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映晨中免费(云瑶月宁奕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月映晨中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月映晨中)

古代言情《月映晨中》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迢迢又朝朝”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云瑶月宁奕晨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太子殿下,管得太宽了,可能会适得其反,臣女虽已及笄,可是现在还是清白之身…”“清白之身,清不清白的,只要是你那有什么……”云瑶月起身,使尽浑身解数,也奈何不了他,最后反身才一脚把宁奕晨给踹了下去。云瑶月自己翻身起来,下床就要走,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身后传来一阵阴冷的笑声。“呵呵……你觉得自己出得去这…

“迢迢又朝朝”的《月映晨中》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太子殿下,管得太宽了,可能会适得其反,臣女虽已及笄,可是现在还是清白之身…”“清白之身,清不清白的,只要是你那有什么……”云瑶月起身,使尽浑身解数,也奈何不了他,最后反身才一脚把宁奕晨给踹了下去。云瑶月自己翻身起来,下床就要走,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身后传来一阵阴冷的笑声。“呵呵……你觉得自己出得去这…

第8章 你没死啊 试读章节

“四公主,你瞧,我刚说什么来着?”男子转过头就对着她说。

“哼…不过皇兄怎么这么快?”

“宁奕晨……你太过分了……”

云瑶月被摔倒在床上,紧接着身上压下来一个俊美无双的男子。

“呵,过份?阿月就不过份么,不过被孤亲了一下就敢自尽……”

宁奕晨挑起云瑶月耳边一缕青丝在手上玩弄着,凤眸轻柔地凝视着她。

云瑶月脸色暗沉,这人凭什么管她,哪怕是前世他也未曾如此。

“太子殿下,管得太宽了,可能会适得其反,臣女虽已及笄,可是现在还是清白之身…”

“清白之身,清不清白的,只要是你那有什么……”

云瑶月起身,使尽浑身解数,也奈何不了他,最后反身才一脚把宁奕晨给踹了下去。

云瑶月自己翻身起来,下床就要走,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身后传来一阵阴冷的笑声。

“呵呵……你觉得自己出得去这东宫么……”

云瑶月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这个阴冷声音,她转头冷笑着。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

她足尖一点,笑还留在嘴角,身影却一下子消失了。

宁奕晨一双眸子闪过无奈,他的阿月性格还是一点都没变,这样很好……

“殿下,她出宫回丞相府了,还追么?”

房梁上跳下一个人,半跪着朝他汇报。

“不必,下去吧。”

罢了,是自己过于着急了,再给她一点时间吧……

丞相府。

“哎哟,疼死了……咕噜咕噜…”

云瑶月一回到自己的院子就不停喝水漱口,泡在温浴里还使劲搓着身体。

夜晚,云瑶月躺在床上睡不着,脑中想的都是宁奕晨亲吻她的画面及他的声音。

“快从我的脑袋里面消失,明明早就想好了这一世不靠男人的,男人都不靠谱……”

此刻,宁奕晨的心情非常不好。

只因暗卫的汇报,云瑶月在回到丞相府后就一直在擦身,心情就不好了。

难道被自己碰过几下就让她那么恶心么……

宁奕晨露出一丝苦笑,他怎么就忘了上一世……

哎……罢了罢了……

次日凌晨,东宫寝殿内突然凉风嗖嗖。

杏黄色帘子被轻轻拉开,一只嫩白的小手悄咪咪的伸入。

宁奕晨半眯着眼等着那只小手的动静。

他早在一个时辰前就已经发现了有人的靠近,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她。

“不对啊……我明明就是放在这里的……怎么没了?”

那只小手就这么在他的床上左摸右翻,终于摸到了一块白玉佩。

“找到了,就是它……”

唰啦——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抓到了那只准备逃的嫩白小手,就这么往前一拉。

一个少女被拉入了帐帘,直落入一个火热的怀抱,少女的唇瓣恰好亲到了男人的下巴。

“阿月……是你……”

云瑶月本就惊心,在听到某人的下几句话,心中更是惊起了一片小小的波动。

宁奕晨的声音不同于以往的风格,现在更是低声下气的。

“阿月……别离开我,我不会再强娶你做皇后,可是他不……是个好东西……”

“臣女与殿下何时相知?”

