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成了七零年代锦鲤妻小说(沈丹萝秦淮景)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丹萝秦淮景(重生:我成了七零年代锦鲤妻沈丹萝秦淮景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沈丹萝秦淮景)

《重生:我成了七零年代锦鲤妻》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沈丹萝秦淮景,讲述了​一家四口靠着那点东西,迟早坐吃山空,而且她弟弟定期要去检查,那都是大笔支出。所以来钱最快的黑市是一定要去的,可她如今才七岁的身体,去黑市目标太大。得找一个帮手,而她娘,是她最信任的人。当然,人心善变,如果有一天她娘不值得信任了,她会抹去这一部分记忆,位面交易空间防护措施还是很强大的…

穿越重生《重生:我成了七零年代锦鲤妻》,讲述主角沈丹萝秦淮景的爱恨纠葛,作者“大罗金仙”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一家四口靠着那点东西,迟早坐吃山空,而且她弟弟定期要去检查,那都是大笔支出。所以来钱最快的黑市是一定要去的,可她如今才七岁的身体,去黑市目标太大。得找一个帮手,而她娘,是她最信任的人。当然,人心善变,如果有一天她娘不值得信任了,她会抹去这一部分记忆,位面交易空间防护措施还是很强大的…

第10章 试读章节

沈丹萝瞪大眼,“娘,饼干盒子不见了!”

苏秋水抓过她的手仔仔细细检查,面上是难掩的焦急。

“闺女,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快告诉娘!”

说着她拉起小闺女上上下下检查着,就怕小闺女有哪里不好,那消失了的饼干盒,她是一点也没有在意,即便那里有着她全副身家。

沈丹萝心里暖洋洋的,刚才那一刻,她有赌的成分。

金手指不可能不用,她要快速积累财富。

一家四口靠着那点东西,迟早坐吃山空,而且她弟弟定期要去检查,那都是大笔支出。

所以来钱最快的黑市是一定要去的,可她如今才七岁的身体,去黑市目标太大。

得找一个帮手,而她娘,是她最信任的人。

当然,人心善变,如果有一天她娘不值得信任了,她会抹去这一部分记忆,位面交易空间防护措施还是很强大的。

只是她愿意相信她娘。

如果连她娘都不能信任,那重生也不过是一件无比悲哀的事。

但事实证明她赌对了。

她娘就是这样,永远把她们放在第一位,把她们照顾的无比妥帖。

所以前世娘临死前让她照顾好弟弟妹妹,照顾好自己的嘱托,成为了她努力一世的目标。

可是她失败了,好在,她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这一世,她不但要照顾好弟弟妹妹,还要照顾好她娘。

“娘我没事的,盒子进到了一个白色的房子里,娘你没有看见吗?”

苏秋水摇摇头,她没有看到什么白色房子,她就看见她闺女愈发古怪了。

古怪也没什么,就是担心这样的改变会伤害到她闺女!

沈丹萝眨巴下眼,“娘,我感觉我好像能把盒子拿出来诶。”

说着,刚才消失的饼干盒子又凭空出现在了桌子上。

苏秋水倒吸一口凉气,但还是大着胆子去摸,发现东西是实物之后,松了一口气。

又大着胆子去打开盖子,仔细看了看,发现里面的东西一点没少,脸色稍定。

然后就看见她闺女顽皮的把桌上的东西变来变去,一会消失一会出现。

苏秋水:“……”

看着看着,她竟然不怕了!

于是她将东西,尤其是那几本见不得光的书一股脑推到沈丹萝跟前,“都收起来。”

沈丹萝:“……”

她娘的心好大!

接受力这么强!

这才过了一分钟有没有?

娘亲不但接受力强,还勤学好问。

“闺女,你那个房子有多大,能装下多少东西?”

沈丹萝:“……”

她斟酌了下,报个不会吓到人的大小,“大概有咱们屋子一半大吧。”

“好!”

然后苏秋水又回去翻箱倒柜了。

沈丹萝:“……”

于是等苏秋水带着沈丹萝和沈长安出门的时候,两人就背着一大一小两个箩筐。

朱书记瞟了眼,搪瓷缸,铝饭盒,洗脸盆,毛巾,还有粮食。

朱书记:“……”这是要去医院长住还是咋地?

看见朱书记的表情,苏秋水不慌不忙解释道。

“我最近身体一直不大好,眼睛好像也出了问题,刚才被二弟妹……肚子一直抽抽的疼,怕是伤到孩子了,

总之我想小心些,孩子们现在只有我了,我得照顾好自己,

还有既然去了市里,我想给长安再做做检查,不然我们来回一趟去市里也不方便。”

朱书记一听也是。

溪水村在山坳坳里,进村要攀山越岭,打仗的时候连鬼子都不愿意来。

还是五十年代修水库的时候,为了运送物资方便修出来一条大路。

可也费劲的很。

坐他的车去市里医院都要2个多小时。

她们自己从村里到县里坐牛车要一个多小时。

赶去县里的车又要两个多小时。

加起来得快要四个小时了。

挺着个大肚子确实不方便。

朱书记想了想,决定到了医院找人照顾一下。

至于刘桂花,那就没有这待遇了,坐牛车慢慢颠吧。

上车之后,朱书记拿过自己的包,从里面取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苏秋水。

“苏同志,这是沈和平同志的抚恤金,请您收下。”

苏秋水一听,眼眶倏地变红,强忍着没让泪水落下,颤抖着双手接过,“谢谢朱书记。”

沈丹萝看着那个信封,眼眶也红了,这是拿她爹的命换来的,对她娘来说,那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还记得一个月前她娘还笑着告诉她们,她们的爹升职了,她们可以和爹一起生活了。

那时的娘亲,脸上全是幸福,全是对新生活的期盼。

却没想到,不过短短几天,就从天堂跌落地狱。

沈丹萝抓着弟弟的手,一起放到她娘手上。

“娘,您还有我和弟弟,还有肚子里的宝宝,爹也不希望看见您难过的。”

朱书记看着能够如此清晰表达自己的想法的孩子,心里重重叹了一口气。

逆境让人成长啊。

上次他来时,这娃娃还懵懂不知事,才半个多月,就变成现在懂事得让人心疼的样子。

车里压抑的哭泣声让气氛变得无比沉重,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没有人再说话。

苏秋水一直以为自己是装的,沈丹萝也以为是。

哪知到了医院她们还没有说什么,医生只检查了一下,就沉着脸道。

“你怎么不早点来医院,再这样下去你可会一尸两命的!”

苏秋水和沈丹萝瞬间就吓住了!

朱书记也担忧道。

“今天下午苏同志被人打了,医生你好好检查一下,看看肚子里的孩子有没有事?”

医生原本以为朱书记是丈夫,虽然老了点。

但是听他的称呼就知道误会了,而且一看他这派头,身份应该不低,检查地就更加仔细。

“情况不好,但详细的检查要明天做,今天先住院,让家里人来照顾,恐怕要住到生完孩子。”

苏秋水:“……”

而天快黑下来的时候,沈家的姜老爷子和沈家老二老四也得了信匆匆从水库尾巴回来。

他们是去修补水库裂缝的,一天十二个工分,包两顿,可以给家里省不少粮食。

所以父子三人齐上阵,一连干了好几天,正热火朝天,没想到大后方却翻车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