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阮璃洛尹宸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

古代言情《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林羽夕”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阮璃洛尹宸翊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翌日,抵不过沉沉睡意,又睡了一个回笼觉后,阮璃洛才悠悠转醒半晌后,她的眼睛滴溜一转,一个大胆的计划在她的脑海中浮现上一世,她一事无成,只能当个默默无闻的银行小职员,每个礼拜还要蹭她老妈的VIP卡去美容院做spa这一世,她一定干一番事业!要不开个美容院?不行,不行,弄不来那些先进的仪器暂且不说,她就连美容院技师给她用的面膜、精华、乳液的成分都搞不懂虽然可以用空间的那个破搜索系统搜索一番,但是…

热门小说《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是作者“林羽夕”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阮璃洛尹宸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阮卿,既然你身体无碍,朕就准备下旨了!”皇帝眯起了眸子,睨了阮赫一眼。“回皇上,一切但凭皇上做主,微臣没有意见。”阮赫躬身道。皇帝悄无声息地瞥了一眼身旁的李公公,李公公立即心领神会地附耳过来…

第6章 被赐婚的居然还有她? 试读章节

“阮卿?”

皇帝接连唤了两声,阮赫才将自己的思绪拉了回来。

“微臣在。”

阮赫意识到自己御前失仪,连忙向皇帝拱手行礼。

“阮卿是否身体不适?可需传唤太医?”

“回皇上,微臣无碍,只是想着早些回宫复命,一路奔波有些乏了,休息两日便好,皇上无需挂心。”

“阮卿,既然你身体无碍,朕就准备下旨了!”

皇帝眯起了眸子,睨了阮赫一眼。

“回皇上,一切但凭皇上做主,微臣没有意见。”阮赫躬身道。

皇帝悄无声息地瞥了一眼身旁的李公公,李公公立即心领神会地附耳过来。

———————-

将军府。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将军府二小姐阮璃沫娴静端庄,秀外慧中,深得朕心,特赐于雍王尹宸彦为侧妃,一月后完婚,钦此。”

阮璃沫终于可以如愿以偿地嫁入四王府了,她连忙起身从李公公手上接过圣旨,一脸娇羞地说道:“多谢李公公。”

“阮二小姐,恭喜了!”李公公“客气”地道喜。

李氏上前欲将袖口里的金银细软偷偷地塞给李公公,却被李公公摆了摆手婉拒了。

“劳驾各位继续跪着,杂家还没宣读完旨意。”

李公公趾高气扬地对众人说道,将军府众人皆是一脸疑惑。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将军府嫡女阮璃洛端方有礼,蕙质兰心,深得朕心,特赐于贤王尹宸翊为正妻,两月后完婚,钦此。”

李公公话音刚落,只见阮璃洛满面春风地道了一句“臣女领旨,谢陛下!”后恭恭敬敬地接过了圣旨……

阮璃洛又对着李公公行了礼,柔声道:“有劳李公公了。”

虽然她没想到被赐婚的居然还有她,但是当她瞧见阮璃沫脸上那狰狞的表情和一副气得要发疯的样子,她就开心得不得了。

她其实无所谓要嫁的这个贤王到底是什么人,长什么样子,反正她也不打算和人家举案齐眉,琴瑟和鸣。

无论嫁去何处,怕是都比不上待在这儿无趣。

或许这位贤王是个有本事的大人物,她不妨和他谈谈条件,毕竟她的酒楼还没找到“天使投资人”呢!

另一边,贤王府内。

“王爷,宫里来人传旨,陛下给您赐婚了,阮将军的嫡女阮璃洛。”

追风面无表情地说道。

“哦?他就不怕那女人有命嫁没命回吗?”

