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手可及的爱意小说(林哲媛檐下听宇)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触手可及的爱意)林哲媛檐下听宇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触手可及的爱意)

很多网友对小说《触手可及的爱意》非常感兴趣,作者“檐下听宇”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林哲媛檐下听宇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我可没花我老爸的钱,所有都是我自己竞赛奖金,看你这样子,啧啧啧。”林哲媛换了种眼神瞪他,仿佛在说难道这样就不是败家了吗?凌稹风笑着搂住她,“现在就知道要为我考虑理财方面的问题了,不错,到时候进入角色一定很快。”林哲媛花了五秒钟才懂他什么意思,红着脸推开他。晚上凌稹风让林哲媛睡床,他在她旁边打地铺…

现代言情小说《触手可及的爱意》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林哲媛檐下听宇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檐下听宇”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我可没花我老爸的钱,所有都是我自己竞赛奖金,看你这样子,啧啧啧。”林哲媛换了种眼神瞪他,仿佛在说难道这样就不是败家了吗?凌稹风笑着搂住她,“现在就知道要为我考虑理财方面的问题了,不错,到时候进入角色一定很快。”林哲媛花了五秒钟才懂他什么意思,红着脸推开他。晚上凌稹风让林哲媛睡床,他在她旁边打地铺…

第5章 耀眼的凌稹风最爱耀眼的林哲媛 试读章节

闭园后他们便乘坐专车回酒店。

“今晚好好休息明天还能见到你最爱的贝儿。”凌稹风提醒林哲媛才想起来问:“你真的买了两天的票?”

凌稹风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所以你买了两天的票实际我们只能玩不到一天?”林哲媛瞪大眼睛像看败家子似的看着他。

“我可没花我老爸的钱,所有都是我自己竞赛奖金,看你这样子,啧啧啧。”林哲媛换了种眼神瞪他,仿佛在说难道这样就不是败家了吗?

凌稹风笑着搂住她,“现在就知道要为我考虑理财方面的问题了,不错,到时候进入角色一定很快。”

林哲媛花了五秒钟才懂他什么意思,红着脸推开他。

晚上凌稹风让林哲媛睡床,他在她旁边打地铺。

关了灯后,林哲媛回想着今天的不可思议,侧向凌稹风那边,遮光窗帘让她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身影,她垂下手,凌稹风自然拉住。

不一会儿,凌稹风看了一会儿手机,然后在她手背上烙下一个吻,“生日快乐”。

林哲媛笑着,“谢谢”。

早上林哲媛睡到自然醒,睁开眼就看到凌稹风撑着头满眼温柔地看着她。

窗帘还没拉开,她便问他几点了。凌稹风觉得这种感觉很奇妙,仿佛他们真的是已经生活了很久的夫妻,自然而然地交互着生活的小事。

“大概八点了,起床吧?我叫了早餐。”他们去得算晚,在门口排了挺长时间的队。

入园后先去的是林哲媛“想玩项目列表”的第一名,为了满足她“环球旅行”的梦想。

林哲媛很少旅游,但她偏爱地理,她很想看遍她在地球仪上用指腹划过的一片又一片地域,想亲身感受世界各处的人文,甚至想学会所有的语言。

但是爷爷奶奶出不了远门,她也没有可以一起去的朋友。虽然游乐项目能体验的毕竟有限,但是对她而言也有独特的意义。

玩了这个项目之后,凌稹风带她去排队,等女儿出来。

虽然林哲媛每天抱着手机对别的太太拍的女儿母爱爆棚,可是当她真的站在女儿面前时,林哲媛紧张地语言系统都有点紊乱,拽着凌稹风的胳膊疯狂问他:“该说什么啊我”,凌稹风笑着凑她耳边回答:“不要嘴瓢就行了。”

这外号是过不去了,林哲媛瞪他,马上就要轮到他们了。

林哲媛看着贝儿只说贝儿太可爱了,妈妈可喜欢你了。凌稹风突然插一句:“我是爸爸,你妈妈她今天过生日,贝儿可以祝福一下她吗?”

