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买来的媳妇太嚣张(汤圆圆何廷默)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汤圆圆何廷默)先婚后爱:买来的媳妇太嚣张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汤圆圆何廷默)

古代言情《先婚后爱:买来的媳妇太嚣张》,讲述主角汤圆圆何廷默的爱恨纠葛,作者“开心快乐的繁星”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这汤圆圆脾气秉性与众不同,一点都不像汤赌鬼生出的女儿,可她确确实实的汤家的,真是怪异,他心中有所疑虑,可惜现有知识并不能让他参透真相。“明日你自己去书院吧,我可不想送你。”汤圆圆直接道,她不是傻子,之前他那些同窗看她的眼神分明就是取笑,她懒得和他们计较,她怕自己计较起来会控制不住自己将它们痛打一顿。…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先婚后爱:买来的媳妇太嚣张》,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汤圆圆何廷默,由作者“开心快乐的繁星”精心编写完成,精彩片段如下:这汤圆圆脾气秉性与众不同,一点都不像汤赌鬼生出的女儿,可她确确实实的汤家的,真是怪异,他心中有所疑虑,可惜现有知识并不能让他参透真相。“明日你自己去书院吧,我可不想送你。”汤圆圆直接道,她不是傻子,之前他那些同窗看她的眼神分明就是取笑,她懒得和他们计较,她怕自己计较起来会控制不住自己将它们痛打一顿。…

第8章 张若若的哀求 试读章节

汤圆圆瞧他那样,就笑了一声道:“嘿,这么害羞呀。”

八仙桌上点着油灯,汤圆圆将布铺平,拿着剪刀在那边裁剪,心想,就这两块布,只够做两个,都怪何家太穷。

何廷默没接话,拿着本书,坐在床边温书。

今日为了汤圆圆耽误了半日,若不是张若若报信,自己都不知道家里出了事。

这汤圆圆脾气秉性与众不同,一点都不像汤赌鬼生出的女儿,可她确确实实的汤家的,真是怪异,他心中有所疑虑,可惜现有知识并不能让他参透真相。

“明日你自己去书院吧,我可不想送你。”

汤圆圆直接道,她不是傻子,之前他那些同窗看她的眼神分明就是取笑,她懒得和他们计较,她怕自己计较起来会控制不住自己将它们痛打一顿。

不过一群穷酸书生罢了,当屁放了。

其实何廷默也没想让汤圆圆去送。道:“你不要送,我自己去吧。”

汤圆圆裁剪完,便回床上睡觉,她和何廷默各睡一边。一人一床被子,互不干涉,她闷头就呼呼大睡,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还打起了呼噜。

搅得何廷默书都看不下去了,他定眼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女人,然后吹了蜡烛也睡了。

哪知道第二天,何廷默前脚刚走,何田氏就在家叫了起来:“老三的书忘带了,还有炊饼也忘带了。”

汤圆圆心想,书忘记带了就问同窗借呗,饼忘记带了就不吃呗。

然而,何田氏非要汤圆圆去送。

汤圆圆的身契还在何家人手里,现在又是吃何家用何家的,她虽不情愿却又无可奈何的朝书院方向走去。

何廷默走得倒挺快,汤圆圆在身后追了好久,快到书院了这才追上何廷默,刚将东西交给他,就看到一辆精致的马车叮呤咣啷的走了过来。

马车在何廷默的身边停了下来,探出一张美丽的脸庞。

是张若若。

何廷默心想,昨天不是都说清楚了吗?怎么今日又找了过来。

“何公子。”

“张小姐。”

汤圆圆看这两人的小九九,心想情人会面,正牌老婆在场,真是尴尬。

便甩了甩手,无所谓的道:“要不,我走吧,你们聊。”

何廷默道:“你等一下。”

汤圆圆站定,心想,你们两个唠嗑,我还要做陪衬,真是无聊。

张若若看汤圆圆在场,憋了一夜的话竟不知从何说起,昨夜她翻来覆去一夜未睡,她仍是放不下何廷默。

自古都是多情的一方痛苦,她自认为的初恋被自己的爹给搅黄了,原是看不起何家穷,想凭着自己财大气粗,想让人家好儿郎做上门女婿,却没想到人家直接娶了旁人。

张若若昨日在家和爹哭闹了一场。张员外只道:“没出息的,天下好儿郎多的是,这个不行就换一个,哭什么?”

