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小说(盛萝魏衡)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盛萝魏衡(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盛萝魏衡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盛萝魏衡)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盛萝魏衡,故事精彩剧情为:烟紫色的帷帐、檀木的床梁、花团绣纹的锦色被褥、叠放整齐的青色罗裙……一个不好的预感在脑子里闪过。一道声音的出现证实了她的这个预感。“盛小姐,你醒了。”来人是个宫仆嬷嬷打扮的大姐,“既然盛小姐没事,那便去一趟前院吧,晴兰公主可还等着呢……”这老嬷嬷面色深沉,语气又意味深长,着实令人有些没来由的害怕…

古代言情小说《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由网络作家“5个铜板”近期更新完结,主角盛萝魏衡,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烟紫色的帷帐、檀木的床梁、花团绣纹的锦色被褥、叠放整齐的青色罗裙……一个不好的预感在脑子里闪过。一道声音的出现证实了她的这个预感。“盛小姐,你醒了。”来人是个宫仆嬷嬷打扮的大姐,“既然盛小姐没事,那便去一趟前院吧,晴兰公主可还等着呢……”这老嬷嬷面色深沉,语气又意味深长,着实令人有些没来由的害怕…

第1章 头好痛感觉要长脑子了 试读章节

正是初春时节,杏雨梨云,窗外纷红骇绿。

这种时节凉意最浓,身体又像泡在了水潭里一样湿漉漉,她是被硬生生冷醒的。

哪个挨千刀心黑的把冷水泼她身上了。

她心里愤愤想着,艰难地睁开了双眼——

然而,眼前的一切都那么陌生。烟紫色的帷帐、檀木的床梁、花团绣纹的锦色被褥、叠放整齐的青色罗裙……一个不好的预感在脑子里闪过。

一道声音的出现证实了她的这个预感。

“盛小姐,你醒了。”来人是个宫仆嬷嬷打扮的大姐,“既然盛小姐没事,那便去一趟前院吧,晴兰公主可还等着呢……”

这老嬷嬷面色深沉,语气又意味深长,着实令人有些没来由的害怕。

沉默半晌,她认命般地叹气,点点头。

她低头看了下自己身上湿透的衣裳,又瞄了眼摆放在旁边那身青色的干净衣物,哑着声音道:“等我先换套衣服。”

说罢,冷得抖了下。

在去往前院的路上,她的脑中涌入了很多记忆。

她果然是穿越了……

原身的名字还和她一样,叫盛萝,是当朝兵部尚书的长女,性格娇蛮任性,而且头脑简单,不学无术。

根据记忆,她现在身处在白府,是被白府千金白妍邀请来参加百花宴的。

至于她为什么会一身湿……

说出来吓人,她竟然和当朝公主扭打起来,然后双双喜提落水。

思及此,她不由打了个寒颤。

原身可真的是嫌命大,一大户千金,跟人打架就算了,还好打不打,打个最不该打的。

这下好了,原身溺水身亡了,她这个倒霉蛋来背锅了。

她本是某美院的一名苦逼女大学生,通宵三天赶毕设的时候,蓦地眼前一黑,就来这了。

没想错的话,她是猝死的。

这一刻,她忽然就有点想通,为什么说穿越女主千千万,学医占一半……

就在她费力接收和消化这些不属于她的记忆时,她跟着嬷嬷也走到了前院。

她现在就仿佛周迅走红毯,心里只有一句:好多人啊。

这百花宴开在白府的骊心亭附近,这亭子是白家千金白妍十五岁时,其父亲白太傅赠给她的生辰礼。

白妍今日邀请了京城显贵人家的众多公子与小姐,说是正值春季,一起共赏百花,题诗作画,把酒言欢。

盛萝寻思,这可能就是他们古代的联谊趴。

她的出现,就像一块石头扔进了水塘里,瞬间激起千层浪。

“公主,那个疯女人来了!”有道声音响起,循声望去,是个十四五出头,穿着身鹅黄色衣裙的少女。

这一声,在场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了她身上,有厌恶、有嫌弃、有同情、也有幸灾乐祸……总之,她感觉自己被眼神暴力了。

因男女有别,宴席上用竹木立起的水绿色纱帘隔开了男女的席位。而此刻,隔着纱帘,那些青年才俊们也纷纷忍不住探头来看热闹。

一群想吃瓜的猹。盛萝在心里默默翻白眼。

晴兰公主也换了身干净衣裳,就是头发还湿着,多少还是有些狼狈。她一见到盛萝,秀眉都要竖起来,满眼仍是怒意。

盛萝就见这位公主气势汹汹地朝自己走来,颇有几分想要手撕了她的意味。

“盛萝!你竟敢动手打本公主,我要你好看——”话都还没说话,晴兰公主就扬起了手,要往盛萝脸上招呼过去。

盛萝出手一把抓住晴兰公主的手腕,把她往旁边用力甩去。

在晴兰公主还想再次出手前,盛萝立马低声呵住她,用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冷道:“你还想让别人看笑话吗?”

晴兰公主性子是冲动,但也不傻,这话一下子就拉回了她的理智。若她们俩再来一次互殴,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那当真是什么好名声都没有了。

“盛萝你真是个不干净的。”晴兰公主收住了手,只恶狠狠地盯着她,“你偷我的那只镯子呢?拿出来!”

不是吧这位姐,她盛萝好歹也是个尚书千金,犯得着偷你东西吗?

然而下一秒,身侧的老嬷嬷从怀里掏出一个金镶玉镯子,还有……一个玉带钩?!

