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月剑秦以烟萧柏舟(扶月剑)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秦以烟萧柏舟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秦以烟萧柏舟)

最具实力派作家“赢长风”又一新作《扶月剑》,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秦以烟萧柏舟,小说简介:柳晚依被叫醒了便回了小晏山,烽火殿的人本事果然大,两个女子已经被成功的救了回来。柳晚依一回去,就看了她们,一个个小脸通红,一直昏迷着,时而还说几句梦话,但都是在嘴边嘀咕,也是听不清说的些什么!柳晚依看她们睡得也不安稳,不想打扰,悄悄出去了。一踏出房门,便瞧见庭院角落透过来的几双眼睛,打量着一方,柳晚…

《扶月剑》主角秦以烟萧柏舟,是小说写手“赢长风”所写。精彩内容:柳晚依被叫醒了便回了小晏山,烽火殿的人本事果然大,两个女子已经被成功的救了回来。柳晚依一回去,就看了她们,一个个小脸通红,一直昏迷着,时而还说几句梦话,但都是在嘴边嘀咕,也是听不清说的些什么!柳晚依看她们睡得也不安稳,不想打扰,悄悄出去了。一踏出房门,便瞧见庭院角落透过来的几双眼睛,打量着一方,柳晚…

第6章 风吹,叶落,事潇潇 试读章节

发生了这么多事,却一人始终没有现身。

那就是这广云真正的当家人,火已烧至家门口,却未见他人!

那么……萧柏舟究竟去了哪儿?

谁也不清楚,只是蜀地秦府山下酒楼曾徘徊过一个高大身影!

二人终究是错过了。

萧柏舟得了消息,已经连夜往广云赶去。

扬鹤呢?已经在山上找了几个时辰,依旧没有寻着那脸生的小弟子。

柳晚依被叫醒了便回了小晏山,烽火殿的人本事果然大,两个女子已经被成功的救了回来。

柳晚依一回去,就看了她们,一个个小脸通红,一直昏迷着,时而还说几句梦话,但都是在嘴边嘀咕,也是听不清说的些什么!

柳晚依看她们睡得也不安稳,不想打扰,悄悄出去了。

一踏出房门,便瞧见庭院角落透过来的几双眼睛,打量着一方,柳晚依顺着视线看了过去,瞧见了秦以烟,她在亭子里放空,脸上面无表情,头顶上垂着绿叶落下,将她身形遮了一半。

柳晚依放慢脚步,走了过去,弯弯曲曲的石板桥,人走在上面,发出“叮叮”的声响,桥下的鱼群也被惊到了,连忙窜走,激起一层又一层的水花,然而,秦以烟还是没有回过神来。

“你看着很憔悴,昨夜没休息好吧!”

柳晚依一开口,秦以烟就回答了,可能她已察觉到了身边来人,只是太累了,不想动!

“她们怎么样了,知道是谁干的吗?”

柳晚依看着她双目无神,有些心疼,一头乌黑的秀发在自己眼前拂过,她再次靠近,指尖触碰她的长发,但没有过多停留,递出身上的绣帕,到秦以烟面前。

她垂眸,低头,接过,却又叹了叹气!

柳晚依摇了摇头,接着刚刚的话,说道:“还昏迷着,一直没有醒,嘴里还说着胡话!”

秦以烟听着这话,脑仁疼,深深吸了口气,把视线落到了身前的水池,严肃的面容时常会让人忘记她的年纪,忽视她的容颜!

树叶被风刮起,落到脚边,又被吹落水池里,波澜起了一层又一层,但只有波澜,掀不起风浪……

这个傍晚,异常凉爽,不知道为何,却让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刺骨寒!

秦以烟不喜欢每天都愁眉苦脸,怨天尤人,但还是忍不住担心,说来也是好笑,她和她们不过一面之缘,如今却这般担心,她把这种担心,只归结于“愧疚”!

“刚刚我已得到了另外两个人的下落,希望她们没事,一切都还来得及!”

柳晚依自是在她的秀眉里看出了她的忧伤,她只需轻轻眨个眼,她都可以知道她想要什么,何况她此刻的心事重重!

“要不要我再派人去接应?”

秦以烟摇了摇头,“先不急,人多难免打草惊蛇!”

清风醉人,无论如何心急,有的事,也得慢慢来!