张若若从小娇惯,哪里肯听,又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大闹了一场。张家昨天一晚上没得安宁。

张若若想了一夜,她打算找何廷默说出她自己的想法。

“何公子,我有些话想与你单独说。”

“在这里说无妨。”何廷默压根从未看上张若若,对于她一直是以礼相待,现下她明显有纠缠之意,自是要避嫌的。

张若若见他连单独与自己说话都不肯,只以为是他还在生爹爹让他做上门女婿的气。

便委屈的泪落如珠。

何廷默最烦女人哭了,张若若一哭他就心烦气躁。

但又不好当场发作,只能指了书院的一角,对汤圆圆道:“你先去书院内等一下,我一会就来。”

汤圆圆心领神会,拿了包袱就往里走。

张若若的马车转了个头,慢慢悠悠的驶向偏僻的一角停下。

丫鬟搀扶着张若若下了马车,然后就自动退去一旁等待。

张若若面容憔悴,又带泪珠,减弱道:“何公子。”

“你有何事,尽快说了吧,我赶着回书院,且男女授受不亲,不好聊多久。”

张若若直奔主题,将昨晚想了一夜的主意,告知了何廷默,道:“之前是我爹不对,但是我已经想明白了,我想嫁与你为妻,你看可好?”

“???”

何廷默满脸黑线:“我已然有妻子了,你如何再嫁给我为妻?”她再嫁只能为妾了,之前甚至想让何廷默上门,这下子怎么做低成这样?

“我是说,我想做你的平妻。我愿意与汤家妹子一同侍奉你。”

这时代娶平妻是常有之事,以张若若的出身和汤圆圆做平妻,实在太委屈她了。

然而何廷默一听这话,便满头满脑的官司,他娶了汤圆圆已经够他烦恼的了,幸好两人约定将来和离,幸好汤圆圆是那种没心没肺的洒脱性格,他在外读书也没什么烦恼。

这张若若一看就是心思细腻的,真娶进了门恐怕不好敷衍,再加上自己压根从未看上过她,压根没有娶她进门的想法,这女人自己就贴上来了,太会纠缠了,而且动不动眼泪示人,一看就是那种会装弱者的女人,太难对付。

何廷默思索片刻道:“我本一心读书,从未想过男女之事,我娶汤家的,也是因为我父母做主,现下我只想一心读书考取功名,不想再娶亲。张小姐,你快回去吧,此事日后万万不要再提。”

张若若听得此话,如同晴天霹雳,她只以为自己伏低做小,做个平妻,而自己身家丰厚,定能带来丰厚嫁妆,却不想何廷默拒绝得如此干脆。

其言语分明再说,他从未看上自己,可是之前向其请教诗画,他明明以礼相待……

张若若不死心,道:“你当真喜欢你那粗俗不堪的妻子,不喜欢我这样名门闺秀?”

“这倒不是,我与汤圆圆只是父母之言,并无真感情,我拒绝你与她无关,只是我不想再娶妻,只想安心考取功名。”

何廷默觉得自己说的够清楚了,便作揖回了书院,留下用情至深的张若若独自哀伤。

而另一边,汤圆圆正在鹿鸣书院左逛右逛,她是个路痴,压根找不到北。

正当她一筹莫展之际,蒋武遇到了她,道:“何家娘子,怎么在书院闲逛?是来找何廷默的吗?”

蒋武故意将声音拉得很高,就是为了让汤圆圆被其他书院学子知晓。

书院皆传何家小娘子目不识丁,行为粗鲁,不堪入目。

蒋武想看汤圆圆的笑话,更想看何廷默的笑话。

汤圆圆一看他那副尖嘴猴腮的模样,小人的嘴脸,再加上她分明记得上次这人在学子中笑得最欢,就知道这个瘪三定是个和何廷默有仇的。

汤圆圆眯着眼睛看他,道:“这位獐头鼠目的学子,您好。”

她一开口,大家就都笑了起来。

蒋武没想到她来这一招,眼瞅着被人嬉笑了去,顿时觉得脸上无光,道:“什么獐头鼠目,蒋某人明明风流倜傥一少年。”

“你确定你是少年?我看你像是半截身子快入土了。”

其他人笑得更带劲了,直道:“何家小娘子还挺风趣。”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