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后妈后我竟要拯救世界小说(顾依依赵继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顾依依赵继盟(穿成后妈后我竟要拯救世界顾依依赵继盟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顾依依赵继盟)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穿成后妈后我竟要拯救世界》,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顾依依赵继盟,由作者“柒拾二编”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有相熟的人问,“这是咋回事儿?咋打起来了?”王大婶子脸上带笑拍了下大腿,“那寡妇今儿又回娘家了,回来的时候被吴阿花堵了个正着,啧啧啧,自作孽不可活。”有人忧心忡忡,“顾寡妇那小身板能打过胡阿花?她这两年可是越发肥壮。”可别把顾依依那张漂亮的小脸打坏了,他虽然吃不着,能看看也好啊。这是村里出了名的老…

古代言情小说《穿成后妈后我竟要拯救世界》是作者“柒拾二编”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顾依依赵继盟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有相熟的人问,“这是咋回事儿?咋打起来了?”王大婶子脸上带笑拍了下大腿,“那寡妇今儿又回娘家了,回来的时候被吴阿花堵了个正着,啧啧啧,自作孽不可活。”有人忧心忡忡,“顾寡妇那小身板能打过胡阿花?她这两年可是越发肥壮。”可别把顾依依那张漂亮的小脸打坏了,他虽然吃不着,能看看也好啊。这是村里出了名的老…

第1章 穿越 试读章节

永安五年,六月。

绵延不绝的青鹿山底下是数十里的稻田,此时正是收获的时候,金黄色的稻穗沉甸甸的弓着身子,其间点缀着三三两两劳作的农民。

而在离山更远一些的地方,赵家村的王大婶子拍着大腿跺着脚,扯着嗓子朝田里喊,“快来人啊,赵大田家两妯娌打起来了!”

若是单听这话,还以为她是好心找人拉架,可其语气里掩饰不了的兴致勃勃暴露了她的真实目的──看热闹。

王大婶子嗓门极大,此话一出,本在田里埋头干活的村民‘哗啦’一下放下了手中的稻子就往岸上走,有女人兴致勃勃问,“王大婶子,那俩人在哪儿呢?”

“可不就在村口槐树下边!要走快走,去晚了可就看不着了。”

有相熟的人问,“这是咋回事儿?咋打起来了?”

王大婶子脸上带笑拍了下大腿,“那寡妇今儿又回娘家了,回来的时候被吴阿花堵了个正着,啧啧啧,自作孽不可活。”

有人忧心忡忡,“顾寡妇那小身板能打过胡阿花?她这两年可是越发肥壮。”可别把顾依依那张漂亮的小脸打坏了,他虽然吃不着,能看看也好啊。这是村里出了名的老色鬼赵富。

他这点心思被旁边的媳妇一眼看出,媳妇心里泛酸,上手在他腰间重重拧了几把,换来几声杀猪般的惨叫才罢休。“管这些干嘛?咱们就擎等着看热闹就行。”

一时间田里的人走得差不多,只剩下了少数几个还在充耳不闻的干活。

而王大婶子的大嗓门还在不停传过来,“哎呦,我说什么来着?这俩迟早打起来!”

很快,村口撕扯的两个女人周围就多了一堵人墙,大家都是来看热闹的,自然也没人拉架。

顾依依刚醒过来,就觉察到不对。身下硬的跟躺在石头上一样,而周围嘈杂的人声显然是在户外。想到这里,脑海里突然涌进无数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她猛然意识到:她穿了,穿成了古代贫穷小村庄的一个俏寡妇。原身十六岁的时候嫁给了邻村的富户赵大田做第三任老婆,结果成亲当晚赵大田就喝酒喝死了,留下了数十亩良田和一户三间青砖大房子……还有四个嗷嗷待哺的继子女,三男一女。身为古代小富婆,原身的人生本该一帆风顺,怎奈她还有一家子吸血鬼,不到三年家里就败了个干净。

而眼下……眼下?!

