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跑了以后摄政王他疯了(宁楚李昭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宁楚李昭明)王妃跑了以后摄政王他疯了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宁楚李昭明)

《王妃跑了以后摄政王他疯了》是由作者“九分零六”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至于李昭明,听闻他在将宁楚休弃之后,时常流连烟花柳巷之地,人们都说是被肃王妃伤透了心。听到这宁楚只觉得讽刺,他会被伤透了心,他根本没有心!本想着从此之后便与他再不相干,凑巧这会儿子就来了圣旨。昭国圣上久病不愈,突然不知是不是这阳春三月带了生机,还是老天长眼,总之就是圣上龙体好转,邀各位大臣以及亲王,…

古代言情小说《王妃跑了以后摄政王他疯了》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宁楚李昭明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九分零六”创作的主要内容有:至于李昭明,听闻他在将宁楚休弃之后,时常流连烟花柳巷之地,人们都说是被肃王妃伤透了心。听到这宁楚只觉得讽刺,他会被伤透了心,他根本没有心!本想着从此之后便与他再不相干,凑巧这会儿子就来了圣旨。昭国圣上久病不愈,突然不知是不是这阳春三月带了生机,还是老天长眼,总之就是圣上龙体好转,邀各位大臣以及亲王,…

第4章 重逢 试读章节

第四章

转眼三月,正是草长莺飞之时。

宁楚在家养了这许久,总算是养回来了些元气。

这三个月连萱彤和宁惜应该是被警告过,完全没有跟她提起什么不妥当的。

更甚者她们有时候直接无视她,十几年装出来的母慈子孝,姐妹情深,倒像是一场笑话。

至于李昭明,听闻他在将宁楚休弃之后,时常流连烟花柳巷之地,人们都说是被肃王妃伤透了心。

听到这宁楚只觉得讽刺,他会被伤透了心,他根本没有心!

本想着从此之后便与他再不相干,凑巧这会儿子就来了圣旨。

昭国圣上久病不愈,突然不知是不是这阳春三月带了生机,还是老天长眼,总之就是圣上龙体好转,邀各位大臣以及亲王,在长盛殿设宴,可携亲眷到场。

虽然已经被休弃回家,但是昭国民风开放,这算不得什么,休弃的妇人再嫁都不是问题。

所以作为宁国公府嫡长女,宁楚理应随着国公夫人出席。

“小姐,是要穿什么呢?”画烛看着箱笼里的衣物发愁,今年的事情有点多,小姐都没做新衣裳。

“随便选一件就成了。”

“哎呦我的小姐,你可长点心,快选选。”

手中的笔被夺走,全神贯注在字帖上的宁楚终于舍得抬头看一眼,“就这件。”

穿什么她不在乎,她从小便不在乎这些,倒是画烛,每次都要挑来挑去的。

画烛眼神一亮,原是一袭间绿宝石竹节针轻容晕锦,微微摆动竟是一件暗桔黄色绣料鲁绢百水裙,若是配上石英质玉耳环,怎一个淡雅脱俗能形容。

出门的时候,宁楚等了好久,连萱彤母女才姗姗来迟。

走近了瞧见宁楚,又看了看自己女儿,连萱彤差点要把手帕捻碎,狐媚子,跟她那个亲娘一样。但这话到底是没有敢摆在明面上说。

宁楚倒是没管她在想什么,跟继母打过招呼,便自顾自坐下了,并没有注意到宁惜一闪而过怨怼和恶毒。

三个不对付的人在一个马车里,着实尴尬,好在路程并不远,到了宫门前就必须下车了。

朱红的大门上,金丝楠木匾额题着“长盛殿”三字,殿中的金漆雕龙宝座便坐着这天下最尊贵的人。

“长盛”诉说着李氏王朝的野心,但是到如今,皇室衰微,当今圣上是个病秧子,膝下只有一个方才三岁的娃娃,由萧贵妃所出。

若是圣上有何不测,这皇位落在谁手里还尚未可知。

肃王无疑是热门人选,身强力壮,且能文善武,他若是真想抢这皇位,迟早是他的囊中之物。

而且,皇室秘闻,肃王和当今圣上,根本不是什么堂兄弟,而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皇家什么腌臜事儿没有呢?

兄弟阋墙,父子相残,弟夺兄妻,古往今来,那史书上记载还少吗?

