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姬楚凤舞刘墉(天帝姬)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楚凤舞刘墉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楚凤舞刘墉)

古代言情小说《天帝姬》,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楚凤舞刘墉,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简归来兮”,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楚凤梧再次醒来,房间出奇安静,只听见窗外有“啾啾”的鸟叫声,阳光透过窗棂,照进了房间,显得宁静又温馨楚凤梧转头一看,她已经睡在自己的床榻上,床边趴着那个小丫头,睡得正香甜对面那小男孩的床榻已经不见了,那小男孩子,就是她的哥哥也不见了楚凤梧心口还是被重击了一下一般的疼痛着,心里好像被挖走一块一样楚凤梧开始静静地打量起房间来,昨晚自己初到乍来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来得及也没有精力仔细看这个世界自…

古代言情小说《天帝姬》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楚凤舞刘墉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简归来兮”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和楚凤舞密会后,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启程回驻守的边陲。二公子楚凤淳留下来养伤,楚凤淳的伤势经过太医院好几位太医的全力救治,已经没有危险。骨折只是需要时间,康复就好了,将养就行。挨近心脏的伤就麻烦一点,但现在也只能养着,恢复的情况,看楚凤淳的个人体质…

第6章 见娘亲 试读章节

卫国公这次是奉魏韩帝密诏,带着五十名亲卫队很隐蔽的回京城。

韩帝登基才第二年,对边疆的安稳还是比较在意上心,韩帝不想大肆开战,特诏卫国公回京,商讨边疆之战况。

具体了解犬戎是否真的会因为京城天花的原因,破除以往秋季南下开战的惯例,在春末夏初就和大魏开战。

因此,卫国公也没有在国公府公开露面,只有几个心腹才知道卫国公回了家。和楚凤舞密会后,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启程回驻守的边陲。

二公子楚凤淳留下来养伤,楚凤淳的伤势经过太医院好几位太医的全力救治,已经没有危险。

骨折只是需要时间,康复就好了,将养就行。挨近心脏的伤就麻烦一点,但现在也只能养着,恢复的情况,看楚凤淳的个人体质。

楚凤琦、楚凤舞要从璟瑄院出来了!两个小主人彻底的康复,让卫国公府久违的喜悦之气回来了。

到处充满了家仆们的问候声,叽喳声,欢笑声,这些欢乐喜气的声音,把卫国公府快两个月的阴霾给冲散的一干二净。

两顶小轿进了璟瑄院。

一顶先出来,向楚世子爷和世子妃居住的轩玉院而去。

在路边等着的丫鬟们,欢笑着赶紧跑回轩玉院,告诉世子妃身边的周嬷嬷,小主人来了。

世子妃颜玉雪在房间外的廊道里急切地走来走去,时不时向门口张望。

她一直想要去璟瑄院看一双儿女,不过世子爷都不准她去,说她身体太虚弱,走几步都喘几口,真到了璟瑄院外,让两孩子知道,反而担忧她。

这样不利两孩子的康复。颜玉雪想想也觉得很有道理,所以也就等到今天。

人就是这样奇怪,需要等待的时间很长,越有耐心去等候;到了临近快相见的时候,一分一秒就显得越漫长,越难捱。

此刻颜玉雪就是这种心理,觉得几个呼吸的时间都是那么漫长。

最开始是她儿女的隔离,后来是她身体小产躺卧在床,直到这几天,身体才慢慢好点,但是依旧还很虚弱,走了一会,就有点腿软。

周嬷嬷劝她回房躺下或者坐下,反正四公子和二小姐已经启程来了,一下就能看见他们了。

可颜玉雪不肯回房,她一秒钟也不想耽搁看见儿女,她想真是老天保佑,儿女都挺过来了,一定要去灵隐寺叩谢,给灵隐寺添香油。

这次儿女吃了这么大苦头,一定瘦弱不堪了,想到这里,她眼眶发红,更加想快点见到儿女,抬脚向院门口走去,这回周嬷嬷坚决不同意了。

“世子妃,世子爷可是说了让您待在房间里的,连房间门口都不能出来。”周嬷嬷说道。

周嬷嬷的话让颜玉雪停下来了,是啊,夫君已经身心憔悴了,俊朗的脸庞都瘦得不像样,看起来苍老了十岁,自己不能让他担心了。

周嬷嬷搬来一小圆凳,扶着颜玉雪坐下。

一会儿,门外传来杂乱的声音:“四公子和二小姐来了,来了。”

颜玉雪霍然站起来,眼前发黑,差点摔倒,旁边的周嬷嬷赶紧扶住她,轻轻说:“世子妃,您慢点。”

轿子,在门口落地,楚凤舞走出轿门,迈着小短腿跨进门。

就听见:“琦儿,琦儿,我的琦儿,快到娘亲这里来,让娘亲看看琦儿。”

楚凤舞的头发梳成两个总角,用发带绑好,身穿楚凤琦的服饰,一副娇贵小公子的派头,所以颜玉雪一眼就看出是楚凤琦。

楚凤舞叫了声:“娘亲!”快速走向颜玉雪。

颜玉雪猛的一把抱着楚凤舞,哽咽着说:“琦儿,娘亲对不起你们,没有去看琦儿和舞儿。”

颜玉雪突然一把两手抓住楚凤舞的两臂,浑身颤抖起来,盯着楚凤舞的眼睛说:“舞儿呢?舞儿呢?”

