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大人的心尖宠流音知卿(流音知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流音知卿)司命大人的心尖宠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流音知卿)

古代言情小说《司命大人的心尖宠》,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流音知卿,作者“煎蛋”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虎奔正无措的被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搂在怀里,看向钱多的眼神好似满是求救。钱多虽然有时脑子不太灵光,还是看得出来的这是虎奔的父母亲找上了门。“怀奇,怀奇,我的好儿子,娘终于找到你了。”妇人抱的越发紧了,虎奔差点喘不过气来…

流音知卿是古代言情小说《司命大人的心尖宠》中出场的关键人物,“煎蛋”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虎奔正无措的被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搂在怀里,看向钱多的眼神好似满是求救。钱多虽然有时脑子不太灵光,还是看得出来的这是虎奔的父母亲找上了门。“怀奇,怀奇,我的好儿子,娘终于找到你了。”妇人抱的越发紧了,虎奔差点喘不过气来…

第2章 入山 试读章节

钱多不是自然醒的,是被妇人的嚎哭吵醒的。

睡眼惺忪的摸了摸旁边的草席,惊觉无人,急步打开了庙门。

钱多自觉的这两日被吓的次数也太多了,两排训练有素穿着盔甲的士兵,一动不动的拿着长枪立于道路两侧。

身着银色盔甲骑着战马的将军,此刻虽强行冷静,但眼底那失而复得的欣喜,表现的过于明显。

虎奔正无措的被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搂在怀里,看向钱多的眼神好似满是求救。

钱多虽然有时脑子不太灵光,还是看得出来的这是虎奔的父母亲找上了门。

“怀奇,怀奇,我的好儿子,娘终于找到你了。”妇人抱的越发紧了,虎奔差点喘不过气来。

见钱多没有要上前来的意思,虎奔稍大力的挣开了妇人的怀抱,妇人面脸吃惊,眼泪如同大坝溃堤一样止不住的流,马上的将军,见此状,也下了马轻轻搂了妇人到怀里。

“怎么证明我是你们儿子。”虎奔的话冷静中带着些期待。

妇人听闻此话,连忙上前要脱了虎奔左脚的鞋,虎奔不解的退开了。

“你左脚有个心状的胎记。”妇人收回了手,泪眼婆娑的察觉到虎奔对她的防备。

闻言,虎奔心头一震,真的是自己的父母亲,是自己等了十几年的父母亲,虎奔再怎样成熟也终究是个孩子,哭着扑向了妇人的怀抱。

钱多见状很替虎奔开心。自己可以无后顾之忧的去那青云山。

“可以带钱多去吗?”虎奔小心翼翼的开口。

妇人转身看向站在寺庙门口的钱多笑道:“自然可以。”

“不用了,多谢夫人好意。”钱多婉拒了。

虎奔急了,拉着钱多走到了一处草丛中,严肃的扶着钱多的肩膀:“快忘了你那不切实际的神仙梦,随我一起走。”

钱多也认真的看向虎奔,鼓起勇气般喊道:“哥,谢谢你!”

虎奔知钱多心意已定,听得这一声哥红了眼眶,紧紧的抱着钱多,久久也不愿分离。

埋葬好了老道士,虎奔不放心的拉着钱多嘱咐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在父亲的催促下不舍的坐上了马车。

送走了虎奔,收拾了分别的情绪,钱多享受着虎奔直接给她雇的一辆马车,三天便到了青云山脚下。

钱多站在山脚,真真要疯了。这青云山抬头不见山顶,隐入云间。

钱多有些颓废的瘫坐在山脚下,果然和以前偷听说书先生说的小说画本里的成为神仙是要历经磨难一样的。

说书先生诚不欺我

这已经是钱多爬的第十天了,饶是铁打的身子,也真是经不住这样折腾。钱多选择原地睡个十天。

十天前这座山望不到顶,十天后这座山望不到脚。

钱多躺着看着山顶总是那样好似近在眼前,又怎么也够不到,心里着实气恼。

握着胸前石头,白光微闪,闭上眼睛,立马就入了梦。

薄雾散去,钱多依旧看不清他的脸,只见其身着红色镶边圆领袍,慵懒的靠在木质摇椅上,修长的的手捏着茶杯,细细的抿着茶,一手金光微闪,翻动着一本书。

这次钱多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可以入了这个梦中。

钱多努力想走近一点,可怎么也看不清。

挣扎着从梦中醒来时,钱多已经躺在了不曾睡过的温暖的被絮中。

“醒了?”一身着青色道袍,腰间束带,容貌清秀,怀中抱剑的女子靠在门前微笑的看着她。

“这里是?”

