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的我,寿命加点成仙帝(徐修张霜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长生的我,寿命加点成仙帝)徐修张霜霜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长生的我,寿命加点成仙帝)

经典力作《长生的我,寿命加点成仙帝》,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徐修张霜霜,由作者“凉拌黄豆芽”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完整的城门,预示着刚刚这场战斗,并没有分出胜负。而无论是站在城墙上,手持武器,穿着甲胄,身份是县卒的守城方。还是城外,人人都骑马,目光残忍,看着城墙上守军,只有冰冷杀意的黑山盗。相互看着对方,神色中没有丝毫畏惧退缩…

主角是徐修张霜霜的奇幻玄幻小说《长生的我,寿命加点成仙帝》,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奇幻玄幻,作者“凉拌黄豆芽”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完整的城门,预示着刚刚这场战斗,并没有分出胜负。而无论是站在城墙上,手持武器,穿着甲胄,身份是县卒的守城方。还是城外,人人都骑马,目光残忍,看着城墙上守军,只有冰冷杀意的黑山盗。相互看着对方,神色中没有丝毫畏惧退缩…

第9章 陈兄,你糊涂啊 试读章节

安阳县城。

城南南门。

此时,这里气氛充满死寂和肃杀。

城墙上和城外,地上横七竖八倒着三百余具尸体,无不说明着,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惨烈的大战。

完整的城门,预示着刚刚这场战斗,并没有分出胜负。

而无论是站在城墙上,手持武器,穿着甲胄,身份是县卒的守城方。

还是城外,人人都骑马,目光残忍,看着城墙上守军,只有冰冷杀意的黑山盗。

相互看着对方,神色中没有丝毫畏惧退缩。

只有对对方仇恨。

他们并不是罢手了。

而是正在酝酿着,一场更加激烈的大战。

“上钩索。”

最终黑山盗中,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

这个声音的出现,让城外的上千黑山盗,如同波浪一样分开。

从后面的队伍中,骑马走出二十个,手中甩动着五爪钩,后面连接着长长麻绳的马贼。

咻咻!

然后这二十个马贼,骑马跑动起来,相互拉开距离后,在马背上甩动着手中的五爪钩,朝着城墙上的垛口位置,准确无误地丢去。

而守在城墙上,穿着甲胄的县卒守军,也在领头者的命令下,挥刀去斩断卡在城墙垛口位置的五爪钩。

避免城外的黑山盗,顺着绳索爬上城墙。

“攻城。”

然后被黑山盗牢牢保护在中间位置,一名体型瘦弱,看上去像书生,多过像马贼,脸色苍白,气质阴柔的中年男子,在马背上下令道。

他说话间声音有些阴冷,有点像是女子。

但是他所下的命令,黑山盗立即执行,却没有丝毫的延误。

可见他在黑山盗中的威信。

而他正是黑山盗的二当家。

夺魂书生!

这是一名不以武力见长,而是擅长谋略的马贼。

同时,他也是黑山盗首领,四臂蛟龙的军师。

……

而此时。

一门之隔的安阳城内。

同样在进行着,一场至关重要的大战。

一名身高七尺有余,目光凶狠如狼,留着光头,更添几分凶相,头上和脸色文着一条蛟龙刺青,露出半边胸膛,手持两把短刀的壮汉,正在被围攻。

此人正是城外,黑山盗首领。

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四臂蛟龙刘东子。

而围攻他的,则有三人。

分别是一个身高和刘东子不相上下,光头锃亮,身上套着一件异常宽大的黄布僧衣,穿在他身上却十分合身,一点都不显宽松,体型有些肥胖,却又兼具力量感,就好像一座小山一样,面相十分和善的中年和尚。

这中年和尚,手持一根和他身形齐高,小儿手臂粗细的镔铁齐眉棍。

他正是安阳县城中,三大武林门派之一,金刚寺的掌门虎痴大师。

一位穿着黑色劲装,外套黑色锦袍,脚踩步云履,面目威严,目光霸道的中年人。

他正是猛虎帮的掌门陈百尺。

以及看上去四十多岁,身材健壮,皮肤古铜色,双目锐利有神,身穿一件赤色长衫,手持一柄长四尺有余,巴掌宽阔剑,留着短发的中年人。

他正是铸剑门的掌门张吕阳。

从黑山盗刚开始攻打安阳县城。

这黑山盗首领刘东子,便通过自己高强的轻功,轻易从城外爬上了城墙。

在杀死了城墙上的十几个县卒守军后,便直接飞下了城墙,准备打开城门,放城外的黑山盗入城。

幸好虎痴大师、陈百尺、张吕阳三人,及时出现,将刘东子拦住。

才避免了,安阳城被立即攻破的悲剧。

“你们三人将我拦在这里又能如何?”

