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美戏精小知青,被七零糙汉猛宠(苏梦司徒战)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梦司徒战)绝美戏精小知青,被七零糙汉猛宠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苏梦司徒战)

最具实力派作家“MipTour”又一新作《绝美戏精小知青,被七零糙汉猛宠》,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苏梦司徒战,小说简介:思及此,苏梦开怀大笑三声,才继续往下梳理记忆。之所以用苏梦死后的尸骨,是因为这个阵法最为阴毒的地方了。前世真的就起效了。苏元搭上了苏梦外公家,利用他们的人脉去了京都,成功嫁给身家底蕴雄厚的男主,一辈子过得顺风顺水,成了人人艳羡巴结的官夫人…

小说《绝美戏精小知青,被七零糙汉猛宠》,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苏梦司徒战,也是实力派作者“MipTour”执笔书写的。精彩片段如下:思及此,苏梦开怀大笑三声,才继续往下梳理记忆。之所以用苏梦死后的尸骨,是因为这个阵法最为阴毒的地方了。前世真的就起效了。苏元搭上了苏梦外公家,利用他们的人脉去了京都,成功嫁给身家底蕴雄厚的男主,一辈子过得顺风顺水,成了人人艳羡巴结的官夫人…

第5章 气,气,气,就气你 试读章节

为什么呢?

说来理由真的是狗血的不能再狗血了,因为苏元是老异教徒的亲孙女。

要说他的儿子,更是狗血,竟然是他和一个寡妇偷情的产物。

苏元自然是杜亚和寡妇儿子偷情而来。

哦不,还有苏业!

可笑的是苏海,放在心上的两个宝贝疙瘩是别人的种!

反倒是他视作仇人的苏梦,才是他唯一的骨肉。

思及此,苏梦开怀大笑三声,才继续往下梳理记忆。

之所以用苏梦死后的尸骨,是因为这个阵法最为阴毒的地方了。

前世

真的就起效了。

苏元搭上了苏梦外公家,利用他们的人脉去了京都,成功嫁给身家底蕴雄厚的男主,一辈子过得顺风顺水,成了人人艳羡巴结的官夫人。

生下的一双儿女也成了国家精英人才。

她连死都是笑着的

恶毒后妈呢?

因为苏海没发现儿子,女儿,非亲生,在厂子里混得也是顺风顺水,夫妻俩狼狈为奸算得上和美地过了一辈子。

唯独苏梦和她妈妈以及外公一家成了这家黑心肝的踏脚石、牺牲品。

原来还是上元天道不忍,前世老异教徒施展阵法前,天道抽走了苏梦一缕魂魄去灵异世界温养,这才有了后续的回归,重生。

“唉,惨,真的惨,要说惨,没有谁比我自己惨的了!”

这是苏梦梳理完全部记忆第一时间发出的感慨!

自二十一世纪活了二十五年,如今虽然记忆全部融合,苏梦的性格还是偏向乐天派一些,完全见不到前世懦弱、隐忍的自己。

除此之外,她还觉得,前世她应该活得更好些才是,只应了那句‘人心不古蛇吞象,恶人的歹毒防不胜防。’

好在,她重生了,再也不是之前的她。

今后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抱怨。

唇边勾起一抹嗜血的笑:

“哼,苏海,杜亚,苏元,老鳏夫,老邪魔,你们准备好了吗?前世债今生偿,必然让你们付出血的代价,否则怎么对的起前世的自己呢?”

……

苏梦尚在睡梦中,房门被敲响,传来令她作呕厌恶的声音:

“苏梦,赶紧起来,都几点了,真没见过你这么懒惰的人,一天天就让我妈伺候你,脸咋就那么大呢,也不怕吃饭噎死?”

“啪!”

苏元的叫骂声戛然而止,泪眼婆娑地捂着被苏梦打痛的脸,一脸愤恨的仇视着她,几秒后“嗷”的嗓子,差点把房子给掀了:

“呜呜……妈,你赶紧过来,苏梦这个贱人,她,呜呜……甩我大嘴巴子!

好疼呀,我的脸肯定肿了,小贱人毁我的容,呜呜……以后我还要不要嫁人了,我没办法嫁个好人家了。”

“啪,啪,啪,啪”起起彼伏的巴掌声又在房间内迅速响起。

杜亚气哄哄赶来时,苏元硬是一脸懵的挨了苏梦十几个大嘴巴子,原本清秀的脸这会变成了一个红肿的猪头。

杜亚见到自己放在心坎上疼的女儿被自己最厌恶的小贱人给打了,怒火蹭蹭地往上蹿,上前一步手刚刚扬起。

“啪”的一声?

只不过被打的还不是苏梦而是杜亚!

开什么玩笑?苏梦身为一缕魂魄生活在二十一世纪时,作为孤儿的她,拥有一副好相貌,可不抵有点过硬的防身本事嘛!

