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盛兮沈安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

《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中的人物盛兮沈安和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穿越重生小说,“阿漾”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内容概括:但,也因此,她刚到手的银子就这么没了。“啊,果然还是要赚钱。”盛兮看着手中仅剩的四十来个铜板,无奈地撇撇嘴。没钱没货,盛兮索性准备直接回家,却在经过一家打铁铺时骤然停了下来…

《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是作者大大“阿漾”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盛兮沈安和。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但,也因此,她刚到手的银子就这么没了。“啊,果然还是要赚钱。”盛兮看着手中仅剩的四十来个铜板,无奈地撇撇嘴。没钱没货,盛兮索性准备直接回家,却在经过一家打铁铺时骤然停了下来…

第8章 试读章节

镇上药铺有两家,盛兮先去挨着近的一家转了一圈,并没有买到合适药材。遂又前往另外一家。

这一家比先前那家明显要大一些,然而依旧没能凑足盛兮所需的药材。

没办法,盛兮只好更改了药方,重新抓了两副药。但,也因此,她刚到手的银子就这么没了。

“啊,果然还是要赚钱。”盛兮看着手中仅剩的四十来个铜板,无奈地撇撇嘴。

没钱没货,盛兮索性准备直接回家,却在经过一家打铁铺时骤然停了下来。

打铁匠是个四十多岁男子,见一个小姑娘在自家门前驻足,便主动问道:“丫头,想要定啥物件?锄头?还是镐头?”

盛兮上前一步,忽然抬手指着墙角一个木桌子道:“大叔,那匕首怎么卖?”

“嗯?”打铁匠有些意外,循着盛兮所指看到桌子上那把豁了口,脏兮兮的匕首,“你说这个?你想要这把匕首?”

打铁匠转身将那匕首从桌子上拿过来,丝毫没犹豫:“这匕首你若想要,那就四十文卖给你。”反正是把坏了的匕首,当初还是自家儿子从粪坑里捡回来的,他原本还打算将其回炉再造。

盛兮:“……”这是算计好她刚好只剩这么多钱了吗?

不过,这年头铁器珍贵,四十文铁匠也没多要价。

盛兮又翻看了那把匕首后当即点头:“好,我买了。”

盛兮给钱给得痛快,那铁匠便好心提醒她一句:“丫头,这小剑记得回家好好洗洗,要不太臭。”

盛兮:“……”怎么办,想扔。

盛兮最终没有扔那匕首,毕竟,相比较斧头,她还是习惯用短剑。

回去的路明显比来之前好走许多,大路上的雪都被踩实,就是小道上也被踩出一条路来。

多半个时辰后,盛兮终于回到了下萤村。

只是,她刚一进村,便听到旁边人议论:“听说了吗?昨儿那小沈公子吐血了,怕是没两天活头了!”

“谁说不是,俺家小子今儿早上还特意去那瞅了眼,盛老二家大门口可是好大一滩血,啧啧,也不知那小沈公子吐了多少,反正瞅着忒吓人!”

“这可真是,盛老二刚没,小沈公子马上要步后尘。虽说是奴籍,但好歹是个人。若只剩下盛兮那二傻子,老盛家肯定不会帮把手,指不定过不了几天也跟着……”

“嘘嘘嘘!”那人没说完,便被旁边人急忙提醒。

众人扭头一看,发现盛兮竟是从村外回来。见她面无表情,也不知有没有听到他们说话。

众人面面相觑,就算对方痴傻,但偶尔还有正常的时候,一时间反倒不好说话。

盛兮自然是听到了,不过没放在心上。若是她没穿过来,沈安和的确活不了几日。但,这不是她来了。

至于沈安和吐血的消息众人为何如此清楚,除了盛卉,怕是没别人有这工夫传闲话了。

径直穿过村子,盛兮赶在申时到了家。

大门口的血渍已经被清理,院子里很安静。她推开院门复又关上,刚一转身,一个雪团子便从屋子里冲了出来。

盛兮蹲下,雪团子便径直扑进了她怀里。

“嗷呜嗷呜~~”旺财睁着两只黑玛瑙大眼睛,直溜溜地盯着盛兮。

盛兮勾了勾唇,伸手在其头顶用力揉搓两下,随后手向后一伸,手中便多了一只麻雀。

小旺财一见麻雀眼睛顿时更大一分,正想要凑过去,却不料盛兮直接将麻雀抛向半空。

“嗷呜!”旺财欢快地叫了声,随后整个身子一跃而起,准确无误地一口叼住了麻雀。

盛兮好笑地将视线收回,一抬头便见到站在堂屋门口的沈安和。

四目相接,盛兮神情不变,反倒是沈安和被她看得移开了眼睛。

“你回来了。”他道,微微一顿后又补充了句,“旺财很听话。”

盛兮点点头:“嗯,多谢。”

沈安和:“……”来盛家这么久,这是盛兮第一次对他说谢谢。所以……她真的好了?还是……间歇的?

盛兮不知沈安和想了这么多,只是径直进了厨房,之后便将先前换来的土豆萝卜一股脑倒了出来。

见到土豆萝卜,沈安和的眼睛忍不住眯了眯。先前的干柴、山鸡就已经令人惊讶,如今又突然冒出来这些……

沈安和盯着盛兮忙碌的背影看了半晌,片刻后收回视线,什么话都没说。

毕竟身体有恙,即便下定决心要多吃,实际沈安和还是没能吃多少。昨日剩下的鸡肉不少,晚饭沈安和便削了两个土豆一根萝卜,直接来了个乱炖。

这段时日家里一直只有两餐,晚饭吃得早。此时天光还大亮。

盛兮见沈安和再次拎起斧头开始劈柴,没说什么便开始忙活熬药的事儿。

沈安和自是见到了盛兮拿出来的那两包药,就算没见到,此时那弥漫整个院子的味道也足够说明一切。

这两日盛兮的行为十分异常,他心中不免生疑。直到夜幕降临,盛兮端着一碗黑乎乎药汤让他喝下时,这份疑惑终于到达顶峰。

“你……这是什么意思?”沈安和看了眼药汤,随即抬头看向盛兮,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波动。

盛兮见他不接,索性将碗放在桌子上,继而道:“自然是要你喝药。”

沈安和张了张嘴,却没等他说什么,盛兮竟是再次开口:“别多想,只想让你多活几日。嗯,你不是我仆人吗?”

沈安和眉头紧蹙。

盛兮摸了摸鼻子,瞥了眼沈安和,随即将药碗向前推了推:“喝了吧,若是哪天你有了银子,可以把你自己赎回去。”

沈安和原本因为那句“你不是我仆人”而低沉自嘲,闻言眼睛不禁睁大,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盛兮,似是想要弄明白,他刚才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盛兮内心叹息一声,却暂时没解释这个问题,只是说:“这药能抑制你体内的毒,至少,不会让它再侵蚀下去。”

说完,盛兮便转身离开了。

然而她不见,沈安和在听到她这番话时,心神大震,表情再控制不住,一脸震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11:2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