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汉灿烂:穿越后我和嫋嫋he了小说(程子归程少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星汉灿烂:穿越后我和嫋嫋he了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星汉灿烂:穿越后我和嫋嫋he了)

《星汉灿烂:穿越后我和嫋嫋he了》主角程子归程少商,是小说写手“草莓蘸麻酱”所写。精彩内容:程老太和葛氏在一旁又是一阵嘀嘀咕咕,说着程四娘子顽劣,程始只知道心疼闺女,不知道心疼老母等话程子归一听不乐意了正想反驳,就听到程少商边咳嗽边挣扎着起身“咳咳,扶我起来”“嫋嫋阿姊,你醒了”程子归坐在程少商身边,便连忙起身扶着,顺便给程少商顺了顺口气演戏要演全套不是嘛,这个道理程子归还是懂的(程子归:别问,问就是无脑护姐)程少商边咳嗽着边给程始和萧元漪行礼,看得程始和萧元漪二人更是心疼地不行…

古代言情小说《星汉灿烂:穿越后我和嫋嫋he了》,由网络作家“草莓蘸麻酱”近期更新完结,主角程子归程少商,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于是程子归匆匆和程少商告了别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回到房间,她叫来秋娘问话,打算若是程少商真没打算送线索,她就替她送了。“秋娘,如何?你在后门口可看到嫋嫋阿姊的侍女出去?”“女公子,我在门外蹲了许久,并未看到莲房的身影。”秋娘如实回答…

第7章 我替嫋嫋走剧情,马甲怎么掉了 试读章节

“噢~,是这个意思啊,我知道了,婠婠”程少商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是是阿,阿姊”

程子归也不知道程少商听进去了没,她喘了口大气,呼,还好程少商没多想。

屋外萧元漪和青苁说完就离开了,程子归在屋内和程少商多聊了一会后也,见她没有打算给凌不凝送包裹的想法,有些疑惑。

程子归:该不会是她的到来给剧情造成什么蝴蝶效应了吧?不行,剧情不来,我就走剧情,男女主的之间的互动可不能少。

于是程子归匆匆和程少商告了别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回到房间,她叫来秋娘问话,打算若是程少商真没打算送线索,她就替她送了。

“秋娘,如何?你在后门口可看到嫋嫋阿姊的侍女出去?”

“女公子,我在门外蹲了许久,并未看到莲房的身影。”秋娘如实回答。

程子归叹口气,唉,看来还是得我出马才行。

“秋娘,你过来,这样…..”程子归吩咐秋娘去拿了草环和一件破旧绸布,以程四娘子的名义送去凌不疑的军营。

——–凌不疑军营里——————–

负责暗中观察程府的属下梁邱起来报,“少主公,这是程府小斯送来的包裹,说是程家四娘子给少主公的”

“哟,难道想用银钱贿赂少主公不成?”梁邱飞语气调侃道。

凌不疑接过属下送来的包裹,打开一看是草环和一件破旧绸布。

“怎么是一堆破烂啊?”梁邱飞语气疑惑。

“这程家人可真是一个比一个孝顺啊”凌不疑看到包裹内的物件,瞬间就明白了这包裹主人想表达的意思。

“你可看清了这小斯是谁了吗?”凌不疑向递包裹的梁邱起发问。

“属下问过了,这小斯名叫秋娘。根据属下这些天在程府的暗中观察,这秋娘是程六娘子身边的婢女。”梁邱起敬业地回答。

“程六娘子?有趣,送来包裹却说程四娘子,这程家人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凌不疑想起那日在程府二楼看到的,胆小的好似小兔子的少女,竟有这般胆子送来证据,着实有趣。

凌不疑说完就带着人去搜查了二房葛氏的布庄,果然在账本上发现董舅爷投本八万钱,足以说明对方赃款来源。

“这程六娘子送来这些,莫不是也想告知布庄一事?可她为何又以程四娘子的名义?”梁邱起不解。

“干草垛意指那天躲藏的草垛,而这破布则点明布庄,呵,当真有意思”那日在庄子的是程四娘子, 那么这程六娘子又是如何知晓的?想到这,凌不疑一向冷漠的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这程六娘子莫不是想卖我们个好?”梁邱飞又是憨憨发言。

