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婚蜜爱:路少他真香了(林芝桑路毓桓)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霸婚蜜爱:路少他真香了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霸婚蜜爱:路少他真香了)

《霸婚蜜爱:路少他真香了》主角林芝桑路毓桓,是小说写手“折耳猫猫”所写。精彩内容:但出于医德,还是好脾气的对待他。“你叫什么名字,来医院是哪里不舒服吗?”“我叫路毓桓,觉得脑子里面总是不得安生。”路毓桓边说边撩起自己的一截袖子,露出了他那古铜色的胳膊。林芝桑现在是完全肯定了,这个人就是来捣乱的,病人形容症状用的词都是痛,难受…

《霸婚蜜爱:路少他真香了》是作者“ “折耳猫猫””的倾心著作,林芝桑路毓桓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但出于医德,还是好脾气的对待他。“你叫什么名字,来医院是哪里不舒服吗?”“我叫路毓桓,觉得脑子里面总是不得安生。”路毓桓边说边撩起自己的一截袖子,露出了他那古铜色的胳膊。林芝桑现在是完全肯定了,这个人就是来捣乱的,病人形容症状用的词都是痛,难受…

第10章 我有病 试读章节

林芝桑来到新的工作单位后,体验感非常愉快,前提是没遇到路毓桓。

“小李,帮我叫下一个病人进来。”第一天正式上岗,科里也没给她安排什么重任,就是普通的坐诊,看看病人。

林芝桑刚处理好上一个人的看诊病例,一抬头才发现坐在自己面前的是路毓桓,

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今天早上刚送完早餐,现在这又是搞哪一出,当她的话是耳旁风吗?

自己昨天明明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不想在任何场合看见他,转头就碰到了。

但出于医德,还是好脾气的对待他。

“你叫什么名字,来医院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叫路毓桓,觉得脑子里面总是不得安生。”路毓桓边说边撩起自己的一截袖子,露出了他那古铜色的胳膊。

林芝桑现在是完全肯定了,这个人就是来捣乱的,病人形容症状用的词都是痛,难受。

他倒好,来了句什么不得安生。

“我认为你这是单方面的用脑过度,回去休息休息就好了。”

“林医生,我觉得你还是给我开个片子什么的看看吧,我总觉得林小桑在我脑子里跑来跑去,我没有证据,拍出来了我就有证据了。”路毓桓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注视着低着头看电脑的林芝桑。

林芝桑真的是不明白这个人有什么病非来烦她,看了看手表,马上就到交班的时间了,如果她不给他一个处理方案,恐怕人会一直赖着不走。

知道后面还有好多患者是专门挂了她的号,于是她看着路毓桓扯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好,我给你开。”

说罢林芝桑给他开了个脑部CT,别说,她也想看看他这个人是不是脑子里有点大病。

知道这厮回来后肯定还会烦她,于是给影像科打了个电话。

“喂,你好,我是神外的林芝桑,等会会有一个叫路毓桓的病人去拍片,他很担心自己的脑子会出问题,麻烦给他安排个加急,让他今天早上就拿到片子。“

CT这种东西说快不快,但说慢那也绝对不算慢,一般病人都是当天预约拍天,隔天去拿片。

加急一下半个小时也就出来了,但这半个小时足够她交接班了。至于他的片子,就交给下午坐诊的医生看吧。

想到这林芝桑心情都顺畅了不少,后面看病人都多看了几个。

路毓桓拿着林芝桑给他开的单子,眉眼间藏着愉悦,拍完片子又可以来见林小桑了,真好。

殊不知路毓桓这个美好的想法在拍完片子后瞬间就破灭了。

当医生非要他等结果的时候,他就明白了,林小桑这是故意整他呢。面部表情都能冻住一个人似的,看的影像科的医生们个个都绕道而行。

本想着拍完片子刚好林小桑也下班了,还可以和林小桑一起吃个午饭,哪怕林小桑不愿意。

这下可好,梦里吃吧,林小桑估计等他拿到片子早就跑了。

片子半个小时后终于到了路毓桓手里,拿到片子后,他头也不回的就走了,自然是没听到后面的医生们的窃窃私语。

“你说,好好一脑子,来做什么脑部CT,林医生还让加急。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就这情况,这,多少有点病。”一穿着白大褂的小姑娘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这倒是惹笑了旁边的另一个医生,“行了吧你,这都是病人隐私,下次别拿来开玩笑了。”

