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蛇妻免费(白阳丝线傀儡)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十二年蛇妻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十二年蛇妻)

悬疑惊悚小说《十二年蛇妻》目前已经全面完结,白阳丝线傀儡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丝线傀儡”创作的主要内容有:真是离了大谱,不过有前面所发生的事后我现在觉得这倒也没什么了。后山的小路常年无人行走,以至于现在每走两步的我都被高高的野草刮得脸颊生疼。我看着前面大气都没喘一下的七爷爷暗暗有些佩服。走着走着我发现我来到了一块比较空旷的的空地,左右两边拔地而起的老槐树上隐隐约约的能看见两根白色的麻绳将老槐树拦腰给绑了…

火爆新书《十二年蛇妻》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丝线傀儡”,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真是离了大谱,不过有前面所发生的事后我现在觉得这倒也没什么了。后山的小路常年无人行走,以至于现在每走两步的我都被高高的野草刮得脸颊生疼。我看着前面大气都没喘一下的七爷爷暗暗有些佩服。走着走着我发现我来到了一块比较空旷的的空地,左右两边拔地而起的老槐树上隐隐约约的能看见两根白色的麻绳将老槐树拦腰给绑了…

第5章 林中惊魂 试读章节

黑夜悄悄降临,冷风将树林中的杂草吹的嗡嗡作响。

微弱的一盏煤油灯在这漆黑的夜晚中显得是那么的渺小。

本该在家呼呼大睡的我被七爷爷带到村子的后山,至于原因嘛。七爷爷对我解释说是先让我熟悉一下这里的路线,等到成亲之日我将会到这里接那所谓的新娘子。

真是离了大谱,不过有前面所发生的事后我现在觉得这倒也没什么了。

后山的小路常年无人行走,以至于现在每走两步的我都被高高的野草刮得脸颊生疼。

我看着前面大气都没喘一下的七爷爷暗暗有些佩服。

走着走着我发现我来到了一块比较空旷的的空地,左右两边拔地而起的老槐树上隐隐约约的能看见两根白色的麻绳将老槐树拦腰给绑了起来。

四周吹来的寒风让我有些恐惧的缩了缩脖子。

七爷爷手中泛着黄色微光的煤油灯在凌乱的风中摇曳着,仿佛下一秒就会熄灭一般。

就当我们想继续行走时,一阵诡异的叫声从前面的山腰上传来。

乌拉乌拉~乌…….。

这令人恐惧的声音来的快,去得也快。

但我却听的真真切切,那声音似小孩的哭声,但伴随着呼啦啦的夜风那声音又似女人的哭嚎。

我愣在了原地,胸口砰砰直跳,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似的。

身上的汗毛根根倒竖!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黑夜里,我来不及多想,急忙快步走到七爷爷旁边。

到了七爷爷旁边后借着微弱的灯光我才看得清,此时的七爷爷手里正拿着一根细小的红线,眼睛一直盯着前方,仿佛在警惕着什么。

我也朝着七爷爷的方向看了过去。

前方一片漆黑,偶尔能听到被风吹的沙沙作响的树叶。

也就在我即将收回视线的时候,前方居然突兀的凭空出现一抹红色的身影,不对!准确的说是鬼影。

这让我稍微平静下来的内心一下子又恐惧了起来。

在我不知所措恐惧到极点的时候七爷爷说话了:“我们走阳间道,并没有冒犯之意,仙家为何拦路?”

在七爷爷问完这句话后,那鬼影从黑暗中走来,这时我也注意到了那鬼走过来之时竟然未发出一点声响。

只是每当它越来越靠近后迎面而来的阴风却是越来越冷。

近了,更近了!

我目视着它缓缓的飘了过来,当我看清楚它的样子后让我恐惧的内心变得更加的胆战心惊。

只见她一身红衣,脸色苍白,就像河中溺死几天才被人打捞上来的死人一般,修长的头发显得十分凌乱。

最恐怖的是她怀中居然抱着一个婴儿,那婴儿用红色的床单给包裹着,婴儿面部发黑,看起来就像是胎死腹中后被人给剖出来似得。

那女鬼看了看我,不一会她那苍白的的面目变的极为的狰狞,嘴里还在念着:“杀了你,只要杀了你。”

忽然嗖的一声便向我扑来,这突然的袭击让我愣在当场。

就在女鬼快要扑到我身前时,七爷爷出手了。

只见七爷爷快速的拦在我面前,双手拿着一根细小的红线缠在右手的中指与左手的大拇指上往前一横。

那女鬼在碰到红线的时候发出了一声惨叫便倒飞了出去消失在黑夜中。

当她再次出现的时候,我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丝的惧意,随后她便恶狠狠的看了一眼七爷爷。

只见七爷爷也不惧,口中正念念有词念着什么,又是嗖的一声那女鬼又扑了过来,只不过这次的目标不是我而是七爷爷。

七爷爷在念完咒语后便大喝一声:“净!”

手上的红线绕着右手食指和中指一圈,左脚蹬了一下地面,那红衣女鬼好像受到什么力量给重创一般,发出了比先前更凄惨的哀嚎。

此时的我后背被冷汗打湿,可以说是连胆黄都快要被吓出来了。

就当我想上前想去看一下七爷爷的时候,我背后突兀的吹来一股冷风,耳边还传来婴儿的笑声,我咽了口唾沫,艰难的转头看向自己的右肩。

这一看便让我毛骨悚然,在不知不觉间我的肩膀居然多出了一只面色发黑的,长相极其丑陋的鬼婴。

那鬼婴对着我邪恶一笑,那笑声让人不寒而栗,就当我要喊七爷爷时,那鬼婴竟掐住我的脖子。

窒息感激发我的求生欲,我本能的想用双手把它拽下来,可当我双手靠近它之时却犹如抓了空气一般。

我的双手根本碰不到它。窒息感越来越重,我头脑开始发昏。

这一刻我绝望了!

也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我身上居然发出一道蓝光,一条黑色的蟒蛇虚影从蓝光中浮现。

就在我快撑不住之时耳边传来了婴儿痛苦的叫喊声。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为了缓解窒息感,我犹如搁浅的鱼一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看着挂在我脖子上的黑蟒虚影,那个鬼婴早已不知所踪。

就算我再蠢也知道刚才是这条黑蟒救了我,这应该是那条要与我成亲的黑大仙。

这时候七爷爷也反应过来,朝着我这边快速的走了过来。

边走还边念叨着:“大意了,唉!大意了!”

借着微弱的煤油灯看了我一眼,发现我没事后七爷爷才松了口气。

七爷爷问我刚才的事情,我便大概的跟他说了一下刚才的事。

但七爷爷却问我那条救了你的黑蟒呢?

我疑惑的看着他,我指了指正挂在我脖子上的黑蛇虚影:“您看不到她吗?”

听到我说的这句话后,七爷爷便没有再问,而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喔喔…..喔~

村里的公鸡起鸣了。

七爷爷指着前面的老槐树说道:“过几天你便来这里接亲。”

我心有余悸的看了周围开口问道:“七爷爷那只女鬼…….?”

“她不会再出现了。”

七爷爷淡淡的说道。

喔喔~喔。

又是几声鸡鸣后,天空也由漆黑漫漫变得淡蓝。

快天亮了。

也在这时候我脖子上的黑蛇虚影也消失不见,

当七爷爷带着我往村子赶去的时候,我还惊魂未定的回想着这一夜发生的事情。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7小时前
下一篇 17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