柳晚依嘴角缓缓释出半分轻松的神色,浅浅一笑,两手伸到她的手臂处,半倚靠在女人身上,虽然嘴上是关心着,实际上却是又施力在她身上,还俏皮,故意用软糯的语气,打趣道:

“好了,咱们先回去吧~慕容前辈说过,欲速则不达,是吧!”

若是旁的人这般挽着自己,早已打走,但这是柳晚依,脸皮比较厚的柳晚依,秦以烟虽然疲惫,还是忍不住打趣道:

“你昨夜没有休息好,今日想是也忙碌了一天,还是你早点去休息吧,莫再传出我苛待大美人的话了,到时候叫俞茂光怨恨我,就不好了!”

柳晚依脸蛋儿压着秦以烟的肩膀,嘴巴嘟嘟的哈哈一笑,斜眼瞥着,用鼻腔出气,傲娇说道:“怎么?就一个俞茂光会怨恨你吗?那草堂十杰不是也觊觎我许久了吗?”

“这……倒也是,咱们柳姑娘呀,那可温柔贤淑,是多少男人的……”

柳晚依听着她略带“恶意”的吹捧,开心的笑了起来,秦以烟看着她笑了,自己也跟着笑了,终于,开始紧绷的两张脸,现在逐渐舒展开了!

天渐已黑了,今天的小晏山灯火通明,却又安静得可怕。而相邻的碑记山,也是出了名的寂静,外人来到此处,谁人知道这山上竟还有数十人住着!

当然了,现在确实已经没有数十人了,死的死,疯的疯,跑的跑,这竟如同一座空山!

这样个“不食烟火”的地方,到底是怎样的人才呆的下去的呢?

白华依然穿着单薄,气定神闲的打坐。

外面竹林随风不停的摇曳,竹叶也跟着飘落,又扬起,最终还是落在地上,声音却比风还细微。

“你输了!”

外面男子还是那日的蒙面男子,耸了耸肩,拍掉身上的竹叶,如飞箭一般翻入房间。

“哎,我想我也是有病,和你比这些!”

“是的!”

“……”

男子扫了扫四周,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

“你今日心情倒是好了些呀!”

“有人说过,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开心吗!”

白华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答这句话,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的人说了那么多话,他单单记住了她的话,还是这句话!

男子站在原地,看着眼前气定神闲的男子,气不打一处来。

“找我何事!有新计划了?”

“你可知道最近的大事?”

“失踪?”白华缓缓睁了眼,一处眉毛挑起!

“看来你还是不瞎嘛!”

白华迅速接道:“人是你抓的?”

来人怔住了,竟被这个面无表情,说话轻声细语的男人问得一愣一愣的!

“你是什么妖,不过,那些人可不是我抓的!”

白华半掀袍子,下了地,移到茶桌旁,整个动作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我知道!”

来人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却又自带一种无力,说道:

“你逗我玩呢?”

白华没有说话,倒是在安静的沏茶,茶水倒了一杯,又一杯,可是没有停,还在倒!

“你何以不问我了!不好奇这其中曲折?”

“你讲便是!”

来人嘴角慢慢扬起,大大叹了口气,说道:

“这么大的手笔,只有天下大才子才办得到,我这一把可是一箭几雕!”

“能引出长老?还是能报仇?”

来人笑容一下凝住了,虽看不到他的嘴角,却能从他那眼珠知道,是停滞了半秒,却马上又笑道:“事情发展得很好,一点点的,都在计划中!”

说罢,便消失在黑夜里。

又安静了,碑记山最不缺的就是安静,在无尽的黑夜里,是无声,风吹,叶落,在他的世界里,这都是一种喧嚣,一种奢侈!

白华在枕头下拿出信封,那是一封已经被拆开过的信,上面满是褶皱,像被揉搓过,被看了很多次?仅一秒,便化作碎纸。

可能是因为四周太过安静,碎纸砸地,好像他都能听见,他开始替那些碎纸悲伤,一种无声的悲伤!

秦以烟在床上来回折腾,睡也睡不着,坐也难安定!

回到此处的这件事发生得很离奇,甚至很突然,没有一点点操纵的痕迹,但经历造就多疑的她,还是隐约觉得自己被人牵着走,又无计可施、无能为力,起身出了房间,唤来了丫鬟。

“阿晚呢?”

“柳姑娘出门去了!”

“这么晚了,她经常出去吗?”

丫鬟低着头,面露难色,微微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小槿!”

