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春令(杨颖姝塘中鱼)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锁春令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锁春令)

古代言情小说《锁春令》是作者““塘中鱼”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杨颖姝塘中鱼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男女也并无不同,只不过此时没了忌讳,更好说话而已,虽说这个世上男尊女卑已是常态,但女子的命难道就轻贱些?她却似乎并不着急,挣开颖姝的手,慢悠悠说道:“小姐不必为我担心,我心里有数,不过我可以叫你姝儿吗?小姐小姐的,怪生分的”。颖姝听的一头雾水。这女人,好生大胆,自己夜间潜入让她逃命,她却装登徒子调戏…

古代言情《锁春令》,讲述主角杨颖姝塘中鱼的爱恨纠葛,作者“塘中鱼”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男女也并无不同,只不过此时没了忌讳,更好说话而已,虽说这个世上男尊女卑已是常态,但女子的命难道就轻贱些?她却似乎并不着急,挣开颖姝的手,慢悠悠说道:“小姐不必为我担心,我心里有数,不过我可以叫你姝儿吗?小姐小姐的,怪生分的”。颖姝听的一头雾水。这女人,好生大胆,自己夜间潜入让她逃命,她却装登徒子调戏…

第2章“我知道你以前的事。” 试读章节

!!!

姑娘?莫不是个女的?

颖姝呆呆站在她面前,一脸怀疑的盯着她,喉间平坦,并没有凸起,可能是世道艰难,这女大夫发育不好,导致她胸部平平,这才错认了,毕竟女子抛头露面,是要被他人诟病的。

“杨小姐”她突然起身,手指绕着颖姝的发丝挽到了耳后——“你觉得我在骗你?其实我根本无法替你医好左臂?”

似突然回神想起来自己的目的一般,“活死肉生白骨,大罗神仙都难以办到。你快走吧,要是被人发现了你活不下来的,这世间女子不易,你更该惜命些。”颖姝拉着她的手切切说到。

男女也并无不同,只不过此时没了忌讳,更好说话而已,虽说这个世上男尊女卑已是常态,但女子的命难道就轻贱些?

她却似乎并不着急,挣开颖姝的手,慢悠悠说道:“小姐不必为我担心,我心里有数,不过我可以叫你姝儿吗?小姐小姐的,怪生分的”。

颖姝听的一头雾水。这女人,好生大胆,自己夜间潜入让她逃命,她却装登徒子调戏,还说什么生不生分。这女大夫虽是义父为自己请来的贵客,但这种话又不该由她来说。

颖姝在府里独来独往,身边虽有一个小丫鬟伺候,但并不拿身份压人,也不深交,主仆两人就像不熟的生人,竟也说不上几句话。所以当她听到这女大夫说出这种僭越的话来,只觉得心里怪异,却说不上个所以然来。

“随你,以后若是出了什么事,可别怪我。”她甩了甩手,愤愤出了门,没再回头。

颖姝走在夜里,越想越气。

府里养了将近一年,养好了她的身体,养好了她的容貌,也养出了她的脾气。

虽说她年前贱命一条,脾气确实脓包了些,但现在好歹也是公爵府家的人,府里上下从未有人同她这样说过话——颖姝心想,自己再也不要管她,看这位女大夫到时如何化解。

第二天用过早膳,那女子便提着药箱上门来了。

颖姝看着旁边的女子,又是薰药又是扎针,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的下来,左肩竟生出几分热气,在断口处来回乱窜,十分舒爽。竟真让自己生出几分希望来。

“你真的能让我重新生出手臂?”颖姝露出断臂的切口,将信将疑的看着她熟练的操作,不由得发问。

她却摆了摆手中的银针,头也没抬说道:“小姝儿还在替我担心?放心吧,我死不了的,有秘密武器。”说罢还深深看了颖姝一眼。

这女人越发奇怪,颖姝不由得好奇起来。

“我义父义母知道你是女子吗?”

“知道。”

“怎么就我不知道?”

