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满释放的落魄千金赵栩然李少涵(赵栩然李少涵)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赵栩然李少涵)刑满释放的落魄千金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赵栩然李少涵)

《刑满释放的落魄千金》中的人物赵栩然李少涵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小说,“Zy子楚”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刑满释放的落魄千金》内容概括:想来多么可笑,当年那个看他最不顺眼的女生,如今不仅成了她前男友的未婚妻,还掌管她母亲一手创立的品牌。想回到这里,赵栩然内心真是忍不住想骂一句:“呸!”她在杨力澜的笔记本电脑上翻看着简言近年来的所有的单品设计,如今的简言早已不如母亲当年般精进,更多情况下都是在母亲之前的设计上做改动,毫无新意,她默默合…

小说《刑满释放的落魄千金,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Zy子楚”,主要人物有赵栩然李少涵,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想来多么可笑,当年那个看他最不顺眼的女生,如今不仅成了她前男友的未婚妻,还掌管她母亲一手创立的品牌。想回到这里,赵栩然内心真是忍不住想骂一句:“呸!”她在杨力澜的笔记本电脑上翻看着简言近年来的所有的单品设计,如今的简言早已不如母亲当年般精进,更多情况下都是在母亲之前的设计上做改动,毫无新意,她默默合…

第3章 我回来了 试读章节

1

回到修理厂,杨力澜被安排去给客户送车,赵栩然则躲进了小阁楼,翻出了自己的作品集。这些年唯一和赵栩然有联系的人是一个自称安森的人,对方是一个时尚杂志的编辑,一次她在订阅杂志的时候意外认识的,对方每个月都会给她寄一些设计材料或者资料,偶尔也互通邮件。安森时不时也会根据给她的设计提意见。

就目前简言服饰的形势而言,她想要重回简言,就必须先加入TH,还要成为叶莎莎的手下。想来多么可笑,当年那个看他最不顺眼的女生,如今不仅成了她前男友的未婚妻,还掌管她母亲一手创立的品牌。想回到这里,赵栩然内心真是忍不住想骂一句:“呸!”

她在杨力澜的笔记本电脑上翻看着简言近年来的所有的单品设计,如今的简言早已不如母亲当年般精进,更多情况下都是在母亲之前的设计上做改动,毫无新意,她默默合上笔记本电脑。正当她倒在床上,准备小歇息一下的时候,阁楼的门突然被踢开了,眼前出现了一个男子。

“你是谁?”赵栩然吓得一把从床上跳起来,抄起边上的棒球棍,就要朝人打去。男子一下抓住棒球棍,反把赵栩然壁咚在墙上,反问她:“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吧?”

两人靠的很近,赵栩然能感受到男人的呼吸,是薄荷味的,或许是刚刚吃了薄荷糖。她的呼吸开始有些急促,男人突然松了手:“赵栩然?”

赵栩然一愣,她直直地看着眼前的男生。男生不由地把自己的刘海撩起来:“是我!”

赵栩然:“郑煜!”

郑煜,又是一个久远而富有记忆的名字。郑华生的私生子。他回到郑家的时候已经是16岁的少年了,当时正逢春节,郑老爷子却领着一个文质彬彬的少年悄然而至,当众宣布他幼子的身份,此举无疑让所有人大吃一惊,郑玲当即坐不住,质问郑华生是怎么回事。郑煜在边上一言不发。原本准备和李少涵一齐去天台放烟花的赵栩然立即被赵简言带回家。

回去的路上,赵栩然还问母亲那少年真的是外公的儿子吗?赵简言当时回答应该吧。她还想问那个少年的妈妈呢?赵简言只是摇了摇头。后来,赵栩然从李少涵那得知,郑华生在妻子在世的时候就曾和一个女子相恋,这么多年,郑老爷子一直把他养在外面,如今女人要和郑华生分手,孩子便回来住。但是没有人知道这孩子的母亲是谁。

面对这么一个突如其来的小舅舅,李少涵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看,新学期开学,郑老爷子让李少涵带他去高中上课,他在半路就把他赶下了车,还是赵栩然在上学路上遇见了他,才把他顺上。郑煜话少,显得有些沉闷,但是赵栩然却觉得他不像坏人。每次李少涵欺负他的时候,她总会出手相助,这一次两次,便惹得李少涵有些不高兴了。当时为了郑煜的事情,赵栩然和李少涵没少吵架。每一次吵完架,李少涵就用力吻着赵栩然,两人互相撕咬,直至把对方咬出血。

