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聘为妃后,傲娇王爷赔上一生(苏皎皎宋持)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被聘为妃后,傲娇王爷赔上一生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被聘为妃后,傲娇王爷赔上一生)

以苏皎皎宋持为主角的穿越重生小说《被聘为妃后,傲娇王爷赔上一生》,是由网文大神“飘飘回雪”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大门里面早就候着的江回听得几乎吐血,哪敢耽误,飞一般往里面跑门外面那位天仙如果真等不及走了,他脑袋保管掉地别人不知道,他可是心知肚明,王爷等候这位佳人,等得多么焦躁“一炷香?过时不候?”宋持放下毛笔,拿着面巾擦手,“还真是嚣张”江回叹口气,“她说了,反正死的不是她家人,爱死就死”“哦?”似乎这句话取悦了男人,他挑挑眉,“那就让她进来吧”江回立刻飞奔而出今天遭了大罪,跑来跑去的,几乎跑…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被聘为妃后,傲娇王爷赔上一生》,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精彩片段:“总督大人呢?”一道慵懒又清朗的声音传来,十分悦耳动听。“在议政殿。”门扇推开,一道月白色常服的男子款款而入,面容清秀,眉目温润。“君澜,许久未见了……哟,你的眼!”君澜是宋持的字…

第12章 试读章节

一连三日,宋持都蹲守在总督府,日夜不息,时刻查验各地的飞鸽传书。

一点细节都不错过,只怕漏掉那个女人的蛛丝马迹。

“舒先生,您可回来了。”

门外,传来江回要哭的声音。

“总督大人呢?”一道慵懒又清朗的声音传来,十分悦耳动听。

“在议政殿。”

门扇推开,一道月白色常服的男子款款而入,面容清秀,眉目温润。

“君澜,许久未见了……哟,你的眼!”

君澜是宋持的字。

舒云川看着宋持那双熬红的眼,再不复以往的清雅潇洒,小小惊讶了一下,接着就没忍住,噗嗤笑起来。

“唉哟,我的君澜兄,这才两月未见,你就如此狼狈,让我对你那个逃妾越发好奇。”

宋持眯起眸子,几分恼怒,“不会说话就闭嘴。”

“宋君澜,哈哈,想不到你也有今日,唉哟,我真心忍不住,太好笑了,让我先笑够了。”

“江回,将这只乱吠的舒狗叉出去!”

舒云川是宋持的谋士,七岁就被誉为神童,博古通今,精于谋略,只可惜性情散漫,无异于政道,反而和宋持一拍即合,成了他跟前的无冕军师。

舒云川慵懒地盘腿坐在榻上,自顾自倒了杯茶,摇着纸扇,几分随意,眸底却闪着精明。

“我说君澜啊,你至于吗?不就是个女人,三条腿的找不到,两条腿的女人满大街都是,你何苦这么费劲?”

宋持拧着眉宇打开一道密信,头都没抬,“我看上的,从未失手过。”

舒云川的扇子一僵,语气压低,“可是君澜,你此番大动干戈,数万人的兵马出动,已经引起了朝廷的注意,上头本就对你忌惮……”

“朝廷再不满,能奈我若何?”

舒云川将扇子往桌子上一丢,也不笑了,“不是你说的要低调行事?为了个女人,难不成你还要坏了大局?”

宋持用手狠狠按压着太阳穴,连续三天没睡,他此刻脾气很冲,“此事你别管,无论如何,那女人我必须要抓回来!”

舒云川看了看宋持充满血丝的鹰眸,没有多说什么,暗暗叹息着走了出去。

江回在院子里和舒云川碰头,先重重叹了口气,“先生你也不劝劝王爷。”

舒云川望着天空的云彩,幽幽来了句:“魔怔了不成,要失控啊。”

苏皎皎和母亲坐在马车上,已经接受了第五次查验。

“皎皎,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官兵?”

陈氏放下帘子,满脸惶然。

苏皎皎咬了咬嘴唇,这个动作对于一个老奶奶来说有点不合适,“总不能是为了抓咱们吧?”

宋持不至于为了个未进门的小妾做到如此地步吧?

