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前男友上综艺后我爆红了江无眠江淮西(和前男友上综艺后我爆红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江无眠江淮西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江无眠江淮西)

书名叫做《和前男友上综艺后我爆红了》的小说,是作者“筏溪”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江无眠江淮西,内容详情为:程茗一结束就兴奋的拉着“邵纤”走在前面讨论起了演技,作为一个新生代演员她还是很敬业的江无眠不紧不慢的和江淮西同行,跟在两人身后不知为何江淮西的脸色冷了下来,一双狐狸眼泛着淡淡的冷意更贴近于平日里镜头前的他江淮西抿着唇,冷声道:“酒好喝吗?”“好喝啊,葡萄美酒夜光杯好喝的很”江无眠半阖着眼,语气中都带着独有的慵懒江淮西蹙眉:“怎么总是那么犟?”不让他做什么就偏要做什么,从不把劝诫放心上,一…

现代言情小说《和前男友上综艺后我爆红了》,主角分别是江无眠江淮西,作者“筏溪”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如下:”说完她得眼神还不由自主的瞥向了江淮西,江无眠摸了摸下巴,视线在他们两个之间扫过。江无眠:“就这?”赵黛玉点头,“就这。”江无眠对她愈发嫌弃了,“就知道这些还有脸出来当NPC?啧,真没用。”“唉!江无眠你别太过分了哦,我虽然是个知道内幕不多的NPC,但是我也是个有尊严的NPC好嘛?”江无眠的视线扫过…

第6章 鬼新娘另有其人 试读章节

江无眠不太想跟单细胞生物多说话:“少废话,说剧情。”

赵黛玉无奈吼道:“你们先给我松绑先啊!在你们眼里任务竟然比一个活生生的人还重要吗?”

江无眠沉默不语,但眼神似乎再说:你自己心里没点AC数吗?

松了手腕的绑赵黛玉活动了一下手腕,她换了个姿势坐在床边。

赵黛玉咳嗽了两声清清嗓子,还没装起来就被江无眠的一个眼神给扼杀了,“嗯…我就是受了邀请来参加这个节目扮鬼的,导演说如果我这期表现的还行就和我签合同当常驻嘉宾。”

“我扮的鬼其实不是鬼新娘,我这个角色就是用来混淆你们的,我知道的也不多,反正我只知道那个小妾是在和探花成亲那天死的,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说完她得眼神还不由自主的瞥向了江淮西,江无眠摸了摸下巴,视线在他们两个之间扫过。

江无眠:“就这?”

赵黛玉点头,“就这。”

江无眠对她愈发嫌弃了,“就知道这些还有脸出来当NPC?啧,真没用。”

“唉!江无眠你别太过分了哦,我虽然是个知道内幕不多的NPC,但是我也是个有尊严的NPC好嘛?”

江无眠的视线扫过她脚上绑着的丝绳,“有尊严但不多。”

赵黛玉慌乱一捂,麻利的解开了束缚。

“你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我手里还有你的把柄呢,你说话给我注意点啊,小心我讹你个十万八万的。”

赵黛玉想了想觉得不太对,她皱眉道:“诶,江无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是我了。”

江无眠冷笑,“就你那蹩脚的演技想不知道都难。”

导演在监控室盯着这幅画面眉头紧锁,原本还想借着赵黛玉给这个剧本炒个热度的,没想到竟然第一个败在了她的手里。

导演手中的呼叫器举起又放下,实在是想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才能挽救目前的局面,哪家的NPC会给玩家透题的?这不扯淡嘛。

副导在旁边提议:“导演,要不然我们顺其自然吧,这样效果还是很不错的,江无眠和赵黛玉的互怼在网上也有很多人喜欢看,你看这直播数据还在攀升呢。”

导演眉头松了又皱,他原本的初衷是借着这个剧本来一个大反转惊呆观众,让观众对他们的节目有一个认可,但现在……

导演一咬牙拍板道:“只能这样了,其他的鬼按原本的计划行事,赵黛玉…就留你自由发挥吧。”

听到此番话的赵黛玉捂了捂耳麦,露-出打工人虚假的微笑:“那导演我那个常驻嘉宾的事?”