后来赵栩然入狱,郑华生老爷子去世,听说郑煜去了国外留学,虽然也继承TH集团一部分股份,但是多年来,只是占着董事之名,对集团的事情不闻不问,倒是经常能在娱乐新闻上看到他,不是和这个女演员一起唱K,就是和哪个男艺人一起泡吧,还有在某某家留宿,花边新闻满天飞。

“叫舅舅!”郑煜一个脑崩把赵栩然从回忆里拉回来。

“你怎么在这?”赵栩然看着眼前的郑煜,已然不是受人欺负的小男生,穿着有些嬉皮士风格,脸上透着雅痞的气质,完全区别于李少涵那种商务精英人设。

郑煜面对赵栩然的提问,险些笑出声。“我的修理厂,你问我为什么在这?”

赵栩然这才意识到原来这个就是她之前从杨力澜口中听到的钻石王老五老板,黄金单身汉,有没有女朋友不详、女朋友数量不详,总而言之就是没人看到就是没有!

“那个……杨力澜是我朋友,我刚出狱,到这借住几天。”郑煜的目光审视着她,看得她有点不舒服。“是不是不方便?不方便的话,我现在就走。”

郑煜:“不不不,这个地方太小了,你们两个女孩子住着挤。你要是不介意,我办公室里面还有一间休息室,我都不用,你住吧。”

赵栩然:“我就在这就行了,不麻烦你了。”

郑煜:“客气了,我小时候还都靠你罩着,要不然我就被李少涵那个杂碎打死了。好歹我也是他舅舅!”

赵栩然:“过去的事,不要提了。”

郑煜:“是!走,今天这么好的日子。我带你去喝一杯!”

郑煜说着就拉着赵栩然走出门,上了他的超跑。

“去哪儿?”赵栩然不明所以!

郑煜:“去了就知道了!”

2

李少涵开车带着叶莎莎到了一个餐厅,叶莎莎满眼满怀期待。一路跟着他穿过餐厅幽暗的灯光的走道里,到一个包厢门前,推开的门的瞬间,映入眼帘的是一排蜡烛点燃的英文:“Happy anniversary。”烛光在叶莎莎的眼睛里晃动,她在李少涵的脸庞上亲吻了一下,李少涵有些莫名地看着边上的服务生。

叶莎莎和李少涵在服务生的带领下落座,服务生刚问能不能上菜,叶莎莎刚准备回答完可以之后,就见郑玲踩着高跟鞋,雍容华贵地走来进来。

郑玲:“我布置的蜡烛还喜欢吗?”

“阿姨?!”叶莎莎感觉有些突然,原本属于两个人的节日,突然闯入了第三者。

郑玲:“前几天少涵就和我说你们的周年庆要到了,我本来提议包个小餐厅你们两烛光晚餐,但是他非说这是他人生很重要的一件大事,周年也要大家一起来见证!”

叶莎莎的笑险些僵在脸上:“谢谢阿姨,有心了。”

郑玲:“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振平这几年在国外呆的多,今天也赶不回来,过几天我们两家商量一下,今年找个日子,把婚礼办了吧。”

听到这里,叶莎莎有些娇羞:“我听少涵的。”

李少涵却一脸无所谓:“莎莎,你看着哪天好就行了。”

郑玲:“看我儿子,这么早就向着媳妇儿了!”

郑玲的到来让气氛缓和了不少,正当叶莎莎以为晚宴会这样愉快地进行下去之时,门再一起开了,然而这一次出现在她面前的却是她最不想见到的人——赵栩然。

郑煜:“姐姐,大外甥!我来了!看看我带谁来了!”

赵栩然出现在包厢里的一瞬间,空气如同凝固。赵栩然尴尬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正想转身就走,却被郑煜一把拉回来。郑煜在她耳边说道:“你应该回到属于你的地方,至少拿回简言。”

李少涵的表情近乎失控,他想要起身,却被郑玲一把拉住。

郑玲:“然然呀!快坐到舅妈身边!”郑玲为了避免赵栩然坐到李少涵身旁,一把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郑煜则是一副二世祖模样,翘着腿在赵栩然身边坐下。

郑煜:“她今天出来,就被我遇上了,你们说巧不巧!”

叶莎莎:真是太巧了,不知道的还以为都是小舅舅提前安排的呢!

郑煜:你还是叫我郑煜吧,没进我们家门,这声舅舅我受不起!

