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的心动甜妻叶宁乐傅司南(首富的心动甜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叶宁乐傅司南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叶宁乐傅司南)

长篇霸道总裁小说《首富的心动甜妻》,男女主角叶宁乐傅司南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叶宁乐”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你不知道吧,傅司南已经接受我了!”叶淑仪弹动着自己几根修饰得漂漂亮亮的指头,说出了大方的原因。她脸上洋溢着真真切切的欢喜,表明此行的目的——炫耀。“这不,才从国外回来还没下飞机呢,就约我见面。不如带着你老公,咱们一块儿吃顿饭呗…

主角叶宁乐傅司南出自霸道总裁小说《首富的心动甜妻》,作者“叶宁乐”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你不知道吧,傅司南已经接受我了!”叶淑仪弹动着自己几根修饰得漂漂亮亮的指头,说出了大方的原因。她脸上洋溢着真真切切的欢喜,表明此行的目的——炫耀。“这不,才从国外回来还没下飞机呢,就约我见面。不如带着你老公,咱们一块儿吃顿饭呗…

第9章 越接近,越想拥有 试读章节

“别紧张,这次我不阻止你。”叶淑仪却一反常态,大方表态。
宁乐瞠目,不敢相信地看着她。
叶淑仪从来都不是善良的人,更不会对她有半丝怜悯。
“你不知道吧,傅司南已经接受我了!”叶淑仪弹动着自己几根修饰得漂漂亮亮的指头,说出了大方的原因。她脸上洋溢着真真切切的欢喜,表明此行的目的——炫耀。
“这不,才从国外回来还没下飞机呢,就约我见面。不如带着你老公,咱们一块儿吃顿饭呗。”
“不用了。”
叶淑仪这请吃饭,无非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打击她和傅招财,她还没傻到要去受虐。
听她说傅司南还在飞机上,宁乐因为何景渚的话而压在心头的一块石头一下子落地,整个人都轻松起来。
估计何景渚看到她和傅招财在说话,误以为傅招财是傅司南派来的才那么说。
叶淑仪心里多少忌讳着先前傅司南对宁乐的态度,并没有勉强,哼哼两声,扭着腰胯离开。
叶宁乐今晚上的是前半夜班,十二点钟就结束了。她没有急着回家,而是一路跑去了后头一个不起眼的小房间。
里头黑乎乎的,一点灯光都没有。
“门卫爷爷还没回来吗?”她自语着,脸上染满了失望,肩膀也跟着垮了下去。
她轻手轻脚地推开门,拉开灯后,果然看到仅仅一帘之隔的那张床上空空如也,只有枕头和被子,整整齐齐叠在那儿,还是一个月之前的样子。
“可惜了。”
叶宁乐没精打采地坐在小沙发上,抱着手里的小饭盒一阵发呆。
门卫爷爷是个脾气很古怪的老人家,不爱说话,性格也不好,每次一边嫌弃她做的饭不好吃,一边把饭盒里的饭吃个精光。
她没见过他的家人,好几次都看到他孤孤单单坐在门卫室里,来了人和车也不管。
特别不敬业的门卫大爷。
不过,他却把自己的小天地分给她一些。每次轮班到下半夜,她不敢一人摸黑回家,都会在这里的小沙发上睡觉。
作为回报,她每次都会给他带饭。
门卫爷爷以前也会时不时失踪几天,却从来没有一次性消失这么久的。
他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宁乐心里很是不安,想问问又苦于没有联系电话。
她走出来时,不意看到了沈俊。
沈俊是傅司南的助理,他在,必然傅司南也在了。
想到傅司南这个名字,叶宁乐的心情就特别不好,她有意避开沈俊走对面一条道。但还是从敞开的门里看到背对着她的男人衣领敞开一大半,一只女人手从那儿伸了下去……
那女人面向她这边,露出一张漂亮的脸蛋,不是叶淑仪!
才和叶淑仪确定关系就和别的女人乱搞!不做人事也就罢了,连感情生活都这么滥!叶宁乐对傅司南本就毫无好感,此刻只有加倍的厌恶。
她才走过,傅司南就一把拧住了那只乱来的手。
“唉呀呀,哥,痛死了,痛死了!”女人大叫。
傅司南的脸色奇差无比,“傅未央,给我解释清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傅未央抱着被拧痛的手一个劲地吹,眼里无尽哀怨。傅司南冰淬了似的俊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幸得她是自己的妹妹,若换个人,手早就没了。
傅未央最怕自己的哥哥变脸,看傅司南一副阴沉沉的样子,不停地缩身体减少存在感,眼珠子一阵乱转,“哥,你肩膀上的伤好大好丑,我帮你整掉吧,保证完美无缺!”
傅未央学的是美容整形,看到疤就手痒。
傅司南扯一把领口,扣起了扣子,“不用!”
“不……用?”傅未央看怪物似地看着自己的哥哥。他这个人是个绝对的完美主义者,别说身上有块疤,就算只是个污点都要第一时间去掉!
她哥很不正常呢。
傅未央立马想到,自己进来时,傅司南一直在摸那块疤,当时她以为那是厌恶,此时一回忆,他当时的目光特别温柔,摸疤的样子就像在摸……心爱的女人!
“这疤……不会跟新嫂子有关吧。”
她此行回来,就是从爷爷傅百年那儿得了消息,知道傅司南跟人结了婚。
胆敢在自家老哥身上留这么个大疤却没被老哥弄死,反而被他娶回家,那该是怎样惊为天人的人儿?
傅未央无法想象,只能一个劲地问:“嫂子长什么样啊,多大了?家里干什么的?住哪儿?哥,带我去见见呗,立刻,马上?明天也行的。”
傅司南被傅未央吵得太阳穴发疼,朝沈俊扬手,“把小姐送回去。”
“送……哪儿?”傅未央不安地问,她还没见到嫂子呢。
“打哪儿来,送哪儿去!”
沈俊把傅未央带走,室内终于安静下来。傅司南的手不由得再次探入领口,抚上了那个伤疤,脑海不由得浮起那天叶宁乐给自己治伤的情景——
那日自己和保镖一道受伤,路上通知医生在银座包厢待命。他不过在外接了个电话,就被一个冒失的女孩握住了手腕。
“你的手受伤了,不想残废就跟我走!”女孩长着一张清丽迷人的小脸,语气却凶巴巴的,很不好。
她强行将将他往没人的地方拖,当时虽然受了伤,但对付一个女人绰绰有余。可在看到她那张抿嘴着满是认真的小脸时,竟鬼使神差地跟上她的脚步。
女孩从随身带的包包里倒出一些瓶瓶罐罐,竟然连纱布和麻药都有。
“你的伤口很大,需要缝合,正好我有认识的医生,配了麻药,不会太疼,忍一下。”说话间,她利落地将麻药注入了他的伤口。
而后,止血,包扎。
整个过程她都很认真,微垂着一张小脸儿,浅浅的气息喷在他的手臂上。
那温软的气流,自手臂一直落入心底。
莫名其妙地,女孩的一颦一笑就在他心里扎了根,虽然不愿意承认,还是鬼使神差地留下了她的丝巾。
他从小只对挣钱做生意感兴趣,从来没想过男女之情,甚至厌恶女人。可和叶宁乐在一起,他不仅不厌恶,还很想拥有,她越接近,他越欢喜。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