顾依依猛地一个睁眼,就看见一个高胖壮实的农妇嘴里哇呀呀叫着冲了过来,距离已经不过一米。眼看着要被一招千斤坠压扁再死一回,她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往旁边人堆里躲。

那农妇眼神一冷,扭动着肥壮的身躯想要掉转方向,却不防脚下一个不稳重重趴在了地上。

顾依依一怔,心里瞬间笑开来。她装作不经意瞥了眼人群里收回的小脚,那是她继子中的老二赵多银,很是有些鬼灵精在身上。她再低头看看趴在地上哀嚎着半天起不来身的农妇─她的二弟妹胡阿花,满意地给多银递过去一个‘干得不错’的眼神。

赵多银的脸顿时变得红扑扑的,眼睛亮亮的看着顾依依。二人交换了几个视线,同时看向了地上的胡阿花。

眼看着爬不起来,胡阿花干脆又滚了几滚,拍地嚎叫起来,“你这个小贱蹄子,是不是又搜刮东西回娘家了?可怜我大哥,这才走了几年啊,家里都快被搬空了!”

“哎呀,杀千刀的丧门星,把我们老赵家的钱都搬回娘家去啦。”

围观的村民对视几眼,开始议论起来。村里谁不知道这顾家寡妇三天两头回娘家,回回去手里都拿着赵家的东西贴补娘家。在这古代,女人嫁到谁家便是谁家的人。若是把夫家的钱粮搬回娘家,走哪儿都是要被戳脊梁骨的。

“要我说,这寡妇该打,哪里有这样偷夫家贴娘家的道理。”王大婶子标志性的大嗓门传来,说出了围观众人的心声。

顾依依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原身是把钱搬回娘家去了不假,可她这弟妹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弟妹啊,这钱是我家那口子留下的,可和你们老赵家没什么关系,我们和弟妹可早就分家了。倒是你,那三间新房、年初买的两亩上等田以及你这身肥壮的体格可有不少都是从我这儿拿的钱吧。还有前儿个你又从我家借去一袋子精米去,你看什么时候还?”

见天来我家打秋风的可没少了你胡阿花!一提到‘弟妹’这个词,顾依依就牙酸,一个年纪和原身她娘相当的女人竟然要称呼她为弟妹,真是滑稽。

此话一出,村民们看胡阿花的眼神瞬间变了,这赵二家两口子都说那些东西是自己攒钱买的,没想到是吃到自己嫂子家头上去了。

有几个知道内情的开始帮顾依依说话,“倒也是,他们可早就分家了。”

“自从那赵屠户死了,我可没少见赵二家的去打秋风。”

“是啊是啊,你看这才三年多,赵二家单这新添的东西没个二十两银子可下不来。”

这话一出,村民们顿时变了脸色。二十两银子啊,那三间大瓦房,整个村里谁不想要。村长家有也就罢了,可眼看着村里最烂泥扶不上墙的赵二也有了青砖大瓦房,多少人夜里都妒的睡不好觉。

眼看着围观村民的眼神开始变了,纷纷指责起她来。胡阿花一下子急了,“你就说你是不是回娘家去了?”

她倒也聪明,知道要把矛头推到别人身上,果然饱经风霜的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最直接有效的。不过嘛,遇到了顾依依,这招数就要失灵了。

顾依依可是走一步想十步的主儿。

她抚掌轻笑,身子缓缓靠在槐树上,好整以暇道,“怎么?嫁出去的女子还不能回娘家了?”

“可以回是可以回,可你每回回去带的东西可不少!”胡阿花梗着胖脖子,理直气壮的质问。

“我的好弟妹啊,您这观察的可够仔细的。不过你说,这亲爹娘哥嫂日子过得不好,做女儿的也看不下去不是?”

村民们听到这里,都是一脸鄙夷的看着顾依依。胡阿花更像是抓到了把柄,斜眼看着顾依依。

可顾依依却丝毫不慌,她话锋一转,“不过我爹娘哥嫂可都是打了借条的。我今儿回去,就是爹娘请的,为了把钱还回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4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