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兄弟天下无双小说(殷涂覃裕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殷涂覃裕春(我兄弟天下无双殷涂覃裕春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殷涂覃裕春)

火爆新书《我兄弟天下无双》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徒作”,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顺着河水看去,大河中心的白沙洲好像真的有人影。莫不是真的有人为了逃跑,跳进了西江,从这条道跑了?哈哈,殷涂痛快地笑了笑,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啊!与此同时,浑身湿透的王姑娘终于在游了半个时辰后游到了白沙洲的竹林,他步履蹒跚地上岸,扔掉鹅黄色的外衫,露出傲人的身材。她对着竹林高举双手,“弗瑞德木!”镜头转…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我兄弟天下无双》,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精彩片段:他顺着河水看去,大河中心的白沙洲好像真的有人影。莫不是真的有人为了逃跑,跳进了西江,从这条道跑了?哈哈,殷涂痛快地笑了笑,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啊!与此同时,浑身湿透的王姑娘终于在游了半个时辰后游到了白沙洲的竹林,他步履蹒跚地上岸,扔掉鹅黄色的外衫,露出傲人的身材。她对着竹林高举双手,“弗瑞德木!”镜头转…

第7章 血腥的报复 试读章节

话说殷涂从鸳鸯楼离开后,虽然不开心,却也放松下来。

至少没有真的被那个女人讹诈住不是吗?

就这样想着,身后的街道好像热闹起来了。

好像是鸳鸯楼那边有人跳了水,虽然为逝者感到哀悼。可是一想到鸳鸯楼,想起来了那个女人,他不由地打个寒颤。

他顺着河水看去,大河中心的白沙洲好像真的有人影。

莫不是真的有人为了逃跑,跳进了西江,从这条道跑了?

哈哈,殷涂痛快地笑了笑,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啊!

与此同时,浑身湿透的王姑娘终于在游了半个时辰后游到了白沙洲的竹林,他步履蹒跚地上岸,扔掉鹅黄色的外衫,露出傲人的身材。她对着竹林高举双手,“弗瑞德木!”

镜头转向殷涂,他没有直接立刻回家,而是在水门附近的源石店里仔细挑了一颗源石。这种东西是专门给习武之人用的。因而蕴含着丰富的元气,于武道一途大有裨益。

因为价格昂贵,殷涂平常用不上这东西。

为了买这东西,自己足足攒了半年,好几两银子呢!虽然只是挑了最小的,最驳杂的一个,殷涂倒是心满意足了。

然而就在殷涂离开后仅仅一个时辰,杏山县的所有城门就关闭了。

水门上人潮汹涌。大批的兵丁聚集在这里。

一个穿着公服的胖子慌慌张张地跑过来,满头的汗不住地流下来。

他的身后同样跟着一群人,有绿色飞禽官服的各位大人和戴着四合帽的班头。

如果有熟悉的人可能会发出惊叹,这不是杏山县的县令吗?身后的那个瘦子是县丞,后面还有班头,司吏。整个县城的头头几乎全部到场,并且都充满了惶恐。

县令看见那个玄色圆领袍子的中年人,狠狠跪下来,声音颤抖,“大,大,大人,小人来迟了。”,周围的其他小官则直接跪下来磕头,不敢发出一言。

如此的殊荣却没有获得那个中年人原谅,他一身青筋暴起,似乎异常恼怒。

并且,他身后同样站着一排穿着玄色袍子的汉子,都负手而立,看上去高深莫测,散发出来恐怖的气息。

可怜的县令都快把头磕出血来了,毕竟那个婊子是他介绍的,如今既然出了事情,他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

那个中年人静静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却丝毫没有理会县令,只是就径直往那一家勾栏妓馆里走去。

