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蓄意轰拳,我重塑了宇宙小说(吴宇淘金的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开局蓄意轰拳,我重塑了宇宙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开局蓄意轰拳,我重塑了宇宙)

《开局蓄意轰拳,我重塑了宇宙》,以吴宇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吴宇”倾力打造的一本奇幻玄幻,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不一会儿,冷静下来的吴宇与庞大海相对而坐。隔着跳动的火焰,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对方,火的热浪将两人视野里的画面带上扭曲。终于,吴宇忍不住率先开口道:“庞大海,你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我要去莽山县。”“嗯?”庞大海突然一激灵,“这里离莽山县城有将近三百里了,向着东边走个三百里就能看到莽山县的城墙了…

《开局蓄意轰拳,我重塑了宇宙》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吴宇淘金的羊是作者“淘金的羊”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不一会儿,冷静下来的吴宇与庞大海相对而坐。隔着跳动的火焰,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对方,火的热浪将两人视野里的画面带上扭曲。终于,吴宇忍不住率先开口道:“庞大海,你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我要去莽山县。”“嗯?”庞大海突然一激灵,“这里离莽山县城有将近三百里了,向着东边走个三百里就能看到莽山县的城墙了…

第10章 莽山县 试读章节

看着眼前怒骂自己的吴宇,庞大海嘿嘿一笑道:“别这么小气嘛,不就吃了你的鸡吗,这就当作你与我庞大海成为兄弟的见面礼嘛。实在不行,下次我也给你吃我的鸡行了吧。”

“真贱啊。”吴宇满头黑线的想着,沙包一样大的拳头紧紧捏住,好似下一秒就要与眼前贱人的脸来一个亲密接触。

不一会儿,冷静下来的吴宇与庞大海相对而坐。隔着跳动的火焰,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对方,火的热浪将两人视野里的画面带上扭曲。终于,吴宇忍不住率先开口道:“庞大海,你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我要去莽山县。”

“嗯?”庞大海突然一激灵,“这里离莽山县城有将近三百里了,向着东边走个三百里就能看到莽山县的城墙了。”

“哈?”吴宇表示震惊,“怎么越走越远了我。记得从村子到莽山也不过两百来里路,没想到绕了这么远。”抓了抓头发,吴宇对自己的路痴行径感到遗憾。

“你是从哪个村子来的?”庞大海问道。

“刘子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吴宇如实回答。

“嗯…我看看。”随后庞大海又在身上一阵摸索,从裤裆里抽出了一张略显老旧的羊皮地图。

望着从某个不可言说的神秘地带,如无其事的抽出那么大张地图的庞大海,吴宇瞪大了双眼,震惊之余,煞有兴致的观察着眼前之人的某个部位略有所思。

“嗯,我看一哈啊~刘子村…刘子村…”只见庞大海毫无形象的趴在地上,屁股撅的老高,手指在地图上划着,嘴里嘟囔道。

“找到了!”庞大海欢呼一声,“刘子村在莽山县以北二百五十里处。这里是莽山县以西三百里处。你这…”庞大海目光鄙夷的打量着吴宇,虽然没说什么,但此时他的神情与动作,无一不流露出对于路痴吴宇的不屑与鄙视。

只见庞大海眼中带着三分不屑,三分讥笑以及四分鄙夷道:“啷个能绕这么远的路哦。路痴我见多了,像你这么痴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什么话!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吴宇当即炸毛,跳脚道:“我警告你不要乱讲话啊,你小心我告你诽谤啊你知道吗!你诽谤我啊!”吴宇声嘶力竭的反驳道。