“你没问,如果我是男子,现在屋里头应该围满了人,没得叫你坏了名声。”

“……”

颖姝说不上来,小脸有些发红,府里的日子真是安逸过头了,竟叫自己愚钝至此,连这些都不曾注意,还闹了个乌龙。

“听说小姐曾经也是从饥荒一带逃出来,死人堆里爬起来的,见过那么多生离死别,按理说应该比较敏感。现在看来是老侯爷和老夫人将你宠的狠了,竟一副懵懂无知的少女模样。”

“与你有何干系?我敬佩你身为女子可以行医救人,但也由不得你议论我的家中琐事!”颖姝听她怎么说,心里陡然升起怒火,眼睛瞪的老大,恨恨的盯着她。

“别动。”

她似乎并未听到颖姝说话一般,摆正了身子,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以前的事,此行前来没有什么目的,我只是为了帮你,你得信我。”

“谁不知道我以前的事?”

整个京城都知道,公爵府夫妇收养了一位断臂少女,与已故小姐极为相似。这一对夫妇觉得是上天的恩泽,又赐了一个女儿,为了报答,足足在城外施了一个月的粥,在府内摆了三天的筵席,给足了这个义女排场。

但颖姝身份特殊,加之又是断臂,更是因为过惯了平民百姓的日子,总是小心翼翼待人,不敢说话,且看着防备心极强,故而没什么贵族小姐愿意同她做闺中密友。

虽没什么大碍,但总是独来独往,也不爱出府,公爵府夫妇生来随性,便也不给她立什么规矩,只学好功课就好,其他的便由着她来。

“谁不知道我是认养的?连街边小乞儿都知道的事,你却拿来同我讲信任?”

“我说的是你亲生父母,和你弟弟的事。”

颖姝心里陡然收紧,脸色煞白,端起茶杯的手抖了一下,撒出去大半。

女大夫却并不在意,擦了擦被沾湿的衣袖,朝颖姝笑了一下——“今日就到这里了,明日我会继续,你记得要在治疗期间保持心情舒畅。”说完她便转身朝门外走去。

——不行!你等等,颖姝想叫停她,要问问她是如何得知的。张了嘴却发现没有声音,只能大口吸气,瞪大了眼睛。

伸出唯一的手想要抓住她问个清楚,却似乎被人钉在这张椅子上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淡出视线。

“小姐!!!”

丫鬟惊呼“小姐你快顺气啊!”她拍了拍怀里僵硬如木头,面如纸色的人儿的背,试图让她平静下来,自家的姑娘从来都是一副淡淡的样子,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说过一句重话,何时这样过。

小丫鬟慌得不行,眼里急出泪花来,生怕出了什么事,急急对自家小姐说道——“我去请老爷和夫人,小姐您可千万不要有事!”

谁料怀里的小姐突然一把捏住她的手,声音发颤道:“不必,只是被外面的喜鹊惊着了。”

丫鬟春桃愣了一下,胡乱用袖子擦了下脸上的泪水,又赶忙倒了杯凉茶递了过来。

颖姝缓了缓心绪,坐在位子上,看向自己的小丫鬟——看着八九岁的样子,脸蛋粉扑扑的,还是个小孩子。

“春桃。”

“奴婢在。”

“你刚才是不是以为我要死了?”

小姑娘闻言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俯身柔柔道——

“小姐,奴婢一进府就跟着小姐,奴婢手笨,小姐从未罚过,奴婢知道小姐好,绝无半点加害小姐的心思。”

“我只是问问,你不必多心。我有些乏了,要休息,你先去忙吧。”

小丫头这才起身,一步三回头的朝屋外走去。

随着关门声落下,颖姝再也把持不住,身子一软,从椅子上跌落下来,断臂的伤口处开始在隐隐作痛。

——她知道什么?凭什么说来帮自己?他们根本就不是我的亲人,他们只是被饿极了的牲口,虎毒不食子,但是他们敢。

已经过去许久的事又重新被人提起,颖姝只觉得浑身冰凉,脑海里又浮现出那家人看自己的眼神——像是在看着猎物。

夜间,颖姝重新洗漱了一番,又换了衣服直往那位女大夫的住处,如今快要入冬了,晚风有些刺骨,但她不敢耽误,好不容易有了如今的日子,谁都别想把她拖回原地。

“说吧,你都知道些什么?”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9:2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