“你们三人联手,才能勉强拦下我。”

“城墙上的那些县卒守军都是废物,可不一定能够,挡住我麾下的黑山盗。”

刚刚一番试探性地交手后,谁也没有奈何谁,刘东子目光环视三人,沉声道。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虽然县卒守军一般都战力堪忧,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身为县卒,算是身份正规的朝廷大军,实力肯定是有的。”

张吕阳神色平静道。

更何况,这次为了对付黑山盗,铸剑门可是出了大血。

好不容易才说服,县尊王子旭王大人,答应三大帮派,派出县卒和三大帮派一起抵御黑山盗。

另一边,为了提升安阳县卒,那可怜的战斗力。

他不计成本,为县卒贡献了大量的崭新兵器、甲胄,乃至于是弓弩。

轰!

张吕阳话音刚落。

不远处的城门外,便响起了一声巨大的闷响声。

那声音虽不大,却极为刺耳。

然后一阵刺鼻的火药味,便弥漫开来。

“你们还带了火药?”

张吕阳的神色一变,终于难看起来。

他身为铸剑门的掌门,自然知道火药这东西。

火药虽然威力不大,但若是用量大的话,难保不会炸倒城门。

“不错,我看你们这城门,究竟能坚持到几时?”

刘东子冷笑。

“刘兄、陈兄,我们一起上,只要解决了这刘东子,这黑山盗想要攻打下安阳县城,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嫉恶如仇的虎痴大师, 听到黑山盗居然动用了火药,他顿时金刚怒目,挥动手中,足有一百三十五斤重的镔铁齐眉长棍。

掀起一片恶风,朝着刘东子扫了过去。

他们金刚寺修练得武功,乃是《伏虎棍法》和《金钟功》。

尤以横炼和棍法出名。

尤其是那伏虎棍法,堪称一棍在手,神鬼辟易。

安阳城中,很少有人敢去招惹金刚寺的和尚。

因为金刚寺里的和尚,是出了名的皮糙肉厚。

他们练武有成的弟子,外出办事,都会带着一根五六十斤重的铁棍防身。

谁也不会想被,一根几十斤重的铁棍扫上一下。

更不用说,虎痴手中那根,一百三十六斤重的镔铁长棍了。

即便是刘东子,都对它心有忌惮。

“疯和尚。”

眼见虎痴说动手就动手,刘东子不由怒骂一声。

随后他使用,手中的双刀,将虎痴的镔铁齐眉长棍架住,借着惯力往身后一带。

在镔铁长棍和刀刃接触的一串子火星中,然后抽身出刀,双刀快如闪电,向虎痴握住镔铁齐眉长棍的双手一斩。

寒芒一闪,刀光冰冷刺骨。

虎痴反应不及,眼看就要陷入危机。

他修练的《金钟功》,虽然是一门带有横炼性质的内功。

修练《金钟功》,内力提升的同时,也会带动着他身体强度的提升。

《金钟功》修练到大成圆满后,身体也会刀枪不入。

但是刘东子的武功,本就比他高。

他是万万不敢用《金钟功》,去硬接刘东子双刀的。

不然这双手,肯定是没了。

而张吕阳和陈百尺,眼看虎痴向刘东子动手,却瞬间陷入险境。

立即朝着刘东子冲去,准备救援虎痴大师。

张吕阳正好在刘东子身后,他一扬手中的阔剑“铁影”,一招铸剑诀中的“拣剑式”,体内运转修练到第三层地抱炉功,铁影表面微微赤红,一股炽热无比的内力充剑身斥,速度惊人地朝着刘东子,背后刺去。

