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小娇妻:将军又吃醋了免费(凤芸倾夜阑)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团宠小娇妻:将军又吃醋了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团宠小娇妻:将军又吃醋了)

《团宠小娇妻:将军又吃醋了》主角凤芸倾夜阑,是小说写手“花飛花”所写。精彩内容:侍卫无动于衷,一个冒牌货也敢找小姐麻烦?切,真把自己当根葱?二房和三房的几位小姐更加不知凤芸倾的行踪,以为小姑娘贪玩,又又又偷偷溜出去了。宗正璇音三日后得知真相,差点吐血三升,死丫头,太胆大包天了。老太君上官兰若狠狠批评了宗盛璇音,让她闭门思过。小丫头的行踪被人知晓还得了?是不是亲娘?宗正璇音无语凝…

小说《团宠小娇妻:将军又吃醋了》,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凤芸倾夜阑,也是实力派作者“花飛花”执笔书写的。精彩片段如下:侍卫无动于衷,一个冒牌货也敢找小姐麻烦?切,真把自己当根葱?二房和三房的几位小姐更加不知凤芸倾的行踪,以为小姑娘贪玩,又又又偷偷溜出去了。宗正璇音三日后得知真相,差点吐血三升,死丫头,太胆大包天了。老太君上官兰若狠狠批评了宗盛璇音,让她闭门思过。小丫头的行踪被人知晓还得了?是不是亲娘?宗正璇音无语凝…

第9章 南下遇沙雕 试读章节

三日后,凤芸倾让老太君打掩护,带着梅兰竹菊和风秘密南下。

凤芸岚几次来凤栖阁,都被左相府的侍卫挡了回去。

“小姐不见客!”

凤芸岚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差点噎死。

狗屁!

自己是客人吗?

这帮有眼无珠的东西,最好祈祷别落在本小姐手中……

凤芸岚眸中闪过一抹阴鸷,狠瞪了侍卫一眼,带着丫鬟恨恨来开。

侍卫无动于衷,一个冒牌货也敢找小姐麻烦?

切,真把自己当根葱?

二房和三房的几位小姐更加不知凤芸倾的行踪,以为小姑娘贪玩,又又又偷偷溜出去了。

宗正璇音三日后得知真相,差点吐血三升,死丫头,太胆大包天了。

老太君上官兰若狠狠批评了宗盛璇音,让她闭门思过。小丫头的行踪被人知晓还得了?

是不是亲娘?宗正璇音无语凝噎,不是亲娘,早就拿鸡毛掸子揍她了。

臭丫头折磨自己还不够?生凤芸倾的时候九死一生,差点直接见阎王。

几个臭小子不省心,指望着小棉袄贴心,谁料是个漏风的小棉袄……

凤芸倾坐在马车中闭目养神,明日就进入目的地了,只有见了父亲大人身边的暗卫才能着手调查。

不知二哥和大姐姐情况如何?按时间推算,应该出手了。

哎……

凤芸倾幽幽叹息,本县主只想提前过退休生活,咋就这么难?这么坑?

梅兰竹菊哭笑不得,小姐总是给他们灌输退休生活的美妙,难道真的那么美?

不应该身不由己吗?

几个丫头正在暗戳戳商量如何调兵遣将,帮小姐找爹爹,突然,风一声惊呼。

“小姐,是大小姐和二少爷。”

凤芸倾眼眸一缩,连忙挑开车帘,朝外一看,顿时笑喷。

我去!

奇葩画面令人啼笑皆非。

只见一名白衣少年正在与凤芸婉纠缠,凤云博气得在一旁跳脚,却不敢下手。

少年羸弱不堪,死死拽住凤芸婉的衣袖,满眼哀怨:“凤姑娘,你怎么能喜新厌旧?是不是在下不如那个小白脸讨你欢心?”

凤芸婉一个手刀朝着少年的脖颈劈下去。

凤芸倾摇头:“大姐姐功夫荒废了……”

梅兰竹菊不厚道的笑出声来。

“小姐,你猜大小姐认不认识那位公子?”梅饶有兴趣的看着外面一幕。

“还不滚下去救场?”腹黑兰一脚将梅姑娘踹下马车。

“噗通!”

梅一声哀嚎:“大小姐,救命啊!”

