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璟舍南舍北vn(安先生的追妻日常)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林璟舍南舍北vn)安先生的追妻日常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林璟舍南舍北vn)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安先生的追妻日常》,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林璟舍南舍北vn,由大神作者“舍南舍北vn”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安昀辞在空中的手就这么僵住,见林璟一脸冷淡,他只好善善收回“林璟”他有些不甘心,小心的叫了声林璟的眼睛发红,她迅速低下头,拿起笔继续写着,其实本子上写的是什么她都不知道,胡乱一通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沉稳温暖,林璟做过无数个有关安昀辞的梦,有高中的,有毕业的,有拉着她的手一遍遍喊她名字的方才安昀辞喊自己的两声,林璟的心已经塌下去一半只不过梦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淡变少而已,她已经很久没做过有关…

现代言情小说《安先生的追妻日常》是作者“舍南舍北vn”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林璟舍南舍北vn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除此之外林璟没有多余的回复,像是生来就带有冷感一样。袁呈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两人从同一学校毕业,自己不过比她大了一级,在校时就听人常谈,有个小学妹长得漂亮学习还要强,就是这人冷淡疏远了点,对人对事都不大关心。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东协,没成想一年后的那天她也来了这个医院实习,自然而然的,他成了她的师兄。“…

第3章 昏昏欲睡 试读章节

回到科室后林璟快速收拾好东西,劳累一天她只想回去一股脑陷在被子里沉沉睡去,正准备披上灰大衣走人时袁呈敲门而入。

“下班就走,头一次啊。”袁呈有些惊讶,用手上的资料指了指她。

“嗯。”除此之外林璟没有多余的回复,像是生来就带有冷感一样。

袁呈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两人从同一学校毕业,自己不过比她大了一级,在校时就听人常谈,有个小学妹长得漂亮学习还要强,就是这人冷淡疏远了点,对人对事都不大关心。

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东协,没成想一年后的那天她也来了这个医院实习,自然而然的,他成了她的师兄。

“今儿午休时候,我看有个男的进了你的科室,男朋友?”

“不是,普通医患关系。”

“噢,你卖力工作也不用这样,午休时间还是先休息好自己再说。”

林璟点点头。

“你这比我小一级,怎么性格就跟七老八十一样,下班也多去玩玩跟同事朋友什么的,整日埋头苦干,性子也不活跃。”

听到这,林璟无奈笑了,她点点头道:“好的师兄。”

“是的,好的,谢谢。这就你我每日的交流。”袁呈又调侃了句。

“师兄?”林璟见他还在跟自己说话便指了指门回道:“我走了。”

毕竟自己现在真的很想回去沉沉睡去,并且接下来的晚饭明天的早饭都不想吃。

“好好,走吧。”

这句话一毕,林璟迅速拿起资料开门而出,一路快步到地铁站,车来人上。

在地铁上她靠在扶手上小憨差一点坐过站,待她回到家里,直接手上资料一扔,窝到被窝里沉沉睡去。

差不多到了后半夜,她开始迷迷糊糊有了醒的意思,睡得也不安稳起来。

梦里乱糟糟的,一群老妇人指责着她,面目狰狞,豹头环眼。

这个梦她很熟悉,她做过,只不过这次她听清了梦里的内容。

“怎么养出你这么个生冷玩意!”

“呸,下贱玩意跟你妈一样。”

“长得就一副狐媚子样,要不你妈非要…..”

忽的一下,林璟惊醒,她双眼无神,落空空的看着天花板,呼吸急促,额边的头发已然被冷汗浸湿。

浑身发凉,头疼开始像一把利刃一样向她敛去,她麻木又冰冷。

这是个什么梦…

怎么,还提到她从未见过的陌生的妈妈呢?

