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铭待月复苏星铭林月卉(留铭待月复)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星铭林月卉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苏星铭林月卉)

《留铭待月复》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苏星铭林月卉,《留铭待月复》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想当年自己不负责那个区域值日的时候,林月卉还会兴致勃勃地早起,架着相机跑到那条校道上采风拍摄。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值日生看见悠闲拍照的林月卉,估计会气得有种想杀了自己的心情吧。想着想着林月卉笑出了声,这时她耳畔传来阵阵吆喝声“加油学长!学长加油!!”“啊啊苏星铭!!”“他看过来了!!”捕捉到熟悉的名…

现代言情小说《留铭待月复》,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苏星铭林月卉,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桃橘李子”,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想当年自己不负责那个区域值日的时候,林月卉还会兴致勃勃地早起,架着相机跑到那条校道上采风拍摄。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值日生看见悠闲拍照的林月卉,估计会气得有种想杀了自己的心情吧。想着想着林月卉笑出了声,这时她耳畔传来阵阵吆喝声“加油学长!学长加油!!”“啊啊苏星铭!!”“他看过来了!!”捕捉到熟悉的名…

第5章 学我逃课啊? 试读章节

“哈——唔”林月卉放下扫帚,伸伸懒腰顺便打了个哈欠,她半眯着眼懒懒地看向天空

“多好的天气……竟然要值日”,她碎碎念,好天气在心里被打了个半折。

林月卉负责值日的地方在学校荷花池旁边的道路,两旁齐刷刷各种了一排紫荆花树,风光旖旎。

但庆幸,是现在还不到紫荆花开的季节,紫荆花开的场景她见识过。

风起时,荷花池中的池水会泛起阵阵涟漪,花期只有半个月的紫荆花瓣也会在它盛开得最繁盛的时候,随风零落在校道里,铺成厚厚一层紫荆花海

那风景美得像梦境,但是对于值日生来说,是“噩梦”。

想当年自己不负责那个区域值日的时候,林月卉还会兴致勃勃地早起,架着相机跑到那条校道上采风拍摄。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值日生看见悠闲拍照的林月卉,估计会气得有种想杀了自己的心情吧。

想着想着林月卉笑出了声,这时她耳畔传来阵阵吆喝声

“加油学长!学长加油!!”

“啊啊苏星铭!!”

“他看过来了!!”

捕捉到熟悉的名字,林月卉耳朵动了动,顺着热闹的方向看过去。

不远处,一群看起来像是高一学妹的女生正围在离紫荆校道相隔不远的篮球场边,双目放光盯着球场上的人,其中几个还兴奋地拿着矿泉水跳来跳去。

虽然这群学妹又闲又吵,但林月卉还是不自觉地迈着步子走了过去,在篮球场边站定。

苏星铭经常对她说他去打球了,但是自己实际上好像从来没看过他打球的样子

出现在她面前的,从来都是打完球之后,换上干净衣裳的他,衣摆上总是带着若隐若现的雪松味。

林月卉和那群学妹站在一起,引起了身旁几个女生的注意,她们不时侧脸看向林月卉,林月卉注意到身旁视线后,淡淡转过头

被林月卉发现自己偷看她之后,两个女生红着脸小声喊了句“学姐好~”

林月卉不想太高调,她摆出一副标准笑容,微微点头回应,便将目光落向球场,为了不被别人发现她的目的,她没有只盯着苏星铭一个人看,装模作样地观察起球赛进度。

从来都是这样,她一直把自己情绪掩盖得很好

不敢大声给苏星铭喊加油,也不敢光明正大给他递水递毛巾,尽管心里小鹿乱撞,但她依然把收敛情绪这本事发挥到淋漓尽致

苏星铭快步运球,转身,左手上篮,一系列流畅的动作换来隔壁一连串尖声呐喊

林月卉静静地站在那里,被篮球场上那个戴深蓝色发带的男生紧盯防守员的犀利眼神撩拨得心动不已。

其实她很后悔这时候没有把相机带上,想了想,她左右手食指和拇指交叉比成一个‘7’字,放在眼睛前,单闭上右眼,假装双手是镜头,瞄准了那个头上戴了深蓝色运动发带,发丝上沾了汗水,在中场休息的时候仰头灌水的少年

三、二、一,咔嚓。

下一秒,就像感知到这边的目光一样,苏星铭竟忽然扭头,看向她站的那个方向

不会是被发现了吧,林月卉惊慌地收起手上姿势。

就在这时候,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从隔壁一个跨步跳到了她面前,在她身上落下一片阴影

林月卉没有看清来人,但已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

好不容易站定了,她看见眼前出现了一张放大的笑脸,一双黑不溜秋的小鹿眼巴巴地盯着林月卉,观察起她被吓到呆住的神情。

隔壁站着的几个女生好像也被连带吓了一跳,猛地回头看向身边的动静

但是林月卉觉得,她们心里感受到的震撼绝对没有她这样的“贴脸杀”要强烈

不然她们怎么可能都不到一秒,就从惊吓的反应转变成和刚刚看篮球场上的苏星铭一样的崇拜眼神,死死盯住出现在林月卉面前的这个男生。

“诶?我们学校有这号人物吗?这么可爱我怎么好像之前都没见过?”隔壁女生撞了下同伴胳膊肘,同伴同样疑惑地摇摇头摊摊手。

“……”议论声尽数落入林月卉耳中,见她迟迟没有反应,倒是对面男生先发话了。

“嘿!你在干嘛!”男生没有在意自己惹起的小风波,笑嘻嘻地弯腰看着林月卉说。

因为对方身体前倾的关系,林月卉僵硬地往后仰着,再三确认自己并不认识眼前的男生之后,她实在忍不住白了对方一眼

“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问我在干嘛,你自己不会觉得有点冒犯吗?”

