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碎天魂(夜墨,易辰白九璃)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武碎天魂)武碎天魂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武碎天魂)

经典力作《武碎天魂》,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夜墨,易辰白九璃,由作者“粪坑里捉蛆”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你……你为我换了药?”白九璃眼神一转,发现自己的肩膀处已经上了药,而且体内的经脉,也好转了一些。“当然。”“这里除了你,就是我。”“不过你放心,我只是为你换了药而已…

奇幻玄幻小说《武碎天魂》,主角分别是夜墨,易辰白九璃,作者“粪坑里捉蛆”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如下:“你……你为我换了药?”白九璃眼神一转,发现自己的肩膀处已经上了药,而且体内的经脉,也好转了一些。“当然。”“这里除了你,就是我。”“不过你放心,我只是为你换了药而已…

第7章 我只是一介凡人 试读章节

“我……我这是在哪?”

“噼里啪啦~”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九璃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她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旁边还点燃一堆篝火,火星四溅,连连作响。

夜墨坐在旁边,架着烤肉,正在火上烧烤。

“你醒了?”

夜墨见白九璃醒了,轻语道。

“你……你为我换了药?”

白九璃眼神一转,发现自己的肩膀处已经上了药,而且体内的经脉,也好转了一些。

“当然。”

“这里除了你,就是我。”

“不过你放心,我只是为你换了药而已。”

夜墨轻笑一声,再次开口。

“你……你没有对我做什么吧?”

白九璃检查了一番自己的衣服,完好无损后,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你这个女人,真是不识好歹。”

“我若是想要对你怎么样,你现在就无法醒来了。”

夜墨翻了翻白眼,这个女人真是怀揣小人之心啊。

“对不起。”

白九璃见误会了夜墨,她脸上一红,连忙低下头玩弄着自己的衣角。

“饿了吧?”

“这是烤好的鹿腿。”

夜墨直接扔给白九璃一只,自己抱着啃一只。

“谢谢。”

白九璃感激的看了一眼夜墨,她一天没吃饭,早就饿了。

最后不顾丝毫女子的形象,大快朵颐。

“你说的那个龙陨山在什么位置?”

夜墨迟疑片刻,再次说道。

“从这里一路向南,走上三百余里便会到了。”

白九璃迟疑片刻,便告诉了夜墨。

“既然王魂境强者虚影盘坐山巅,道出传承遗址。”

“时间过了这么久,恐怕早已经被人抢夺完了吧?”

夜墨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

“并没有。”

“那王魂境强者虚影十分可怕,足以镇压一切敌。”

“纵然是老一辈的强者踏足其中,也会化作齑粉。”

“那道强者虚影用不上几天,便会彻底消散。”

“到时候免不了一场混战。”

白九璃叹了一口气,王魂境强者的传承之地,绝对会引起众人疯抢的。

“那就好。”

夜墨听到这里,不免长出了一口气。

只要传承之地还在,他便有机会,夺得秘宝。

“反倒是你。”

“你经脉破损,丹田尽毁。”

“竟然……竟然还能修炼。”

“我从未听说,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修炼之法。”

白九璃目光闪烁,夜墨十分奇怪。

“这是秘密。”

夜墨摇了摇头,这样的修炼之法,恐怕当今天下,只有他一人有吧?

若不是吞噬了邪神玉,得到了神秘女子的指点,夜墨也不会走上这样一条路。

“你经脉受损,似乎被人所伤。”

“你一位女子,竟然敢行走天下。”

“真不怕危险。”

“看起来,你似乎也不是一般人。”

夜墨眉毛一挑,不由再次说道。

“这是秘密。”

白九璃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也开口道。

夜墨:“……”

“你那把饮血剑,究竟是什么剑?”

“看起来很不简单。”

白九璃迟疑片刻,她想起了夜墨的那把饮血阎罗剑。

“此剑名为阎罗剑。”

夜墨沉吟,便淡淡的说道。

“阎罗剑?”

“剑如其名,杀气重重。”

“但此剑饮血,属实是一把魔剑。”

“此剑还是少用为好。”

白九璃心中一震,便再次开口。

夜墨莞尔一笑,阎罗剑就是他的丹田,如何不用?

纵然是魔剑,但只要能问鼎巅峰,魔剑又有何妨?

“嗡嗡~”

就在这时,夜墨体内的邪神玉,竟然再次爆发一股邪气,乱了夜墨心境。

夜墨的心中,陡然生出一股嗜血,杀戮的渴望。

夜墨紧紧的握紧了拳头,他努力的控制自己的心境,不想让邪念乱了方寸。

“你怎么了?”

白九璃见夜墨的身躯微微颤抖,脸色也有些狰狞,便惊声说道。

“我……我没事。”

夜墨说完,邪神玉散发的邪念,却愈发的严重。

他的双眼陡然变的有些赤红,脸上也出现了诡异的红色纹路。

感受到邪气的侵蚀,阎罗剑在夜墨体内微微震颤,似乎十分抵触这股邪气。

“你……”

白九璃见到夜墨的变化,便连忙探查他的体内。

“好浓郁的煞气邪念。”

当白九璃探查到夜墨体内的情况后,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夜墨的体内,竟然充斥着滚滚煞气,十分可怕。

“九幽阴灵,罗刹为王,以魂为精,以血为印,封!”

白九璃双手连连结印,凝聚一道道晦涩难懂的赤色铭文,直接打入了夜墨体内。

当赤色铭文打入夜墨体内后,夜墨便感觉自己体内的邪念,虽然还有,但减少了一些。

“煞气入体,邪念丛生。”

“你究竟是什么人?”

白九璃一瞬不瞬的看向夜墨,眼中带着震惊。

会饮血的阎罗剑。

没有经脉,没有丹田,却还能修炼。

现在体内更是充斥着如此浓郁的煞气与邪念。

种种事迹都在诉说,夜墨都是一个不一样的人。

如此邪恶的东西,难道说,夜墨是魔道中人不成?

“我只是一介凡人。”

“只是多了几分,别人从未经历的过的事情而已。”

夜墨摇了摇头,对于这些事情,他不想再提。

夜墨相信,若是将吞魂的事情告诉白九璃,绝对可以将白九璃吓个半死。

吞魂属于禁忌功法,若是这样的功法有一天问世。

夜墨必将成为众矢之的,遭受天下正派围杀。

毕竟,这样的功法,不仅狠辣,还很可怕。

“天下宗门万千,最恶宗门莫过于魔道中人。”

“魔道中人修炼的法门极为血腥,残忍,狠辣。”

“已经成为了天下公敌,人人得而诛之。”

“若是你不想走上此路,还是少用为好。”

白九璃目光闪烁,夜墨的身上宛若披上了一层神秘面纱,让她有些无法看透。

但夜墨救了她,白九璃也算是劝告夜墨一番。

“是名门正派,还是魔道中人。”

“恐怕不是一把剑就可以定论的。”

“剑只是一把兵器,只为杀人而生。”

“至于如何杀人,要杀谁,只有问自己了。”

夜墨摇头轻笑,白九璃出言,也算是一片好心。

“不过你又是谁?”

“那道印记,似乎不一般。”

夜墨眉毛一挑,看向白九璃。

“我只是一个尴尬之人。”

白九璃嘴角扬起一抹苦涩,叹了一口气道。

“早点歇息吧。”

“你不是要去往龙陨山吗?”

“明日我也要前往,可以带你前去。”

白九璃缓缓的靠在一颗古树旁,闭目养神,静静休息。

“白九璃。”

夜墨眼中闪过一道精芒,这个白九璃,并不简单。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