刘东子察觉到身后危机,无奈只能放弃斩向虎痴大师双手的刀刃。

一脚将虎痴大师踢飞出去。

转身快如闪电的,朝着张吕阳,瞬间连续斩出近十刀。

刀如满月,不见刀刃,只见刀光。

刘东子手中的双刀,速度可谓快到了极致。

张吕阳一时间疲于应付。

好在虎痴大师,此时已经回过神来,一招伏虎棍法中“三阳开泰”。

体内《金钟功》内力全力运转,将其源源不断地送入手中的镔铁齐眉棍中,这个过程瞬间完成。

然后气力惊人的一棍,朝着刘东子当头劈了过去。

总算让刘东子有些分心。

不能全力用来,对付张吕阳。

“张兄,虎痴大师,我来助你们。”

就在此时,陈百尺姗姗来迟,掠至张吕阳和虎痴大师的身旁。

一招成名绝技《寒霜掌》使出。

只见他的手掌上,寒气弥漫,就连周围气温,都降低了几分。

“是《寒霜掌》。”

感受到陈百尺手掌上的寒气,虎痴大师高兴道。

众所周知,猛虎帮的帮主陈百尺,有两大成名绝技,且都是掌法。

分别是《三重裂空掌》和《寒霜掌》。

除了少有人能够见识到的《三重裂空掌》外。

这门《寒霜掌》,是外人知道信息最多的掌法。

是专门修练冰霜内力的一门掌法。

和铸剑门,至阳至刚的《抱炉功》正好相反。

据说一旦和陈百尺动手时间久了, 就会被冻结经脉和血液,然后在不知不觉中,死在对方手中。

眼见陈百尺来援,虎痴大师就将注意力,放在了对付刘东子身上。

放心将后背交给了陈百尺。

谁知道陈百尺,那一掌寒气惊人的《寒霜掌》,并没有印向刘东子。

而是在中途硬生生调转方向,落在了毫无防备的虎痴大师,后背正中心位置。

噗~

毫无防备的虎痴大师,被陈百尺的《寒霜掌》打中。

背上立即迅速凝结出了,一层淡淡的白色冰霜。

虎痴大师身体原地飞出,在空中吐出一口,夹杂着冰晶的血水。

“你敢,陈百尺……”

张吕阳最先察觉到不对劲,他第一时间发现了,陈百尺的背叛,他睚眦欲裂,神情痛苦。

想要冲过去救援虎痴大师,却被刘东子死死缠住,根本无法脱身。

虎痴大师庞大的身躯落地后,他连落在身边的镔铁齐眉棍都没去捡,而是艰难地转过身来。

他目光复杂地看向,站在不远处陈百尺:“陈兄,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们?”

陈百尺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到不远处,正和张吕阳交手的刘东子高兴道:

“我和陈掌门早已经暗中结盟,何来背叛之说?”

陈百尺神色平静地看着,躺在地上的虎痴大师,和一脸悲愤的张吕阳。

颔首道:“不错,早在三天前,我已经和刘盗首暗中结盟。”

虎痴大师依然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可是这究竟是为了什么,你们猛虎帮,也是安阳城中的武林门派不是吗?暗中和黑山盗结盟,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陈百尺依然没有说话,还是由刘东子替他回答:

“当然是为了城中的财宝。”

“我和陈掌门有过约定,攻破安阳县城后,劫掠安阳县城的财宝,包括你们铸剑门和金刚寺,我们五五分成。”

说完这些话后,刘东子将目光看向陈百尺:

“陈掌门,你终于动手了,我还以为你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陈百尺却摇头:“既已约定,自当遵守。”

然后他目光扫过,正和刘东子勉强交手的张吕阳,以及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虎痴大师:

“至于我为何要和刘盗首结盟,想必你们心中,早已经有答案了。”

不等张吕阳和虎痴大师回答,陈百尺继续道:

“众所周知,安阳城三大门派,分别是铸剑门、金刚寺、猛虎帮。”

“可少有人知晓,铸剑门掌控了安阳城和周边数个县镇的武器铸造和买卖,金刚寺掌握了安阳城和周边数个县镇的店铺,这些地方的七成店铺,都是金刚寺开的。”

“铸剑门和金刚寺都日进斗金,唯独我猛虎帮,只掌握了安阳县城,和周边县镇的货物贸易和镖局买卖而已。”

“虽然我猛虎帮,赚的也不少,但是相比起铸剑门和金刚寺来说,还是太少了。”

陈百尺声音斩钉截铁:

“所以我自然心有不甘。”

趁着和张吕阳交手的空隙,刘东子大笑道:

“不错,就连我们这些马贼手里的兵器,大部分也都是你们铸剑门铸造的。”

“你们铸剑门和金刚寺,可真是太肥了,你们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你们。”