“你是怎么来的这儿?我的意思是……”

秦以烟向来是不善沟通的,老是嘴巴跟不上脑子,而柳晚依却又恰恰相反,每次都是脑子跟不上嘴巴!

“奴婢是朝云山庄的人,父母弟弟都在蜀地!”

“你也有一个弟弟?”

“对呀,我弟弟比我小六岁,特别不懂事,我爹喜欢骂他,但我娘经常惯他……我弟他还爱惹我生气,但好在,每次把我气哭了,他都会来哄我……”

夜里风起了,秦以烟裹紧了衣服,和小槿一边走着,一边聊,很少会遇到和自己能说得起兴的人,又恰好睡不着!

天亮的很快,就像真相一样,迟早会来,有的时候比你想象中的来得还快!

麒严立在窗外,秦以烟披着薄纱,没有开窗!

“失手了?”

秦以烟双目一睁,觉得事情不妙,“怎么回事!”

“我去的时候,那地方都空了!只有几个男人,死相难看,躺在地上。”

“没有任何线索了?”

“我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

秦以烟知道麒严算是落明殿中最谨慎的人,若是他都没寻到什么踪迹,那自然就是没有的!

“好,先退下吧!”

秦以烟些许失落的摇头,但立即又突然喊住了他!

“慢!去帮我调查一个人!”

“谁?”

秦以烟停住了,原本想查那人的,但却又不想了!

“没有了,下次告诉你!”

麒严如一阵风一般,又消失在竹林深处。

“姐姐,醒了吗?”

老远便听见柳晚依的呼唤,秦以烟紧了紧衣裳,坐在窗台边,梳妆打扮!

她推门进入,看着门内人在梳妆,只裹了两层,一层奶白色的轻纱,外边披着一件纹花青衫,柳晚依情不自禁双眉一挑,干咳一声,顺手就拿起花钿替她打扮!

“回来了!”

秦以烟对着镜子,轻轻用手点着细眉,点好了,瞧瞧左边,又瞧瞧右边,竟开始感叹,镜子里的人果然好看,两人都是好看的!

“嗯,嗯?刚刚在外面练了功回来!”

女子说话没有半分停滞,说完,爽声一笑,表情自然的放下木梳,移步到桌旁。

“最近可是越来越勤快了!”

柳晚依听着,走到门口吩咐了小槿送了清水,又自然接口回答道:

“来了这边,才知道原来自己的武功那么弱!”

秦以烟淡淡一笑,眼神却暗了一丝。

“姐姐今日要去干什么。”

“不知道,今日不想出门!”

“那,好,剩下的事,让我来办。”

“缓一缓,巳时过了再说。”

天方才亮了一点,路上行人不多,所以,城内街道上一行人肆无忌惮的策马,朝城郊行去!

紧跟着,正对而来的是一匹骏马横冲直撞,没人敢拦,马上挂了一人,瞧着应当是没了气息,不然不可能被别人绑着!

路上的人东倒西摔,那肆无忌惮策马的领头男子突然一拉马绳,瞬间从马背上跃起,抓住旁边的长杆,顺势滑下,落到地上,正对着骏马。

那马也是丝毫不惧,冲了过来,领头的男人说时迟那时快,一把抓住缰绳,左脚一蹬墙壁,右脚飞身上马,往后用力一拉缰绳,马似疯了一般,扬了半米高,又好似腾空了一般。

男子俯着身子,紧紧贴在马身上,双手搂着马脖子,那马差点翻了过去,幸好,是落地了,男人立刻抓紧缰绳,又见准时机,松了松,用了近一刻钟的时间,方才驯服。

其他跟着的人看得直呼“过瘾”、“厉害”、“佩服”。街道旁也有了几个过客,目睹了刚刚场景,纷纷鼓掌喝彩。

那男子却看也没看这些崇拜的眼神,给人一种他刚刚可能只是拿下了一坛酒一样轻松,没有一点点困难。

机灵的弟子一边赞扬佩服着,一边跑过来,接过马绳,拉着马,那男子翻身一跃而下,指了指马上的男人,已被移到了马屁股那,也亏绑得紧,不然早就成泥了!

“去,看一下这个人是谁?”

机灵的弟子一听,立刻把缰绳丢给了旁边的人,跑去那尸体旁边,也没什么忌讳,直接朝他上了手,摸了过去!

“堂主,马身上瞧见了一封信。”

“我来看看,会不会是因为有急事!”