导演心想:难怪你被黑啊,就这智商那适合在娱乐圈闯荡啊。

唉,冒险综艺都快变成搞笑综艺了。

导演望了眼攀升的数据,揉了揉眉心,“这期结束后就来签合同吧。”

“真的!谢谢老板,不是,谢谢导演!”

赵黛玉跟江无眠分享喜悦,“我可以签约了!”

江无眠看着她眉飞色舞,嘴又开始犯贱了。

“你叫黛玉还真是屈才了,人家林黛玉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深情在眉愁眉动人,你豪意在眉,了无心机适合结义,叫智深刚好跟人家一起醉酒倒拔杨柳。”

赵黛玉白眼直翻,她吐舌:“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可以签约了,马上就有小钱钱啦。”

【得了得了,以后就跟着江哥学怼人了,江哥简直就是嘴笨人的福音啊。】

【好喜欢看江无眠怼赵黛玉,太解气了!】

【+1,看赵黛玉被怼来的。】

【真奇怪,你们关注的难道不应该是任务吗?这关注的是什么奇奇怪怪的点啊?】

【唉,这剧情多老套啊,还是看江无眠怼人有意思。】

【我以前还觉得江无眠装呢,原来嘴那么真实的吗?】

……

江无眠倚靠在床边不急不慢的开口道:“这屋里挂着的白绫和带血的长剑是做什么的?”

赵黛玉摸了摸脑袋,“呃,大概是制造恐怖效果的吧,长剑我拿着趁手就用来‘杀’你了。”

江无眠对她十分嫌弃,身为npc当成她这样也真是个人才,一问三不知还异常的天真。

“那你知道这密室还有什么线索吗?”

这就问道她的门槛上来了,“这我知道,那面镜子上有线索,用桌上那个合-欢酒一泼在用东西一擦哪里的字就出来了。”

说着她拿起桌上的那杯酒演示了起来,合-欢酒泼在上面,赵黛玉接过江无眠递来的手帕用力一擦,上面果然写有东西。

江无眠凑近一看,出声念道:“宁公主善妒于新婚之夜对汝起了杀心,先是毁我容颜后于新婚之夜逼我死亡,可怜汝错信了那伪君子,念及他带汝出花楼竟对他言听计从,到头来惹得他厌弃。”

赵黛玉诶了一声:“你们的任务不就是调查鬼新娘的死因吗?那按照这上面的说法杀死鬼新娘的不就是宁公主吗?那你们不是通关了吗?”

江无眠垂眸低笑:“你听听耳麦里导演有没有发布类似本期结束的话语。”

赵黛玉仔细一听,摇摇头:“没有啊,什么声音也没有。”

江无眠笑而不语。

赵黛玉即使在迟钝也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皱眉道:“那凶手是谁啊?”

江淮西从旁上前点了点铜镜上写着的“那人”,勾唇道:“应该是他。”

赵黛玉不解:“他?他既然把鬼新娘从青-楼里赎出来那又为什么要杀了她?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因为男子本无情。”江无眠嘴唇微勾,面色讥讽,似是在含沙射影。

江淮西若有所觉侧目投去目光。

“也就是说这个鬼新娘被这个人赎回去后又抛弃了她,最后还杀了她,那杀她这个人不就是鬼新郎吗?”赵黛玉穿着鬼新娘的服饰说着鬼新娘,这场面也是怪异的很。

江无眠:“还有点脑子。”

赵黛玉刚想回怼远处便传来一声求救声。

“江无眠!救命啊!江无眠!”

