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有你的岁月(海星、李臻程寒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海星、李臻程寒雨)回首有你的岁月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海星、李臻程寒雨)

小说叫做《回首有你的岁月》,是作者“石桥”写的小说,主角是海星、李臻程寒雨。本书精彩片段:实实没想到齐树柏陷得深了,我应该和海星保持距离,我可没爱上海星,只是喜欢她的机灵而已。想到这里,我对杨思宇说:“要不这样,我们帮帮老齐吧。”杨思宇道:“什么意思?你想拉皮条?”我冲地上呸的唾了一口,大笑起来,道:“什么话从你嘴里出来,就变味儿了,臭的香的都说出来。什么叫拉皮条…

《回首有你的岁月》是作者“石桥”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海星、李臻程寒雨,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实实没想到齐树柏陷得深了,我应该和海星保持距离,我可没爱上海星,只是喜欢她的机灵而已。想到这里,我对杨思宇说:“要不这样,我们帮帮老齐吧。”杨思宇道:“什么意思?你想拉皮条?”我冲地上呸的唾了一口,大笑起来,道:“什么话从你嘴里出来,就变味儿了,臭的香的都说出来。什么叫拉皮条…

第6章 你是雨中一朵莲 试读章节

我听了黯然一笑,心里越发不是滋味。又想着杨思宇的话,这回他先提到秦若琪,我想说,又怕臊着他,便忍住不说。

再说上午齐树柏对我横眉冷对,想起来心里就难受,和杨思宇刚才的话对应上,难怪他生我的气,原来之前已经有过如此离奇的一段经历。出了这样的状况,齐树柏不生气估计办不到,换了我也会失去理智的。实实没想到齐树柏陷得深了,我应该和海星保持距离,我可没爱上海星,只是喜欢她的机灵而已。

想到这里,我对杨思宇说:“要不这样,我们帮帮老齐吧。”杨思宇道:“什么意思?你想拉皮条?”我冲地上呸的唾了一口,大笑起来,道:“什么话从你嘴里出来,就变味儿了,臭的香的都说出来。什么叫拉皮条。”杨思宇笑道:“对不起,说漏嘴了。”就把我上下看了一遍,又道:“难道你真想帮他,那可是海星呀。”我点了点头。杨思宇摆手说道:“估计不妥,据我所知,海星喜欢的人可不是齐疯子。”我说:“你怎么知道?”杨思宇道:“秦若琪说的。”我就“哦”了一声。

我忽然想问另外一个问题,话到嘴边,又觉得无聊,还是不问了吧。杨思宇仿佛是我肚子里的蛔虫,笑着看着我的眼睛,说:“秦若琪说了,海星喜欢的是另外一个人。”我赶紧拦住他的话,说:“别说了,小心传到齐疯子耳朵里,他听见了更失落,已经疯成这样了,可别疯出别的毛病来。”

我们两个边说边走,一起回到宿舍,看时间,离开饭还有四十分钟,我过来趴桌上开始抄笔记。海星的字潦草,有几处不认识,只好打开慕容青的对照,有的地方只能空着,做个标记,等以后问她们吧。杨思宇坐床边弹吉他,他最近不弹贝斯了,专心于吉他,听说学校乐队最近招人,却只招吉他手,他想进乐队。他劝我也去试一试,我本来想去,可我担心进乐队束缚人,每周礼拜五晚上,在大礼堂办舞会,演奏伴奏耽搁时间,我是个没常性的人,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况且,杨思宇这么热心,又信任我,我不能跟他竞争,少我一人,他就少一个对手,当然这话不好跟他讲,只劝他好好练习,力争进乐队。我说:“你进了乐队,我们去跳舞,就不用买票了。”

齐树柏回来了,他进门把书胡乱扔桌上,一言不发爬床上躺下,脸色跟天气极不相称,外面是艳阳高照,他的脸上阴云密布。我小心翼翼的没话找话跟他聊,他不理我,我一说话,他干脆头朝里面,给我一个脊梁骨。我惭惭的回去坐了,好像自己真的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忍气吞声,大气都不敢喘,只好坐下继续抄笔记,又开了录音机听音乐。

音乐缓缓流淌,缓解了心中的压抑。

宿舍里三个人,三个人各怀心事。

开饭时,楼上楼下响起同学们敲击碗筷的声音。有人在楼道里长声怪调的大喊:“起床了,吃饭了,孩子找妈妈了。”

