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爷怀里的小娇宝冷萌黏人还病娇(今朝陆执)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今朝陆执)陆爷怀里的小娇宝冷萌黏人还病娇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陆爷怀里的小娇宝冷萌黏人还病娇)

现代言情小说《陆爷怀里的小娇宝冷萌黏人还病娇》是作者“李子有点咸”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今朝陆执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你是我的,当然要跟我回家呀。”或许是小姑娘的语气太过理所当然,导致陆执有瞬间的恍惚,似乎自己本就应该跟她在一起。陆执垂了垂眸,声线清冷慵懒,“你叫什么?”小姑娘的举动奇奇怪怪胆大妄为,肯定不是陆家派来找他的人。“你不认得我?”湿哒哒的小丧尸瞪大了湿漉漉的大眼睛,小眉头一拧,有些生气…

现代言情《陆爷怀里的小娇宝冷萌黏人还病娇》,讲述主角今朝陆执的爱恨纠葛,作者“李子有点咸”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你是我的,当然要跟我回家呀。”或许是小姑娘的语气太过理所当然,导致陆执有瞬间的恍惚,似乎自己本就应该跟她在一起。陆执垂了垂眸,声线清冷慵懒,“你叫什么?”小姑娘的举动奇奇怪怪胆大妄为,肯定不是陆家派来找他的人。“你不认得我?”湿哒哒的小丧尸瞪大了湿漉漉的大眼睛,小眉头一拧,有些生气…

第4章 储备粮香香甜甜,不仅漂亮还娇气 试读章节

躺在床上的陆执也没有挣扎,只是偏头透过黑纱看着床边的身影,语气平静轻声问道,“这里是哪儿?”

他能感觉到这里不再是那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

“我家。”见他乖乖的,今朝满意的收回手,软声回答。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陆执微愣,遂而问道。

“你是我的,当然要跟我回家呀。”

或许是小姑娘的语气太过理所当然,导致陆执有瞬间的恍惚,似乎自己本就应该跟她在一起。

陆执垂了垂眸,声线清冷慵懒,“你叫什么?”

小姑娘的举动奇奇怪怪胆大妄为,肯定不是陆家派来找他的人。

“你不认得我?”湿哒哒的小丧尸瞪大了湿漉漉的大眼睛,小眉头一拧,有些生气。

作为储备粮,怎么可以不认得自己的主人。

小丧尸抱住自己,鼓着腮帮子生气气jpg.

【崽崽乖,他蒙着眼睛呢,看不到你怎么认出你,就算他是甜甜,他都转世不知道多少次了,不认识你也是应该的。】

转完圈圈的霸霸生无可恋般接受了自家崽“绑架”男主的事实,悬浮在空中一脸忧愁。

今朝想了想,觉得霸霸说的也有道理,但心情还是很低落。

养了那么久都白养了。

慢吞吞摘下陆执脸上的黑纱,今朝终于看清了对方完整的容貌。

剑眉星眸,一双丹凤眼狭长深邃,瞳孔不是黑色而是浅浅的琥珀色,流光滟潋美不胜收。

黑长的睫毛微卷微微半遮眼眸,眼睫之下是英挺的鼻梁和纤薄好看的嘴唇,过于白皙的肌肤看上去有几分病态柔弱美。

配上白衬衫黑西裤,更有清冷禁欲的矜贵气质。

今朝看着眼前漂亮精致的脸庞有些恍惚,睡的太久,她都有些记不清甜甜长什么样了。

但她记得甜甜又香又甜,看起来很好吃。

今朝打量陆执的时候,陆执也在打量她。

小姑娘比他想象的要瘦弱,就脸上有点肉,看上去软软糯糯很好欺负,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湿漉漉的蒙着水雾。

或许是刚洗完澡的缘故,小姑娘的肌肤在灯光下白到发光,唇红齿白娇娇软软,像温室里娇养的玫瑰花。

小姑娘的模样与记忆中那道飘忽不定的影子重合,陆执不由得恍惚。

“我应该认识你?”陆执直勾勾盯着小姑娘软白的脸庞,不着痕迹的试探。

今朝动了动嘴想说什么,又想到什么狠狠皱眉,纠结了一下很不开心的嘟囔,“不该。”

陆执眼中闪过一抹黯然,不是吗?

