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生传(青渝湖蓝的萝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渝生传)青渝湖蓝的萝卜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渝生传)

《渝生传》是网络作者“湖蓝的萝卜”创作的奇幻玄幻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青渝湖蓝的萝卜,详情概述:”张猛满脸狂热的崇拜之情,提着长枪,将战马停下,对着身边的兵士叫到:“你们去把抓住的残党带来”。他翻身下马,将一把护身短剑,丢在了青王手中。“青王你大公无私,你们青家宅心仁厚,大家都知道。现在落难,剩下的帮手可都在这里了…

《渝生传》是由作者“湖蓝的萝卜”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张猛满脸狂热的崇拜之情,提着长枪,将战马停下,对着身边的兵士叫到:“你们去把抓住的残党带来”。他翻身下马,将一把护身短剑,丢在了青王手中。“青王你大公无私,你们青家宅心仁厚,大家都知道。现在落难,剩下的帮手可都在这里了…

第2章 复仇毒杀 试读章节

青渝在老者怀中哭泣,周围三人骑着马围着他旋转,每匹马还拖着一具早已血肉模糊的尸体。

“哈哈哈,这是谁?这不是大名鼎鼎的摄政王吗?怎么落得如此下场?来看看,你的护卫是不是还跟在我们的马后面的?哈哈哈。”

周围“老爷”之类的求救声连绵不绝,老者死死抱着怀中的青渝,直到周围哭喊声停止,才怒吼道:“张猛,我平日待你不薄,把你看做武学传人,你为何要背叛青家?”

张猛在马上轻蔑地说道:“青王,别怪我狠心,以前的张猛已经死了。那位大人饶了我一命,所以我选择了一个报答方式,你们青家的气运也该到头了。”

张猛满脸狂热的崇拜之情,提着长枪,将战马停下,对着身边的兵士叫到:“你们去把抓住的残党带来”。他翻身下马,将一把护身短剑,丢在了青王手中。

“青王你大公无私,你们青家宅心仁厚,大家都知道。现在落难,剩下的帮手可都在这里了。”

张猛在青王面前停下,指了指一旁跪着的将士:“青王,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我杀掉这三十个残党,我会留你和你的孙儿一命。第二个,让我杀了你们两个,留他们一命”

青王手握着短刀,想要站起来。可怀中传来的热感,腿部被打断的痛感,交织在一起,让他根本站不起来。

“张猛,那是你平日的兄弟,你还是人吗?要取我性命就来,留其他人一条性命”。

“青王,你快选,不然,,,”说完,张猛向着青渝一枪而出。

青王瞳孔一缩,右手用短刀一挡,就将刺向青渝的枪尖打偏。

青王一声惨叫,左臂膀剧烈的疼痛让他再也忍受不住。青渝依偎在自己的爷爷面前啜泣着:“爷爷,我不想死”。

“快选,不然都要死!”张猛发狂声音传来,打碎了这位青王最后的尊严。

“住手,我选第一个,第一个。”老者死死抱着青渝,低声下气。虚弱的声音,让青王瞬间衰老几十岁,充满无助。

张猛满脸愉悦:“哈哈哈,这就是爱兵如子的青王,看到了吗?你还不是自私自利,我们都是一路人,你没资格教训我,动手!”

老者抱着青渝,低声说道:“孙儿,别怕,别怕”。

周围将士死时没有传出一丝声音,等到俘虏死完后,张猛转身道:“青王,我说过我放过你,但是我家主人却想要青家灭族,怪不得我了。现在如果你的好孙儿拿起这把短刃杀了你,我就假装没发现他,放他一条生路,如何?”。

老者低下了头,内心开始软弱,对青渝活下去的希望,已经完全占据了老者的内心,他望着哭红眼睛的青渝:“渝儿,你要知道这世界的残酷,强者能支配弱者的一切,你要活下去,不要再软弱。”

青渝不会拿短刀,可年龄尚小的青渝力气不及老者,被老者强行塞在手中。老者用右手拿住青渝的手,没有丝毫犹豫地然后向前一刺。

直奔心脏的刺击,看上去就像青渝主动刺进去的一般,青渝感受到爷爷的热血流淌在自己的手上,心脏逐渐没有了跳动,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张猛则在一旁讥笑道:“青王居然信了,青家居然是这样灭族的。哈哈哈,小子,你不想死,我就帮你,借你爷爷的手中的刀”。

青渝停止哭泣让他颇为在意,但是杀掉青渝,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当张猛低身去拿时,青渝突然暴起,他浑身鲜红,甚至冒着热气,如同深渊中的恶鬼,挥刀刺向张猛的喉咙。

张猛瞳孔一缩,强大的武法,让他险而又险地躲过了刺击,连续后退了好几步。

张猛还未说话,突然感觉脸上变得温暖,又觉得有点冷,用手一抹竟全是鲜血,他的脸部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此时青渝如同利剑,从老人怀中弹射而出:“我要你死!”。