“这程六娘子是想咱们助程四娘子脱身吧?”梁邱起回想这前因后果,略带疑惑地道。

“为何要助她?她怕是早就为这程四娘子谋好后路了”凌不疑抬起手上拿着的破布,语气微挑。

苍天啊,要是程子归看到这一幕,人估计得吐血了,她万万没想到男主凌不疑派人监视程府监视得这么到位,直接就把她马甲爆得彻彻底底。

视觉转换,程府。

程子归一大早就跟着程始和萧元漪一块来看望程少商。刚进门,就看到躺在床上的程少商和她旁边正打算喂药的侍女。

“我儿怎么还不见好转?”程始看在脸色依旧苍白的女儿,率先开了口。

程始话音刚落,就看到程少商慢吞吞地从床上坐起身来,作势要行礼,“嫋嫋见过阿父阿母,婠婠妹妹也来了”

“我儿就不必行礼了,身子怎么还这么虚啊?”程始见状赶忙过去扶程少商。

“阿父说的是啊,嫋嫋阿姊,你快歇着吧,你这身子还没好呢,你得好好照顾自己的身子才是啊,不然我和阿父阿母要担心了”

程子归知道程少商是装的没错,可是她会配合程少商呀嘿嘿,所以她假装语气略带担忧地道。

“都怪那葛妇,害我家嫋嫋的身子都亏虚两千,补都补不上来”程始担心女儿,语气满是埋怨。

萧元漪是知道程少商的病情的,语气平淡地开口,“这药都快凉了,快喂女公子喝了吧”

闻言莲房只能苦兮兮地端着药碗递到程少商的面前,程少商面色不太好地接过药碗,她不爱吃苦的东西。

“呕”程少商刚把药碗凑都嘴边,就干呕了一声。

但是这周围好几双眼睛正盯着她喝药呢,程少商还是勉强喝了一口,苦得小脸都差点落下泪来。

程子归见状想起程少商不爱吃苦的东西,就解围道。“嫋嫋阿姊许是吃不惯这苦药,拿块蜜饯中和一下吧”

程少商闻言感激地看了程子归一眼。

程子归说着就要吩咐侍女秋娘去拿蜜饯。程始看见女儿这状态也开口了。

“是啊,要不就拿点饴糖放药里吧,看我儿都苦的落泪了”

“慢着,这医馆给开的药怎能随便往里加东西,良药苦口,这一病一日不愈就得日日喝”萧元漪无情地打断了他们父女二人的动作。

程少商闻言本来好转的小脸又耷拉下去了。

程子归自然是看到了,又试探着开口,“阿母,那就放一点点饴糖就好了,就一点点”她伸出手指比划着姿势。

萧元表情有些动容,但还是没开口答应。

程子归无奈了,但是为了程少商的身体好,她只能作罢,唉,宝贝闺女,我真的尽力了。

“嫋嫋阿姊乖乖,把药喝了,身体才会好,过几日就是元旦灯会了,到时候阿父阿母会带着我们一起去,你可不能缺席啊,不然婠婠要哭哭了”程子归语气甜甜地撒娇着,拉着程少商的袖子晃了晃。

唉,都一把年纪了还要装可爱哄孩子,程子归:没脸看自己。

程少商看了眼被她拉着的袖口,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是阿,嫋嫋,你就喝了吧,到时候阿父一定带着你们姊妹俩一块去,你看你妹妹多期待和你一起”程始乐呵呵地哄着程少商。

“我家嫋嫋生得可真是好看呐,万兄那一家子的女娘凑在一起,攥成一朵喇叭花都不如我家嫋嫋好看呐”程始乐呵呵地说着,还一边比划。

“就是阿,嫋嫋阿姊真是婠婠见过的,生的最好看的小女娘了,婠婠最喜欢阿姊了”程子归附和着程始一起夸夸程少商。

程少商被自己老爹和妹妹二人耍宝的样子逗乐了,心情好了不少。

萧元漪在一旁不忍直视,瞪了程子归和程始二人一眼,“将军,女孩子家家的,整日夸美貌有什么用,女孩子要多学才学德行才重要,赶紧喝了吧,嫋嫋。”

程子归一听,又来了,萧元漪真的是,就不会说一句好话夸夸嫋嫋嘛,整日就是pua。还不容易哄好程少商,这下又转阴了,呜呜呜呜。

程少商刚喝下一口药,屋外就传来程母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惊得程少商一口药又吐了出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