居然还真将阮赫的女儿指给了他,父皇将如意算盘还是打到了他的头上。

尹宸翊慵懒地倚在软榻上听着追风禀报的消息,嘴角噙上了一抹邪魅的笑。

“阮璃洛,看来,我们很快又要见面了。”

男人低沉迷人的嗓音此刻显得格外诱惑却又极度危险。

……

阮璃洛此刻正坐在房内认认真真地抄菜谱,冷不丁地觉得后背突然发凉,她起身又披了件披风后,方才继续誊抄菜谱。

咚——咚——

“是陈妈妈吗?直接进来吧!”

阮璃洛以为来人是陈妈妈,便直接招呼人进来,毕竟平时就连打扫的下人也很少会来她的偏院。

直到男人低沉的的声音在她面前响起,她才僵直了身子缓缓地抬起了头。

“洛儿,是爹,爹来看看你。”

阮赫一脸心疼地看着阮璃洛。

许久不见,洛儿出落得更标致了,却也清瘦了许多。

阮璃洛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倏地站起身,轻唤了一声:“爹!”

瞧见她淡漠疏离的模样,阮赫有些酸楚,眼眶微微湿润。

“洛儿,你可是在怨爹?”

“不敢。”

阮璃洛冷冷地启口,她自是对阮赫没有什么感情,只是她忍不住为原主打抱不平。

一想到这些年原主在府里的处境还不如一个丫鬟,她就……

阮璃洛突然觉得心口骤疼,她此时已能与原主共情了。

原主的一切情绪,她仿佛都能感同身受。

“洛儿,这些年,你还好吗?”

阮赫长叹一声道。

“爹,这么多年,你有真的关心过我吗?”

直逼灵魂的拷问,阮赫竟无言以对,是啊,他真的关心过洛儿吗?他根本算不上一个合格的父亲。

上一次见到洛儿还是三年前,她还是个会对自己甜甜地笑的小姑娘。

如今,他们父女二人再次见面,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其实,阮赫每一封命人送回的家书中都不忘提及阮璃洛,可是这些家书不是被李氏藏起来就是毁掉了,从来不曾让阮璃洛瞧见。

李氏给阮赫的回信也大多都是敷衍了事的寥寥数语,大致都是“家中一切安好,将军无需挂念”之类的话。

再后来,阮赫每日一心想着如何打胜仗,早日班师回朝,便不再写家书了。

“洛儿,这些年,李氏对你可好?可有欺负你?”

阮璃洛闻言,嘴角半勾,却是漫不经心地敛眸,浑身散发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漠然无情。

“女儿一切都好,就不劳烦爹挂心了。爹一路奔波辛苦了,早些歇息吧,女儿也有些乏了。”

原主已死,现在再来问这些年她过得好不好,还有什么意义?

阮赫还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最后却什么都没说。

临走之前,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物件,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桌上,随后便离开了阮璃洛的厢房。

待阮赫离开后,阮璃洛才缓缓将视线移到了桌上。

起初,她只是神色平静地盯着桌上的小物件。

半晌后,她又将它拿到面前仔细地端倪着。

无需她猜测此为何物,原主的记忆和隐隐作痛的心脏已经告诉了她答案。

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物件正是三年前原主吵着嚷着要阮赫给她买的竹蜻蜓。

三年前,就在阮赫出征的当天,阮赫曾带着小璃洛去街上玩耍,路过一个手工编织摊。

小璃洛无论如何都不肯离去,她双眼直勾勾地望着编织摊上的竹蜻蜓。

就在此时,宫里来人了,命他即刻出征的圣旨到了。

阮赫一把抱起小璃洛直奔回府,他当然不曾看见小璃洛即使被人抱着一路狂奔,视线也不曾离开那只竹蜻蜓。

竹蜻蜓,是李婉柔在阮璃洛出生前编织的礼物,是娘亲留给她的唯一的遗物。

李婉柔撒手人寰后,竹蜻蜓陪伴着小璃洛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漫漫长夜。

直到有一日,被打扫屋子的下人随手丢掉了……

阮璃洛收回思绪,将竹蜻蜓收了起来,放进了柜子里。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