不难看出,云瑶月在试探他。

宁奕晨唇角微微勾起,继续装迷糊状态。

看来他的小狐狸变得聪明了……

做他的乖乖女,任他摆布,她才不要呢……

云瑶月趴在他身上,一只手轻挑起他的下巴。

云瑶月第一次这样看宁奕晨。

别还说,宁奕晨不愧是我人人皆知的俊美男子。

这脸,这身材,啧啧,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心动的……

见云瑶月趴在自己身上不动,还一直动手动脚的。

饶是他的耐力再好,也不是那么好的,可他还是忍住了。

好不容易让他的阿月对自己放下了一点戒备。

可不能再把她吓跑了。

这两个人想的都不是一个问题。

不过,可把外头的惜儿急得团团转。

“小姐怎么去了这么久……”

此时,云瑶月趴着的身体动了一下,宁奕晨翻了个身,侧身将她搂入怀中。

云瑶月被他忽然的大动作给惊得愣住了。

她看到他的双眼微闭,用手指在他的眼皮上点了点。

见他耳根有些红,不禁觉得很好玩儿。

抬起头在他的耳朵轻哈一口气。这下,不仅仅是耳根,就连他的脸也染上了一抹红晕。

“阿,阿月……你、你……”

不好,他醒了。

云瑶月这才想起来,自己今日来东宫是干嘛的。

“一时半会儿解释不通……”

云瑶月的脱口而出,让宁奕晨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面对她的疑惑,宁奕晨抬起一只手托着下巴,只半搂着她。

“本宫竟从来不知道,未来太子妃竟是如此……轻浮……”

云瑶月赶紧用手捂住他的嘴,防止他再说出什么。

“你不要说话了……”

“唔……阿月如此难不成是在掩饰什么……?”

这,怎么越描越黑……

“太子殿下,奴婢奉皇后娘娘之命,前……云、云……二小……姐……”

哐当——

“滚出去……”

一个香炉被扫下了桌,在地上砸出了一道深深的㾗迹。

“要被发现了,放开我。”

云瑶月推了推他,却未推动半分,她记得前世的他,自小体弱多病,如今怎会有如此力气。

“阿月,”宁奕晨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母后知道的,她很喜欢你。”

云瑶月当然知道皇后娘娘喜欢自己,应该也只是朋友之间的爱乌及乌吧。

如果自己真的嫁给太子,就不会那么好过了,太子妃这个位置可不太好当。

哎,不对,在众人面前宁奕晨已经死了,皇后娘娘居然知道他还活着。

这中间到底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前世的宁奕晨可是没回来的。

看着云瑶月一脸思考的表情,和她还是要退还的玉佩,他温柔的看着云瑶月。

云瑶月抬眼对上他的眼神,她知道她还是心软了。

“阿月,阿月?”

宁奕晨见她愣了半天也不说话。

还以为云瑶月是在想着皇后的事情,就伸出手去安慰一下她。

没想到的是,云瑶月竟然脱离了他的怀抱躲到角落去了。

那只手在半空中显得十分尴尬。

“太子殿下,臣女还是觉得我们之间不合适……”

云瑶月在说完之后,身后传来一阵阴侧侧的笑声。

“呵呵……阿月,你没有心吗…”

云瑶月听着宁奕晨冰冷刺骨的声音,心里冷冷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她说过的不能再依靠男人。

可如果真的和他在一起了,又怎么能不想依靠他呢。

正想着,门外有人闯了进来。

“吱呀”

“娘娘,殿下在休息……”

“什么,连本宫来了都不见吗?”

糟了,皇后娘娘怎么来了?

云瑶月吓得赶紧站起来,却不小心踩到了藏在被子下面的玉佩的绳子。

一拌就恰好趴在他的身上,唇碰到了他的唇。

皇后和宁语曦进来时就刚好看到了这一幕,皇后的第一反应就是将宁语曦的眼睛捂起。

云瑶月抬眸,恰好撞到了他深邃的眼眸中,有些脸红。

“月月,晨儿,你们在干嘛?”

皇后反应后就指着二人开始教导,说得云瑶月面红耳赤。

云瑶月下床向皇后跪下,十分诚恳。

“娘娘,今日臣女本是想拿回自己的东西,却不小心摔倒,上了床……之后就是这样……”

云瑶月有些心虚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其他人。

而宁奕晨却瞪着眼睛看着她,阿月,不带你这样子的,明明是你。

云瑶月在皇后和宁语曦看不到的地方,凑到宁奕晨跟前。

“太子殿下,一会皇后娘娘问你,你就说我们是不小心的就好,反正打死不承认,估计是没事的……”

太、太近了吧……

少女身上似乎抹了新的凝露,一丝馨香直窜到宁奕晨的鼻尖。

这让他都没听清楚云瑶月在说什么,只听到“太子殿下”而这几个字,足让他不满。

“阿月,你我不必如此生分的,和以前一样叫我奕晨哥哥就好,或者直接叫夫君也是可以的。”

“前面那个可以考虑考虑,至于后面那个你就别想了……”

云瑶月的话逗笑了宁奕晨,但他还是有点失落,算了,等大婚后再说吧。

“再说了,本小姐还不一定嫁给你呢。”

云瑶月的话说的很大声,不仅皇后和四公主还有满殿的侍卫都听到了。

“都被本宫亲了,你还想嫁给别人?嗯?”