就眼前这对恶毒母女在她眼中跟弱鸡没啥区别,抽几个耳刮子小意思。

杜亚不仅挨了一耳光,还被苏梦死死钳制住了手腕,她这会传来锥心之痛,想抽烂苏梦那张狐媚子的脸,奈何手想动动不了。

苏梦冰冷冷的视线落在她那张因愤怒而扭曲变形的脸上,勾出嘲讽:

“啧,啧,啧,可真丑,你还真是完美诠释了恶毒这个词,即使黑心老巫婆见了你都要甘拜下风!

瞧瞧,你生的野种女儿,那张原本就丑不拉几的脸,这会跟你真是丑得如出一辙。还真别说,你们俩这两张脸真有止小孩夜啼的功效,呜呼呼,怕是过年贴的门神见了你们都要绕行吧,呵呵。”

“你,你,你……”

杜亚气急,伸出左手食指指着苏梦,半天‘你’不出另外一个字来,苏元扬着手快速上前,想趁这个时候给她甩个大嘴巴子。

“砰!!!”

苏梦瞬间收回了脚,还嘚瑟的活动了几下脚尖,声音冰冷,眼神嘲讽:

“啧,真没用,一点都不禁踹,就你还想打我,吃屎对你来说比较容易实现些。”

哼,哼,前世受的那么多冤枉气,她可是要加倍从这对恶毒母女的身上讨回来。

“吵什么吵,好不容易能够休息一天,你们就不能让我省心些嘛!苏梦,你天天就知道搅得家宅不宁,滚回你的房间去,今天一天不许吃饭喝水。”

得,不牵扯到苏海他自己就做甩手掌柜,吵他睡觉了就出来了。

没等杜亚,苏元母女俩嚎哭,苏梦已沉着脸走到他身前,丝毫不给他面子嘲讽道:

“啧,啧,你一个老软饭男,有什么资格在我的房子里耀武扬威的,管天管地你还管人吃喝拉撒?

当我是三岁奶娃娃呢,任由你拿捏控制,是不是上了年纪脑袋坏掉了,忘记是靠着谁才有了今天的?”

苏梦根本不顾苏海已经气成猪肝色的脸,摊了摊手,轻挑秀眉,声音异常冰冷,眼神更是没有任何温度,看他跟看死人般:

“忘记告诉你喽,这套房子可是写在我的名下呢,怎么样,就问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老,软,饭,男!”

故意在后面四个字加重咬字,拉长音。

“呜呜……日子真的是没法过了,这些年我在这个家里谨小慎微,不求任何回报,照顾一大家子,最后没落下半分好,咋说我也是个长辈,还被小辈甩了大耳刮子,这说出去真是没脸,更是没给我活路,呜呜……

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这些年对她比对我亲生的孩子还好,还不够吗?不够吗?难道要把我的心肝挖出来,让她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嘛……”

杜亚一边说一边用拳头捶打自己的胸口,那副样子好不悲伤,好不痛惜呀。

但这把戏看在苏梦眼里却毫无波澜,甚至还冰冷冷地甩来一句:

“想锤死自己,这力气小了些吧,想做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泼妇?麻烦后妈你走心一些好吗?看我好糊弄?我要睡了,想要打赏,可怜你太假了,一分钱都不会给哦!”

“你,你,你……”

“孽女,小小年纪太恶毒了,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玩意来?”

苏梦撇了撇嘴,竖起食指摇了摇:

“错了,我可不是你生的,就你一个老软饭男可生不出我这么根正苗红,拥有一颗红心的人,你们一家子,嗯……

暂且算是一家子吧,反正你乐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没话说,只知道,你们的心肝脾胃肺可是比那锅底还黑,脸更是比城墙还厚。

不然呀,也做不出不在自己家里,还耀武扬威,一副主人做派,就问你们脸呢,谁给你们的脸,生你们的黑心父母,还是谁?”

“你,你,你……”

两道‘你,你’同时响起,而后,嗝一下,杜亚被气得背了过去。

苏元也扑上去,压得杜亚身体颤了颤。

苏爽上前很是嫌弃地用脚踢了踢:

“装死倒是挺像那么回事的,可惜喽!我有黑心肝的后母,吃软饭男爸,身无分文,没钱打赏给你!”

顿了一下,冷冷扫向一脸愤恨的苏元:

“你真是个孝顺的女儿,刚那下再重一点,直接把你妈送走了,可惜没送成,不然我就有骨灰扬着玩喽!”

“苏梦,你不要太过分,我妈她也是你妈,小心我出去说你不孝,看你以后怎么做人,怎么活?”

“切,就她,恶毒刻薄老女人,也配做我妈,她呀就是一坨臭狗屎,连给我妈舔鞋子都不配!”

然后冰冷带着嘲讽的扫了眼马上要冲上来打她的苏海:

“啧,啧,真是小瞧了你,不但是个老软饭男,还是个暴力狂!我哪里说错了,杜亚那坨臭狗屎,也就你下的去嘴舔来吃!”

苏梦边说边带着冰冷的眼神凑上前迎接苏海的巴掌:

“来,来,我送上门来给你打,只要你这巴掌打下,我保证不仅左邻右舍,连你们厂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我还要去好好帮你宣传一下你这个老软饭男的事迹,免得有些人健忘给一不小心给忘了喽!”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