“?”男生立马站直,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好像才意识到自己行为有点失礼。

“咳咳,对不起,我,就是觉得你刚刚很可爱…”

“……”

听到这个回答后,林月卉无语地转身,走向自己值日的区域,刚刚那么傻的手势被发现了就算了,还是被这么无聊的男生发现的,她懊恼地加快了步伐。

男生看到林月卉拔腿就走,他“哎?”了一声之后,紧跟了上去,凭借腿长的优势,他快步绕到了林月卉面前,试探性地看了一眼

“我是凌昊啊,你不记得我了吗?”他倒退着走在林月卉面前。

林月卉听到这,莫名停了下来“凌昊?”

小鹿眼,栗色发色,深棕色瞳仁,身高一八三左右,她疑惑地盯着对方的脸思考了一会,实在想不起来自己有个叫凌昊的朋友

“不认识。”说完她决绝地继续往前走,从小到大,这样来搭讪她的人也没少见。

“……”

凌昊一脸茫然地皱了皱眉,委屈地站在原地看着林月卉渐行渐远的背影

忽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深吸一口气后,大声吼道

“耗子啊!我是耗子!!”

“沙沙——”

一瞬间喧哗热闹的校道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空气停滞了,只有落叶还在席卷翻滚,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回头看向林月卉这边。

林月卉整个呆住,此刻空气中似乎还回荡着凌昊中气十足的嗓音回声。

太社死了。

听到‘耗子’这个称呼,林月卉嘴角不自觉地抽搐,她忍着想冲过去捂住他嘴的冲动,慢慢转身。

耗子,就是那个从小就跟在她身后,无论自己去哪他都像个小尾巴一样跟着的小邻居

她记起来了,但是也彻底社死了。

——楼梯间——

“卉卉,我以为你真的忘记我了”顺着林月卉的力道,被‘强行’拉扯到楼梯间之后,凌昊边整理自己被林月卉抓皱的衣摆,边委屈巴巴地扁着嘴,眼神里充满了被抛弃的感情。

“……”看着他用183的身高英挺的眉眼做出这般小媳妇一样的神情,林月卉嘴角不自觉抽搐了下

她本来确实是对自己忘记了童年小伙伴而感到愧疚的,但是经历了刚才的场面,她不仅不觉得愧疚,甚至想继续当作不认识他……

最终,林月卉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用安慰的语气说道“那时候你比我还矮呀,又是个小寸头,我哪知道你能长这么高啊”

似乎是觉得这个理由不够充分,想了想她又补充了一句“而且,你之前早就出国了呀”

凌昊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对对对!你还记得!我就是那个小寸头!!”

林月卉觉得,眼前的人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一哄就好,她有点哭笑不得

“我这不是爸妈公司临时调动,我就跟着回国了嘛,我知道你也在这个学校,我就申请来这里啦!”

“嗯?可是我们学校不是高三不收转学生的吗?”林月卉疑惑地眨眨眼

凌昊回想当时的复杂经历,皱眉皱眉摇摇头,似乎有点往事不堪回首的感觉。

“我上一年就回国了,当时申请不上,后来辗转了好几次才终于搞定了转学手续”

“哦……”

“不管怎样,我终于又见到你啦!来,抱一个!”

说完他展开双臂,想给林月卉一个大大的拥抱。

“?”

不愧是国外回来的人,一回来就这么开放?

林月卉正要躲闪,身后倏尔传来一个语气平平波澜不惊的声音。

“林月卉,学我逃课啊?”

林月卉和凌昊两人同时回过头,苏星铭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眉毛微抬,唇线紧抿,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距离感

他微微歪着头,眼神冷冷地盯着两人,尤其是当目光落到凌昊还维持着张开姿势的手臂后,他的墨色瞳仁似乎变得更加漆黑。

如果尴尬是个可以衡量的单位,那林月卉今天经历的二三事,大概是尴尬到万丈高楼平地起的程度。

“我…我忘了,现在回去”此刻气氛实在太过于焦灼难耐,林月卉眼神躲闪,选择了最原始的方式逃避——逃跑。

她原地转身后,一溜烟便跑没影了,现场只留下两个高个子四目相对。

“……”

“……”

两人相对无言,沉默着对视了几秒后,苏星铭向凌昊微微抬起下巴点头,算做是打过招呼,而后没有再说什么,转身朝课室方向走去。

凌昊上下打量着苏星铭背影,“刚刚月卉一直在看的人,就是他?”

他砸了咂舌。

“……好像比我帅,糟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7小时前
下一篇 17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