我停笔一笑,瞥见桌上有一包烟,抽出一支点了。烟这东西真是好东西,可以缓解压力,可以放松心情。但有一点不好,就是烟价越来越贵,好烟买不起,差烟看不起,我算了一笔账,我一月的烟钱比饭钱还多,想想真该戒掉了的。不过,在乡政府时,听杜胜友说过一句话,他说这世上有四种人不能深交,其中就包括戒掉烟瘾的人。他说一个人连烟瘾都能戒掉,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虽是歪理邪说,想来还是有道理的。

齐树柏溜下床,一声不吭端起饭碗踩着拖鞋向外走,到了门口,又转身回来,一把抓起桌上那包烟,低着头匆匆出门去了。杨思宇看着我,哈哈笑了足足三分多钟。我把那根烟吸得一点不剩,才掐灭了扔出窗子。

尹子奇这段时间很少待在宿舍里,除了上课和睡觉,一天基本上看不见他的影子。我们几个都习惯了。我和杨思宇同出同进,同吃同学习,简直形影不离。一个宿舍的同学,渐成陌路,这会看见齐树柏一个人孤单单出去,我忽然同情起他来,忙追上去,跑到门口,冲着他的背影喊道:“齐疯子,你他娘的疯到什么时候才不疯。”

然而,他还是不理我。

我应该失落的。但是,当他拿起那包烟,头不回离开的时候,我的心里忽然轻松了。是的,好像捏住我的心的那只手忽然松开了,我长长的舒了口气。

看那窗外,天色真好。

进入十月,一切步入正轨,我习惯了大学的生活。

时间终于慢下来,我的日子变得平淡无奇。

上个月,海星给我送来一盆海棠,我把它放在窗台上,时时的施肥浇水,昨天,它忽然枯萎了一片叶子,也没有了刚送来时的妩媚和娇柔。

我知道,秋天来了。

当我剪掉枯枝,摘掉黄叶,感觉指尖拂过,触碰的不是海棠的倔强,而是我的人生的第一次凋零,苦涩上心头,我对着那一盆海棠暗自神伤,落泪成行,便是伤秋了。那天海星和我说,海棠开红色的花,我说我喜欢红色的花。海星又说要等到明年三四月份,海棠才会开出红色的花。我说,那我就等到明年三四月份。这样的图画,好像是一次命运的注定,我和一株海棠相逢在古都西京的秋天。有那么瞬间,我的脑海里闪过和这个一样的情景,或许是前世吧,我和你四目相对,你问,我回答。神游叫人心驰,佛说,一切皆是缘定,是这样吗?

因为宿舍里有了这一份绿,每天的晨时,掀开床帏,第一眼的看见,便是一天最美的期盼。那天去图书馆,偶尔看到一本《红楼梦魇》的书,坐下读了几页,倒也喜欢,后又翻看其他的书籍,便知周汝昌对作者牵念至深,说她是曹雪芹的知己,不免心中惊异,借来一读,种种玄幻,叫人艳绝。后又读她的别的文本,就这样喜欢上了她的文字,自天生敏锐处萌芽,用泪浇灌,生出任性的藤,开出奇异的花。她说海棠无香,人生恨事。海棠为什么无香?或者,哪天把这个问题去问一问海星,她是否有一个答案?懒得穷究,随它去吧。

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我只觉得自己像一个操劳的老农民,直面黄土,背负苍天,鸡鸣即起,日落而息。陶渊明呼之曰田园,歌而讴之。其实文人最喜欢骗人,一把菊花解决不了生计问题,南山之外,别有天地,风光虽好,吟诗作赋须在吃饱了肚子,喝醉酒之后方可行得。陶渊明他自己不耕地不种田,他有仆人,我老家的农民,白天伺候土地,晚上伺候女人,哪有闲工夫沾花惹草。彩云姐就是最好的例子。

彩云姐姐是我的一个远房姐姐,为了生计,他们家把她给卖了,卖给一个煤矿工人,这几年煤炭值钱,挖煤的工人最能挣钱。有一回,我问彩云姐姐嫁给哪个人你觉得幸福吗,她说有了钱就幸福。其实我知道,她男人对她并不好,她男人时不时的家暴她,但是为了钱,她都忍了,她什么苦都吃得下。陶渊明喜欢看着野菊开花,喜欢谈恋爱,喜欢下雨天写诗,自然浪漫的很。而老家的年轻人只有考上大学,找一份工作,才能考虑浪漫的事。理想是现实的升华,当了士兵,才有资格向往将军。我应该有一个更高更远的目标,但是我心里装满了迷茫,我不知道应该朝哪个方向前进。

