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顺流而起全文(宋值卫时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宋值卫时姌)所以顺流而起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所以顺流而起)

现代言情小说《所以顺流而起》,主角分别是宋值卫时姌,作者“苏暖己”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卫时姌妈妈下班会经过这条路,隔三差五的就会给她带些零嘴,最多的就是这家的栗子。“跟谁一起来的?易康扬么?”听出了宋值的阴阳怪气,卫时姌有点不开心的看着她,她一不开心,嘴就有点微嘟着,眼睛里透着委屈。宋值一下就没脾气了,知道她不喜欢易康扬,但就是吃醋。“不吃了!”提到易康扬,卫时姌就觉得心虚,自己挺…

《所以顺流而起》,是作者大大“苏暖己”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宋值卫时姌。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卫时姌妈妈下班会经过这条路,隔三差五的就会给她带些零嘴,最多的就是这家的栗子。“跟谁一起来的?易康扬么?”听出了宋值的阴阳怪气,卫时姌有点不开心的看着她,她一不开心,嘴就有点微嘟着,眼睛里透着委屈。宋值一下就没脾气了,知道她不喜欢易康扬,但就是吃醋。“不吃了!”提到易康扬,卫时姌就觉得心虚,自己挺…

第9章 吹吹自由的风 试读章节

“宋值,你坐后座,我载你!”

卫时姌抢先坐上宋值的自行车,拍了拍车后座,像个小混混一样冲着他挑了挑眉,宋值简直要被她可爱死了,好可爱的小混混,想撩!

“好。”

看着她那绷紧的脚尖,摇晃的车身,自己再不去撑着估计要倒了。

两人就这样摇摇晃晃地到了小吃街,县城的小吃街也没有多大,也就二十来家有小摊有门店,有两条分叉路,一条是沿着上坡路来着的门店,一条是平缓的通往摇河的小路。

“我跟你说哦,这里有家炒栗子超级好吃,我初中来过好多次啦,我买给你尝尝。”

卫时姌妈妈下班会经过这条路,隔三差五的就会给她带些零嘴,最多的就是这家的栗子。

“跟谁一起来的?易康扬么?”

听出了宋值的阴阳怪气,卫时姌有点不开心的看着她,她一不开心,嘴就有点微嘟着,眼睛里透着委屈。

宋值一下就没脾气了,知道她不喜欢易康扬,但就是吃醋。

“不吃了!”

提到易康扬,卫时姌就觉得心虚,自己挺对不起他了,初中那么好的朋友,现在自己慢慢刻意疏远他,都已经好几天没见过了,昨天他还在手机上问自己音乐老师的事,自己不开心所以没回。

宋值见她真的生气了,赶紧去哄:“姌宝,我错了,我不吃醋了好不好,你以后多陪陪我就好了。”

卫时姌也不是真生气,就是不开心他乱扯别的,本来很开心的。

“我去给你买栗子,你带我去嘛。”

宋值就知道卫时姌吃撒娇这一套,自己说说软话,她马上就受用了。

两人走着吃着,卫时姌感觉有点撑了。

“宋值,我俩去爬电视塔吧。”

电视塔其实是一座山,山顶修着一座信号塔,是厦至的小情侣约会圣地。

“好啊。”

宋值觉得只要跟卫时姌一起,怎么样他都愿意,刚好陪她散散心,好不容易她才放松下来,不那么紧绷。

电视塔下,望着看不到顶的阶梯,卫时姌觉得腿肚子在打哆嗦。

虽说已经是十一月份,天气该冷了,有的地方已经下雪了,但是因为厦至偏南方,天气也并没有多冷,两人都穿的不多,卫时姌穿着外套,宋值还穿着卫衣。

爬着爬着,卫时姌就将外套脱了,微风吹过,凉嗖嗖的,很舒服。

“流汗了,别脱衣服,等会感冒了。”

宋值牵着她的手,发现冰凉,边说着就想帮她把外套穿上。

“不穿,好热,等凉快了再穿。”

“不行,感冒了不舒服。”

卫时姌不情不愿地穿上外套,很奇怪宋值怎么在撒娇鬼和管事精之间自由穿梭的。

“好累,宋值,我走不动了。”

卫时姌耍赖蹲在地上不起来,可怜兮兮地看着宋值。

宋值明白卫时姌有时候就是个娇气包,特别是在自己面前,前一阵因为学习一直都没有状态,现在放下了突然又娇气回来了,宋值非常受用。

在她面前蹲下,拍了拍肩膀,说:“上来,姌宝。”

卫时姌这才满意地爬上他的背,宋值的肩膀已经很宽了,可以让人感觉到安全感了,一步一步走得非常稳。

“宋值,你累嘛?”

卫时姌从口袋里拿出纸巾给他擦了擦汗,但是也没有感觉到他的喘气声,应该还行。

“你才多重,我就是抱你上去也不累。”

宋值就看不得卫时姌小看自己,为了证明自己,就小跑了起来。

吓得卫时姌赶紧抱紧他,大喊:“宋值,你慢点。”

宋值暗爽,最爱完全依赖自己的姌宝啦。

“叫哥哥,我就慢点。”

什么恶趣味啊,明明比自己小一岁,还非要当哥哥。

不过卫时姌是个该低头时就低头的主。

“宋值哥哥,我害怕嘛,能慢点嘛。”

这嗲人的语气,卫时姌自己说的都起鸡皮疙瘩,她就想恶心一下宋值。

宋值是个奇葩,他非常受用,步子就慢下来了。

卫时姌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突然就开始想着未来。

“我们能考上一所大学么?我有点害怕。”

宋值知道她害怕什么,害怕前路未知,害怕未来不能被自己掌控,因为她学得不能像初中那样游刃有余了。

“姌宝,别怕,你很棒的,我信你。”

宋值知道怎么安慰她,卫时姌是个需要鼓励式教学的人,她只是不自信而已。

卫时姌靠在宋值的肩膀上,呼吸打在了他的脸颊,重复着从热气变成凉气的过程。他偏头凑上去亲了一下。

两人很有默契地没有说话,很享受此刻,距离长大不远不近刚刚好,有这充足的努力时间,也不会发生太大的变数。

两人到达山顶,走到空旷的山谷,卫时姌听过很多人在这里大声地喊出愿望,每次自己都是不屑地走过去,觉得很丢人。

趁着人不多,她也想喊,然后付出了行动。

“宋值,这里好像一个许愿谷,谷底装了很多人的愿望,不知道可实现了,我们也来喊吧,许个不花钱的愿望,万一成功了呢。”

“好。”

这是一种释放压力的方式。

“我想上A大。”

卫时姌吼出了自己的愿望,山顶上的少数人都看下自己,也就一秒,都笑笑地转回去欣赏着自己完结的美景

“和你。”

宋值笑得非常开心,真好,她的愿望有自己。

“好,一起。”

宋值高中三年一直想着这个愿望,想着自己完成,想着和卫时姌一起完成。

下山的阶梯可以舒服多了,平缓而视野空旷,因过了立冬,万物萧条,只有几株不知名的野花还开放着,卫时姌将它们喻为新生。

“姌宝,我俩在一起吧。”

卫时姌有点愣了,但是觉得这好像是顺其自然的事,只是时间提前了一点,在一起跟现在也并不会有很大区别。

只会让彼此坚定安心。

“好啊。”

宋值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两人牵着手下山,透过背影仿佛看到了很多年后。

过了这个周末又该是忙碌的高中生活,因为有了坚定,卫时姌觉得好像一切都在循序渐进,自己对学习也是愈发得心应手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