女子们受到惊吓,一个个都蹲在地上哭泣,竹楼已经被封锁,大家都要不出去的。

那人眼色狠厉,大吼一声,“当,当家的!出,出来!”,气势十足却没想到是,是,是个结巴。

虽然他的形象和自己的言语不太符合,恐惧还是降临在这里每一个人的身上,县令已经是汗如雨下,他身后的人也不敢言语一声。

压抑的气氛之下,走出来一个花哨的中年妇女,头上插花,走过来时有着浓重的不合时宜的胭脂味。男人有些嫌弃,扇了扇鼻子,随即问道,“你是这里管事的。”

那女人一脸谄媚,“是,大人,我就是这些姑娘的婆婆。”

男人阴惨惨冷笑一声,随即又恢复到阴冷的表情,“既然如此,你就讲讲那个杀手的事情吧。”

女人早就有所准备,她的腰压得更低了。

“回大人的话,那女子是半年前才进我们这里的,因为弹的一手好琵琶才得名,杏山县的大小官人大都听过她弹的曲子。至于杀人,我们并不知道她的底细,自从那位大人死后我们就再也没人见到她了。”

虽然很紧张,时常说错话,她的回答到算的上对答如流,毕竟是管事的老鸨,平时常常要打点大小官员,为人处事还是有一套的。

“最后见到那个刺客的人还有谁?”,一道粗壮的声音传来。老鸨不敢抬头,想了想,说道,“是翠翠,王姑娘身体总是不好,翠翠总是帮她煎药。”

中年男人傲慢以极,声音冷酷,“把那个女人叫过来!”

于是乎,一个穿着白衫的小姑娘跑了过来,看样子是那所谓王姑娘的随从。

她一来就跪倒磕头,“臣妾叩见大人!”翠翠此举很是得体,应该是有人教过的。

她不等那个中年男人发问就自顾自地说道,“昨天王姑娘并没有让我帮她煎药,是一个少年帮她煎的药。”

听到这里,那人再也按捺不住,“少年?一定有蹊跷!”,他似乎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他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说下去!”

周围的黑衣人这时候也都将手放在刀剑的把柄上,眼神冷酷地看向这里,胖胖的县令并不怀疑那些人在听到一声令下之后会将这里的人杀光。

自从那个年轻人不明不白地死在杏山县,他们就肆无忌惮了,怎么做都不过分。

少女已经紧张地浑身发抖,她带着哭腔还是将话说完了,“药,药是在南大街的郑计药房买的,不过,那,那少年却不是之前送药的。”

她声音颤抖,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原来每一次来的都是一会青衫白皙的少年郎,这一次的那个少年却是黑黝黝的乡野村夫。”

少女说完了所有自己所知道的,包括郑计药房的地方,郑延平和高涂的长相。不过,虽然她已经讲完了所有她知道的东西,那人却没有立刻放她走。

中年男人,站在竹楼边上的浮桥上一言不发,而后猛然间走近少女,惊恐的女子一下子倒在地上。

他则欺身向前,脸已经几乎贴到女子身上,双眸紧紧盯着女人的眼睛,用手轻轻拍了拍女子的脸,恐怖的气息在周身鼓荡,“希,希,希望,你,你,你不要骗我,啊,我!”

虽然他还是那结巴的声音,可是一字一句在少女心中都是恐怖的音符,他身后的部下们也都没有笑意。

开玩笑,不想死的话,就不要在这个时候开玩笑。

中年男子站直了身子,他不去管几乎被吓得失心疯的少女。只是阴惨惨吹了个口哨,刀剑出窍,于寒冷的清晨中爆发出清脆的铿锵,鸣梢声砸在众人心头,春日更寒了三分。

他的口吃似乎好了,于是轻松说道,“既然不管她们的事情,那就发发慈悲吧!”

他缓缓拔出腰间短刀,清冽的寒光照在少女的脸上,与此同时,阴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杀一半!留一半!”

“得令!”他身后的武士们齐声发出怒吼,层层黑影齐刷刷冲向那座小楼吧。

四周爆发出骇人的声响,武夫们惊人的武力几乎直接拆了这座小楼。不过片刻,勾栏扬起来熊熊大火,火光并着血色流入大江。少女怔怔呆着浮桥上,真的,自己活下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