林璟缓了好长时间才从床上坐起,她看了眼时间:凌晨一点零五分。

醒来后肚子也觉得空,加上她午饭晚饭都没用,饥饿感开始从肚子里发出抗议,她下去找了个面包胡乱塞进口里。

又躺在床上闭了又闭,翻了又翻,就是没能再次入睡,也罢,她打开灯,拿起成老师傅前几天交给她的任务,就是要把师傅整理的这些不起眼的疑难杂病一一摸透了它。

这是个很艰巨的任务,足足有两大本字典那么厚,还不知道他哪天问起自己呢,要是回答不上来又是一顿臭骂。

林璟坐在桌前,开始了她的漫漫工作之旅。

什么时候她的思绪被打断呢?那大概是突然地一阵电话,在这寂静漆黑的夜晚里显得格外聒噪。

陌生电话?

半夜来电?

她接起歪了声。

那方顿了几秒后说道:“林医生,我知道你讨厌我,但也不用加进黑名单吧。”

林璟脑子嗡的一声,又看了看号码才反应过来,她没有回答安昀辞的问题而是继续道:“有事吗?”

“加个联系方式吧林医生。”

“已经很晚了。”林璟本想以此借口匆匆挂掉电话,但那人继续道:“怎么,你在睡觉?”

“嗯。”

“在睡觉接电话这么快?”安昀辞声音懒懒的,一副挑逗的样子。

林璟被堵上反驳,她没了声。

手机叮一声来了信息。

“微信通过一下。”那人说。

林璟看着手机上的短信显示迟迟没有点开,她不明白安昀辞这么死缠烂打干什么,连半夜时间都不放过。

既是当初的选择现在又跑来一而再再而三的硬聊,她看了眼外头漆黑的天轻叹了口气。

一束光打进浓烈的黑暗里,有了明亮有了温暖,突然又全身而退,丝毫不留。

“林医生,我既不是诈骗犯又不是人贩子,你怕什么?”安昀辞嗓音低沉沉得,矜贵又慵懒。

“有什么事吗?”林璟又重复了遍她的问题,语气稍显不耐烦,因为她已经找不到其他的话可以来断掉这次的通话。

那边沉默了良久,语气放低,似有恳求之意,“就当是加个患者,不行吗?”

“我刚毕业,没当多久医生,要是有身体上的问题还是找老医生吧,他们说的更清楚。”林璟说完就想挂电话,就在此时对方卑躬屈膝的喊了声:“璟璟。”

林璟像是被瞬间的洪水冲破房堤,心掉了一大截,握着手机的手指已然止不住发颤。

璟璟?

璟璟?

泛黄陈旧的记忆浮现,犹如电影般在她眼前放映,明媚敞亮的朝气,安昀辞温和的喊自己璟璟,眼底清澈透亮。

哪里是像现在,他嗓音低沉成熟,乞求的喊着璟璟。

老人说的对,一开始要是幸福甘甜后来是要吃苦的,也不知道这句话形容他们是否正确。

也不管是对错,反正现如今两个人的状态是唏嘘的。

陌生的熟悉,伤心难过的往往并不是跟普通的朋友吵架,关系变淡,而是曾经两人是最重要的存在,关系崩裂后再回头,总是介怀着,距离着。

林璟心里生疼生疼,她好久没有听过这个称呼了,她放慢呼吸轻声道:“我们不叙旧,你说的。”

电话挂断,联系结束。

安昀辞听着手机传来挂断的嘟嘟提示音,心中也开始动摇。

他曾经笃定不变的事情,事到如今正在一点点往下坡路走。

林璟仰着头,她没有关窗,夜里的风凉些,尤其是在深秋。

那倒也好,她喜欢冷冷的风,带点寒意那种,这会让她时刻保持住理智清醒。

…….

林璟被一阵电话铃吵醒,她翻身随手一摸胡乱点了几下。

困意习习,她全然没有在乎电话接起还是挂断,反正是没了声。

只是…

“林璟!”对方一声吼吓得她猛睁眼,尽管脑子有些发愣,但心里也隐隐觉得不是什么好事情,她拿起手机看到手机上那俩大字时果不其然,心瞬间凉下去一大半。

成老师傅。

“喂,师傅。”林璟怯生生的喊了句,她已经做好万全准备挨批的心理。

“你已经迟到,要是半小时之内我还是见不到你,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一律按旷工处理。”说罢立即挂了电话。

林璟松了口气,心中还有些庆幸,今儿她师傅一上来竟没有劈头盖脸一顿臭骂,要知道换做平日,没个三十分钟他是说不完的,非得上升到职业素养想不想干的问题上不可。

她也没时间疑惑那么多,拿着手机披衣就走,挤地铁是来不及了,只能打车。

“师傅请快一点。”这是林璟上车以来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最后搞得司机也没了法子无奈道:“姑娘前面堵得跟下水道样的,我这车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不行啊!”