瞧着小姑娘噘嘴不悦的小模样,陆执缓缓起身,下一秒又被小姑娘摁着肩膀压了回去。

陆执语气平淡自然,“我想起来坐坐。”

今朝握着陆执肩膀的手顿住,拧了拧眉,最后还是让他坐了起来,嘴里还嘟嘟囔囔,“怎么还是这么事多。”

小小的埋怨被陆执听的清清楚楚,掀了掀眸露出一抹深意。

“我想喝水。”陆执再次开口。

小姑娘瞪了他一眼,板着小脸去拿了水喂他。

喝完水,陆执继续提要求,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小姑娘。

“我要上厕所。”

今朝气鼓鼓瞪着要求多多的储备粮,虽然生气但还是带着他去了卫生间。

看吧,养这么个骄里娇气的储备粮可麻烦了。

陆执被捆住双手站在狭小的卫生间,看着简陋的环境皱了皱眉,侧眸看向站在身后的小姑娘,“你不出去?”

“不。”

“为什么?”

“你会跑,我得看着你。”

小丧尸用“你有前科”的眼神死死盯着男人的后脑勺。

小姑娘直勾勾灼热的眼神还在脑后,陆执沉了沉气,只觉得脑门疼。

“我不跑,你去门口守着。”

今朝疑狐看了他两眼,慢吞吞移到门口乖巧站着。

陆执回头看去,又被小姑娘的迷惑行为气笑了。

小姑娘是听话的站到了门口,却是开着门站在门口,一双大眼睛还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陆执无奈转身来到门口,轻叹一声,低头凝视着茫然疑惑的小姑娘,“算了。”

就小姑娘这眼巴巴盯着的模样,他就算是站一晚上都上不出来。

今朝只觉得储备粮好麻烦,一会儿要一会儿不要的,这么娇气,也就她脾气好愿意养他了。

陆执被牵着往回走,目光落在对方湿漉漉还在滴水的头发上。

“你要不要把头发擦一下?”说完之后,陆执自己都有些愣。

关心的话,就这样脱口而出。

闻言,今朝眨了眨眼,摸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顺带拧出了一滩水。

今朝不关心地上的水渍,随手扯过一条毛巾,胡乱在头上擦了一下,然后仰头看着陆执,表示自己擦完了。

与之对视的陆执不知为何有些无奈,轻松挣脱开手腕上束缚的绳子,拿过小姑娘手上的帕子就要帮她擦头发。

今朝瞳孔猛地一怔,快速伸手抓住了陆执的手腕,圆润的杏眼突然散发出危险的信号。

误以为陆执要跑的今朝瞬间炸毛。

瞬间感受到威胁的陆执微微垂眸,静静凝视着炸毛小猫咪,浅色琥珀眸中倒映着小姑娘奶凶警惕的表情。

“你拉着我的衣服,我不跑。”陆执放缓了声音,轻声安抚,清冷的浅眸眸光淡淡。

今朝半信半疑紧紧攥住了他的衬衫,被陆执带着来到床边乖乖坐下,任由他在头上擦拭。

陆执慢慢悠悠给小姑娘擦着头发,动作自然而然仿佛做过无数遍。

微垂眼睫,目光落在小姑娘漆黑的发顶,眸光沉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嗅着陆执散发出来的甜甜的味道,今朝幸福的眯了眯眼,抓着他的衣服,小声叫着,“甜甜~”

因为有甜甜在,空气都变甜了呢。

沉浸在甜甜空气中的小丧尸开心到冒花花。

( ૢ⁼̴̤̆ ꇴ ⁼̴̤̆ ૢ)~ෆ

擦拭黑发的手猛地顿住,陆执清冷的嗓音微哑,“你是在叫我?”

在地下室时,他以为是自己的执念而产生的幻听。

“昂~”今朝抬头望着他,眼眸清澈明亮。

“为什么叫我甜甜?”陆执喉咙微哽,目光隐忍又热烈。

“你就是甜甜啊,哪有什么为什么。”

小姑娘的语气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陆执灼热的目光带着克制,像一团火一样落在揪着他衣服玩的小姑娘身上。

捏着毛巾的修长手指握紧,手背上因为用力而经络分明,显得禁欲又克制。

清冷淡漠的眼眸中晦暗一片,呼吸变得沉重。

然而低头揪着人家衣服把玩的小姑娘对此一无所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