那天吃罢晚饭,到校外散步时遇上李臻,便把我的烦恼讲给她听,然后问她,我们活着为了什么?李臻看我就像看见了一个奇怪的东西,瞪着一双毛嘟嘟的眼睛,嗤的一笑,道:“自然是好好学习,考上研究生,为祖国贡献我们的聪明才智。”我张大嘴巴,不知说什么好。李臻说:“难道我说错了,你这样子看我。”我说:“你说的都对,可是然后呢,我想知道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李臻一愣,半晌方说:“什么然后,你到底想说什么?”我说:“等我们老了,腰弯了,头发也白了,只能躺在床上慢慢死去,这就是我们活着的全部吗?”李臻越发糊涂,张嘴结舌,歪着一张俏丽的脸庞,想了想,嘿的一笑,说:“你这个问题太过狡辩,我们还是说眼前的吧,我都让你说糊涂了,我劝你一天别瞎捉摸,小心哪天神经了你才不胡想呢。”说完,踩着夕阳,慢慢走远了。李臻不是那个能够为我答疑解惑的人。

我继续寻找我的人生答案。然而时间不够用,因为校办定了的,今年是西京大学成立七十周年,为示隆重,校庆那天,联合西京四十几所院校,举办为期三天的大学院校运动会。既然是西京大学的校庆,成绩自然不能落后,校办发出通知,一定要把最好的学生选拔上来参加竞赛。秉承这样的宗旨,各系自然要把最好的运动员选出来推荐上去,听说化学系,桥梁设计系,地质勘探系都已有所动作。我们系也决定最近先搞一个运动会,为校庆七十周年选人才,做贡献。

那天接到通知,我心中大不以为然,我想这都是跟谁学的,校庆开运动会,太没创意了吧。为什么不搞文学创作,不搞书法展览,或者搞一次科技竞赛之类有质量的活动呢?大学校庆,该搞一点大活动嘛,我们又不是体育学院,你叫工程系那几个戴八百度眼镜的先生小姐们去玩足球,还真不知道是球玩了人,还是人玩了球。

通知发下来第三天,各班丝毫未动,系上的吴远主任气得砸了他办公室的电话机,把几个副主任和辅导员喊进去,大骂两小时,最后说哪个年纪,哪个班不搞起来,就撤了他们辅导员和班主任的职。下来后,周勤把我们几个班长喊过去,先发一通火,火到不行了,摔了自己的杯子,说你们哪个班不搞起来,先撤了哪个班的班长。金融班的班长头一个表态说明天就搞。有人带了头,银行和会计那几个班争先恐后的表态。我心想我也该说几句了,至少表个态吧,可惜几次都插不上话,后来就想反正回去搞起来就是了,说不说不重要。

这时周勤忽然点到我的名字,怒气冲冲地说道:“程寒雨,你们班什么态度,搞还是不搞?你说。”我忙说回去就动员,明天先拉出去训练。周勤吼道:“别在我这里说漂亮话,我只要结果,别想着糊弄我,都回去做准备,都戳在这地方干什么,等我请客吃饭吗?”一面说,一面给每个人发一份运动项目表,又说:“回去对照上面的要求做,不准出丝毫差错,吴主任处理我,我先把你们都处理了。”七八个班长忙拿了,答应着,脸色沉沉的出来,往教室走去。

回到教室,我坐下来仔细研究一番,表格上运动员选拔标准那一栏中,单设了几个条件,头几条便是政治素质过硬、思想作风过硬、文化课程过硬,这就我们学校的“三过硬”,不知道是抄袭还是独创。心中好笑又不解,感觉这个实在太过牵强,搞体育节目跟文化素质硬不硬有什么关系,实际情况恰恰相反,体育好的,文化课未必好,文化课好的思想作风不一定好,知识分子耍起奸来更可怕,一千年前有个秦桧,五百年前有个严嵩,都是他们那个时代知识界的精英,大汉奸汪精卫的文化水平应该很高了,卖国当汉奸干坏事比谁都狠。就想如果照这个标准做下来,淘汰了谁都不好解释的,是文化问题还是思想问题,钉对铆,刷下去哪一个,我这个班长第一个会被整得很惨。犹豫再三,决定还是去找周勤要个准信,或者把这几条拿掉了,单照竞技的成绩择优选拔就是了。

回去爬了五层楼,好容易找到周勤,他正为一个培训班的事忙得晕头转向,和几个老师争论不休。这个时候我哪里敢进去招惹他,只好在楼道里等着,等了一个小时,才听见他气呼呼喊我进去,问我又是什么事,一天不叫人闲。我忙说了,他就开始发火,就为这个你来找我,你到底几个意思,你先说清楚了,我一天忙得一口水喝不上,这点子事情你解决不了,还要你这个班长做什么用?我忙说这个标准确实不好界定,一场体育竞赛,你要我拿政治文化来判定,别的不说了,你给我一个答复,这一条仅作为参考行不行。

