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阴阳判(陈长生丁小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天命阴阳判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天命阴阳判)

《天命阴阳判》,以陈长生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陈长生”倾力打造的一本悬疑惊悚,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我出生的时候,脑门上有块胎记,那赤红色的疤痕像条小蛇,一直延伸到我头顶正中央,像是钻进了顶门里师傅说,那是流蛟入命,此命格百万中无一,可为万鬼之尊他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硬的命呢,据他推算,我这辈子逮谁克谁,只要跟我有血缘关系的人,都会死于非命他这话没错,我妈生我的时候,就已经死了而我至今还不知道,我的生物学父亲是谁我从没见过任何一个跟我有血缘关系的人,你说这命不硬还有什么命硬?我是在一座古…

悬疑惊悚类型《天命阴阳判》,现已上架,主角是陈长生丁小宝,作者“冷残河”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可人死如灯灭,哪怕老头儿身为茅山传人,依旧难以逃脱生老病死的宿命。我抱着老头儿嚎啕大哭,丁小宝和玲玲双双被惊醒,我才知道,原来他俩昨晚也昏睡了过去,一直睡到现在。他们对昨晚的事儿,知道的并不比我多。我只能大致推测出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眼看我就要死了,臭老头儿突然出现救了我们,老头儿被那帮人打成重伤而死…

第五章 师恩难还 试读章节

臭老头儿郑重交代了他的丧事。

一切从简,必须今晚子时发丧,明晚子时下葬,他的棺材不能用人抬,我心里犯嘀咕,不让人抬难道要鬼抬不成?

说到这儿,他就断了气。

他临死的时候,还紧攥着拳头,我掰开拳头,发现他掌心里,居然握着一枚古色古香的铜钱,铜钱上还沾着泥土,与我之前在铺子和丁小宝家发现的铜钱非常像。

老头儿的死对我打击很大,我没心思研究铜钱,整个人完全被悲桑给笼罩住了,很难接受这一残酷现实。

可人死如灯灭,哪怕老头儿身为茅山传人,依旧难以逃脱生老病死的宿命。

我抱着老头儿嚎啕大哭,丁小宝和玲玲双双被惊醒,我才知道,原来他俩昨晚也昏睡了过去,一直睡到现在。

他们对昨晚的事儿,知道的并不比我多。

我只能大致推测出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眼看我就要死了,臭老头儿突然出现救了我们,老头儿被那帮人打成重伤而死。

我咬牙切齿,发誓一定要找到那个什么鬼姥姥,给老头儿报仇。

可我没有任何线索,唯有那一枚古怪的铜钱,还有我昏迷前,看到老太太穿对襟袄子的身影。

眼下更重要的事,是老头儿的丧事,我拒绝了丁小宝和玲玲的苦劝,坚持到子时,才打出第一个电话给老头儿发丧。

这个号码是老头儿给我的,对方是谁我一无所知,我说了情况,对方淡淡的说:“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这天晚上,我一宿没睡,亲自给老头儿钉上了寿材钉,陪他聊了一晚上的天儿。

我从小无父无母,老头儿把我拉扯大,挺不容易的。

他虽说疯疯癫癫的,经常不见人影,对我可一点没话说,从来没让我饿过肚子,有好吃好喝的第一个想到我。

他是我唯一的亲人,现在他没了,我很难过。

丁小宝对我说:“从今往后,你长生就是我亲兄弟,咱俩有酒一起喝,有妞儿一起泡,违此誓言,天打雷劈!”

玲玲白了他一眼。

我以为今晚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会来闹事,做了很多准备,但没想到这一夜居然很平静。

天还没亮,外面响起敲门声,来的是个大胖子,神似港星林子聪,一进来没说二话,就给老头儿磕了九个响头。

头皮都磕破了,脸上全是血。

他说的第一句是,“师傅,我来晚了……”

我有些懵,他叫老头儿师傅?老头儿居然还有个徒弟我却一无所知?

大胖子磕了头,对我说:“我叫慈安,是你师弟,往后,我会尽全力辅佐你,你有什么事,差遣我去办就行!”

他很严肃,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

可他看起来已经三十多岁了,而我还是个小屁孩子,我何德何能能当他师兄?

我被他搞糊涂了。

慈安说:“你不用惊奇,这都是师傅安排好的,一切都是为了完成他这辈子最重要的计划,包括昨晚陈家村百鬼夜行,都在师傅计划之中……”

我差点惊掉下巴,昨晚的事儿师傅如果提前知道了,他事先有准备,怎么也不至于酿成身死的悲剧吧?

慈安神秘的对我说:“你算算今天是什么日子?师傅又是什么时辰离世的?”

我这一整天都沉浸在悲痛中,还真没想过这问题,急忙掐指一算,发现老头儿去世的日子,居然就是我的生日,连时辰都是分毫不差。

我吃惊不已,好半天说不出话来,我终于相信了慈安,这一切都是臭老头儿的安排。

那时候摆酒席大多不在酒店,而是在自己家里,请厨子过来做菜,村民亲戚一起热闹一场。

口味什么的不太重要,丰盛不丰盛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气氛。

我们的店铺太小了,摆不下酒席,就只能暂借丁小宝家摆酒。

这种事儿我不擅长,慈安说中午宾客都要来,要摆十二桌大席,师傅远行,不能失了排场。

我跟老头儿生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听说过他有什么亲戚朋友,他跟村民也不来往,十二桌大席做给谁吃啊?

