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致失控:我被上司勾引了文清林承希(文清林承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文清林承希)极致失控:我被上司勾引了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文清林承希)

现代言情小说《极致失控:我被上司勾引了》是作者“两杯微凉”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文清林承希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看着文清一脸呆滞紧张的样子,林承希喉结滚动了两下。“来来来,到你了,你转。”其他的人又开始起哄,指着文清说道。“我,我也要转吗?”文清刚刚才回过神,小声的问道…

现代言情《极致失控:我被上司勾引了》,讲述主角文清林承希的爱恨纠葛,作者“两杯微凉”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看着文清一脸呆滞紧张的样子,林承希喉结滚动了两下。“来来来,到你了,你转。”其他的人又开始起哄,指着文清说道。“我,我也要转吗?”文清刚刚才回过神,小声的问道…

第6章 有毒的转盘游戏 试读章节

林承希勾唇一笑,右手扣住文清的脑袋,吻了上去。

“唔……”

文清被他突然来袭的吻给愣住了,瞪大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林承希,甚至紧张的有些发抖。

“30,29,28……”

周围传来其他人的报数声,在文清耳朵里却越来越小声,只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文清瞪着眼,林承希眯着眼,直到他们数完最后一个数,林承希才缓缓放开。

看着文清一脸呆滞紧张的样子,林承希喉结滚动了两下。

“来来来,到你了,你转。”其他的人又开始起哄,指着文清说道。

“我,我也要转吗?”文清刚刚才回过神,小声的问道。

“转,快转!”

文清看了眼林承希,上前转动了桌上的转盘。在转之前,她就有不好的预感,按照她和林承希这种相近的体质,搞的不好……

“呜呼!又是接吻30秒!”

“哇,这都能转一样的!”

“不会吧,今晚这么刺激!”

其他人明显开始嗨了起来,文清有些不知所措,果然,预感还是挺灵的。做不到就喝酒嘛,虽然她平时不喝酒,但一杯酒有什么难的!

文清拿起桌上的一杯酒,刚想喝就被林承希一把夺了过去。

“你喝酒了谁送我回家?”林承希拿过酒杯,说:“我帮她喝。”

林承希边上的一个男人立马压下了酒杯,说:“承希哥,这还能代喝的?咱们这没有这个规矩。妹子,出来玩就嗨一点,你选我也可以呀!”

文清不停地搓着衣角,显然她从没碰到过这种场面。

林承希眼神一冷,看向那个刚刚说话的男人。那个男人被林承希的眼神吓了一跳,立马坐下闭嘴,一下子老实了。

“你代驾吧!”文清朝林承希说道。

还没等那个“吧”字落音,又是同样的招数,只是林承希脸色有点阴沉。前一次只是蜻蜓点水,这一次文清感觉他嘴唇动了一下,然后竟然咬住了她的下唇。

文清不敢动,这次慌乱的闭上了眼睛。

30秒结束,文清用手摸了摸被他咬住了的下唇,脸红的比他们喝了酒的还厉害。

“走。”林承希拉着文清离开了包厢,也不管其他人在后面叫着。

出了包厢,文清甩开了他的手,跟在他的后面。

直到上车,二人一句话都没有。

文清假装镇定的启动,开车,实则内心慌乱的不行。

林承希靠在座椅上,回味着刚刚那两个吻。他明显感觉文清很紧张,很生涩。

“不会是你的初吻吧?”林承希突然问道。

“瞎,瞎说什么!我至少也找过男朋友好不好!”文清说道。

其实文清想说的是:瞎说什么大实话啊!

“那就好。”林承希把座位调了调,往后一靠,不再说话。

其实林承希有些后悔,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叫她上来。她从来不去那种地方,今晚应该吓到她了。

很快,文清就把林承希送到了楼下。老规矩,把车开回去,第二天再来接他。

林承希刚想下车,被文清叫住了。

“等等,干嘛咬我?”

林承希想了一下,说:“谁让你选择喝酒。”

说完就下了车,留下文清一人在车里愣神。

“占了我便宜,你好像还一副吃亏了的样子!”文清朝着林承希的背影喊道。

文清摸了摸嘴,那个转盘真的有毒!她仔细回忆着接吻时他看自己的眼神,怎么有一种林承希喜欢自己的感觉?还是那只是一种错觉?

这种念头很快文清压了下去,大学的时候她也是这么认为的,结果呢?上过一次当了还不学一次乖!

文清甩了甩头,立马掉头往家开去。

刚刚停好车,就接到了徐君君的电话。

“听说你和方学逸出去吃饭了?怎么样?是不是有二次机会?现在像他这么好条件的真的不多了,你得好好把握!”

文清被她一连串的问题问的头都快炸了。

“停!请问徐小姐,你一下子这么多问题,让我回答哪一个啊?”文清拿上包,熄了火,准备上楼。

“嘭。”文清关上了车门。

“等等,你在哪?我怎么听到关车门的声音?你打的?还是你又接林承希去了?他又喝酒让你去做免费代驾?你有没有搞错啊,你别告诉我,你还喜欢他啊!”

君君的机关枪开了就根本停不下来,文清的耳膜都快被她刺破了。

“我,我打的。”文清有些心虚的说道。

“拉倒吧你!我大学和你一个宿舍,你说谎什么样子难道我不知道吗?这么晚了你打的?是去哪还是回家呀?文清,你有点出息好不好,这多少年了,怎么就吊在一棵树上下不来了呢?”

文清被君君说到痛处,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怎么,被我说到痛处了是吗?怎么不说话了?”

“没有,你想多了。咳咳……”文清只能用咳嗽声来掩饰自己的慌张。

“文清,不是我说你,你要明白,有回应的叫浪漫,叫爱情。像林承希这种没有回应的叫执念,你到底懂不懂啊?!”

“我,我懂。”

“你懂个屁!我看你啥也不懂!林承希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汤,多少年了,8年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到家了,今天好累,我不跟你说了。”文清慌忙的挂断了电话。

不能再让徐君君说下去了,不然自己就像一个在她面前脱光了衣服的小丑,毫无隐私可言。

文清承认,徐君君说的是有道理的。道理她都懂,但放在现实中太难了。不然怎么会有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种话呢?

到家的文清,往沙发上一趴,又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脑海中全是林承希吻她时的眼神。她也不止一遍的问自己,到底林承希给自己灌了什么迷汤,为什么迷恋了他这么多年?

如果刚刚没有发生包厢里的事,说不定她真的能说服自己和方学逸交往试试。

但现在情况完全不一样了,她现在脑子里除了林承希,什么也没有。真真实实应了那句老话,夜里想想千条路,白天起来走原路。

她的原路,走了8年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3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