亲…亲了……

宁语曦双眼瞪得老大,皇兄你牛啊……

皇后对儿子的壮举非但没生气,还点点头。

皇后依旧还记得,丞相夫人在生出云瑶月时,自己携年仅三岁的宁奕晨去贺喜好姐妹喜得千金。

那时候,尚在襁褓的糯米团子一下子就捕获了皇后的心思。

尤其是在云瑶月七岁中盅那日,十岁的宁奕晨终于对以往的小尾巴有点不一样的感觉了。

可当知道,云瑶月喜欢上了三皇子,并且非他不嫁的,心里又对宁奕晨不平,唉,自己那一片痴心的儿子可怎么办呀。

可现在月丫头及时醒悟,知道谁才是她的良人,皇后心里的难过减了不少。

小女儿宁语曦则又与她相处亲蜜,这样最好。

“月丫头是不想对晨儿负责么?”

这是什么意思?

云瑶月被这两人感到震惊。

她明明记得前世的皇后不喜欢她的啊,怎么重个生之后,什么都变了样?

“奕晨哥哥只是表面喜欢瑶月而已,其实平时也……”

云瑶月低头抹去根本不存在的泪水,差点没笑出来,这下看你怎么说。

“阿月,你……”

宁奕晨怎么都没想过,云瑶月会如此说,当即表示自己的选择不会错的。

云瑶月彻底傻眼了,他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宁奕晨感受到身边一道幽怨的眼神,憋着不让自己笑出声。

皇后见此情形无奈不已,算了儿子的事情自己解决吧。

“哦,晨儿既然无碍,本宫就先回宫了,月丫头……”

皇后意味深长地看了云瑶月一眼才带着人离去。

见皇后一走,云瑶月和宁奕晨原本崩住的心终于放下了。

云瑶月更是吁了一口气,随即将眸子盯着他看,看得宁奕晨心里也没个底。

“阿月,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别叫我阿月,你说你怎么和前世差……”

差点就露馅了……

云瑶月赶紧停口,装作生气的模样。

见到云瑶月生气了,宁奕晨忙起身下床去安慰她。

“把,把衣服穿好……再过来……”

云瑶月看他的被扯得衣服松松绔绔,衣衫不整,脸颊都有点烫。

啧,小丫头这是害羞了?

宁奕晨心情非常好,他走到屏风前,拿起衣服就过来了。

“阿月,替我更衣可好?”

什么,更衣?

“这我才不呢,你去找丫鬟吧。”

云瑶月假装不解风情。

“更衣这件事可不止有丫鬟能做,太子妃也可以,可我现在还没有太子妃,所以阿月什么时候才能……”

说着人就到了云瑶月耳边,忽然语气放轻,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贴着云瑶月耳朵说。

“入主东宫?”

云瑶月脸色一下子变了,她忽然。

“你明知道不可能的。”

云瑶月的声音渐冷,狠狠扎进他的心窝子。

宁奕晨嘴边的笑意却没有变,他一步步逼近云瑶月,一下子就将她带入怀中。

“呵,为什么你总是拒绝孤?孤就是这么不如那个渣男?”

云瑶月被他周身散发出的气势给吓到了,也忘了他说的是“孤”而不是“我”。

云瑶月脑子空空,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吃醋了。

好家伙,该不会宁奕晨以为自己拒绝他任何的示好,都是为了那个渣男吧?怎么可能?

“做孤的太子妃不比做他的王妃爽么?孤的后院除了女暗卫之外就全是男的了。”

宁奕晨急着向她解释的样子成功把云瑶月逗笑了。

这一笑不要紧,可把他看呆了。

可谓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啊。

“阿月笑得很好看,以后要多笑笑。”宁奕晨一只手抚上云瑶月的脸。

“好啊,”见云瑶月答应的如此之快,宁奕晨不由的感慨。

可她的下一句话就是“除非殿下日后不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可每日都会开心的。”

宁奕晨被气炸了,抓住她细嫩的手臂,没一会就红了。

“你抓疼我了……”

云瑶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哽咽。

到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丫头,宁奕晨终究是不忍心的。

便将她的手放开了,云瑶月娇嫩的手臂上大块红肿,显得格外刺眼。

他走到桌案后拿出一个小瓷瓶递给她。

“这是什么…”万一是毒药,她可不敢用。

见云瑶月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个不停,就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放心,没毒。”

云瑶月被猜到了心思,有点儿尴尬,但很快就将瓷瓶接了过来。

瓶口一打开,丝丝淡雅的草药清香扑鼻而来。

“这是……凝心露…”

这是每年西域进贡朝廷的珍品,据说只有六瓶呢,除了皇后和五皇子各一瓶,剩下的就都是太子的了。

所以格外珍贵,而这么难得的珍贵的东西给了她用了,是不是……

自重生以来,还没人对她如此好呢,她快速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快速地低头。

宁奕晨见她满脸都是感动,心下也有一些欢喜,看来小五说的不错嘛。

“怎么样,好用吗?”

“还、还行吧…谢谢你……”

云瑶月别过脸,好半天才憋出后面的话。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自从上个月的她被救上来后就一直像及了个人一样,做事也不像之前那样想的简单了。

但他还是更喜欢现在这个阿月。

“阿月,可有奖励?”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