“青山门,天下第一修仙剑派。”女子骄傲的介绍道。

钱多心中大喜。果然这世间有着凡间看不到的存在。

“我叫青瑶,你可以叫我瑶师姐,掌门命我醒了带你过去。”青瑶说罢坐下,倒了壶水继续道,“真不知道你是怎样爬上来的。”

“难道你们不是爬上来的吗?”钱多疑惑的歪着脑袋。

青瑶闻言止不住的大笑,看向钱多的眼神还盈着泪水:“你可真可爱,凡人怎会相信有我们的存在,我们自生来就在此山中了。”

“那那位老道士为何?”

“你说,李掌门吗?他和他的大徒儿季师兄想长生想的着了魔罢了,竟相信凡间有什么长生草。”青瑶摇着头表示惋惜。

见钱多还是盯着自己一知半解的样子,青瑶喝了口水好心道:“我们虽然是修仙门派,说到底也不过是道士,相对于神仙的寿命也是有限的,只短短一千年而已。至于李掌门是生是死,门派有一生死殿,生死殿中有命石,灯亮即生,灯灭即死。”

钱多只抓住了一千年的生命这样的字眼,瞪大了双眼,一千年,那可是凡人可以生存的十倍。钱多越听越不可思议。

“好了,带你去见掌门。”

“你叫什么?”

“钱多”

青瑶又是一阵大笑。

“弟子拜见掌门”青瑶恭敬的对着上方的老者行礼。老者依旧是一身青衣打扮,与弟子不同的是,腰间没有束带,袖口领口均有银色丝线刺绣祥云图案。白色长长的络腮胡子老者一个劲的抚摸。

钱多也有样学样的跟着行礼。

来的路上,钱多已经很是兴奋了,踏着稀薄的云,走在青石台阶上,看着白鹤在头顶盘旋,瀑布不见源头的灌入池内,激起层层的浪花,荡起的水雾似有似无的拂过钱多的脸。青云殿白砖青绿瓦顶,祥云状的四角位于殿顶,垂下轻铃随风而舞悦耳灵动。

殿内,四个金色凸起龙纹缠绕的柱子直立于屋内,顶住屋顶与地面,可以照出人影的地面铺满了整座宫殿。钱多真想带虎奔来这里看看。

“你就是有李师弟腰牌的…?”

“掌门,她叫钱多。”

又感觉到了空气的凝固,抬眼钱多发现上座本严肃的老者,现下似乎憋笑的脸变的有些扭曲。

钱多忙拉着青瑶的袖子,青瑶安抚的摸了摸钱多的手。

上位老者,突然消失了一阵,又现了身,姿势未曾改变,咳嗽了一阵。

“既然你有仙缘,我就暂且收你为徒。也算是你救李师弟的恩情了。”

“多谢掌门。”青瑶提醒着钱多行礼。

一道青光闪过,一个精美的盒子漂浮到了钱多的面前,钱多打开看着里面躺着一颗闪着金光的球形药丸。

“服下他,这是让你与我等无异的仙药。”

钱多听闻立马服下,只觉得全身一股暖流游遍全身,汇入脑门。又四散开来,身子顿时轻了好多倍。

“这是你的佩剑,你可取名。”掌门又开口道。

通体青色纹样缠绕的银白色配件,悬空于钱多的眼前。

看着这得来的仙缘,钱多想到了相处了十几年的虎奔。

“就叫虎奔吧”话音刚落,青瑶又是一阵大笑。

座上的掌门不知何时又隐了身去。

钱多不自觉的隔着衣服捏了捏那块石头,思绪飘了出去。

“掌门,大事不好了!”一弟子跑的歪歪扭扭的进了殿。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