凤芸婉手一哆嗦,白衣少年趁机抓住她的手腕。

“凤姑娘,你不能抛下在下……”

“你……放手!”凤芸婉美眸一瞪,想要挣脱少年的束缚。

不料一下、两下,挣脱不开。

纳尼?

凤芸倾眯了眯眸子,小手一挥:“走,去会会小白脸。”

“喂,你为毛缠着我家大小姐,小心我家小姐揍你。”梅拍拍屁股从地上爬起来,冲到凤芸婉身边。

凤云博松了一口气:“妹妹呢?”

“二少爷,小姐……”他不让说,奴婢不敢,胆小……

凤云博甩给梅一个大白眼,大概此次行踪早就被倾倾猜到了。

白衣少年寒眸中掠过一抹诧异,一回眸,眼神身影一闪,被人摔在地上。

“啊!”

“闭嘴!”

凤芸倾小脸沉沉,一声冷喝,白衣少年吓得一哆嗦,下意识松开了手。

梅丫头眸中闪过一抹狡黠,飞起一脚,正中白衣少年的腹部。

“砰!”白衣少年四仰八叉睡在地上。

梅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小姐,都是奴婢的错,没控制好力道……”

众人面面相觑,姑娘,这是重点吗?重点是你把人家弱不禁风的公子踹伤了。

万一上了命根子,可如何是好?

凤芸倾小脸皱成一团,害怕的躲在凤芸婉身后,死死拽着她的衣袖:“大姐姐,呜呜……倾倾不是故意的……”

“……”凤芸婉嘴角狂抽,倾倾,姐墙都不服,就服你!

“凤小姐,你是不是嫌弃我了?”白衣少年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

凤芸倾紧紧盯着白衣少年,拽了拽自家大姐的衣袖:“大姐姐,他是谁?”

“倾倾,一言难尽……姐姐……”做了件啥傻事?手贱救了个人,结果傻孩子睁开眼死皮赖脸跟定了凤芸婉。

甩也甩不掉,凤云博几次出手,将白衣少年丢掉。可诡异的是,第二天少年也不知怎么找过来,当着客栈人的面哭哭啼啼。

说多了都是泪……

“你爹是谁?你是谁?”凤芸倾眸中闪过一抹邪魅,从自家大姐身后走出来,此事处处透着蹊跷,就是一个不定时炸弹。

白衣少年害怕别过脸,垂下眸子,擦着眼泪。

凤芸婉真真头疼:“倾倾,你怎么来了?”

“大姐,二哥,我们快走吧,倾倾饿得难受……”凤芸倾扬起笑脸,天真无邪的看过来。

凤芸婉将妹妹抱在怀中,满眼心疼:“走!”

凤云博看都没看白衣少年,直接上马。

凤芸婉抱着妹妹上了马车,梅刚要驾车,发现白衣少年躺在马前。

梅眼角狂跳,他么的,直接踩过去,看你真傻还是假傻?

白衣少年视若无睹,扯着嗓子,凄厉的呼喊着:“凤小姐,你怎么这么心狠?”

“闭嘴!再胡言乱语,信不信姑奶奶割了你的舌头!我现在很饿,能吃下一头大象!”凤芸倾冷彻心扉的声音在风中响起。

白衣少年瑟瑟发抖:“来人啊,救命啊!”

“梅,把他的舌头割下来!”凤芸倾玩味一笑,姑奶奶可不是吓唬人的。

梅正气头上,早就看这小子不顺眼,跳下马车,直奔白衣少年。

“你们欺负人,我是太子!”白衣少年哭得惨兮兮,语出惊人。

凤芸倾气笑了:“哈,你是太子,本姑娘还是皇后娘娘呢!哼!”

“我真的是太子,不信,你们去问问,我叫林子墨。”白衣少年笃定的道。

凤芸倾眯了眯眸子,见凤芸婉眸中划过一抹惊讶,心中猜得八九不离十,这傻小当真是北炎太子?

为了不打草惊蛇,凤芸倾只能辛苦自家二哥,一路带着林子墨。

林子墨傻呵呵的坐在马背上,垂眸的瞬间,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倾倾……姐姐不是故意的……”凤芸婉心口窒息,心中愈发担忧爹爹的安危。

“莫怕,大姐,一切都会水落石出,谁敢欺骗你设计你,等着去找阎王爷喝茶吧!”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