但不管是谁登大宝,他们都是臣下,有些事情,不宜知道太多。

都是宦海沉浮的老狐狸了,觥筹交错间,对方是何心思一猜便知。

朝乐殿萧贵妃寝宫内,“肃王到了没有?”萧贵妃萧盈正坐在梳妆台面前,缓缓用手梳理着自己的头发。

听说他把宁楚那个贱人休了,这个消息让她的心情好了很久,不枉费她谋划了那么久,少了宁楚,相信他们之间的合作,会更加愉快。

萧盈的婢女小如跪在地上,“回娘娘,到了。”

萧盈一喜,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想办法给他传个信儿,就说本宫有要事相商,有关大计,问他来还是不来。”

宴会上丝竹声不绝于耳,歌舞升平,乐声悠扬,两侧点燃的檀香,将整个大殿熏得烟雾缭绕,一派祥和之相。

一个不起眼的太监悄然而至,在李昭明耳旁说了什么,他思索了片刻,借口要更衣,摆脱了正在向他敬酒的老匹夫们。

男宾在前殿,女宾在后殿,宁楚这厢除了方才进殿时,跟李昭明打了个照面,其余时间看不到他。

她百无聊赖喝着自己的酒,连萱彤和宁惜似乎是打定主意要孤立她,并不来同她讲话,都知道她是被休弃的王妃,旁的女眷也不搭理她。

这酒越喝越上头,忽地感觉身子越发燥热,人也烦躁不安起来。

画烛看到她这样子,悄声问了一句,要不要出去透透气儿。

想了想,自己现在万人嫌,估计没人会搭理,离开一会也没关系罢。

便起身同连萱彤的贴身嬷嬷说了声,那嬷嬷也知道自家主子和宁楚不对付,从鼻孔应了一声就算是知道了。

看着宁楚离开的背影,宁惜招来自己的婢女,“同表少爷说,这边成事了。”

没有注意到继妹的小动作,宁楚快步走出大殿,那种烦闷感才将将消下去一些。

夜色深沉,零星星光,高高的宫墙如同牢狱一般,把她困得动弹不得,身后是人来人往的热闹,但是那热闹又能有几分真情实意?

感到越发透不过气,便更不想回殿内,倒不如沿着小路走一走。

许是想事情太过入迷,竟也没注意到周遭的环境越来越安静,方才还能看到人,如今连人影都看不到了。

深宫,又是这样的寂静,宁楚不免觉得有些不安,深深吸了几口气,准备摸回去。

突然出现了一个眼生的太监走到她面前,“宁小姐,肃王邀您一聚,说有事要同您商量。”

李昭明找她?隐隐觉得有些奇怪,他身为肃王,自会有自己的暗卫,不应该是一个眼生的太监来找她,她暗暗防备着,“哦?肃王让你来找我?那他现在在哪?”

“王爷说,为恐不便,他在瑶光殿等您。”

宁楚的手忽地攥紧了,李昭明作为质子,自幼长在宫内,是有他自己的住处的!眼前这个人,根本不是他的人,不然怎会连这个都不知道!

况且,瑶光殿是废妃居所,宫内传闻时常有不祥之事在瑶光殿发生,李昭明小时候作为质子,没少被拖到瑶光殿欺负,且他貌美,甚至还……

所以,他必不会去瑶光殿!

心跳如雷,攥着的手越发用力,面上却丝毫不显,“劳烦公公为我带路,这宫里我不常来,恐迷了路,耽误王爷的事儿。”

太监应了一声,走在宁楚前面为她带路。

正在想该如何脱身,阴恻恻的声音响起,把她吓了一跳,“宁小姐,是从来不曾信过老奴吧?”

不好!只见那太监已经掏出一方手帕,向她走来。

再醒来时,身下似乎是一张床,触目所及均是黑漆漆的,分辨不出方位,身上奇怪的燥热越发明显。

那方帕子上,不仅有致人晕眩的药,还有情药!

心中警铃大作,幕后之人既然设计自己来到这,又给自己下了这样的药物,必然还安排了人过来,趁药效还不明显,她必须要马上离开这个地方!

怕什么来什么,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宁楚飞快环顾四周,这应该是侧殿,空间并不大,相当于避无可避,只要人进来了,找到她只是时间问题。

门被推开,传进来的却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好表妹,你在哪?”

宁楚一听便听出来了,是连萱彤的侄子,连高义。

连高义吃喝嫖赌样样齐全,尤其好色,早就垂涎她已久。

从小到大就一直缠着她不放,逮着机会就来献殷勤,这也罢了。

在宁楚明确表示,双方应该保持距离,他居然还尝试贿赂宁府丫头,偷宁楚的贴身衣物!

一想到这,宁楚就一阵恶寒。

闺阁女儿的名声多么重要啊,那个丫头自然不敢做这种事,告诉了连夫人,连夫人怎么舍得罚自己的亲侄子呢,搪塞两句小孩子不懂事,此事便了结了。

听闻他房中的丫鬟个个都被他祸害了,才十四岁就将丫头开了脸,喜好去风月场所……

宁楚十五及笄时,连高义还不死心,甚至想要提亲,美其名曰亲上加亲。

但她是宁国公府嫡女,怎么可能嫁给这么一个浪荡公子,如今倒是被人摆了一道。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