叶莎莎看向李少涵,希望李少涵开口表态。李少涵极力躲避叶莎莎的眼神,那边上的餐巾擦了擦手,只是说了一句:“怎么还不上菜?”

郑煜见状,对着叶莎莎得意地笑了。

“孩子,受苦了!”郑玲握着赵栩然的手,关切地问长问短,无非有没有吃饱、穿暖,这些话语让赵栩然心理十分难受。要是舅妈知道自己的妈妈当时和李振平有不羁之恋,那她该如何自处。于是她只能不说话,默默摇头。

这顿饭吃的出奇地平和,全程除了郑煜时不时表现出对菜品的挑剔意外,其余人近乎都没怎么说话。虽然李少涵不断在给叶莎莎夹菜,但是眼神却不断瞟向赵栩然,他们越是极力扮恩爱,越显得这场景的虚假。

服务生上完最后一道菜,李少涵突然开口说话:“加一道过江鲈鱼。”

“不要加香菜!”叶莎莎不忘提醒服务生。但是下一秒,李少涵就让她打了脸:“来两份,一份不要香菜,另一份多加皮蛋、多加香菜。”

这道菜,旁人或许不知道,但是李少涵心里一定清楚,这是赵栩然年少时最爱吃的菜。一次和母亲一同去了汕头之后,便爱上了这道菜,清爽不油腻的,里面加有皮蛋、香菜,都是赵栩然的最爱。

然而,叶莎莎却是明确讨厌香菜,厌恶到闻一下都想吐的地步。

菜上来了,赵栩然自顾自地把眼前的过江鲈鱼吃了个精光,而叶莎莎却对着一盆没有香菜的鱼食之无味。这么多年了,李少涵依然能清楚记得赵栩然的口味和喜好,甚至还能再吃饭的时候清楚观察到她有没有多吃,吃没吃饱。

饭后,郑玲想要邀请赵栩然回家住,赵栩然一口回绝,还拒绝了郑玲想要给她钱的想法。郑玲让她需要什么帮助尽管告诉自己,赵栩然却开口说了一个条件:“我要进简言服饰工作室当设计师。”

“不可能!”这一句话一下子刺激了叶莎莎的神经,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你刚出来可能不太懂现在的行情,简言在被TH收到旗下以后,目前依旧走在世界高端品牌前列,我们所聘请的设计师也都是国际院校毕业,你初来乍到的空降恐怕不太合适。少涵,你说是吧?”

李少涵:“如果你是担心简言服饰的所有权,那你大可放心,现在的简言依旧抱有你母亲赵简言女士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每个年的分红我都按约定打在了简言姑姑的卡上。你可以去查。”

赵栩然:“你们觉得现在的简言还是当年的简言吗?”

叶莎莎:“当然不是!每一个企业都在前进中不断地精进和发展,简言也是。”

赵栩然:“这些年的作品无非就是在不断重复简言的老设计,有什么发展。”

李少涵:“TH集团入资简言和接管简言,都是赵简言女士本人的意愿。”

赵栩然:“我去看过我妈了,她希望我回简言。”

叶莎莎:“你是在开玩笑吗?你问你妈?她都疯了,说的话你能听?”

叶莎莎的话音刚落,下一秒一杯果汁就被泼到了她的脸上。

赵栩然:我刚出来,脾气不大好,只能用这种方式解决问题。简言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但是没人敢说不是赵简言的!谁都不行!

郑玲:“然然,你刚回来,先休息一段时间,这事儿我们容当后议。”

赵栩然一脸淡定:“对不起,舅妈,这顿饭没让您吃好。也对不起两位,破坏了你们周年庆的气氛。我回简言的事情不容商量。我先走了!”说完,起身离开。郑煜在边上默默用手比划给她点赞。她走了两步却突然回头:“我明天就会回简言上班,麻烦叶总监帮我收拾好工位,为了表达诚意,我可以告诉你们,四年前在工作室被烧毁的手稿,我都记得样式。”

赵栩然说完潇洒离开,叶莎莎被破坏了兴致,直接摔筷子表示不满。

郑玲:“少涵,她刚说的话什么意思?”

李少涵:“当年简言工作室的被烧的时候,焚毁了当时正准备新一季上市的衣服样稿成稿,那是简言姑姑最得意的作品。被烧之后,简言姑姑受不了刺激就精神失常,那年的新品后来也是我们TH的设计师救场。如果她手上真有设计手稿样式,的确有机会让简言工作室带来新生!”

郑煜看着桌上几个人的复杂表情,心想着这事儿还真是越来越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