只见那小姑娘扭了扭嘴巴,小声说了一句:“知道了师父,下次不会了。”

……

林芝桑下班后去医院旁边的小饭馆点了一碗面,吃的也算是细嚼慢咽,看到路毓桓从医院出来一点儿也不意外。

“这般矫情不知道做给谁看。”说罢觉得眼前的面也不香了,瞅着路毓桓离开后这才走出小饭馆。

“喂,人美心善的大美女今晚收留我一下呗。”

自从雅香阁那事之后,林芝桑所有的积蓄只有轻飘飘的砸在路毓桓身上的时候,让她爽了那么一下下,天知道当事人后来有多后悔。

家,那是万万不可能回去的,回去就是父母的唠叨,问就是嫌怎么不带陈晨一起过去。

买房子付首付的钱也打了水漂,现在只能求富婆保养了。

……

时间还早,林芝桑就这样静静的走在H市的大街上,这里,充满了太多属于他们一起的回忆。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二中门口,当年的保安大叔早已不在了,穿着一身蓝衣的少年们个个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模样。

看着广场上的少年,林芝桑回想起当年,她和他也是站在这里一起做广播体操。

那时候的他眼里满是星光,天马行空的说着他以后的打算,她则站在一旁给他浇凉水:

“就你还考北清呢,我看你顶多就是个家里蹲。”

那个时候的他啊,总会笑着回她,

“同桌,你别不相信我,不信我们三年后看。”

可三年后,他不再肆意张扬,而她也不是他的同桌了。

再后来,当初那般狂妄的话语仿佛都已落空,她们从一桌之隔又到两班相隔,最后是要坐飞机都要坐很久的距离。

林芝桑回过神来才发现少年都已离开,门也已经关上了,心中不免自嘲‘林芝桑,你总是这般没骨气,心里为什么还总想着他。’

虽说心里这么想,但是脚还是不自主的走向了二中的大门,“大爷您好,我是二中二零届毕业生,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大爷是个非常热情的,一看到林芝桑总觉得哪里眼熟,但就是死活记不起来。

林芝桑时隔十年再次踏进二中的校门。

林芝桑看了一眼主楼后就匆匆离开了,有些事情该画上句号了,今天就让她所有的记忆和感觉都留在二中吧。

最开始不愿回来是因为高考失利不愿面对母校,再次止步是因为这里承载了她们太多的回忆。

就这样走着走着就到了晨阳科技,想来也是老天想促成她和陈晨的关系吧,于是犹豫再三还是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前台工作之余抬头看到的便是这么一番景象,一个外表几近完美且气质不俗的女人正在朝着他们公司的前台走来。

女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总是能莫名其妙的就讨厌上一个人,或许只是因为对方的一句话,也可能是一个动作,但最多的是因为嫉妒。

“你好,请问陈晨在吗?”林芝桑自觉开口并无什么让人不舒服的地方,但这个前台却给足了她恶意。

“不是什么人都能见我们陈总的,像你这种不预约明年你都见不到的”

前台趾高气昂的样子让林芝桑失笑,确实晨阳科技算是H市的杰出企业,心存傲气也不算是什么事,但对她这态度是不是有点过于不善。

林芝桑的耳朵向来就不错,刚走几步对方不加掩饰的声音就传到了自己耳中:‘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就要找陈总,陈总未婚妻可比她优秀多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