“我这叫为了感受自然,用双脚丈量世界。修行者的事,能叫路痴吗?”吴宇死鸭子嘴硬道。

“是,丈量着从北边绕到西边。不知大师走了这么远的路,悟了没有啊?”庞大海戏谑道。

“啊哈哈,诶,你把地图给我康康,我找找去莽山县的路。”吴宇眼珠一转,生硬的转移话题。

“地图是不可能给你的,不过你来,我把出山的路线画在地上,你记着。”庞大海说着,捡起一旁散落的树枝,便开始在地上画起地图来。

“你看,这里是咱们现在的位置,向着这条路一路向东走,经过黑水河,再..巴拉巴拉。”庞大海一边说着,吴宇一边听着。若是有人从远处看去,便能见到两颗紧贴的脑袋和一对高撅的屁股。

良久,庞大海讲解完毕,吴宇感觉仿佛回到了前世高中时代,有一种刚下地理课的感觉。

“谢邀,人在莽山,刚下地理课。”吴宇心中滑稽的想着。

而我们刚刚教导完成的庞大海老师,也仿佛被抽干了精力,和吴宇打了个招呼,便蜷缩在一旁,脑袋一歪沉沉的睡了过去。不一会儿响起了震天的鼾声。

看着如此心大的胖子,吴宇很难想象作为一个斥候的他是如何活到现在的。“位面之子就这么牛批?真是一点都不警惕。”吴宇吐槽着找了一个靠近火堆的大树,倚靠着坐下,头一歪紧跟着进入了梦乡。

埋伏在四周的影子士兵此刻显现出来,面面相觑。看着地上已经睡的歪七倒八,口水横流的两人。默默的退到黑暗中,再次将营地警戒起来。(摊上这样的宿主,你会几点回家?)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吴宇从睡梦中醒来,一抹嘴角。看着对面正在进行同样动作的庞大海语气奇怪的说道:“就~到此结束吧!再待在一起就不礼貌了,还是要~谢谢你,胖大海。”随后起身拍拍衣服,准备做那个先走一步的人。

看着一大早起来就阴阳怪气的吴宇,庞大海嘴角不由自主的扯了扯。

可不知为什么,一股神秘的力量突然笼罩着他,他犹如不受控制一般说道:“还会再见吗,吴宇?再见的时候,你要幸福,好不好。你要开心,好不好。”

吴宇惊愕的回头,上上下下将庞大海打量了一番,充满质疑的目光仿佛想要将其看透。

“奇变偶不变?”吴宇试探性的问道。

“什么鸡便藕不便的,藕怎么会有大便呢?你在说些啥子哦。”庞大海疑惑道。

“今年过节不收礼啊,收礼只收~”吴宇再次试探。

“蓝,蓝裘鸡?”庞大海摸不着头脑,试探性的回答道。

“行吧。”吴宇舒了一口气,含糊的解释道:“没什么,我以为遇到老乡了。”

“啷个可能捏,我可是高贵的七河郡人氏,跟你这山村里的泥腿子怎么可能是老乡。”庞大海一如既往的犯着贱。

又一次忍住将拳头呼向眼前胖子的脸的冲动,吴宇说道:“行了行了,我就先走了啊。咱们莽山县见。”

随后生怕控制不住自己的吴宇,立马动身消失在丛林之中。

看着吴宇消失的背影,庞大海收起了脸上那充满贱气的笑容,深深地看了一眼远去的人儿,低头再次带上伪装,一头扎入与吴宇相反方向的密林当中。

按照这庞大海指引的路线,跋涉一天之后。吴宇拨开眼前的草丛,视野猛然开阔。只见一座雄伟厚重的城墙伫立在远处。

高耸的墙体,密集的墙垛。城墙下排队的平民,训练有素的士兵,呼啸而过的马车,充满野性的凶兽宠物…无一不彰显着这座城池的繁华。

看着显露出堪比自己前世山海关的一般气势的莽山城关,吴宇不由得感叹道:“好一座雄关!”连一个小小县城的城门都这么霸气,很难想象郡城甚至王都是有多么的宏伟壮丽。

激动的紧了紧身上装有信引、书信以及换洗衣物的包袱,吴宇内牛满面,仰天大喊:“两天!你知道我这两天怎么过的吗?莽山县,我终于找到你了。”

在周围路人如看神经病一般的目光下,吴宇大步走向城门。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10:0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