是程茗的声音,江无眠朝声源处跑去,赵黛玉和江淮西两人也急忙跟上,程茗已然跑到了密室的通道,她后面是紧追着的范东,江无眠和她的距离接近后把她拉到身后。

赵黛玉见到此景默默看了一眼江淮西,果不其然这位的脸色瞬间黑了,脸上全然看不出面对江无眠时的温柔包容。

江无眠和范东两人对峙着,唐邢在后面给他解释了情况:“范东已经变成鬼了,他之前在第一轮探索的时候被鬼新郎杀了,结果在第二轮探索的时候他借机也杀了唐邢,现在唐邢也变成鬼了。”

“你小心点,他如果拿到属于你的代表道具插到你的心脏,那么你也会变成鬼的。”

江无眠面色肃然凝扫了一眼范东手中的代表道具,范东手上拿着程茗的代表道具是把折扇。

唐邢跟在范东的背后整个人都是蒙的。

因为奔跑范东的脸上有些许薄汗,“对不起啊,我也没办法,谁知道密室里还有一个鬼新郎呢,我以为那只是节目组请来吓人的NPC,哪成想他直接把我的头按进水盆里,然后我就被淹死成了鬼。”

江无眠闻言忽而一笑,他眉梢微挑,“正常,那我也要先说声对不起了,来这个综艺就是玩的对不对。”

范东觉得他的反应有些奇怪,但没多想点了头,“对。”

“那前辈就别怪我了。”

江无眠上前一步,还没看清他的动作范东就被他撂倒在地,范东手中的折扇掉落在地,脸颊被迫压在湿润的地板上,眼睛一时不太挣得开。

“赵黛玉!拿白绫过来!快点!”

“哦,好!”

赵黛玉连忙跑回密室里把床上那条白绫拿了过去,江无眠接过,快速麻利的将范东的手和脚绑在了一起,那模样比之前被被绑的赵黛玉还要狼狈。

唐邢和程茗两人在旁看着都愣了一下。

程茗:现在当偶像还要学怎么绑人吗?

唐邢:我在公司学习的内容怎么跟他不一样?老师没教这个啊。

唐邢呆呆的开口:“哥,你以前干过啊?”

【笑死,你以前干过啊?这是什么问题?】

【江无眠真有一套!我还以为他会被范东吓着呢。】

【忍着没来提醒,还想看他们被吓呢,结果还被反杀了,范东也不行啊。】

【上面大哥别入戏太深,我们这是弹幕又不是实时播报。】

【就我一个人发现江无眠去拉程茗的时候江影帝的脸都黑了吗?】

【不得不说江无眠男友力是真的强啊。】

【上面楼的姐妹别在这说,快去新建的大本营,太太们已经在产粮啦。】

……

赵黛玉还在旁观摩江无眠绑人的手法,结果没过多久江无眠又给她发布了任务,“赵黛玉你在这看着他两,我们去找鬼新娘。”

“诶,等等,那另一个不绑起来吗?”赵黛玉指了指唐邢。

江无眠起身只看了他一眼唐邢就承受不住了,唐邢举起双手:“我是好人,我只是无意间被他杀的而已,你们放心去,我很老实的,真的。”

江无眠也没为难他,交代了赵黛玉几句就跟程茗去探寻最后一个密室了。

程茗跟上江无眠,问出心中的疑惑:“另一个鬼新娘?那刚刚那个不是真的鬼新娘吗?”

“刚刚那个算是我们的新成员,鬼新娘另有其人。”

“这剧本那么绕?对了,我刚刚找到的线索说王老太太在鬼新娘的杯中下过毒,不知道杀死鬼新娘的凶手是不是她。”

江无眠眼睛微眯,“凶手是鬼新郎,其他的人物可以排除了,但我推测还要拼凑出鬼新娘具体的死亡原因,完成本期的剧本才能真正结束这场游戏。”

看来鬼新娘的人缘并不好,目前所知道的人物都对她存在着杀死,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其他的鬼又是怎么死的?鬼新娘的报复?

“那我们现在去找线索会不会太费时间了,而且还不知道最后一个密室有没有危险呢。”

江无眠嘴唇微勾,“谁说我们要去找线索,我们要去找那个危险。”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