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婿,谁说你是入赘来的?(赵闻生老七蹲下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赵闻生老七蹲下了)贤婿,谁说你是入赘来的?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赵闻生老七蹲下了)

热门小说《贤婿,谁说你是入赘来的?》是作者“老七蹲下了”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赵闻生老七蹲下了,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电话那头的人听了竟也生出几分动容。韩家,浏城的名门望族。三年前,韩老爷子替自己外貌性格最出挑的小孙女韩媛媛指了一桩婚,男方正是赵闻生。这桩婚事可谓是惊天动地轰动了整个浏城…

《贤婿,谁说你是入赘来的?》中的人物赵闻生老七蹲下了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都市小说小说,“老七蹲下了”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贤婿,谁说你是入赘来的?》内容概括:电话那头的人听了竟也生出几分动容。韩家,浏城的名门望族。三年前,韩老爷子替自己外貌性格最出挑的小孙女韩媛媛指了一桩婚,男方正是赵闻生。这桩婚事可谓是惊天动地轰动了整个浏城…

第1章 窝囊废 试读章节

“二少爷,今年过年您一定要回本宅啊!”

“太老爷去年身体不舒服,在疗养院调养了一阵,您怎么也没有回去看看”

“大少爷交代了我们,务必把这张卡给您,卡里的钱您可以随便用”

浏城安延街,赵闻生穿着从快销店买来的西装,脚踩着一双穿了几年的落灰老皮鞋。

“谢谢大哥的好意,钱我就不拿了”

“难为爷爷还惦记着我,这些年在韩家我算是过得不错,之前的事情也想明白了”

“是我对不起我们赵家,对不起爷爷,也对不起大哥”

“改天我再回去看爷爷和大哥吧”

说完,赵闻生就转身骑着他的电瓶车慢悠悠的走了。

留下的几人打电话向赵家大少汇报。

赵闻生的话说得情真意切。电话那头的人听了竟也生出几分动容。

韩家,浏城的名门望族。

三年前,韩老爷子替自己外貌性格最出挑的小孙女韩媛媛指了一桩婚,男方正是赵闻生。

这桩婚事可谓是惊天动地轰动了整个浏城。

因为据传闻娶韩媛媛的赵文生简直一无是处,没有令人艳羡的家室,性格窝囊,长相平凡。

婚礼当天,看笑话的人络绎不绝。

赵闻生的真实身份,只有韩家老爷子一人知道,可惜婚礼半年之后,韩家老爷子因病去世。

自此赵闻生安心的当起了他的豪门赘婿,无用窝囊废。

今天是韩氏集团一年一度的股东大会,会后是一场名流汇集的晚宴。

赵文生没有过多的收拾自己,一身便宜货十分符合自己窝囊废的形象。

韩式集团的股东大会赵闻生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只能坐等着等会儿在晚宴上饱餐一顿。

韩媛媛是赵闻生名义上的妻子,也是赵文生在读高中时的校花学妹。

身材火辣,面容清纯,性格温婉,韩媛媛足以成为每个男人的梦中情人。

这个女人在第一次见到赵闻生时就盯着对方看了良久,随后说道“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你认识赵闻辰吗?”。

赵闻辰是赵闻生的同胞大哥。

在浏城一中读书时,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学校里几乎一半的女生都暗恋他,没想到学校公认的大美女韩媛媛也在其中。

那时身为赵闻辰的弟弟,赵闻生还不够出彩。

学习虽然不错,但是五官、个子都没长开,不怎么招女生喜欢。

赵闻生、赵闻辰明明是两个这么相似的名字,赵闻生也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和韩媛媛说他不认识什么赵闻辰。