林哲媛先是被凌稹风第一句话搞得风中凌乱,听到他后半句有点期待女儿会怎么做。

没想到可爱的小狐狸先是捂嘴作惊讶状,然后兴奋地跺脚脚,朝林哲媛比心,然后对饲养员说了什么。

饲养员转达说:“贝儿祝妈妈生日快乐,贝儿也最喜欢妈妈了,祝妈妈每天开心和爸爸在一起幸福快乐。”贝儿点点头。

结果围观的游客也纷纷祝林哲媛生日快乐,搞得林哲媛都不好意思,连忙向大家道谢,最后和贝儿挥挥手,小宝贝也给她献飞吻挥了挥手。

他们又玩了几个项目,在园区里一个特色餐厅吃了午饭便回去了。

到家后是下午,云云奶奶被奶奶喊来家里看西游记,她怕孙女回来时她不在,爷爷在厨房准备食材。

晚上奶奶掌厨,一家人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饭后凌稹风和爷爷暗自同谋了什么,关了灯,爷爷唱生日歌,点蜡烛,凌稹风便拿着相机记录,奶奶也配合起爷爷唱生日歌。

林哲媛看着总是带给她惊喜和快乐的三个人,闭上眼许了一个简单的愿望:希望我爱的人都能幸福顺遂,平安健康。

晚上爷爷说什么也不让凌稹风住酒店,最后是爷爷睡爸爸那间,林哲媛和奶奶睡,凌稹风睡有空调的林哲媛房间。

林哲媛想自己睡爸爸房间,但是爷爷说没怎么收拾,好歹是寿星让林哲媛睡在他满是墨香的卧室才更合适。

次日凌稹风吃完早饭就走了,林哲媛负责替爷爷把他送到机场,要登机前,林哲媛朝他挥手,凌稹风走了几步回过头,林哲媛还是跑过去抱住了他,“这两天,我很开心,真的谢谢”,凌稹风摸摸她的头,“媛媛”林哲媛刚从他怀里仰起头他便吻住她的嘴角,浅尝辄止,放开她走了。

他们两个在一起没有吵过架,两个人从小到大都没有过歇斯底里的时刻。

林哲媛跟爷爷奶奶生活的久了自然很有耐心,并且她本来就认为没有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她虽不怎么愿意语言表达,但是常常会用写信的方式,可以更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凌稹风就是一个恋爱脑,在他眼里林哲媛是最善良的,不必怀疑她,只要她还爱他,他永远不会让他们有功夫吵架。

况且凌稹风生气也很有风度,常常是暗戳戳地让人下不来台,当然这种蝎子属性不会让毒针扎到林哲媛。

但是有那么一件事,林哲媛选择了冷战,凌稹风虽然懊恼但是也不愿让步。

马上凌稹风便大四了,以他的成绩完全可以去顶尖高校读研,但是为了和林哲媛在一起,他居然打算直升本校硕士。

林哲媛得知他这个打算时两人正在吃饭,凌稹风话一说出口,林哲媛的手顿了顿,沉默着。

那顿饭他们吃的不太愉快,于是凌稹风在送她回去时拉住她的手坐在路边长凳上,打算好好聊一下。

“你不愿意我留下?”林哲媛点点头,“你应该去追求更好的,不要为了我,理智一点做决定。”

“我很理智,这就是我权衡利弊后的选择。”

“你的权衡利弊就是把爱情放在你的前途之前?”

凌稹风低头揉了揉眉心。

“媛媛,你对我而言一样重要,我的前途和你并不是对立关系,你就是我前途的很大一部分。”

“但是我们还没在一起时你曾跟我说过你的梦想,你想要去首都读书,你高考时落下了遗憾,我不想你因为我,再次铸造一个你读研的遗憾。”

凌稹风愣住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确实,高考前的那段经历好像影响了他整段人生轨迹,他高考失利,没能去成首都,没有追上青春难以忘怀的那个人的脚步。

林哲媛抱抱他,将他拖回现实,“你再仔细想想,稹风,即便我们要分离,我有信心可以挺过去。”

他们彼此默契地都沉默了,其实两个人都不肯让步。林哲媛当然也不想他离开,但是把他绑在自己身边对他或许是折磨,以后如果他后悔了,他会说他当初都是为了她,会头也不回的离开她,到那时才是真正的失去。

凌稹风相信林哲媛,但是他确实不想分开。更大的原因是他有些逃避之前的错误,执着地认为即使留在这儿他也可以达成自己想要的成就。

他们冷战了一晚上,两个人都没有睡好,隔天早上,躺在床上只睡了一会儿的凌稹风收到林哲媛一条消息,她希望他先去首都,等她一年,她会考到首都和他一起读研,她请他相信她。

他翻看高中时的记录,看到那个几乎占据所有故事的名字,用手背挡住眼,许久,给林哲媛打了通电话。

“媛媛,我答应你。”

又一次夏末,凌稹风已和林哲媛分属两地。他们每天会视频通话,分享日常,异地恋对他们来讲好像并没有当初想象得那么难以度过。林哲媛压力比较大,每天泡在图书馆里,但他们还是照常通话,只不过是无声陪伴着彼此。

