子,路珂然恍然大悟,这古人可是很害羞的,“对对对,回避回避!”

路珂然抱着衣服就打算走出去,楚懿见状吓得一惊,这新娘穿着里衣光天化日之下走出去那还了得,他迅速上前拉住了正在开门的路珂然。

“娘子现在还不能出去!”

“为什么?”路珂然不解反问。

看着自家娘子满是疑惑的眼神,楚懿觉得有些无奈,他这妻子虽然不痴痴傻傻,但是确实是与常人有些不同,好像完全不知某些规矩。

楚懿心想,看来他这妻子虽不是旁人所说那般夸张,可也有些地方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所以才会被传出痴痴傻傻的流言吧。

“有规矩,娘子还是背过身去,等为夫换好了,便出去等着娘子更衣。”

看着面前这便宜老公有点为难的样子,路珂然只能无奈答应,古人的规矩她是不太懂了,但是她也不好不遵守,毕竟在这个年代好像没人能理解近现代和现代的思想,她活在21世纪所接受的思想教育那是发展了多少年的思想了,想让一个古人去理解,真的很为难他们。

路珂然收回了手,然后背对着楚懿,随后她的身后便传来了淅淅索索的换衣服的声音,在安静的早晨除了屋外的公鸡打鸣唯一能听到的便是身后的动静,这让路珂然不由的开始浮想联翩起来,那身材那腹肌也不知道摸起来是什么感觉。

好吧,路珂然承认,她就是个老色P。

直到身旁传来开门和关门的声音,路珂然这才将某些有色垃圾清除出自己的脑海。

然后路珂然看着手中的衣服陷入了沉思,这里衣她是知道怎么穿的,可是这衣服又是外衫内衫,又是底裤又是襦裙的,还这么多的衣带她真的有点苦恼该怎么穿。

实践的时候路珂然将衣服套在自己的身上来回比划,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堪堪将衣服穿上。

时间过去了好久,就在楚懿快要等不下去的时候路珂然走了出来,看得楚懿一惊,既已为人妇,头发是全要盘成发髻的,自家娘子披头散发的的确有些不成体统。

“娘子,你的头发……”

看着便宜老公为难的模样,路珂然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没反应过来有什么问题,“怎么了?”

“已嫁为人妇,头发需得盘起。”楚懿无奈解释。

路珂然懵了,“农村还有这规矩?我怎么不知道?”

看着便宜老公无奈的眼神,路珂然再次认输了,她在心底想着,她绝不是被美色诱惑,她只是心软而已。

路珂然又回到了屋内,看着梳妆台各种样式的簪子发带什么的,最后选了一个蓝色的发带将头发挽成了丸子头,然后用发带给绑了起来,一边绑一边吐槽这玩意儿没有皮筋儿好使。

楚懿看着自家娘子的装扮震惊两个大字明晃晃写在脸上了,路珂然扎头发已经很不容易了,辛辛苦苦扎起来结果别人还不满意,这跟领导否认她通宵搞出来的方案有什么区别,路珂然没好气道:“看什么,我只会这个!”

路珂然转过了头,摆烂了,逼她也没用,你让一个英语四级的人去考专八,那就是为难人。

楚疑深知母亲脾性,这样就去了只怕母亲会生气,楚懿再次无奈叹息,他哪像是娶了个夫人,更像是多了个母亲。

楚懿将路珂然再次拉回了屋内,然后将她按在了梳妆台之前,解开了那个看起来很是奇怪的丸子头,拿起木梳梳起了乌黑的青丝。

看着便宜老公游刃有余的样子,路珂然竟生出了几分惭愧,“你……竟会这个?”

对于路珂然的发问,楚懿只是轻声笑了笑,然后回答,“有时母亲身体不适,是我替她梳妆的。”

“真是孝顺!”

“自家母亲,孝顺是应当的!”

气氛似乎变得有些尴尬,路珂然再次找话题,“我这头发还行吧,还挺顺的哈,挺好梳的。”

“是啊,娘子的青丝柔顺。”

“哈哈哈,我看你那头发也不错,挺浓密的。”

“不如娘子!”

想到自己青年掉发,路珂然叹了口气,“唉,对了,我有掉头发吗?”

楚懿看着木梳中间夹杂着三两根长发,又想到母亲看着掉发黯然神伤的样子,开口安慰道:“掉落些许,不多,这实属正常,娘子不必担心。”

“那……我有白头发吗?”

“不曾瞧见!”

……

此时温和的阳光自窗口倾斜而进,照射在青丝之上散发着柔和的光,一把棕色木制木梳一下又一下的在青丝间穿梭。

屋外翠鸟立在枝头鸣叫,屋内宛如老夫老妻的两人私语着,俨然一副岁月静好之画面。

要说这便宜老公手也是真的巧,没两下就绑好了一个发髻,虽然看起来是那种很容易很简单的,但是路珂然深觉比其她是很不错了。

楚懿放下木梳对着路珂然说道:“走吧!”

路珂然一路跟着楚懿走了出去,按着路珂然看电视剧的印象来说,现在肯定是去奉茶了,一边走路珂然一边想,这乡门小户规矩还挺多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