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重启!我靠美食暴富全京城了(许佳期江瑟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佳期江瑟瑟)人生重启!我靠美食暴富全京城了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人生重启!我靠美食暴富全京城了)

主角是许佳期江瑟瑟的古代言情小说《人生重启!我靠美食暴富全京城了》,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江瑟瑟”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天狗村人户稀少,留在这里的大多都是老弱病残那些年轻力壮的大都出了村子,去了城里找活许佳期想做厨娘,这条路在天狗村肯定行不通别说没有酒家饭馆,就是有也开不下去,这村子里能有这个消费力的也就是那杨爷了唯一的出路,是出村子去镇上天狗村属桃源镇管辖,但离得最近的镇子却是天回镇虽然离得近,但真要步行赶路的话,也得走上一个时辰的路程“若是有出村的牛车搭一程,会快些”听阿婆这么说,许佳期点点头…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人生重启!我靠美食暴富全京城了》,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许佳期江瑟瑟,由大神作者“江瑟瑟”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干什么!关门搞我是吧?你他娘的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是吧!”大汉边说着就忍不住骂了起来,大堂中银光一闪,一柄弯刀顿时出现在许佳期面前。众人见刀皆是惶然,许佳期第一次面临这种情形,有些腿软。刀剑无眼,她怕这大汉一时愤怒就用这刀抹了自己的脖子,于是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淡定点,别慌别慌!先稳住他。”于是她伸…

第9章 香辣鱿鱼(2) 试读章节

一番不耐烦的等待之后,大胡子总算看到许佳期端着那盘香辣鱿鱼上了桌。只是在看清盘子里的东西后,他勃然大怒地拍了拍座子,惊得盘中的鱿鱼须都飞出来了一根。

“你们这家黑店!竟然敢骗我!”

许佳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沈掌柜也是惊恐加茫然的望着自己和那大汉。

她耐着性子问,“客官,您这是哪里话?”

大汉指着那盘鱿鱼,“我给你的那么多,为何做出来只有这么一点,还这么小,你敢坑老子,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见大汉的声音越来越大,沈掌柜唯恐被别人听了去,忙打着手势让小二去把店门关了,但这一行为却彻底惹恼了大汉。

“干什么!关门搞我是吧?你他娘的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大汉边说着就忍不住骂了起来,大堂中银光一闪,一柄弯刀顿时出现在许佳期面前。

众人见刀皆是惶然,许佳期第一次面临这种情形,有些腿软。

刀剑无眼,她怕这大汉一时愤怒就用这刀抹了自己的脖子,于是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淡定点,别慌别慌!先稳住他。”

于是她伸出两根手指,缓缓捏住刀尖,试着往外挪了挪,“少侠饶命,少侠饶命。”

大汉瞪了瞪眼睛,弯刀又向她的脖子靠近了一分。

沈掌柜惊恐店内见血,于是拱着双手作揖,“大侠,您开开恩。若实在是要杀人才能解气,还请您提去外面,我们酒楼还想开门做生意呢。这菜是她做的,您找她就对了……”

许佳期瞪了瞪沈掌柜,好家伙,还以为他是个好人,敢情也不过如此。

她正要说话,同这大胡子解释清楚。就见王师傅站了出来,许佳期以为他也同沈掌柜一样,要让大汉把自己提出去杀时,王师傅的一番话又让她愣了愣。

“大侠,我刚刚是亲眼见着许姑娘炒得这菜,她并不曾偷工减料,也没有换掉您带来的食材,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大汉自然是不信的,语气也更加暴怒,“能有什么误会!肯定是你们换了!把我的东西拿出来!否则,我宰了你们!”

一听大汉发狠,众人更是惊惧,大堂顿时鸦雀无声,生怕自己说错一个字就彻底激怒他,落得个血溅当场的下场。

“行了!你冷静点!”许佳期大喊一声,又把自己脖子上的弯刀用力推开。

下一秒,那弯刀的刀尖就倏地缩了回去。

好像是收缩的?许佳期不确定。

她看向大汉,只见他面露尴尬之色,在众人惊愕的表情中收回了弯刀,然后悻悻地坐回了位置上。

居然是一把假的?

