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有神的世界里寻找着什么(基尔·莱昂爱丽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基尔·莱昂爱丽丝)在没有神的世界里寻找着什么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基尔·莱昂爱丽丝)

《在没有神的世界里寻找着什么》中的人物基尔·莱昂爱丽丝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奇幻玄幻小说,“聂晨簌”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在没有神的世界里寻找着什么》内容概括:那天之后米娜又曾去找过奥托几次,但每次她都被拦在了门外,在不确定屋内是否有人的情况下米娜站在门口一遍遍喊着奥托的名字奥托躲在米娜看不见的地方,任由自己的名字一次次冲入自己的耳朵,以无奈粉饰无动于衷当奥托下定决心要和伊利斯离开的时候,他同时也决定不再与米娜相见人会在回忆时悲伤落泪,并不是因为那段记忆有多么痛苦和艰难,相反,是因为那段记忆太过于美好、存在太多甜蜜美好的记忆依旧存在,但创造了美好…

完整版奇幻玄幻小说《在没有神的世界里寻找着什么》,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基尔·莱昂爱丽丝,是网络作者“聂晨簌”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奥托!”米娜不放弃又敲了几下门,但无论她敲得多大声屋里都是一片死寂。米娜走到窗边透过窗户看向屋内,那些她和奥托一起搬进去的东西还原样放在地上,但哪儿都找不到奥托的身影。米娜知道奥托是刻意躲着自己,她失落地说道:“那,我晚点再来找你。”说完米娜便离开了奥托家门口…

第8章 风雨的过往2 试读章节

第二天,米娜一大早就去奥托家准备帮他整理东西,她站在门口敲了很久的门,里面迟迟没有人回应她。

“奥托!你在家吗?我是米娜,昨天说好的我来帮你收拾东西。”米娜冲门内大喊,房屋里仍然是什么声音都没有传出。

米娜站在门前,期待着开门后能看到奥托的笑脸。

“奥托!”米娜不放弃又敲了几下门,但无论她敲得多大声屋里都是一片死寂。

米娜走到窗边透过窗户看向屋内,那些她和奥托一起搬进去的东西还原样放在地上,但哪儿都找不到奥托的身影。

米娜知道奥托是刻意躲着自己,她失落地说道:“那,我晚点再来找你。”

说完米娜便离开了奥托家门口。

听到米娜走远,一直躲在窗户下面的奥托终于舒了一口气,刚才他可是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

“不追出去吗?”一个银色长发男人从黑暗中走出,对奥托说。

奥托没有正视男人,他低下头说道:“没有意义,反正我都是要和你离开的。”

“既然知道结局,过程何不活得坦诚一些?”男人丢下这样一句话,也开门离开了奥托家。

奥托转头看着门外照进来的光,那方形的阳光洒在地上,和自己所处的阴暗界限分明。

奥托举起缠着纱布的右手,自嘲般地笑笑:“坦诚……从来都不是能改变现状的因素。”

前一天晚上,米娜离开后,奥托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好,男人便从客厅的墙后面走出。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奥托警觉地退到门边,手已然放在门把手上。

男人举起双手,摆出无辜无害的样子,说道:“我叫伊利斯,是【黄昏教团】的一个平平无奇的主教。”

“黄昏教团!?”奥托有些惊讶,这个名字在他的理解里可不是什么善茬。

和阴半球的【委员会】一样,阳半球也有一个巨大的势力掌管一方,而这个强大到可以统辖整个阳半球的势力便是【黄昏教团】。

【黄昏教团】信徒众多,其信徒在世界范围内分布极广。在一般信徒之上有着七位非常强大的主教,而在奥托面前的伊利斯就是其中一位。

据言,七位主教的实力已经远超普通觉醒者,所以在觉醒者如云的阳半球黄昏教团能单凭他们七个就站稳脚跟,甚至一举成为阳半球最大的组织。

奥托虽然常年生活在黑牟尼小镇,但对于外界的信息他也略有听闻,这个名噪一时的黄昏教团在人们的描述里是残暴而不讲理的,特别是七个主教,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而伊利斯这个名字奥托也早有耳闻,奥托平复了一下紧张的情绪,问道:“你就是【戮世主教】伊利斯?”