张猛恼羞成怒,居然被一个小孩伤到。手中的枪一扫青渝的腿部,就将青渝双腿打断。青渝被扫倒在地,还想爬起来,张猛一枪就将青渝钉死在地上,心脏的位置被捅穿。

青渝满眼悔恨,一只手拿着短刀,对着张猛挥舞了一下,就无力的放下,失去了生息。

等到青渝猛然惊醒时,看到周围的环境才发现又是同一个梦,此刻的他大汗淋漓。

这六年,每当睡觉时,都是同一个梦折磨着青渝,自从莫名其妙地在严云山武馆醒来,这个噩梦就一直跟着青渝,仿佛是自己想起的。

青渝很少能睡着,根本没睡过一个好觉,闭眼就是休息。现在,他像一个猎人,等待着猎物。

不到一会儿,屋前就站着三人,三人身穿铠甲,张猛身上的铠甲尤为显眼,一副梅花榆叶甲,腰系金兽面腰带。

“将军,我们三人进来真的能行吗?青家会不会有残党埋伏?”

身边的张易看着安静的四周,忍不住的将刀从腰间拔出。

“青渝那日便死了,我亲手戳穿心脏的。这里肯定有什么余孽在作祟,你我武力了得,还怕有人埋伏?等下除了武馆,这村庄的人全部杀死,一个都别留,免得风言风语传都皇上耳中。我们三人先进来杀掉残党,免得人多口杂,可是要出大事的。”

“给我搜,探子已经探查完毕了,带回去的信物就是青家的,肯定有漏网之鱼。”张猛口中发出低沉声音,生怕让人逃了。

等到三人走进主屋,里面满是血迹,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就连嗜杀如命的张猛,都吞了吞口水。整个房间如同进了地狱一般,腐烂味,血腥味弥漫在空中。

“他奶奶的,是什么人装神弄鬼,爷爷我在战场上杀人时眼睛都不眨一下,你吓得到我?给我滚出来。”

张猛提刀就将一扇门撞开,里面空无一人,可隔壁传来的尖叫声,让他立马回头。上面的房梁开始漏血,而张易已经被吓得坐在了地上,浑身鲜血,一直在叫,带着哭腔。

“鬼,是鬼啊。”。

张猛定睛一看,在一面血墙前面,站着一个熟悉的人,正是青渝。只不过他浑身是血,犹如地狱中的恶鬼,咧嘴对着他们二人笑。旁边已经多了具尸体,青渝手中的短刀还在滴血。

“张易,你给我清醒一点,你怎么会如此胆小?”

就算是张猛都有些胆寒。明明他亲手杀死的人,现在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怎会不害怕?

“哼!就算你是鬼,我也要再杀你一次。”张猛提刀上前,正要动手之时,突然发现身体乏力,就连手中的刀都拿不稳。

“毒,是毒!快跑。”张猛转身就想逃出屋内,可青渝飞身上前就是一刺,让张猛不得不停下脚步,格挡青渝。

张猛挥刀与青渝分开:“小子,这屋里全是剧毒,你的力气如同那时小儿,你也中毒了,不出去我们三人都得死。”

青渝咧嘴笑道:“哈哈哈,张猛,张大将军,你也有今天,你所追求的权利与地位,今天都是害人毒药,就看是你先死还是我?”

青渝刚说完,倒在一旁的张易拔刀一砍,就将张猛的腿砍伤了,就连骨头都看得到。

张猛力量再大,也经不起这样的一刀,身上将军铠犹如千斤重,让他再也不能支撑,坐在了地上。

张易用手擦着脸上鲜血:“将军,别怪我狠心了,我只想活着,我要解药。”

青渝看见张易对自己伸出手,却没有管他:“将军大人,你身上的铠甲重吗?解药我就放在另外一个房间,就一瓶,你们二人爬着去抢吧。”

青渝往门口走去,在张猛二人的鬼哭狼嚎中,安安静静地锁上了房门。青渝不会让张猛如此之快的死去,他要将他困死在房中,让他们二人狗咬狗。

青渝拖着四肢走了出去,毒性扩散了,他要走到南面的坑洞之中,倒在这里会被小妹发现,那里有自己为自己挖的坑,很适合长眠。

这种剧毒无人可解,能报得大仇,不算太亏,只是小妹。

等到浑身是血,胡思乱想的青渝走到屋外时,门外站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老者目视青渝好一会儿,白胡子一扬。

“哼,让我等了半天,居然是一个无药可救的小子,真是可惜了。不过还好,有意外收获。”

青渝目光所及,竟是双眼紧闭的青月被束缚在树上,而树干上却有血液流下。青渝神色一凝,一股尖锐的痛贯穿天灵。

“你是谁,为什么要伤害她!”。

老者摸着自己的胡须,望着向他走来的青渝:“小子,别以为接近老夫就能救她。本来老夫是来抓你小子,不过却有个意外收获。这个小女娃资质应该不错,等回去专门测试下,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青渝几乎发狂,整个视野都变成了红色,手脚突然恢复了些许力量。

