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洛明莫(宫斗之谋妃无情)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叶洛明莫)宫斗之谋妃无情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叶洛明莫)

小说《宫斗之谋妃无情》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推荐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叶洛”。文章精彩片段如下:格格起身了没?”明莫见她如此问就知定是孝庄让她过来请格格过去,便笑道:“已经起了,正在梳洗。”“姑姑,待会儿太后要见格格。劳烦姑姑通报一声了。”那月宁听了,留了句话便退出了偏殿…

小说推荐小说《宫斗之谋妃无情》,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叶洛明莫,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叶洛”,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格格起身了没?”明莫见她如此问就知定是孝庄让她过来请格格过去,便笑道:“已经起了,正在梳洗。”“姑姑,待会儿太后要见格格。劳烦姑姑通报一声了。”那月宁听了,留了句话便退出了偏殿…

《宫斗之谋妃无情》精彩章节试读子分第2章 试读章节

近日北京的天气越发寒冷起来,泼出去的水不消一会便结了冰,叶洛前两日在坤宁宫受了寒气,孝庄便让她休息了这两日。

这日孝庄用罢早膳派了小宫女来了叶洛的暖阁,

那小宫女是时常在孝庄身边伺候的,明莫与她也算熟络。

“月宁姑娘怎么今日有空?”

名唤月宁的小宫女见问话的是明莫,咧嘴一笑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

“月宁见过明莫姑姑。格格起身了没?”

明莫见她如此问就知定是孝庄让她过来请格格过去,便笑道:“已经起了,正在梳洗。”

“姑姑,待会儿太后要见格格。劳烦姑姑通报一声了。”

那月宁听了,留了句话便退出了偏殿。

明莫见此回到了暖阁内,见叶洛在书哲尔的服侍下已经是梳妆完毕,正端着一碗清粥慢慢的喝着。

“格格,太后刚派人来说是要见您。”明莫上前行了个礼道。

叶洛听言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中的白瓷小碗,接过书哲尔递过来的茶水漱了漱口,这才拿起宫女端过来的白色娟帕擦了擦嘴角,略缓了口气才道:“走吧。”

明莫见此忙接过小宫女递过来的边角带着貂皮毛的素色披风,披在了叶洛略显单薄的肩上。

“格格,今日天气出奇的冷,您要多保重身子啊!”

叶洛拉紧了披风,冲着明莫淡淡一笑以示感谢,这才带着明莫与书哲尔往孝庄的寝殿而去。

孝庄的寝殿里宫女们正忙前忙后的似在准备什么,寝殿内放着几盆烧的正旺的炭火,此时孝庄正闭目养神的盘腿坐在罗汉塌上,手中一串红玉佛珠转个不停,听到宫女对着叶洛请安,这才缓缓的睁开那双充满智慧的深沉眼睛。

叶洛见她睁开眼,素手解下披风递给书哲尔,自己则屈身行了个大礼“洛儿给姑姑请安。”

孝庄见叶洛面色红润身子似见好,面带笑意的让叶洛起身。

“哀家今日见你气色不错,想来是太医的药起了作用。”

孝庄说完此话又转头对一旁的苏茉儿道:“昨个老四的福晋送来的那支百年人参,待会儿让人送到洛儿的暖阁。”

叶洛一听知道孝庄也是为了她好,心下一暖也不好拒绝只道:“洛儿近些日子在您这里身子已经大好。倒是姑姑日常为后宫之事操劳,要多多保重凤体。”

孝庄听言心下宽慰不已,拉着叶洛坐到她身边道:“难得你知书达理又心细体贴。”

两人正说话间,就见月宁走了进来。

“太后,已经准备妥当了。”

叶洛闻言心中不解,什么准备妥当了?要去哪里吗?

孝庄闻言笑着伸出了双腿便要起身,叶洛眼急手快的扶起了孝庄,就听孝庄笑着开口:“皇帝这些日子朝事繁忙,已是许多日子不进后宫了,哀家怕他身子吃不消,洛儿随哀家去乾清宫看看。”

叶洛一听心下吃惊,来了这许多日子她倒真没有见过皇上,这个历史上带有许多迷团的少年天子顺治帝,她倒是真的有些好奇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想到这叶洛轻声道了句是,便由着明莫给她披上披风,随着孝庄出了慈宁宫,坐上早已备好的辇轿,见几个宫女立于辇轿之后,手里提着几个中型的精致食盒,看来就是月宁所说准备好的食物。待孝庄坐稳辇轿这才起行,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赶往乾清宫。