又一队黑甲骑兵轰隆隆驰过去,扬起一阵阵烟尘。

“不会要打仗了吧?多少年没见过这种阵势了。”

陈氏拍拍胸口。

上次打仗那都是五年前,当时江南各地造反,还是宋持带兵剿了各地叛军。

从此江南在宋持的统治管理下,欣欣向荣,再无纷乱。

苏皎皎打了个哈欠,“今天就能到扬州了,等着和爹爹汇合,咱们坐船北上,离开宋持的管辖范围,就可以展开新生活了。”

“佛祖保佑,但愿一切顺利。”

进了扬州城,先是一番严格的检查,住进了客栈,又被统计了外来人员。

还好苏皎皎来之前做了工作,弄的路引都是假的。

陈氏有点焦急,“怎么你爹爹他们还没到?不会出状况了吧?”

“应该不会吧,他们三个应该最安全才对。不急,今明天他们就能赶到。”

苏东阳那边还真的出了点状况。

问题就出在苏东阳的胆小上。

他们途径淇县,被士兵查验问话时,苏东阳个没出息的,吓得结结巴巴,满脸的做贼心虚,引起了士兵的注意。

可他们是三个人,不论人数,还是性别,都和搜查令上面的对不上,所以官兵也没有太怀疑他们。

“按照上头吩咐,有一丝可疑也必须留下画像。”

三个人被派下来的画师,认认真真画了像,关在淇县县衙里,只等着画像无虞,才能放他们走。

总督府的议政殿里,堆着一堆快马送回的画像,分别都标注着地点,人名。

江回提着餐盒,“王爷,到饭点了,您还是吃点吧。”

宋持置若罔闻,伏在案前,继续翻阅着每张画像。

看到苏东阳那三人的画像时,宋持停下动作,眯了眯眼。

这三个人,都是男性,一个六十多岁的老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还有个十岁的少年。

苏家逃走的五个人,只有两个男性,对不上。

“王爷,您已经两顿饭没用了,再不吃饭,身体就扛不住了。就算有了苏姑娘的消息,只怕您也没精力赶过去了。”

这话说到了宋持心里,他叹了口气,开始默默用餐。

晚上,苏东阳三人已经解除了怀疑,淇县放了他们。

“多谢,多谢。”

苏东阳吓得脸色苍白,说话颤颤巍巍,上马车时因为太过惊慌,一脚踩空,直接摔到地上,摔得四仰八叉。

“爹!你没事吧?”

苏全赶紧扶起来他爹,苏东阳鬼鬼祟祟看了旁边士兵一眼,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连滚带爬地上了马车。

两个士兵禁不住笑起来。

“这男人胆小如鼠,跟个娘们似的。”

“咦,地上那是什么?”

一个人走过去,从地上捡起来毛茸茸的东西,满脸问号。

“这是……假胡子?”

刚才那个摔倒的男子,蓄着很爷们的络腮胡子。

两个士兵对视一眼,察觉不对劲,撒腿往里面跑,找人汇报去了。

“哎呀,老爷,你的络腮胡子怎么没了?”

正捋胡子捋上瘾的可乐惊叫一声,低头在马车里面各处寻找。

苏东阳放在男人里面,长得太过于英俊,白面书生的样子,苏皎皎长得眉眼有几分随他,为了不引起注意,苏皎皎专门给他粘了个络腮胡子。

苏全一拍大腿,“完了!刚才我爹摔倒时,肯定掉了。”

可乐一惊,和苏东阳大眼瞪小眼,都傻了。

苏全还算机灵,对着车夫大叫道,“跑快点!能跑多快就多快!”

宋持吃着饭,突然一停,丢下筷子,返回地上那一堆画像里面,各种翻越,终于翻找出来之前看过的三个男性的画像。

他用手遮住鼻子下面,问江回,“你来看看,这样像谁。”

江回凑过去,皱着脸,“像……苏老爷!”

宋持猛地攥拳,“速速传令,让淇县拦截那三人!”

因为有点激动,他俊美的脸上闪过几丝狰狞,“苏皎皎,你真够狡猾的,这是分开行动了。”

立刻展开舆图,顺着淇县的路线向周边思考,然后手指重重点了点扬州。

一刻钟之后,宋持带着无数侍卫,登上大船,连夜向扬州驶去。

淇县距离扬州很近,也算是苏东阳他们幸运,连夜赶路时,不慎走错了路,拐去了小道,虽然绕远了一些,却误打误撞绕开了官兵的追捕。

等到他们来到扬州最大的客栈,见到苏皎皎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晌午。

可乐抱着苏皎皎欲哭无泪,“小姐,哦不,老伴儿,我们差点留在淇县。呜呜,太悬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