私自拆人信封确实是一件卑鄙、不光彩的事情,但事出突然,江湖人也不拘泥那些小节,何况他有拆开这信的本事,就自然有承担这信带来的后果的能力!

信封一开,男人面色一变,不似刚刚降服马时的沉稳了,立即大声喊道:

“快,快,快,你马上回去找人,还有你,马上去联系大师姐,快快快。”

“啊?去干嘛呢?”

“干架!”

天才亮,太阳还没爬出来完,乌云便压了过来,越来越低,越来越暗,看样子这一天都不会有多么的美好,毕竟开头就是这个样子,好在这也只是持续了半个时辰而已!

碑记山上,竹影飘动,似乎这座山永远都是这么静,不会有任何波动一般!

“道长可要去看看戏?”

白华负手身后,身上还是那一身道袍,但已经不似以前那样穿得规规矩矩的了!

“戏台虽已搭好,戏子却还没就位,急什么?”

黑衣的男子一脸惊奇!

“怎么感觉今天你情况不对,发生什么了?”

白华惨淡一笑,两眼无神的看着窗外。

伤口裂了,当时会流血,却不会痛,但是有人碰了,那就会生不如死!

究竟是谁生不如死,就看个人造化了!

黑衣人正经起来,严肃的看着他,问道:

“你已经知道消息了?”

白华没有说话,但他的表情却出卖了他。

“你难过吗?你居然会难过,不应该高兴这件事没有牵连你吗?”

白华被他问的一时语塞,竟不知如何形容自己此时的感受。

白家可能早就忘了远在京城之外,还有一个他。

这么多年了,他也早已忘记白华是白家人,他和白家仿佛只有名义上的关系!

“白家一夜之间被抄家,你当真以为他们来不及通知你吗?我既然千辛万苦寻到你了,就不会骗你!”

蒙面人一问,把白华问到了,白家不可能没有预兆,不可能没有眼线通风报信,可一句都没有告诉他,他到底算什么?

白华闭上的眼睛缓缓睁开,“我自然是知道的!”

“不然我如何见到你第一眼就能准确说出你腋下的三颗黑痣,还有你后背,左肩下三寸地方,被火烧伤的痕迹!”

蒙面男子一时感慨起来,竟有些话多起来,继续补充道:

“我父亲当年,拼死救下你们柳家的独苗,不是让你去给别人当儿子的!”

白华看着眼前表情认真的男人,苦笑的摇了摇头,自己明明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但是这封信下来,国公府的灭门,自己竟然还是会难过!

自己给他们当了十几年的儿子,替他们儿子守了这么久的道观!想来自己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而可笑的是,自己居然伤心了,明明都是假的,自己还那么认真!

戏散场了,戏子被困在了里面?笑话,天大的笑话!可能自己从出生就是一个笑话!

天亮了许多,不是因为时辰到了,而是乌云散了,但这样的天气,却是没有让人豁然开朗,只觉得诡异!

小晏山还是难得有这样的场景,这么多人,看热闹,闹事的齐齐围了一层。一片嘈杂喧闹声,实在听不清到底是哪些人说了些什么。

尚二爷的义子常如天长臂一振,迫不及待站了出去,仗着嗓门大,硬生生把所有人的目光引了过去,瞧着场上安静些了,才装腔作势的开口:

“我等既已来了,这屋内人自当要出来给个交代,躲在里边畏畏缩缩的,算什么本事,真是丢了朝云山庄的脸面!”

场上的男男女女听着这话,竟没几个开口接话的,毕竟他还提到了一个朝云山庄,这江湖,有几个地方不能随便得罪,其中一个就是那人刚刚提到的地方。

只有一个二三十岁的女人接上话,领着门人在门口大呼。

“我孙思逸如今成了一个未亡人,此次定然要为我夫君讨回公道!”

这女子一脸委屈,脸颊上的泪痕还在,双目红红的,眼睛下还挂着黑眼圈,本是好好梳洗打扮也是一个漂亮女人,但头上又裹着长巾,露出都要炸上天的几根黑发,腰间还别着一条灰色帕子,看上去只道老气横秋!

场上还有其他人站着,九头山的圆老大,虽然此事貌似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这并不影响她前来看热闹。

还有安资第一狮吼雷波,不过他倒是没有像一个地痞一般,毕竟身份在那摆着的。搬来一把太师椅就这样坐着,身边人时不时的奉上茶。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2:2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