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山下妖怪忙全文(许宴清陶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青城山下妖怪忙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青城山下妖怪忙)

小说《青城山下妖怪忙》,现已完本,主角是许宴清陶陶,由作者“芥末微蓝”书写完成,文章简述:第二章我挠了挠有点儿痒得左脸,翻了个身,继续在梦里啃着我心心念念的鸡腿哇,好香的鸡腿,我享受着鸡腿的香气带来的味觉满足,仿佛整个口腔里都恣意泛滥着喜悦的口水,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如此吧,真是太好了,哈哈这只蚊子怎么这么讨厌,一直围着我转,我昨天刚洗的澡一点也不臭呀,我用手使劲儿扇着蚊子,想要把它赶走,却不知,一巴掌糊到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上,我吓得一个激灵,连忙睁开眼看,“啊!啊!啊!兔子!”…

《青城山下妖怪忙》主角许宴清陶陶,是小说写手“芥末微蓝”所写。精彩内容:王铁、刘成和田子旭都是十七八岁的年纪,王铁上个月刚订了婚,年底要娶亲。刘成一心想娶个妖族漂亮姑娘做老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相处的每一个妖族姑娘,最终都没看上他。田子旭想要修仙,整日里跟在伯崖后面,求他收自己为徒,可惜伯崖不喜教人,至今大田的心愿都没达成。他们三人迈进百味居的时候,我正凶狠地啃着一只麻…

第6章 麻辣兔头 试读章节

我和伯崖来到百味居,挨着靠窗的位置坐下。我俩边点菜边等李捕头他们到来。李捕头一到集市就去找王铁他们三人了。

李捕头大名李元新,今年大概三十岁,儿子十岁,正在上私塾。王铁、刘成和田子旭都是十七八岁的年纪,王铁上个月刚订了婚,年底要娶亲。刘成一心想娶个妖族漂亮姑娘做老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相处的每一个妖族姑娘,最终都没看上他。田子旭想要修仙,整日里跟在伯崖后面,求他收自己为徒,可惜伯崖不喜教人,至今大田的心愿都没达成。

他们三人迈进百味居的时候,我正凶狠地啃着一只麻辣兔头。当伯崖说有这道菜时,我毫不犹豫的要了三份。活了四千多年,每一天兔子都是我的噩梦,今天终于有机会报仇雪恨,我当然要三倍的补偿回来。

“我说陶陶啊,咱能不能吃的稍微收敛一些?”伯崖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说道,“没人和你抢兔头,你可以放心大胆地慢慢吃。”我赶紧调整一下表情,哈哈干笑两声:“失态了失态了,我虽然活了四千多年,可这是我第一次入世吃到的人间美味,难免有些把持不住。见谅,见谅。”

“你都四千多岁了?那你可真是老妖精了,都能当我祖宗了。”刘成边吃菜边接了一句,此话甚是扎心,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妖精姑娘不愿意嫁给他。

“陶陶,你修炼了这么久,一定很厉害吧?”田子旭问道。

“大田子,伯崖君不收你为徒,你这是又想拜陶陶为师了吧?”王铁笑着调侃道。

“呵呵,我就是空长了一些年轮而已,我们草木类的妖,不擅长术法攻击。”我笑着解释。

“诶,陶陶,那你最擅长什么呢?我还不知道你都有什么独门绝技呢?”田子旭又接着问我。

“我最擅长的。。。大概就是吃吧。独门绝技嘛,活的久,会逃跑算不算?”

他们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呵呵笑着说:“陶陶你这本领可真特别。不错,不错。”

我深以为是,毕竟像我这么能活的人参精确实不多的,我的同类们不是被挖去做了药,就是被挖去炖了汤。山里只剩下我,当初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一门遁地的术法,能够在峨眉山来去自如,这才保住了性命,有了这般造化。

“其实大田子你要是修炼的话,要比我快得多。”我说道,“原本人族在修炼一道上,本身就比妖族有先天优势。”

“哦?为什么?”

“妖族至少要修炼千年才可以修炼成人,而人生下来就为人啊。人族修炼百年或可得道了。”我认真的说道。

“陶陶说得对。”伯崖接着说道。“妖族虽然体能优势明显,但是在漫长的修行岁月中,天敌过多,往往求生已是难上加难,更何况是修炼。当年白娘娘不也是在修炼的时候被猎人捉了去,幸得许仙君所救,才能千年化形,最终登仙。而且,妖族化形后还要防止一些沽名钓誉的和尚道士捉妖人,不分青红皂白把你捉了去。美其名曰替天行道。实际上不知枉杀了多少妖。”

“对啊,我们妖其实很惨的。”我十分认同伯崖说的话,“我们草木类妖族更是可怜,因为年份越久,药用价值越高,所以我有好多族人,都被人类挖去做成了药。我的灵芝姐姐,在两千岁时,因为在悬崖上晒太阳,忘记隐藏身形,就被一个人类绑住红绳,困住了妖魂,现在怕是已被碎尸万段,想想我都心痛。”我目露哀伤。

“可是,不是都说妖族伤人吗?王铁问道。“而且之前也确实有耳闻,有些妖族会吸食人类的精血,挖人的心肝吃,还有些妖族,专门吃小孩儿。”

“青城山人妖共存已有百年了,你看这百年妖族伤人的事件有多少呢?”伯崖反问道,“靠吸食人族精血修炼的妖族,恐怕已是邪修了,这样的修真者,不止妖族有,我们人族也有啊。他们还有一个称号,叫做魔。魔往往是因为心中执念过深,所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是魔是佛,往往都是在修真者的一念之间。”伯崖又解释道。

“妖亦有好妖,人亦有坏人。”我想了想继续说道,“这大概就是青城山人妖共治的目的吧,只有彼此互相了解,才能放下偏见。在天道面前,人也好,妖也好,存在就有存在的道理,都是沧海一粟,谁也不比谁高贵到哪去。”

“陶陶这句话说的很对。”伯崖夸赞道。“师父平时也是这么教导我们的。他老人家最看不惯那种自以为是人就高妖一等的嘴脸。因为这个被他打出去的臭道士不知道有多少。青城山也是因为有他在,人族的修真者才不敢来这里放肆。哈哈哈哈。。。”

呵呵,要不是因为这个,我也不可能抛下老松树,大老远的跑到这来住呀。明天得托鸟儿给老松树带个信儿,我已安全抵达,让他不要挂念。

“你们三个要好好想想陶陶说的话,不求你们能够悟到多少,至少要能领会老城主的良苦用心啊,为宴清分分忧。尤其是你大田,想要拜我为师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可不收笨徒弟啊。”

趁着伯崖给他们几个上课的功夫,我飞速的解决了放在面前的麻辣兔头,又把桌子上的各种美味扫荡了一遍。我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就看见他们几个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我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桌子上那些吃空了的盘子,露出心虚的表情。“那个,一时没忍住就都吃完了。。。”我从布袋里拿出一大把松果,送给他们,“要不你们先吃点松果垫垫?”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