“我刘东子做梦,都想将你们金刚寺和铸剑门,抢上一遍。”

虎痴大师这才瞬间明白,原来是铸剑门和金刚寺的富裕,引起别人贪念了。

“陈兄,你糊涂啊。”

“你觉得猛虎帮赚少了,只要跟贫僧和张兄商量,我们让出一部分生意就行了,你又何必与虎毛皮。”

“今日,就算你和这黑山盗联手,攻破了安阳县城,抢夺了铸剑门和金刚寺。”

“以这刘东子和黑山盗,以往的狠辣做法,恐怕我金刚寺和铸剑门的财宝,也不一定有你的份。”

虎痴大师沉声道。

“虎痴,到了这个时候,你就别想着挑拨了。”

“你觉得如果不是你现在躺在这里,你会说这番话吗?”

陈百尺闻言冷笑。

“至于我和刘盗首怎么分,有没有本事,拿到属于我的那一份,就不是虎痴,你所需要操心的事情了。”

陈百尺沉声道。

陈百尺的话,让不远处的刘东子,顿时放下心来。

他还真怕,陈百尺被虎痴挑唆,改变主意。

虽然现在虎痴已经重伤,只剩下陈百尺和张吕阳,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但是终究麻烦。

就在陈百尺和虎痴大师说话交谈时,正和刘东子交手,却处于下风的张吕阳。

脑海中思绪急转,却在不断思索着破局之法。

“虎痴大师重伤,陈百尺和刘东子早有勾结,看样子这次我们输定了。”

张吕阳内心十分绝望。

四臂蛟龙刘东子,本来武功就要比他们高上一大截。

他们三位掌门联手,才能和刘东子打个平手。

如今只剩下他一人,又如何会是刘东子的对手?

“不对,我们这边还有高手,小修的《抱炉功》和《铸剑诀》,已经修练到了第三层大成圆满境界,他的实力比我要强,如果他在这里的话,我们未必不是刘东子的对手。”

随后张吕阳心中,突然浮现出了一个,俊美少年的身影。

可是小弟子徐修,被他安排率领铸剑门弟子,镇守东城门去了。

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不过既然现在黑山盗的主力在南门,其它镇守城门的人,发现没看到黑山盗,应该就会立即赶来支援吧?”

张吕阳心中道。

“张吕阳,你还没有放弃,看来是将希望,放在镇守其它三座城门之人的支援上了?”

似乎察觉到了张吕阳心中的想法,正在和张吕阳交手的刘东子道。

“不过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这次攻打安阳县城的,可不只有我们黑山盗。”

刘东子继续道。

“你什么意思?”

刘东子的话,顿时让张吕阳心中,产生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没什么意思,就是这次在攻打安阳县城前,我还召集了流风盗、响马盗、胡子山的马贼,一起攻打安阳县城,他们虽然是废物,但是人数却不少,拖住其它三个城门的守卫力量一段时间,却还是可以做到的。”

刘东子解释。

刘东子的话,让张吕阳的内心,瞬间沉入了谷底。

的确,流风盗、响马盗、胡子山的这些马贼,虽然在江湖上的名声平平,跟黑山盗令小儿止哭的恶名,差了一大截。

但是只要拖住,另外三个城门的守卫力量一段时间,等到南门一破。

黑山盗长驱直入,那一切便都结束了。

“当真是天要亡我铸剑门吗?”

张吕阳一时间悲从心起。

安阳县城一旦被攻破,铸剑门必定会被黑山盗针对,他那女儿张霜霜有些姿色,恐怕下场不会很好。

而这时,刘东子双手中的短刀突然加速。

乘着张吕阳防守空隙,找到心情起伏的张吕阳破绽。

一刀斩中了刘吕阳的胸口。

刘吕阳的衣衫被斩破,胸口顿时被斩出一道九寸长短,小拇指宽的巨大外翻伤口。

一时间鲜血喷洒,溢出伤口,浸红了衣衫。

鲜血顺着双腿,流到地上,刘吕阳霎时间脸色惨白。

刘吕阳见自己受伤,无奈只能和刘东子拉开距离,幸好刘东子并没有在继续动手。

“你们败了。”

眼见虎痴被陈百尺偷袭受伤,张吕阳也被自己打伤,刘东子神色笃定道。

“那可不一定。”

就在这时,一个少年的声音,却从不远处传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