周勤气得笑了,说:“这一条是学校杨副校长特意加上去的,你说参考就参考,难道说一个副校长不如你这个小班长?”我就愣住了,陪着笑脸说道:“我哪敢和校领导比,我是来请教你。”周勤冷笑一声,说:“这个事你自己定,我没时间和你扯淡。”我不敢再多一句嘴,溜了出来。回来喊上同学们,开了个会。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用老办法,叫大家自愿报名。第二天就都收上来,拿起单子扫了一眼,唬我一大跳,班上三十个人,项目报了十七八个,湖北那个叫郭昌平的小伙子,一个人报了好几个运动项目,有三大球,长跑跳远,还有一项健美操,真是人才啊。

这一次,我安排齐树柏盯紧大家,把所有项目一一的都写清楚,然后报到系上去。忘了说明一点,为了缓和我和齐树柏的关系,我去系上软磨硬泡,求周勤给齐树柏安排了一个文体委员的职务,齐树柏嘴上不说什么,心中大为得意,对我的态度也就友善了好多,至少不会横眉冷对了,最重要的是,齐疯子对海星的态度,再没有人前人后一双大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人家看了。

昨天在宿舍里,杨思宇告诉我,他听秦若琪说,海星找到齐树柏,直截了当告诉他,再不要那样子看她,否则……

否则什么?

杨思宇说他不知道,又说秦若琪也不清楚。

又是一个没有谜底的谜语。

我想知道答案,但我不想问齐树柏,也不能去问海星。

我的眼神出卖了我的灵魂。

杨思宇早就洞若观火,看我呆坐不语,会心一笑,说:“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发什么呆,你心里肯定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我说什么怎么了,我能有什么秘密,我没有秘密,你别瞎猜乱想。杨思宇冷笑一声,道:“你当我是瞎子吗,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听其言也,观其眸子,人焉瘦哉?我看不出你眼中的茫若神失吗?”

我嘿的一笑,道:“好吧,你说来,我倒要听上一听,我眼睛里藏着什么秘密。”杨思宇说:“我观察你很长时间了,你是个不会掩盖情绪的人。最近你越来越关心海星,这一点不仅我知道,班上好多同学都看出来了。”我赶紧转移话题,问他进乐队的事进展如何。

我说:“需要帮忙你尽管开口。”

杨思宇冷笑几声,大脑袋摇来摆去的,一脸不屑。

我想,我有关心海星吗?

我摸着自己的心脏,我不想说没有,我也不能说有,我的心脏越跳越快,咚咚咚,我口渴了,想喝水,于是端起杯子,把一杯子水一口喝下去。杨思宇丢给我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唱道:“我是一个小小小鸟……”,开门走了。

用人是一门艺术。领导的水平不在你懂多少,会做什么事,关键在你会不会量才用人。齐树柏是个好动的家伙,他一旦闲下来就不自在,就要惹事,文体委员的工作很适合他,刚上任,他就遇上如此重要的运动会,积极性是不用动员了,良马奋蹄,不鞭自高,他自掏腰包设计打印了一摞子表格,抱在怀里,男生女生宿舍里进进出出,一面督促大家填报项目,然后抱回来,拉上杨思宇到教室里去统计。

秦若琪见杨思宇去了,她跟着也就去了,一个念,一个写,一个核对,一阵忙,我刚写完今天的日记,他们也就统计完了。齐树柏急急地拿回宿舍给我看。我懒得看,叫他直接给周勤送过去,顺便把周勤要的一本书捎给他。那本书是我从图书馆借的,周勤见了喜欢,跟我要了几回,我忘了给他,这会想起来,正好让齐树柏捎过去。齐树柏再不推辞,兴冲冲的跑了出去。

尹子奇见齐树柏这一天女生宿舍里跑出跑进的,一会儿找李臻,一会儿找慕容青,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他那脆弱的心就大受刺激,伤愁满怀,郁郁不快的跑来找我,神神秘秘的对我说,老齐这是转性了吗,忽然人缘这么好,李臻都和他又说又笑,比他这个新疆老乡还要亲近,可恶至极。我说你到底想说什么,有屁快放,没屁快滚,我可没工夫陪你扯闲淡。