【戮世主教】是伊利斯在黄昏教团的称号,其他六位主教也都分别有自己的称号,依次是【圣光主教】、【全知主教】、【白蜡主教】、【万物主教】、【万剑主教】,【冰川主教】通常情况下教徒都是以称号称呼各位主教,很少有人敢直呼主教的名字。

七位主教的名字都是根据他们的能力或者实力来命名的,其中伊利斯的【戮世主教】便是同时参考了他的能力【感染者】和他恐怖的实力。黄昏教团皆传:【戮世主教】强大到可以随手抹杀一个种族。

面对这样强大的不速之客,奥托第一反应不是逃跑,而是确认此人身份的真假。他握着门把手的手也已经放下,他心里明白,如果眼前的人真是传说中的伊利斯,那他不管跑多快都难逃一死。

伊利斯看着奥托害怕到发抖的身体,表情放得缓和了不少,他劝慰似地说道:“没错,我是有一个那样的名字,但实际上我并不喜欢别人那样称呼我,总感觉那不是在叫我而是在叫我的能力一样,所以……叫我伊利斯就好了。”

伊利斯的温和并没有让奥托感觉放松些,反而给人一种笑里藏刀的惊悚。

“那你为什么会在我家?”奥托像只受惊的兔子,颤抖着发问。

“我是来找你的,我们希望你能加入我们。”伊利斯回道。

“找我?”奥托有些不解,“我这样的人应该对你们来说没什么价值才对,我加入你们后能干什么,扮丑吗?”

伊利斯眼神坚定,丝毫没有被奥托的话激怒或逗笑,“不必和我耍嘴皮子,过来坐下慢慢说吧。当然,我不是来找麻烦的,不然我早就该动手了,你觉得呢?”

奥托稍作思考,对于伊利斯这样的强者,如果是来杀自己的根本不需要废这么多口舌,他稍微抬抬手指就能像碾死蚂蚁一样把自己杀死。

将信将疑地,奥托走到桌子旁边,在伊利斯的邀请下,两人分别坐在餐桌的对立位上。

坐下后,伊利斯便开始向奥托解释自己真正的来意:“你应该也知道,黄昏教团只有六位主教,毫不自夸地,虽然我们六个已经足够强大,但是我们也深刻明白一个道理:独木难成林,在数不胜数的各大种族范围内,‘六’这个数字显得有些太小了,如果我们想要达成某个目标,单靠这微薄的六个人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来找到了你。”

伊利斯说完,将期待的眼神放到奥托身上,这份期待让自卑惯的奥托有些感到不自在。

奥托问道:“我刚刚说了,我对你们来说毫无用处。”

“不,我们很需要作为觉醒者的你。”伊利斯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

奥托如释重负地答道:“可惜,我并不是觉醒者。”

伊利斯摇摇头,从衣服里拿出一只被绑住四肢的老鼠放到桌上,“有些时候,直观的现象要比长篇大论更容易让人理解。来,你试着催眠它看看。”

奥托抬头看见伊利斯坚信不疑的神情,就好像奥托是他深交多年的故友一样信任着奥托。

突如其来的信任驱使着奥托怀着试一试的心开始对老鼠进行催眠。奥托盯着老鼠,心里开始一遍遍默念催眠的内容,几分钟后,本来还在挣扎的老鼠突然一动不动,就好像死了一样。

“好了,不知道有没有成功。”奥托擦去额头的汗珠,对伊利斯说道。

伊利斯解开老鼠身上的绳子,让它能够自由活动。

“你对它催眠了什么?”伊利斯问。

奥托的眼睛还在直盯着老鼠,“我让它相信自己是一只猫。”

话音刚落,老鼠突然从地上坐起来,用后肢挠着头,尾巴在身后缓缓摇摆,俨然一副猫给自己挠痒痒的样子。

伊利斯看到这一幕,露出了欣然的微笑,“这就是你的能力——【欺诈者】,可以改变任何生物的感受甚至意识。”

奥托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惊讶之余,他也提出了自己的疑惑:“但是我当时并没有登上过神坛,甚至没有去过现场,我为什么会觉醒能力?”

伊利斯换了个沉重的语气,解释道:“人处于濒死状态时,他会呐喊会流泪会看到走马灯,而当神感觉到自己快要消失的时候,它们释放了自己最后的力量,让远在千里之外的人类也能觉醒能力,不过这份残余的力量太过薄弱,没能让所有人都觉醒,而在那部分幸运的少数后续觉醒者中,你就是其中一个。”

听完伊利斯的话,奥托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半晌才开口说道:“所以,你们是看上了我的能力?”

伊利斯并没有否认:“你也看到了,你的能力有改变事实的力量,这份力量足以左右世界的未来。”

“但……老鼠终究不是猫,我的能力就只是自欺欺人而已,”奥托低落地继续说道,“这样看来我的能力其实也没什么厉害的不是吗?”

在奥托的话语中,伊利斯听出了蕴含的意思,伊利斯问道:“你不想和我走对吧?”

