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裴意然童司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

现代言情小说《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是作者“眉目疏朗”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裴意然童司韶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但让童司韶没想到的是,自那天童丽颖与裴意然一起消失后,接下来二三天都不见人影,晚上也不回家过夜,联系无门把童司韶急得都上火了。童司韶下楼吃早餐时碰到晴姨,彼时餐桌旁只有她们两个人。童老头已经吃过早餐上班去了,晴姨面前也已经杯盘狼藉,正在喝饭后咖啡,看那样子,她似乎专程在等童司韶。童司韶向她点头致意后…

书名叫做《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的小说,是作者“眉目疏朗”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裴意然童司韶,内容详情为:但让童司韶没想到的是,自那天童丽颖与裴意然一起消失后,接下来二三天都不见人影,晚上也不回家过夜,联系无门把童司韶急得都上火了。童司韶下楼吃早餐时碰到晴姨,彼时餐桌旁只有她们两个人。童老头已经吃过早餐上班去了,晴姨面前也已经杯盘狼藉,正在喝饭后咖啡,看那样子,她似乎专程在等童司韶。童司韶向她点头致意后…

第10章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恋爱脑? 试读章节

“李妈,我小姨可是个女权主义者,她说,现在女人都提倡不婚不育,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没必要事事看男人眼色,靠男人安身立命。而且我今天倒时差,有点消化不良,这些大闸蟹就拜托你来解决了。”

在童司韶细心解释下,又拿许多小时候的事作为例子,终于让李妈打消疑惑,高高兴兴端着大闸蟹回厨房了。

童司韶也回了自己房间,坐下来想了一个下午,决定要从童丽颖身上打开突破口,毕竟童丽颖也是个受过教育的人,不像晴姨,根本没办法讲理。

但让童司韶没想到的是,自那天童丽颖与裴意然一起消失后,接下来二三天都不见人影,晚上也不回家过夜,联系无门把童司韶急得都上火了。

童司韶下楼吃早餐时碰到晴姨,彼时餐桌旁只有她们两个人。童老头已经吃过早餐上班去了,晴姨面前也已经杯盘狼藉,正在喝饭后咖啡,看那样子,她似乎专程在等童司韶。

童司韶向她点头致意后,坐下来直接开吃,她虽然没睡好,但不影响胃口,晴姨在旁看了一会儿,笑容越来越淡,忍不住想给童司韶插刀,于是拐弯抹角暗示童司韶,近几年裴意然与童丽颖走得有多近,对童丽颖有多慷慨宠爱。

晴姨的目的就是想刺激童司韶,殊不知童司韶现在没有心思八卦,因为她发现,哪怕她答应了联姻,童老头也摆明了态度,不管童司韶怎么软语哀求,非要把她禁到举行婚礼的那一天不可,所以童司韶就更急得见到童丽颖了。

童司韶认为,身为女人,无论怎么要强,爱情迟早都会成为她的软肋的。

既然童丽颖那么喜欢裴意然,与其做她的情敌,不如成为她的助攻,不失为两全其美的好计策。

还好童丽颖当晚回来了,不过她似乎只想回来换套衣服,然后去参加什么晚宴。

童司韶赶紧趁这个空档,去敲她的房门。

门一开,见到是她,童丽颖神情了然地笑了一笑,仿佛胸有成竹,看得童司韶有些毛骨悚然。

童丽颖已经换好礼服,她整理了一下胸前的挂链,开口问道,“童二小姐有何贵干?”

童司韶对她讽刺的口吻不加理会,直言不讳,“咱们直接把话说开了吧,想联姻的是你,不是我,不如你帮我一把,让我脱身,我会写下遗产放弃声明书,放弃童氏的股份,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原著里,寄主死于逃亡的路上,由于童司韶穿了过来,才使这个躯壳存活下来。既然寄主在这个时候都死于非命了,童司韶这么做,也不算对不起寄主。

童丽颖有些意外,眯着眼睛带着探究的味道,“你舍的?你不是一直说,童氏是你妈的心血,没有你妈就没有童氏,我以为你有多孝顺,原来你这么自私,什么都可以抛弃啊。”

不想跟童丽颖做无谓的解释,童司韶只想尽快达成协议,逃出此地,“一句话,你同不同意?”

“不同意。”童丽颖一口回绝。

童司韶大感意外,“你怕裴家责怪你们?应该不会!一来裴意然喜欢你,二来现在联姻的消息已经放出去了,我一走,裴家骑虎难下,再不甘愿,也只能同意与你联姻,大家都能如愿以偿,岂不是三全其美?“

童丽颖上下打量童司韶两眼,轻笑,“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跟你一样的恋爱脑?我会因为一己私情而影响裴童两家的联姻?还是先操心操心你自己吧,我的事,轮不到你操心。“

童司韶现在可不是什么恋爱脑,但童丽颖说这句话的时候,显然没想到这一点,童丽颖以为,这些都是童司韶欲擒故纵的手段,她虽然搞不清楚童司韶在打什么算盘,但她打心眼底里瞧不起童司韶,根本不屑于理解她。不然,以童丽颖的聪明,早就看出发生在童司韶身上的疑点了。

童司韶也有点看不清童丽颖,她知道童丽颖是喜欢裴意然的,她不理解,童丽颖为什么不不努力争取一下。她用手挡门,万分不解,“你不是喜欢裴意然吗?为什么甘心看着他娶别的女人?“

童丽颖“嗤”地一声笑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说这句话时,童丽颖特地摸了摸胸前的钻石项链,听说那是裴意然送给她十八岁的生日礼物,自从童丽颖戴上以后,一刻也未离身过。

看到人家格局那么大,愿意牺牲小我成全大我,而自己却只顾着悲春伤秋,无病呻吟,这样对比的结果,让童司韶都觉得自己卑下,童司韶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盘腿坐在床上,盯着那粒裴意然留下的干扰器,童司韶的脑子里一遍一遍过着当初在网上查到的近几年童氏集团公开的年度财务报告。

好歹童司韶穿过来之前,金融管理专业在读,她与小姨厮混这十年,闲着没事的时候,把这门课程基本自学完了,顺便活学活用,帮着小姨做一些账目处理。

童司韶这样打算的,万一有朝一日穿回去,不至于连一门吃饭的手艺都没有。没料到,现在这点手艺还能派上用场。

童氏所公开的财务报表表明,尽管近几年童氏集团在经营管理方面出现很大问题,导致企业利润逐年下降,不过,仍有盈利的空间。

但是由于报表上出现货币资金和货币借款双高的现象,使童司韶怀疑,童氏集团的财政状况远比向外披露的糟糕得多。

而且凭借童司韶对童丽颖的了解,童氏集团如果不是亏损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童家,尤其是童丽颖,绝不会出下下策把抓她回来联姻。

试问,哪个正常的女人会愿意看到自己喜欢的男人娶了别的女人?

除非她别有所图。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8:3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