林哲媛成绩不算太好,凌稹风帮她按照成绩分析了院校。奋战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但是初春换季时林哲媛就生了一场大病。劳累过度加本来温暖的天气突然还了一场寒潮,林哲媛猝不及防。

凌稹风恨不得现在就飞过去,但是林哲媛说她打点滴了等他飞过来就已经好了让他不要折腾。

最终林哲媛发挥超常地考到了她想去的首都一所院校,距离凌稹风的学校不远。毕业那天凌稹风专程飞回来跟她拍毕业照,他们特意去音乐协会拍了一组,新的小社长久闻凌稹风大名,激动地要凌稹风弹一曲。

凌稹风陪着林哲媛一起回家,路上他问林哲媛要不要跟他一起住。在首都租房子真的很难,加上其实他们也已经在一起快四年了,林哲媛便同意了。

回到家奶奶做了一大桌接风宴。凌稹风这次回来爷爷让他和林哲媛一起住,爷爷觉得两人也不小了,在他的观念里二十五就该结婚了。倒是林哲媛不同意了,她卧室比较小,地面上的空地根本放不下地铺。

晚上出去散步时,凌稹风想要让林哲媛带他去看看她之前读过的学校。林哲媛家距离她的小学也不太远,她便拉着凌稹风拐了几条街,马上就见到了那些建筑。晚上学校不让外来人士进去,他们就坐在学校旁边的长凳上聊天。

聊到小时候林哲媛说她一直是一个人,她虽然也羡慕大家一起玩,但是其实她发现友情也不能将就,与其与背后捅人刀子的“朋友”凑合倒不如一个人过得潇洒自在。所以小学初中林哲媛永远都是老师眼中的三好学生,成绩好,有才艺,安静不惹事。

虽然每位老师都是功利的,但林哲媛真的很喜欢初中的老师们,他们给予了林哲媛虽然不多但对她来讲已觉得是天大的关心。

聊着聊着已经九点了,“我们回去吧,奶奶很愿意给我设门禁。”

林哲媛站起身,凌稹风仍坐着拉了拉她的手,“媛媛,我真的很后悔没能早点认识你”。

林哲媛鼻子发酸,转过头笑他:“你就算跨越时光也无法逾越距离吧?你家离我家都有十万八千里了。”

紧接着她便说:“而且你怎么能保证你会喜欢那时的我?那时候没人会喜欢我。”

“我会,一定会。”

他们保持着这样的动作,林哲媛发觉自己眼睛已经湿润。“少来,其实,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不等凌稹风回答,“我不漂亮,成绩不好,不开朗,在任何场合都是小透明,吉他也弹得不算好,害怕和人打交道,我真的想不通,这么耀眼的凌稹风为什么会喜欢我。”

凌稹风面对着昏暗的路灯仰头看着她,林哲媛仿佛能看到凌稹风眼里盛的星光和悲悯。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自己呢媛媛?在你眼中的凌稹风耀眼,可是在我眼中你才是最耀眼的。你很漂亮,坐在那里就能让人觉得岁月静好,只要你用有些呆呆的眼神看向我我总会想:我的媛媛真可爱。而且于我而言你的耀眼不仅在于外貌,你的气质,更在于你本身。你的存在本身就美好。但你太善良,我总害怕别人会伤害你所以我想要在你身边保护你。”

林哲媛静静看他说完,俯身抱住他。凌稹风回抱住她,“媛媛,其实你就是我的公主,在我们的童话中,你是唯一的耀眼角色。”凌稹风仿佛是在她耳边低语,惹得林哲媛耳朵有些痒。

林哲媛正坐在凌稹风身上,月光和昏暗的路灯光照在他们身上。凌稹风试探着轻吻了林哲媛的嘴角,林哲媛回应了一下便坏气氛地说:“好了,该回去了。”

凌稹风用手环紧她的腰,用头蹭蹭她的颈窝,“我没觉得爷爷让我们住一间房有什么不妥,况且首都那件出租屋也只有一张床。”凌稹风的声音闷闷的。

林哲媛用手指推开他的头,“你现在的状态就是我觉得不妥的来源。”

“放心媛媛,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别说了”林哲媛扶额。

“相信我,就像去年你让我相信你一样”这能一样吗?林哲媛无奈。

晚上两人还是共处一室了,凌稹风想要把背对着他的林哲媛扳回来,伸了好几次手还是作罢了。半夜迷迷糊糊地,凌稹风梦到了一个看不清脸的海妖缠住他,他被吓醒才发现是林哲媛的胳膊和她的一条腿。

凌稹风笑着心想幸好自己没有勇战海妖,随后便尽量动静小地换了个让双方都舒服的姿势。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