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山渐文相逢沈山水(风山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文相逢沈山水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文相逢沈山水)

《风山渐》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一条大鱼头”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文相逢沈山水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风山渐》内容介绍:安生非常得意地将那张纸拿起来展开,走到一个个宾客跟前展示过去,边走边道:“来来,看看我家员外的字。”沈山水则在后面连连摆手道:“献丑,献丑。”侯子钧暗嗤道,装模作样。但就是这样之人,他侯子钧还是要忍着一身傲气,去给他送礼…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一条大鱼头”创作的《风山渐》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安生非常得意地将那张纸拿起来展开,走到一个个宾客跟前展示过去,边走边道:“来来,看看我家员外的字。”沈山水则在后面连连摆手道:“献丑,献丑。”侯子钧暗嗤道,装模作样。但就是这样之人,他侯子钧还是要忍着一身傲气,去给他送礼…

第8章 家花和野花 试读章节

就算是侯子钧,也不得不承认,沈山水的书法确实是汴京城内数一数二的。

那字清秀俊逸,似飞云过苍穹,如瀑布纵万崖,又有似细线穿锦绣,如发丝飘娇眉。当真精妙决绝,所在者无不称赞叹服。

沈山水在众人称赞中放下毛笔。

安生非常得意地将那张纸拿起来展开,走到一个个宾客跟前展示过去,边走边道:“来来,看看我家员外的字。”

沈山水则在后面连连摆手道:“献丑,献丑。”

侯子钧暗嗤道,装模作样。

但就是这样之人,他侯子钧还是要忍着一身傲气,去给他送礼。

已到日暮,众学士宾客皆已散去。

侯子钧带着文相逢来到一楼一处湖心亭。沈山水坐在那,摇着扇子,悠哉地喝着茶。

他背后站着两人,一个是安生,另一位是方才同他一起进到楼内,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边的瘦高男子。

看起来像是个侍卫。

沈山水见到侯子钧,立即站起来,故作惊讶道:“侯衙内竟然还未走?哎呀,这倒是沈某失礼了。安生,送侯衙内和他身旁这位姑娘出湖。”

安生哎的一声,高声附和道,身形却未动。

侯子钧一摆衣袍坐在桌旁,摆手道:“沈员外如何这般急着要送客。”他心道装什么?坐在此地不就是为了等我么?

沈山水道:“侯衙内这是说的哪里话?此处又非什么贵处,您想要在此玩到多晚便是多晚,我沈某乐意奉陪!安生,上茶!”

安生又哎了一下,正要上来为侯子钧倒茶,却被侯子钧抬手拦住了。

他看了眼相逢,有意无意地对着沈山水道:“说到泡茶,我的这位小使女倒是能泡得一手好茶。沈员外不妨试试她的手艺?”

沈山水顿了顿,看着文相逢,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点头笑道:“那便有劳姑娘了。”

文相逢自是知道侯衙内这是给自己制造机会。她少年时曾在一处富商人家打过工,泡茶一事自不在话下。

文相逢不扭捏,直接上来,为两位公子泡起了茶。

沈山水故意凑近了她,眼神从那茶壶移到文相逢的纤手上,又从那手指顺着手腕到手臂,一路延伸到她的肩颈和下巴,再到她的脸上。

这眼神过于赤裸和直接,给她看得浑身一个哆嗦,硬忍着将茶水一一给两位倒满了。

沈山水见把她看吓到了,也不收回眼神。伸出漂亮的手指捏起茶盏,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文相逢,同时将那茶水一饮而尽。

他转过脸,对侯子钧道:“侯衙内是想将这相逢姑娘送于我。”

侯子钧接道:“沈员外若是喜欢,我倒是愿意割舍。”

沈山水一展扇,点头笑道:“喜欢。”

文相逢不想他竟这般直接,一时面又热了起来。

沈山水话头一转,叹了口气道:“可我沈某喜欢的花儿太多了。”

侯子钧面不改色地将面前的水杯抬起,抿了一口,道:“可沈公子身边却缺朵花。”

此话一出,安生和沈山水身后那男子才终于明白了两人方才你来我往,究竟在讨论什么。两人相视一眼,默默将八卦之心憋了回去。

沈山水摇头笑道:“侯衙内自小长在汴京,不会没有听说过我沈某人的闲闻。我沈某天性风流,我辰渊宅亦是油土之地,不适宜养家花。”

“并非是花柳无姿,而是我沈山水无心。不长情,会伤了长情者之心,不浓情,会失了浓情者的望。”他说这话时,眼神又盯向文相逢,仿佛这句话的每个字,都是在对她说的。

而他的语气,不像是自责,反而更像是自夸。

“所以,那些短情淡情的野花,更适合沈某。”沈山水道。

文相逢见他两人不过是在讨论是否收她做个贴身女使,如何就扯到花儿柳儿,长情浓情身上去了。

她见侯衙内一时语塞,自己突然不知从哪来的勇气,走到沈山水面前噗通跪下道:“我不是家花,也不是野花,但我会洗衣做饭,打扫研磨。相逢求恩人收留,于您身边做个女使,也好报答恩人救命之恩。”

这是文相逢第一次在沈山水面前开口说话。她说话不急不缓,平平静静,斯斯文文。而且,她唤自己“恩人”。

“恩人?”安生惊讶道。

文相逢将怀里挂在脖子上的那块玉佩拿了出来,一脸感激地递到沈山水面前。沈山水认出了那玉佩,眉头一挑……

安生好奇地凑上去,惊讶道:“这不是员外的贴身玉佩嘛?你从哪里得来的?”

文相逢道:“此玉佩乃多年前沈公子赠予。”

她盯着玉佩,感激道:“正是这块玉佩的救济,相逢才能长到如今。所以,请公子收我进府。我不求分文,只希望还了这玉佩后再为公子免费做几年工,以作报答。”

说完,竟是缓缓俯下身,要给沈山水行拜礼

侯衙内趁机补充道:“我也是此前机缘巧合了解到相逢在找的恩人就是沈员外,所以才有此打算将她……也好了了她的一份报恩之心。”

沈山水看了看那玉佩,又看了看相逢,心中不知是意会到了什么,勾嘴笑了。

站在他身后的安生看着这主仆二人,心道:“这家伙,不愧是将军府,要送个贿赂礼还导出这么一番报恩的苦情戏来。”

沈山水对文相逢道:“姑娘言重了。我沈某助人,从不求回报。姑娘莫将此事看得太过重。”

他转向侯子钧道:“我沈某真心实意地谢过侯衙内之好意。只不过我府宅确乃一片俗土,实在是不适宜……”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瞄了瞄侯子钧道:“他日,令尊侯将军若有空,许我沈某有个登门拜访之机会,便足够了。”

侯子钧一听,气笑了。

原来他并非不要赠礼,而是嫌他身份不够!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2:5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