许佳期一把提起他,“跟我来,姑奶奶带你看看,你带来的东西是怎么变少的!”

还好她留了一点触须在,就怕这古代人不懂鱿鱼焯水后是会缩水的。

厨房内,许佳期起锅烧水,又把余下的那几根触须切段丢进锅里,指着里面对大汉道,“好好看着,看仔细了。”

随着水温升高,锅里的褐色触须渐渐变色缩小,很快就变成了小小的一根。

大汉看了个明明白白,吞了吞口水辩解道,“你这……还不是……偷工减料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随后大手一挥,“算了算了,肚子饿,吃东西。”

见大汉走出厨房,许佳期再次脱下围裙,“掌柜的,事情了了,我下工回家没问题吧?”

沈掌柜呵呵一笑,“没问题,当然没问题。那个……刚刚一时情急,许姑娘大人有大量,不会和我一般见识吧?”

许佳期切了一声,又白了一眼沈掌柜,这才准备回家。

经过大堂时,许佳期看到那大汉正大口大口的吃着盘子里的东西,连辣椒都不放过。她皱了皱眉,也不至于好吃到把这些也吃了吧?

她注意到他手边的那把弯刀,纸老虎带假刀,到底也是个可怜人哪。

许佳期忍不住踱步到大汉对面坐下,见她来,大汉端起盘子侧了侧身子,继续扒拉着盘子里的东西。

“别吃了。”

她提醒着,都是辣椒,吃了胃里得多难受啊。

大汉却像没听见似的,把盘子里的东西扒了个干净。他从怀里掏出几个铜板,“这些够吗?”

许佳期还没来得及说话,沈掌柜就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抢先一步接过铜板,“够了够了,客官觉得味道怎么样?”

大汉摇摇头,随后又点头,“挺好的。”

说罢从桌上的茶壶里接连倒了三杯茶水灌下,然后抓起桌上的短刀大步流星的出了门。

等大汉走远,沈掌柜才直起身板,“他奶奶的,真是晦气!居然被一把假刀给唬住了!”

许佳期没搭话,又听到沈掌柜赞道,“许姑娘,你咋这么厉害呢,什么都会做,实在是太厉害了!佩服佩服。”

“你也不赖。”

她说完,走出了得月楼。

月光洒在路上,许佳期沿着那条巷子回家,她对王师傅的印象,又改观了几分。

本以为是个心肠忒坏的大叔,实则是一个热爱厨艺的匠人,平常虽然处处针对自己,但在危急时刻,又会站出来为自己说话。

这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让许佳期感觉很是漫长。

身后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许佳期心头一凛,该不会要遇上变态了吧?

她不敢回头,脚下却不由自主的加快了速度。

跑起来,许佳期,像上次一样跑起来!

大学时的记忆笼上心头,也是一个夜晚,她从学生会办公室开完会出来,途经食堂旁边的小树林时,身后也有一个人跟着自己。

那个小树林不大,路程也不长,只是因为没有路灯,两旁都是茂密的树林,她害怕自己被身后的人拖进去,再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许佳期拿着东西跑,她感觉身后的人也像自己一样跑了起来。快点,再快点,只要跑到前面有路灯的大路上就好了。

那段路程似乎是许佳期自出生以来走过的最长的路,这导致她后来再走夜路时,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自己。

现在,这个熟悉的感觉又一次让许佳期感到害怕。

但奇怪的是,身后的脚步声突然停下了,这却让许佳期更加恐惧。

“姑娘,天黑,小心行路。”

这熟悉的声音……是那个大汉?!

许佳期回头一看,就着月光,她看到大胡子站在那里,“你怎么?”

大胡子憨厚一笑,“李彪吓到了你,但又不知道该怎么道歉。我身无分文,见你独自行路,只好跟在你身后送你回家……只是没想到,又一次吓到了你。真抱歉。”

原来如此。

她看大胡子不是坏人,于是试探的问道,“你身无分文,打算去哪里落脚?”

大胡子望了望夜空,又指了指地下,“天为被,地为庐,哪里都是我家。”随后又笑了笑,“姑娘安心回家,李彪一路护送,绝不让姑娘害怕。”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