清晨带着丝丝的寒意,叶洛将身子努力的缩进温暖的辇轿中,宫道两旁的宫女太监正忙着清扫昨夜的积雪,见到孝庄的凤辇纷纷低头行礼,叶洛也无暇顾忌过多,只是尽可能的在保持礼仪端庄的情况下让自己尽力的缩入辇轿里。

一行人行的也快,没过多久辇轿便停了下来,叶洛整理好仪态,扶着明年的手下了辇轿,紧行两步来到孝庄身边,与苏茉儿一左一右的虚扶着孝庄进了乾清宫的大门。

叶洛前世虽没有去过北京故宫,却因编写过清朝的历史,对皇宫并不陌生,只是这几日亲身住在其中才发觉与书上,资料上是完全不同的感觉,更加真实的存在感。

乾清宫是明清两代皇帝在紫禁城中处理日常政事的地方。明朝的十四个皇帝和清朝的顺治、康熙都以乾清宫为寝宫。它是后三宫之首,位于乾清门内。“乾”是“天”的意思,“清”是“透彻”的意思,一是象征透彻的天空,不浑不浊,象征国家安定;二是象征皇帝的所作所为像清澈的天空一样坦荡,没有干任何见不得人的事情。

叶洛只见乾清宫为黄琉璃瓦重檐庑殿顶,坐落在单层汉白玉石台基之上,连廊面阔9间,自台面至正脊高20余米,檐角置脊兽9个,檐下上层单翘双昂七踩斗栱,下层单翘单昂五踩斗栱,饰金龙和玺彩画,三交六菱花隔扇门窗。

若不是扶着孝庄,她定要迈开双腿将这乾清宫走上一遍,只是此时她却只能在心里想想随便暗暗打量几眼罢了。

“奴才给太后请安,给洛格格请安。”

正在叶洛暗暗打量起眼前的乾清宫时,只听的一声尖细的声音传来,叶洛随声望去就见一个身着总管服饰的公公带着两个小太监正跪着行礼。

“起来吧。”孝庄面色平静的看了眼那公公问:“皇帝在哪儿?”

那公公面露谄媚,笑的一脸皱纹忙回道:“回太后,皇上今个早朝后便一直在东暖阁看奏折。”

说着领着众人往东暖阁走去,叶洛见那公公脑中闪过一份资料,吴良辅,顺治帝身边得宠的大太监。

见叶洛看着那公公的身影面露思考,明莫紧走几步来到她身边低语提醒:“格格,这是皇上身边的吴公公。”

说完便退回了叶洛身后,叶洛一听见果然是吴良辅,正欲再打量一眼,就见吴良辅开了口。

“太后,皇上近些日子茶饭也不思,整日里对着奏折,您看这如何使得。”

孝庄听言眉毛微皱,脸上闪现出一抹心疼。

“哀家知道了。”

一路短暂无话,吴良辅带着众人停在一间暖阁门前,暗自清了清嗓子冲着暖阁内喊道:“太后娘娘驾到。”

叫完伸手撩开厚重的门帘,叶洛扶着孝庄率先踏入了暖阁,暖阁内陈设略为简单,并没有多少东西,只是主要的放着一些“文房四宝”,即:笔、墨、纸、砚。又设有一书案,书架,椅子,,灯盏,书案上还有镇纸,香薰,笔洗。四面又海摆放少许几件瓷瓶、玉雕做为装饰之用。

叶洛一眼扫过,但觉极是清雅,目光流转间却不想与一双似曾相识的目光相遇,叶洛微楞……怎么会是他……那个身穿明黄色龙袍立于书案后,精致俊美的五官上露出淡淡冷漠的男子,不正是小镇梅花节上碰到的傅公子……他…………

叶洛微楞后回神的收回目光,幸而书哲尔被留在暖阁外,书哲尔若在怕是定要失了仪态,谁会想到前些日子碰到的人,竟然会是当今的圣上,这种突变当真是无法想象到的。

孝庄岂会没有发现两人的异样,深沉的目光疑惑一闪而过,取而带之的是抹深深的笑意。

“皇帝,皇额娘听说你这几日茶饭不思,就让慈宁宫的小厨房做了几样你爱吃的点心。”

福临探究的目光从叶洛的脸上移开,看向孝庄身后几个宫人手中的食盒语气淡淡的带着几分疏离回应道:“劳皇额娘操心。”

孝庄见此也不恼怒,只是笑着又开了口:“这是哀家的侄女,洛儿。”

孝庄轻唤了声,叶洛会意的屈身规规矩矩的行了个大礼道。

“臣女参见皇上。”

福临再次将目光转向叶洛,语气略为缓和:“洛格格不必多礼,起来吧。”

叶洛闻言起身立于孝庄身后,心中诧异未消,这故人未免太过让她吃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