韩媛媛看着赵闻生这张和当年赵闻辰有七八分相似的脸,心中莫名有些遗憾。

股东大会结束,韩媛媛的脸色不好看。赵闻生三步并作两步,小跑到韩媛媛身边,问道:“媛媛,怎么了?”。

其实不用问,赵闻生也能猜出个大概。

韩媛媛的父亲韩建樟早年意外不幸去世,留下韩媛媛和母亲相依为命。

豪门里没有父亲的女儿都是可怜的,即便生得漂亮,也只能任人鱼肉。

股东大会需要述职,韩氏集团的重要职位里没有韩媛媛一席之地,述职能述出个什么花来。

韩媛媛只能羡慕地听着其他兄弟姊妹在今年又创下了什么新佳绩。

韩媛媛知道丈夫能力有限,不肯将心里的那点失落讲明白,只答复了赵闻生一句:“准备参加晚宴吧”。

韩媛媛年纪轻,对这场有名无实的婚姻没有太多想法。

韩媛媛的母亲李琴却是十分不满的。

从女儿结婚到现在始终想不通老爷子发了什么神经,非要让媛媛和赵闻生结婚,而且还让赵文生当上门女婿。

更离谱是,老爷子去世前还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让媛媛和赵闻生离婚。

李琴想不明白老爷子为什么要这样害她们孤儿寡母。

那么早就没了丈夫,李琴一个人将韩媛媛拉扯大,尝遍人间冷暖,受尽白眼。

只盼着韩媛媛出落得亭亭玉立,再找个钱有势的丈夫,当一当母女俩人的靠山。

结果没想到就等来了这么个入赘的?

晚宴开始,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这种场合里一般大家只会热络的和韩媛媛打招呼,完全忽视赵闻生。

窝囊废就要有窝囊废的觉悟,立正站直当好背景板。

其实存在感低才好,不然被人抓着阴阳怪气讲两句,总不会太好受。

不过总有人对赵闻生不满。

韩媛媛的堂哥韩一鸣,每次见面,总会嘲讽两波赵闻生,来找一找自己的优越感。

“来了啊,刚刚开会怎么没看到你”,韩一鸣眼睛长在天上,讲话都不带看着赵闻生的。

“嗯”,赵闻生点头。

“哟,是我给忘了!外人可参加不了股东大会”,韩一鸣又补充到道,“我说错话了,不见怪吧”。

赵闻生没说话,但周围看戏的人已经开始笑了。

“女主外男主内,你们家倒是新鲜。刚刚堂妹在会上表现得可不大行,是不是你没伺候好人呐”

这番话引起了旁观者的哄堂大笑,韩媛媛表情凝固,李琴站在韩媛媛身后也尴尬不已。

通常这种时候,韩媛媛和李琴都是不会说话的。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这一对母女的生存之道。

特别是李琴,她直接把自己和赵闻生当作两家人。

赵闻生丢脸的时候多了,难不成每一次她都要跟着丢面子?。

“你在会上表现不错?”,赵闻生问这话也不是毫无根据,韩一鸣这个人整天吊儿郎当,不学无术,也就一张嘴会说话,能讨韩家老太太欢心。

至于工作能力,赵闻生相信韩一鸣有,但一定不多。

“是不错,老太太亲口夸我了”,韩一鸣得意的说道。

“呵呵,那挺好”,赵闻生尽量收敛起自己嘲讽的语气。

韩一鸣摆明想在这个窝囊废赘婿面前秀一波优越感,继续说道:“我今年至少为韩氏集团带来了至少五千万营收”。

刚开完会,韩一鸣手里还拿着韩氏集团旗下酒店的年度财务报表。

一不做二不休,韩一鸣直接将报表递给了赵闻生。

赵闻生随手翻看了两下报表,韩一鸣在一旁挖苦道“赵女婿,你还看得懂财务报表啊?”。

听闻这句话整个宴会到处充斥着嗤笑的声音。

终于韩媛媛看不下去了。

说到底,赵闻生是她的老公。

有证有婚礼的合法老公,虽然没有夫妻之实,但面上总归是一家人。

“够了,韩一鸣!你工作能力强,又受老太太器重,和闻生在这里计较什么?”

赵闻生惊讶的看着韩媛媛,显然他没有预料到韩媛媛会帮他解围。

“怎么就够了?我和赵女婿计较什么了?我只是给他看看我们韩氏集团今年的经营情况,一个外人吃韩家的住韩家的,也不知道为韩家效点力”,韩一鸣说起话来头头是道,乍一听十分有道理。

“你……”韩媛媛面红耳赤,又急又气。

赵闻生随手又翻了几页财务报表,走到韩一鸣身边。

“报表看完了?给我”,韩一鸣得意洋洋地说道。

赵闻生眉头微皱:“这报表有问题”

“出售了那么多韩氏集团旗下资产和下属企业,主营收才勉强为正”

“即便主营收是正的,但是年末的现金流却出现了一笔不小的亏空”

“我虽然是个上门女婿。吃白食不错。可你身为老太太的亲孙子,欺上瞒下,报假账,更加可耻!”

赵闻生指着韩一鸣,怒斥道。

一时间宴会寂静无声!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