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乡村诡异的探险灵异经历小说(童亮青爹)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回乡村诡异的探险灵异经历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我回乡村诡异的探险灵异经历)

小说《我回乡村诡异的探险灵异经历》,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童亮青爹,也是实力派作者“庚一叶”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我顺手在柜子的顶端拿了一把丈量操场的卷尺,然后一路小跑,跑到井口旁边,憨子将卷尺缓缓的往水井里放,在放了一段之后,憨子神秘兮兮的说:“亮哥,我刚才往这口古井里丢了两颗石子,你猜怎么着?”我问:“怎么着?”憨子说:“这水井里绝对还有水,我听见水花的声音了。”果然,当憨子将这将近有25M长的卷尺放尽的时…

小说《我回乡村诡异的探险灵异经历》是作者“庚一叶”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童亮青爹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我顺手在柜子的顶端拿了一把丈量操场的卷尺,然后一路小跑,跑到井口旁边,憨子将卷尺缓缓的往水井里放,在放了一段之后,憨子神秘兮兮的说:“亮哥,我刚才往这口古井里丢了两颗石子,你猜怎么着?”我问:“怎么着?”憨子说:“这水井里绝对还有水,我听见水花的声音了。”果然,当憨子将这将近有25M长的卷尺放尽的时…

第009章 三叔的日记2 试读章节

我伏在桌子上阅读着关于三叔这本笔记的第一篇,我有种迫切的希望,希望自己知道三叔死前的这段日子发生了什么。

“咚咚”

外面有个孩子敲了门两下,我立马合上了这本笔记,这个学生眼巴巴的盯着我,说:“童老师,外面的憨叔在井边喊你。”

“哦。”

我怎么把憨子给忘了,他还趴在井口等我的绳子呢。

我顺手在柜子的顶端拿了一把丈量操场的卷尺,然后一路小跑,跑到井口旁边,憨子将卷尺缓缓的往水井里放,在放了一段之后,憨子神秘兮兮的说:“亮哥,我刚才往这口古井里丢了两颗石子,你猜怎么着?”

我问:“怎么着?”

憨子说:“这水井里绝对还有水,我听见水花的声音了。”

果然,当憨子将这将近有25M长的卷尺放尽的时候,憨子手里的卷尺带终于松动了,这证明卷尺壳已经坠入了井底。

当憨子将卷尺再缓缓往回拉,我们发现在第17M的地方都是被水浸湿了,整个水井的深度是20M,意思是水的深度现在仅仅只有3M,从地面到水平面足足有17M。

一般的古井五到十米就不得了,在往年水都是能满井口的,村里人只用趴在井口用水桶舀水,没想到现在水位降得如此厉害,是地底下哪里地势发生了变化呢?

真的跟村民说的那样,通大龙河水利发电站?我有点不信,因为这水电站隔着这里有六十多华里路呢?

我跟憨子无从得知,不过这口古井的深度竟然高达20M,这让我和憨子都很吃惊,如果人掉下去,不死是不可能的!

我跟憨子觉得自己应该还做一点什么其他的探索,但是却又无能为力,我们只能够对这口水井做最简单的丈量,如果说再深入一点的调查,那么顶多取一些水的样本。

我觉得没有必要,因为这口水井在英子身亡之前的话,一直是家家户户饮用的,水一定还是很清澈的。

最后我跟憨子好奇,还是用卷尺线绑住水桶,打了一桶水。

水还是二十年前的水,依然清澈。

取完水,我们将这口水井又用那块青石板给盖上了,盖上了之后,我跟憨子还不放心,然后从山上砍了一棵竹子,将竹子片成片,围绕着小小的井口建起了一个小小的栅栏,用一个纸盒子做了一个警示牌:

“水深,危险!请勿挪动青石板。”

第一天也就是带孩子对老学堂做一个简单的清理,大概中午的时候,我跟憨子将孩子一个个的送回了家,最后学校就只剩下我跟憨子了。

学堂不大,三四间房子,两个人就显得很寂静。

我坐在办公室里,憨子弄来一个水壶,从水桶里舀了一瓢水,装满半壶,插上电源,一面跟我说:“亮哥,你说这老学堂没学生在也挺安静的啊。”

我点了点头说怎么不是啊,我有点事情想问憨子,“憨子,我在这里代课的这阵子,你就陪我帮忙打理学堂吧?”

憨子乐呵呵的笑着,心里想倒是想,可是就凭他小学还没毕业,不中,不中,不会教书,而且憨子说了,他如果来学校教书,那么家里牛谁来放啊?

我的意思是让憨子陪陪我而已,学生在的话校园挺热闹,可是一旦放学了,不就剩下我一个人了,难免又会想到那些陈年往事,我索性跟憨子说:“你这牛就让成伯先放一阵子,我给你开工资,1800块钱一个月。”

憨子有点心动了,他说:“亮哥,我我这教育经费谁来出啊?上头拨款?”

我说:“我给。”

憨子忙摆手,说:“不不,不不行。”

不什么不!

这件事情暂时就这么定了,他负责学校后勤,我负责学生的学习。

不一会儿,水壶里的水就烧开了,憨子给我跟他一人泡了一杯茶,我接过憨子递过来的茶,然后喝了一口,清清爽爽,茶的苦味,山泉水的甘味。

我问憨子:“这是成伯炒的山茶?”

憨子应:“是。”

我抿着茶说:“不错。”

憨子说:“这水也是真好啊,没有这水,泡不出这么好喝的茶呀!”

我说:“是啊,的确是好水配好山茶,可这水是哪里的水呢?”

茶是山里农家自己炒的茶,水呢?

憨子靠着白色墙壁,咕咚咚的喝着水说:“喔,刚才水井里打的。”

啊!

水井里打的?

我胃里立马有东西往喉咙跑,憨子看我样子,好奇的问:“怎么了?”

我转过身去,然后跑到厨房,漱了漱口,脑袋里全都是当年英子从这口井里捞出来腐烂尸体的模样。

这口井水因为英子变得不干净了,其实这是我个人心理反应而已,英子落水的事情是二十年前,而且水井里的水也是活水,所以说喝了不会坏事。

喝了井水,我一下午都感觉肚子不舒服。

当天下午,我跟憨子将办公室清理了一下,然后早早的就把学校教室、办公室的门给锁上了,最后锁上大门就回家了。

晚上,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又打开了三叔那本笔记。

三叔的笔记我没让憨子知道,我怕他知道了,大嘴巴到处乱说。

外面天上星云密集,月亮将地上渡满一层银镜,天井里蛙声一片,隔壁的老父亲捶着背,发出沉闷的声音。

我悄悄的掏出了手机,借助手机的微弱光亮,翻到第一页,我尽量将声音弄小一些,生怕引来了什么,惊动了谁。

“今天是国庆节,学生都放假了,我却如此不安,英子那个跟花儿一样女孩和我竟然发生了点什么,我觉得这是我一生中犯最大一个错误!”

我看到第一段就感慨,三叔啊,三叔,你何止是错了?是死亡的开端啊!

那天英子跟三叔在讲台上发生的那一幕,我所看到的只是一小面。

然而这本笔记却是三叔从看上英子到与英子发生关系的全部经过……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