我提出质疑,慈安说这是师傅交代的,我们照办就行。

慈安很能干,他只用了一上午,就在丁小宝家摆下了十二桌酒席,到了十一点半,村子里突然出现很多豪车。

宝马740,奔驰S级,还有大路虎、加长林肯等等,我一辆都不认识,丁小宝却对这些豪车如数家珍。

更可怕的是,这些车全都停在了我的棺材铺门前,有数十辆之多,把路都给堵住了。

从车上下来的,个个非富即贵,有市里的大领导,还有某大集团董事长,跨国公司老板,很多都是经常在新闻上露脸的人物。

丁小宝逐一给我介绍,他们来祭拜了臭老头儿,又跟我打招呼,问我是不是天一道长的弟子长生。

他们对我相当恭敬,这辈子我都没被人这么重视过,一时有些受宠若惊。

我对他们以礼相待,他们反倒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连跟我说话都要鞠着躬,这让我很不理解。

同样不理解的还有丁小宝和玲玲。

玲玲悄悄的问我:“你到底什么来头呀?”

我有些无奈,“我比你还奇怪呢,我不就是村里一臭卖棺材的吗?至于这么对我么?”

玲玲一副我没说实话的样子。

来吃酒席的人,全部奉上丰厚的礼金,个个都拿大信封包着,随便一份都够我吃一两年的。

可是慈安说,师傅交代过,这些钱我们要捐出去,一分都不能拿。

这些大人物酒足饭饱,又跟我告别。

那些豪车走了,我的破棺材铺却被村民围了起来,村民们对我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都在八卦我们家什么来头。

我在铺子里打扫卫生,突然门被人一脚踢开了,进来一个膀大腰圆,挺着个大肚子的中年男人。

这人手臂上纹着条龙,一看就是个社会人。

我认识他,他叫陈八条,是陈木匠的小儿子,这家伙在县城干房地产,有钱有势,纠结了一帮地痞流氓横行乡里,村里不少人被他欺负过。

我以为他来找我是因为陈木匠,正琢磨怎么推脱,没想到他在铺子里转了一圈,看到老头儿的棺材,狠狠踹了两脚,又往棺材吐了口浓痰,嘴里不干不净的骂道:“老不死的,终于死了……老子等这一天可等太久了……”

他实在太过分了,我怒不可遏,扑上去要揍他,被他的那些个狗腿子按在地上摩擦了一顿。

陈八条拿金箔拍打着我的脸,嚣张的说:“限你三天时间,从这儿搬出去,否则的话,老子打断你的腿!”

我辩解说:“这房子是我师傅买下来的,我凭什么搬走?”

陈八条狞笑着说:“老子让你搬你就搬,废什么话?”

玲玲和丁小宝买东西才回来,见我被欺负,两人一起冲过来,丁小宝推开打手,玲玲捶打着陈八条,被陈八条一把推开。

陈八条本想揍玲玲,看清了她的长相,立刻露出淫荡的笑容,笑眯眯的说:“小妞长得不错啊,跟一个卖棺材的白瞎了这么好的身段,不如跟了你八条哥,保证你吃香喝辣过好日子……”

玲玲气得发抖,说你还要不要点儿脸?你要找女人回去找你妈去!

陈八条勃然大怒,一把抓住玲玲,他抬手扯开了她衬衣,玲玲身材傲人,立刻露出胸前的大片雪白。

这个无赖,太欺负人了,简直无法无天。

我一拳击中他脑门,陈八条摔倒在地,我急忙脱了衣服给玲玲盖上。

他的那些打手全涌了过来,慈安从外面回来,一见这情景,飞身过来,将冲在最前面的打手踢出三丈开外爬不起来了。

他这招很有威慑力,那帮打手再不敢动了,他们向来仗着人多势众欺负人,哪儿见过这么狠的,瞬间作鸟兽散。

陈八条指着我的鼻子说:“臭小子,你等着,老子迟早扒了你得皮……”

慈安追了出去,陈八条一溜烟跑不见了。

玲玲在低声哭泣,我以前以为她就是个花瓶,仗着有点姿色,到处秀优越感,她的勇敢让我刮目相看。

丁小宝被揍的很惨,他跑去厨房找了把菜刀要去找陈八条拼命,被我拦了下来。

我劝他说:“此人印堂发青,中间一道红线穿堂而过,这是断命之相,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横尸街头,我们没必要跟一个将死之人拼命!”

丁小宝听我说得煞有介事,吃惊的说:“真的?”

我自信的说:“我的相术可是臭老头儿教的,你就瞧好了吧。”

丁小宝破涕为笑,“既然是这样,老子今天就放他一马,不跟他计较!”

慈安回来,扫了我们一眼,问我们情况怎样,我说没事儿,老头儿顺利下葬比较重要,这些都是小事。

慈安点了点头,就去准备去了。

老头儿有交代,他的棺材不能让人抬,我一直琢磨,不要人难道要鬼抬啊?

我问慈安,他也不懂,只说静观其变,师傅既然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我们照做就行了。

棺材铺空间狭小,非常闷热,到了子时,外面突然打雷,慈安听到雷声,就像收到某种信号,急忙站起身,对我说:“来了……”

我下意识的说:“什么来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