奥托低着头,不敢和伊利斯对视。他确实不想和伊利斯一起离开小镇,他还有留在这里的理由,他想要永远陪在米娜身边,他想待在这个遍布镇长存在痕迹的地方,他想守着这个他父母唯一留给他的房子……

“没错。”奥托的语气已经完全丧失了气势,他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勇气和黄昏教团的人叫板。

“是因为这个镇上的人吗?”伊利斯问。

奥托点了点头,虽然这里曾经给了他很多不好的回忆,但黑牟尼终究是他的家乡,他喜欢生活在这里。

“那只要把他们都杀了你就能和我走对吗?”伊利斯追问道。

很快老鼠的惨叫声传来,奥托抬起头发现桌上的老鼠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最后变成一滩血肉混杂的恶心粘稠物。

奥托知道伊利斯是在以杀死老鼠向自己示威,奥托看到老鼠不成样子的尸体,突然生气地质问伊利斯:“你什么意思!”

伊利斯笑了笑,把手放在老鼠尸体上方,不一会儿连老鼠的尸体的完全消失不见,桌面上甚至没有留下一点老鼠存在过的痕迹,如果不是看到伊利斯另一只手里拿着用来绑老鼠的绳子,奥托都开始怀疑那只老鼠是自己的幻觉了。

老鼠消失后,伊利斯收回手,对奥托说道:“如果你不和我走,那这个小镇上的人就会和那只老鼠一样,彻底消失。”

和镇长夫妇、和米娜相处的场景突然浮现于奥托眼前,他暴怒地踩上桌子,用尽全力的右直拳朝伊利斯脸上挥去。

毫无声响的,奥托的拳头像打在棉花上一样,伊利斯的脸没有被撼动丝毫。反而奥托很快便感觉到手上传来刺痛的灼烧感,他连忙收回拳头,发现接触到伊利斯皮肤的手指皮肤已经开始溃烂,并散发出焦烂的刺鼻气味。

手指的痛楚让奥托不敢再冒然进攻,他捏着手腕,警惕的观察着伊利斯。

“痛吗?”伊利斯缓缓问道,“难道你想让小镇上的人都体验一遍比这痛苦百倍的死亡过程吗?”

奥托没有即刻回答,他站在伊利斯对面, 表情充满了纠结和矛盾。

在自私和成全面前,奥托似乎很难做出抉择,他想要留在小镇上,但他更不希望小镇上的人、不希望米娜因为自己而遭受痛苦。

“我不想……”奥托最终给出自己的答案,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的选择显得那么不由自主。

得到想要的回答,伊利斯满意地笑笑,他走到奥托面前,帮奥托停止了腐烂的扩张,并蹲下用纱布帮奥托包扎好右手。

就在伊利斯帮奥托包扎右手时,奥托趁机对伊利斯使用了能力,试图把他催眠。

但奥托刚开始默念催眠的内容,伊利斯便察觉到什么似地抬起头看向奥托:“你现在对能力掌控熟练度还不足以让你催眠拥有复杂思维的生物,这也是我为什么不现在就带你离开的原因,你的能力潜能很大,但实力不够。你需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每天锻炼催眠的深度和持续时间,达到一定标准后我们才能离开这里。”

偷袭失败的奥托被吓出不少冷汗,他还以为伊利斯会生气地腐蚀掉他一条腿什么的,但看着细心给自己包扎的伊利斯,奥托不敢相信伊利斯竟然丝毫没有生气。

“为什么非得是我。”奥托自言自语道。

伊利斯没有抬头,但是语气无比坚定,“因为世界需要你。”

“世界?”奥托怀疑是自己听错了,继续问道,“不是教团需要我吗?”

这时伊利斯终于帮奥托包扎好,伊利斯从地上站起来,一米八六的伊利斯在十六岁的奥托面前显得十分高大。

伊利斯的表情变得十分严肃,他郑重地说道:“因为教团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世界。”

奥托仰头看着伊利斯,那坚定不移的眼神完全不像是在说谎,从伊利斯本人到整个教团都和奥托听说的大相径庭,除了带走自己一事之外,伊利斯可以说是十分温和、极具耐心的一个人。

奥托看向窗外黑压压的夜晚,他开始好奇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么表里不一,所谓的黄昏教团究竟是被丑化成老鼠的猫还是披着猫柔软外衣的下水道老鼠。

伊利斯看着妥协的奥托,有些话他并没有说出来。其实早在来到奥托家之前伊利斯就已经在所有小镇居民身上种下了病毒,他本以为奥托早已觉醒了能力,如果自己和奥托僵持不下还可以用小镇居民作为筹码要挟奥托,但现在看来并没有那个必要。

奥托的妥协来得太过容易,伊利斯完全没用到小镇居民张牌,于是伊利斯便打算等自己和奥托离开小镇的时候再清除居民身上的病毒,同时也给自己留一张底牌,以免后续奥托反悔自己没有能制约他的筹码。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