距离东协约莫还有个三百米,算了,林璟付上钱下车就跑。

“哎呦姑娘小心着点!”司机见她跑的不顾生死模样不由得替她担心。

一路风尘仆仆,终于跑到东协后,她坐在椅子上气喘吁吁 ,劳累酸痛感慢慢升起,林璟看了眼手机,还好,就差五分钟。

她走到肾内科楼层,换了褂子出来,找寻一周也没见成老师傅踪影,不由得回想起方才说的,他确实说半个小时之内的,她没有听错的。

“林璟!”袁呈也喘着大气扶门说道:“我一直在喊你你没听见,撵又撵不上你,你跑过马拉松啊?”

马拉松没跑过,一千五以前经常跑。

“师兄,你见到成师傅没有?”

“正要说呢!”袁呈走过去一边倒着饮水机里面的热水一边说:“成师傅在六楼方案室,他要我见到你说,一个小时后带着报告上去,有事情要说的。”他喝了一大口水,还没等水彻底流过嗓子眼就接着道:“估计是要院内领导开会,他要带你见人的,你赶紧准备准备。”

“好。”林璟迅速的,将报告从抽屉中翻出,立即沉头,开始在上面的研究。

袁呈给她也倒了杯水,见她瞬时间就进入状态不由得佩服,他出声道:“你不用紧张都是…算了,你准备吧。”

他见她一脸认真便闭上了嘴。

林璟认真仔细着,用红黑笔标注着,哪里是重点,哪里一跃带过。

“她导师强烈推荐,一上来就得成老师傅青眼,说人家做事仔细又认真。”

“林璟这姑娘年纪不大,心绪倒是沉稳的很,比你这个当师兄的不知稳重了多少。”

袁呈看了她眼,脑海里浮现出他师傅这一句句话来,他轻叹一口气摇摇头,虽林璟恭恭敬敬的喊自己师兄,但在老前辈眼里她才是那个趁手的扳手。

待林璟整理好资料正好手机来了师傅的电话让她上去,她走出科室时见王瑜正在护士站那里吆三喝四,那些个护士个个并排站着,尤其是新来的,低着头一副要哭的模样。

王瑜也注意到林璟,她看到林璟手里一大堆资料眼睛有些刺痛,她突然不出声,呆站了会后,直直向外走去。

林璟去洗手间快速洗了把脸,她刚想上电梯,电梯里就满了人,没办法她只好等下一趟。

左等右等也等不来,电梯几乎是一层一停,林璟心里发急,直接跑了楼梯,待到方案室门口时,听到里头些许吵闹。

门突然被打开,成老师傅见林璟站在门口不由得一阵火又上来了:“快点,傻在这干什么?”

“好。”林璟点头进入,她坐在最旁边的椅子上,低头翻弄着手里的资料,再检查一遍。

“你怎么来了?你给我把那一沓子病历放哪去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没怎么..”

“没怎么你怎么….”老医生压低声音,只听见生气的语调,也没听清他在说些什么。

林璟前头的人乌泱泱的,使劲抬头看看也就能看个大屏幕。

方案室里头的人个个年过中旬鬓边发白,穿着稍显肚腩的衬衫,正襟危坐着,人人手边一个老式保温杯。

起先声音吵闹些,本以为声音会渐渐消下去,到后来吵闹声却越来越大。

最后都竟轮到让人整顿起纪律来。

声音渐渐小去,只是有人压低声音愤怒十分的还是能让人听见。

“我那一沓子病历,你赶紧找过来给我。”

“我…是,是林璟!我让林璟放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