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香丑妻太醉人牧七江霄陌(牧七江霄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牧七江霄陌)酒香丑妻太醉人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牧七江霄陌)

牧七江霄陌是穿越重生《酒香丑妻太醉人》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这一步相当重要,不仅二者的分量要把握准确,每做好一瓶就要立即用粘糯的江米把竹筒盖封严实!竹筒上面的盖子有时会出现密封不严实的情况发生。牧七经过这些天的制作,也总结了相当的经验,但竹筒盖毕竟比不上正经的瓶盖,时不时会有部分跑气的现象。既影响品质,又有可能给顾客留下极其不好的购买体验。今天去县城,牧七打…

《酒香丑妻太醉人》是网络作者“牧七”创作的穿越重生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牧七江霄陌,详情概述:这一步相当重要,不仅二者的分量要把握准确,每做好一瓶就要立即用粘糯的江米把竹筒盖封严实!竹筒上面的盖子有时会出现密封不严实的情况发生。牧七经过这些天的制作,也总结了相当的经验,但竹筒盖毕竟比不上正经的瓶盖,时不时会有部分跑气的现象。既影响品质,又有可能给顾客留下极其不好的购买体验。今天去县城,牧七打…

第30章 沈明月的心思 试读章节

天色蒙蒙亮,鸡叫过两遍,牧七便起身制作汽水。
自从小苏打备货充足,汽水做起来根本没什么难度。牧七细心地取出瓦瓮,倒入烧好的凉开水,用凉开水融化白糖,加入桃花汁,再把甜度适中的半成品逐一装进竹筒。
而以每个竹筒的容量为标准,再适量地加入食醋和小苏打。
这一步相当重要,不仅二者的分量要把握准确,每做好一瓶就要立即用粘糯的江米把竹筒盖封严实!
竹筒上面的盖子有时会出现密封不严实的情况发生。
牧七经过这些天的制作,也总结了相当的经验,但竹筒盖毕竟比不上正经的瓶盖,时不时会有部分跑气的现象。
既影响品质,又有可能给顾客留下极其不好的购买体验。
今天去县城,牧七打算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让竹筒密封更严实的好办法。
做好两百二十筒竹仙水,牧七带上九叶草,又仔细地查看那朵珍贵的灵芝,等这些都准备好之后,高粱谷的张把式也把马车停在了江家门前。
牧七把货物装车,又抱起修竹,顺路把孩子送到王阿婆家。
至于请凌梅做帮工的事,还得从长计议。如今她才开始做生意,若是太早请人回来,必定会引起有些人的嫉妒,怕是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王阿婆连夜做好一件大襟盘扣的粗布上衣,灰蓝色的土布整洁又素净,做工并不精细,但是崭新的,大小正好合体。
牧七很喜欢。
王阿婆手艺真的很好,牧七想着可以再买两块上等的布料,让王阿婆做两三件衣服换洗着穿,没等她开口,王阿婆已经夸她能干,又夸她心中有数。
“七娘呀,你买回来的土布刚好够做两件衣裳,你相公先前就在我这里做过长袍,我有他的尺寸。”
王阿婆也给江霄陌也裁出一件长袍?
摆在木桌上缝制一半的长袍,和牧七身上穿着的新衣裳……颜色相同、面料相同、款式也差不多,就连右边衣领处的盘扣也是一模一样。
这样不好吧,跟江霄陌穿情侣装,确定不会惹那个扑克脸生气?
牧七尴尬地应下。
她是真不想让热心肠的王阿婆失望,也只能无奈地笑笑。
牧七把修竹放在王阿婆家,坐着马车去了城里。
这边,沈明月远远地看见张把式的马车走在进城的村路上,把抹得油光锃亮的额头又用手指轻轻的擦拭了两三下,这才提着个小纸包去了江家。
她刚出了院门,沈家婆母便冲着正在挑水的沈家老三递了个眼色,“各顺,你去盯着点儿!”
沈各顺长得粗壮,为人憨实,没什么心眼。听到他娘嘱咐让他去盯着沈明月,追出去几步就要喊她,气得沈家婆母魏氏脱下一只布鞋丢了出去,正打在他的后脊梁上。
“娘,你又打我!”沈老三回头就想恼,还是沈花枝跳过去捡了那只鞋塞到老三手里。
“三哥,你是不是只长个儿,不长脑子?”
沈老三挠挠头,不知所以然。
“花枝,你去,这个死丫头答应的好好儿的,昨天带了糕点也没办成事,你去帮着说!”魏氏拄着拐坐到了门廊下,又去敲东厢房的窗户,叫她的大儿媳妇喂猪。
沈花枝小跑着跟出来时,沈明月已然走过大桥。
她迎面就看见几个小媳妇打扮得光鲜亮丽,穿着进城的花布衫,离她最近的周九媳妇还抹了桂花头油和红色的口脂。
“花枝,你们家明月呢?说好去城里看戏法儿的。”
“哎呀,花枝,你们家明月说……”
几个人七嘴八舌说起今天是县城大集,附近几个村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跟婆母告了假,拿出体己钱,准备进城逛逛。
沈花枝倒把这茬儿给忘了,她一拍脑门儿转身跑回家,去翻沈明月的包袱。
沈明月这边走得快,没一会儿就进了江家小院。
江霄陌从屋里出来,她忙讨好地迎上去,“江大哥这么早就去学堂吗?”
沈明月不把自己当外人,拍了拍一群上面的脏泥土准备进屋。
“明月,七娘不在家。”江霄陌木着一张脸。
“我知道,我知道,七娘昨天晚上跟我说,牧老爹一个人在家里没人照顾,她又要进城做生意,说让我过来帮忙照看一下。”脸上的热情显出格外的虚假。
沈明月倒是真的很勤快,说话间,她便要进里屋。
江霄陌蹙起眉头,阻拦道:“岳丈现在还昏迷,外人在这里多有不便。”
“哎呀,江大哥,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我从小就跟七娘一起在牧老爹的跟前打转转,如今他这样,我也不能袖手旁观不是?”沈明月挽起衣袖时,故意往西屋看。
结果只看到西屋锁着的房门。
“七娘,没跟我说。”江霄陌横在门口,没想让她进门。
沈明月没想到江夫子居然拒绝她的好意,在这从来没有过。
“江大哥,我们又不是外人~~”沈明月的声音里带着柔柔弱弱的娇气,从前她也是这样跟江霄陌说话的,那时的江霄陌不但不讨厌,还总是护着她。
“怎么不是外人?”江霄陌略抬起的眉眼里带着几分严肃。
沈明月进不去屋,自然就没办法找到铁匠铺的钥匙。
她原本想着趁牧七进城的功夫,自行打开铁匠铺,先让沈家老大沈各平把打铁的活计做起来,就算牧七不乐意,先让沈各平每天分她一点钱,那不就成了!
结果,江霄陌连门也不让她进。
从前她也总是到江家来帮着干活儿,他们夫妻两个都是感恩戴德。
沈明月眼神诡谲地道,“江大哥,我这不是担心二虎家的再过来捣乱嘛,我也是好心好意扔下自家田里的活儿,干脆到你们家来。”
沈明月显出委屈着就想往江霄陌身上靠。
这位江夫子长得真是英俊,要知道大半个古桐村的大姑娘当年可都想嫁给他,怎奈被牧七那个丑八怪给抢了先机。
可也有几个不死心的,见天到江霄陌跟前献殷勤。
这不是嘛,铁蛋媳妇每天都特意从江家门前路过,隔着篱笆远远地就看见沈明月跟江霄陌站得很近,他们两个人好像在说话。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