颜玉雪一边问,一边脸色唰地一下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声音都透着颤抖和绝望来。

周嬷嬷见状,急忙说:“世子妃,不要急。”

“娘亲,妹妹说自己变丑了,要把自己打扮漂亮才来见娘亲呢,我想早点看见娘亲,就没等妹妹了,先来了。”楚凤舞不慌不忙地说道。

楚凤舞的话让颜玉雪长长松了一口气,回神了。

颜玉雪掩口失笑说到:“这孩子,还怕丑了,见娘亲还要打扮,她刚出生那皱巴巴的脸娘亲都没嫌弃。”

颜玉雪停了一下接着说:“刚下舞儿吓了娘亲一跳,等会来了我要惩罚她。”

颜玉雪开心的笑起来,楚凤舞看着这笑颜如花的脸,心里既欢喜又难过,哥已经不在了啊,心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周嬷嬷赶紧扶着颜玉雪,进了房间,红梅端来楚凤琦最爱吃的点心,红梅是颜玉雪的贴身大丫环。楚凤舞窝在她娘怀里说了一会儿话。

颜玉雪对周嬷嬷说:“让人去看一下,我的舞儿还有多久才能来。”

楚凤舞说:“娘亲,我去吧。”

颜玉雪说:“你就待在娘亲身边,让红梅她们去。”

楚凤舞凑到她娘耳边轻轻说,“妹妹这回脸上出了红疹,她说变丑了,所以一定要把自己打扮地美美的才肯出门。”

“说除了林嬷嬷和亦春还有璟瑄院的几个人,别的人都不准进去看见她的脸。当然我能见她最丑的样子。”楚凤舞调皮地说

颜玉雪笑着见牙不见眼地说:“那你赶紧去催催舞儿,让她快点,娘亲想她了。”

楚凤舞一溜烟的出门,坐上轿子回璟瑄院去了。

进了璟瑄里,林嬷嬷快速把她的头发拆散了,在前面梳了一排整齐的刘海,其余头发在头顶扎起,分成两股,一边绕成一椭圆,用小碎花发簪固定。

换上她自己的衣裳,脸上带上一透明丝质面巾,上了轿。

再次进轩玉院的大门,看见她娘依旧坐在房前的小凳上,笑得春花灿烂般的看着她进门。

跟着而来的林嬷嬷上前给颜玉雪跪下,重重磕了一个头。

“世子妃,奴婢对不住您,没照顾好四公子二小姐,让四公子二小姐遭受这般苦痛,奴婢该死,请世子妃责罚奴婢!”林嬷嬷含泪对颜玉雪说道。

亦春也跪下来磕头,眼里含泪,跟着说:“请世子妃责罚!”

林嬷嬷和亦春都想起了四公子。

颜玉雪温声说:“起来吧,你们尽心了。”

颜玉雪眼睛眨了眨,转向楚凤舞:“舞儿,哥哥呢?怎么没跟着舞儿一起来了?”

楚凤舞说到:“哥哥被爹爹叫去前院看他的院子了,他的院子在扶风院呢,在二哥的傍边哦。”

颜玉雪知道这回事,夫君昨晚子时四刻才回来,就和她说过让琦儿搬去前院的扶风院,舞儿搬去清芷院,说完这事才疲惫的睡下。

一对双胞胎月圆节后半个月,距现在也就三个多月就五岁了,两孩子是该分开了。

颜玉雪没在意,揽着楚凤舞在怀里,把她的面巾小心翼翼的取下来,心里紧张着,舞儿的脸不会真的毁了吧?

一张精致漂亮可爱的脸出现在眼前,和楚凤琦一样的眼睛,大大的杏眼,扑闪扑闪的。

闪得颜玉雪的心柔情泛起,扑闪的杏眼里染上笑意,笑得颜玉雪的心既幸福又有点酸楚哽咽。

女儿家的脸可不比男儿的,男子无丑相,只要有能力,更多的看到的是才华,只要不残疾,相貌不是那么重要。

而女子可不行,脸是女子的第二生命。

捧着楚凤舞的脸仔细看过来看过去,没有找到一个坑洼。

颜玉雪对林嬷嬷说:“林嬷嬷你们都辛苦了,这次该赏!”

说起这次患病,颜玉雪又红了眼睛,想起没保住的孩子,差点流下泪,只是今天是个愉快的日子,颜玉雪很快高兴起来。

前世,楚凤舞对父母的渴望,一直如同一块久旱的沙漠渴望雨水的滋润,那时只从楚院长那里得到过一丝细雨,还没等到沙漠能长出绿色,年迈的楚院长就过世了。

从此,楚凤舞就把那块沙漠沉到心底的最底层,并且锁上。让自己变成冷硬的模样。

从颜玉雪和楚明轩这里,楚凤舞感觉心中那块沙漠被他们的爱去掉心锁,春风雨露一般降临到沙漠里,让沙漠变成了绿洲。

被父母爱着,还是珍爱着,是这样的幸福!

前世没有尝过的幸福滋味,这一世上天似乎要弥补楚凤舞一样,给了一个充满温情和爱的家给她。

楚凤舞和颜玉雪本能的亲近,这应该就是血缘吧,楚凤舞想,被温暖包裹着的楚凤舞心中又有深切的哀痛,发誓要护好这个家。

颜玉雪因为一对儿女的到来,激动高兴过后疲惫感很快袭来,楚凤舞看着她娘的体力明显没她好。

楚凤舞是在隔离的这段日子,每天循序渐进地有计划的恢复锻炼,经过将近一个月的锻炼,楚凤舞的体能和生病前一样了,甚至更好一些。

楚凤舞装成急不可待的样子说到:“娘亲好好休息,舞儿想要去看自己住的院子了。”

楚凤舞急急巴巴地跟她娘颜玉雪告辞,离开了轩玉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