“你敢伤她,我要你的命”。

仅仅几米的距离,对于武学不错的青渝来说,几乎立马能够碰到老者。青渝一割自己左手掌,鲜红的血液就甩向了老者。而他飞身向前,几乎已经是极限了,做好了搏命的准备。

正常人早就被青渝伤到,老者哼了一声,身旁亮起的黄色的光芒,上面有一些神秘的符文流动,将血液和青渝全都反弹开。匕首却飞了进去,划伤了老者的左臂膀。

老者感受到自己肩膀的疼痛,立马恼怒道:“你居然还有法器碎片,敢伤我,本来还想看看能不能给你解毒,再拉去当矿奴,现在我要把你挫骨扬灰。”

老者一挥手,周围出现五六个炙热的火球飞向青渝,想将青渝烧成灰烬。

青渝躺在地上大口咳血,油尽灯枯的他,甚至连翻身看看青月都难,眼中的火焰逐渐变大,内心怒火与绝望交替,望着天空中最亮的一颗星辰,喃喃自语道:“爷爷”。

就在此时,一把飞剑从天而降,将几个火球尽数打散,一个少年从空中轻飘飘地落在剑上:“虽然是个小辈,却被一个凡人所伤,现在的修仙界,真的是什么奇葩都有。”

老者还未说话,感应到少年身上强大的气息,顿时被吓得跪倒在地,不停地磕头:“小辈不知前辈降临,还望前辈宽恕小辈,小辈立马就走,立马就走。”

老者能活到这个岁数,知道前辈救下凡人的事不简单,也不敢问,只得开溜,保住性命要紧。

少年抬手,青渝就飘浮在少年的面前。少年眉头紧锁,此人中毒已经到无药可救的程度了,却还有生机。

身上的气息是应该是紫灵果,难道此人服用了紫灵果?紫灵果还有这种效果?那得吃多少?

少年充满疑惑,手中光芒亮起,就有一颗丹药出现手中。伴随着绿色灵气灌注在青渝的身上,丹药就化作了柔和的白光,进入了青渝体内。

老者见到少年并未理会自己,还在为青渝疗伤,内心咯噔一下,立马掐诀,想趁少年疗伤时,破空而去。

黑暗中突兀的响起了一声:“师叔叫你动了吗?”

一把飞刀飞来,将空中的老者劈成了几块,就连储物袋里的物品,都散落了一地。大汉从黑暗中走了出来,飞刀又重新飞到背上。

看到冒着些许灵光的青渝,大汉脸上尽是焦急之色:“师叔,这小子还有救吗?这世上可没有第二人能给我们带路了。”

“还好,赶上了。这小子应该是吃了不少紫灵果,才保住了性命,看来他仙缘不错。”

少年打出两个法决到青渝身上,低声喝道:“醒!”。

青渝立马睁开了双眼,想转身翻滚拉开距离,却掉在了地上。青渝立马起身,极速后退,与少年二人拉开了距离。少年不慌不忙的看着青渝救下青月,为她包扎。

“好了吗?我救了你一命,连句感谢也没有?你看看你身上还有毒吗?”

少年看到青渝重新拿起匕首,才缓缓开口。青渝知道自己能够活过来,全靠眼前这两人,无解之毒居然被解除了。

看着少年飞在空中,他遏制住内心的恐惧拜谢道:“多谢仙师出手相救,不知仙师能出手救治在下,有何事要在下帮忙,晚辈一定鼎力帮助仙师”。

少年落在青渝的面前,手中拿着一颗紫色小果:“这就是你卖的吧?”

“是,在下是在千丈林之中找到的,我与妹妹二人,就是靠这种小果才勉强活了过来。”

“不错,我们二人前来就是为了寻找这颗紫源灵树,你给我们二人带路就行了,其他的不要多问。”

少年看到青渝的迟疑:“作为条件,我拿两条人命交换如何?你的命算一条对吧。”

“两条人命?”

青渝还在思考这二人会不会在完事之后杀人灭口,听完内心一紧,急忙小跑到青月身边,用手一掐,正是剧毒的软骨效果,青月面部愈发苍白。

“前辈,只要你能救青月一命,我愿意给你们二位带路。”

他不知道小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中了毒,但现在青月已经没多少时间了,再不救,,。

“给你,把这个给那女孩服下。”

少年丢出一瓶丹药,转身慢慢地向前走去。少年给大汉说了句什么,大汉立马御剑而去。不到一会儿,周围埋伏的士兵全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青渝小心翼翼地接住,将丹药给小妹服下,口中不断念着:“多谢仙师,多谢仙师”。将小妹留在王家,用匕首刻下一段文字后,与另外二人消失在大山深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2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