“这些都是从盛小姐的衣物里取出来的。”老嬷嬷不忘补充。

晴兰公主讥讽一笑,“看来你盛萝不仅偷东西,还偷人呢。”

玉带钩是什么,那可是男子腰间的配饰。

盛萝觉得这信息量有点大,但不管怎么搜索脑子里的记忆,都没能找到与之对应的片段,那只能说明,她一没偷,二也没偷。

但此刻她该如何自证清白?这可比她当年数学高考最后一道大题还烧脑,现在这处境,是会掉脑袋的!

头好痛,感觉要长脑子了。

这时,方才喊她疯女人的那名鹅黄色衣裙少女也走了过来,和晴兰公主是如出一辙的讥讽笑容,“盛小姐前脚拒了平王的婚,后脚就要死要活想嫁给陈国公府的陈公子,结果陈公子看不上你。盛小姐倒是有福气,还真偷到汉子了,不知这回又是哪家公子?”

语毕,周围女眷纷纷故作羞状,低声细语指责起来。而纱帘那边那帮猹,也都纷纷发出低笑。

这番话,可谓信息量爆炸。

盛萝听得四面八方嘲弄的笑语和目光,心下颇为不爽,她一把夺过老嬷嬷手上捧着的金玉镯和玉带钩,一手拿着一个。

她晃了下玉带钩,看向那名少女,“罗乐,这好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鹅黄色衣裙的少女叫罗乐,是白妍的表妹,本是出身卑贱,但奈何有个太尉千金的表姐,因此也沾了不少光,常跟着白妍走动,现在都混到当朝公主身边当狗腿子了。

“罗妹妹为公主抱不平,我也理解,毕竟护主是天性,人有人的出路,狗也有狗的退路。”盛萝将手上的两件物什往手心握,笑笑“你说的这些,都是我的私事,罗妹妹竟如此了解,想来平日里就爱嚼这些舌根。罗妹妹现今常在贵女们面前走动,想来知道的肯定更多。”

顿时,贵女们的视线不由得集中在了罗乐身上,开始回想是否和这所谓的太尉千金表妹走得过于亲近。

罗乐又羞又气,再加之沐浴着女眷们的审视,她越急,越说不出话来反驳。

晴兰公主这回倒是不冲动,她冷冷地出声,“盛萝,还不将本公主的金玉镯还回来?那是阿妍送给我的。”

盛萝嘴角一弯,像是猎人终于等到猎物暴露破绽,“哦?好巧,我也有只阿妍送的金玉镯。”说着,她把玩起那只质地和做工都极为上乘的镶金玉镯,“一模一样哦。”

白妍同她们二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即便盛萝与晴兰公主向来不对付。

晴兰公主皱眉,心里其实也知道白妍与盛萝是好姐妹,但都到这地步,连架都打了,总不能白打一场吧,于是她继续发出质问,“既然是一模一样,你怎么确定这不是我的那只?”

“那敢问公主,您的镯子上可有什么可做辨别的痕迹?或者可曾磕碰过?”盛萝不慌不忙。

晴兰公主认真回想了下,诚实地摇摇头。

“公主,我的镯子镶金的部分有个十字掐痕。”盛萝说着,将镯子放于手心,摊开在晴兰公主面前。

冰绿色的玉石被色泽漂亮的金边包裹环绕,镯子一侧的金边上,明显有个呈“十”字模样的浅印。

这是她方才趁着与她们唇枪舌剑相对时,偷偷握在掌心用指甲盖掐上去的。

显然这不是一个能令人满意的结果。晴兰公主面色不虞,皱着眉,想反驳些什么,却发现不管怎样,都会显得是她在无理取闹——为了倒也不算价值不菲的镯子。

罗乐见晴兰公主不再出声,知道镯子一事已经以“是个误会”这样的结局得到了解决。

可她瞧着盛萝这一副淡定又游刃有余的姿态就很是不爽,她往前一步走,冷哼道:“那这玉带钩,盛小姐又如何解释?男子的贴身之物,是哪个不要脸的狗奸夫留给盛小姐的?”

见罗乐这不依不饶就是要让她出丑的样子,心里叹气,作为一名高素质的新时代女性,盛萝在原本的世界里是几乎没遇到过这种将坏心思表露得这般明显的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盛萝张嘴正要说话,一直不曾参与进来的白妍柔声打断道:“乐儿,不要再胡闹了。”

这话一出,盛萝循声望去,只见一名身形清瘦却曼妙的女子踩着款款莲步走来,一袭月牙白花枝暗纹的衣裙,腰间别着紫色环佩的步襟,墨发松散,容貌昳丽。

确实是个美人儿。

“阿萝,你身子不要紧吧,可别落了风寒。”美人儿走近,拉住她的手,满眼怜爱地看着她,神情尽是担忧之色。

可别说风寒了,她都已经是直接换了条命。

虽说前身的记忆里,她与白妍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姐妹,但兴许是换了灵魂的缘故,此刻的她倒是对白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只是认识并且熟悉,至于其他的,似乎没有更多了。

她尽量不显得生疏地朝白妍笑笑,而后走到罗乐跟前,她身量比罗乐高出半个头,她垂眼盯着罗乐,颇为不屑。

“你不是想听解释吗?”盛萝亮出那个玉带钩,大言不惭:“这个,是平王被本小姐拒婚后,又实在难忍心中爱慕,特送给本小姐的信物。”

在场所有人先是呆滞,再是震惊,后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晴兰公主的脸色已经难看得不能看了;就连一旁的白妍也是面色一变。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