尹子奇就说:“寒雨,你可要多个心眼啊,齐疯子现在就像个发情的骡子,心黑眼红色绿的上蹿下跳,出了事你这个班长可要吃不了兜着走。”我气不打一处来,怒骂一句,轰他离开。尹子奇不关心运动会,也不关心齐树柏,他现在是鬼迷心窍,班上不管哪个男生和李臻说句话,和李臻坐一张桌子上学习活着吃饭,甚至和李臻一起散步走路,他都要嫉妒好几天,各种手段的打击报复。难道说恋爱,会让一个人变成傻子。

我和杨思宇去吃饭,秦若琪从后面撵上来。我心里好笑,只假装不知,杨思宇神色先扭捏的起来。秦若琪打的是糖醋里脊,端回来宿舍里吃,她自己一口未吃,全都倒进杨思宇饭盆,她就那么安静的守在旁边,眼睛不眨的看着杨思宇狼吞虎咽,吃得一个不剩。我不免心生感慨,原来谈个女朋友有这么多的好处,吃饭都吃得如此的浪漫。这几日上火,大概是初来乍到水土不服,嘴里起了泡,我只好喝稀饭吃咸菜。一碗稀饭没吃完,齐树柏跑了进来,脸上气色不好,看着我不尴不尬的傻笑,我忍着气,问他怎么了。齐树柏说:“辅导员批评咱们班女生项目少了,要我们重新填报。”我越发上火,班上总共十三个女生,报十个项目他还嫌少,到底报多少不算少了。

我撂下碗筷,就想去找周勤理论。杨思宇擦干净嘴角上的油渍,一把拉我坐下,说:“稍安勿躁,辅导员拿全系比较咱们班,听说金融班女生报上去二十多个门类,比较下来我们确实少了。”我扭头看着齐树柏,他点了点头,说:“刚才辅导员也是这么说的。”我只好说:“那么,你就去把女生叫齐了,到教室里一个一个的问一遍,能争取一个便多一个,重新登记。”齐树柏饭也不吃了,一头大汗跑了出去,当即召集女同学开会。

尹子奇刚回来,才洗了脸,躺床上休息,听了这话,忙溜下来,穿上鞋子就要出门。杨思宇一脸坏笑,说:“子奇,你不休养你那相片子体格,大热天跑出跑进,一天你都忙什么呢。”尹子奇往头发上抹一把摩丝油,照着镜子梳理发型,梳理得整洁靓丽,左看右看,好半天才满意,放下镜子又照了照,头不回说道:“你们就累老齐一个人,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也是这个班的一员,是时候尽一份责任了,我这就去帮他。”说着便急匆匆走了。

我和杨思宇相视一笑,都明白尹子奇的小心思,只是不便点破罢了。听班上其他宿舍的同学们说,自开学以来,尹子奇陪着李臻,一个月跑遍了西京的名胜古迹、山山水水、墙角旮旯。杨思宇不相信他那身体坚持得下来。我就说那是伟大的爱情的力量支撑着他。杨思宇笑道:“什么爱情,野性的冲动而已。李臻可没那个意思,老尹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到头来什么没落下,落下个相思病,那就真个是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了。”

我忙说快别乱说,这种事都是说不清的,人家两个的事,你我少掺和。杨思宇道:“凡事俯而拾之者易,仰而企之者则难。爱情讲究的是缘,李臻清高自负,气势上尹子奇就先输了半截子。”我笑着说你属杂货铺的,什么都知道,快陪秦若琪去吧,少聒噪,耳根子叫你吵疼了。杨思宇道:“你哪里知道她们宿舍,李臻最不合群,独行侠一个,海星百伶百俐,也上不了她的法眼,慕容青这个人耿的很,李臻倒和她说得来。李臻为什么单叫尹子奇陪,她需要一个背包的苦行僧,这个人她选的是尹子奇。”

我再忍不住,一口水喝到嘴里,噗的一下子全喷了出来,笑着说:“快闭嘴吧,你们把李臻夸得神仙姐姐似的,天上有,人间无,简直不食人间烟火了,尹子奇哪里配不上她。”刚说完这句,忽然想起一件要紧的事,忙对杨思宇说:“你快去盯着那两个家伙,千万别闹出事儿来。”杨思宇一惊,忙说:“不会吧,他们两个有什么好闹的?”我说:“没工夫和你解释,尹子奇是情痴,老齐是疯子,他们两个再说不到一块儿去。你就别废话了,快去吧。”

我不敢肯定,只是隐约觉得齐树柏追求海星受了挫折,突然转了个方向,最近对李臻大献殷勤,早上慕容青告诉我,昨天夜里齐树柏买了十几斤水果送到304宿舍,点名送给李臻,偏偏李臻当时不在宿舍,海星她们几个就一顿哄抢,吃了个痛快,到现在李臻尚不知道这事。这话自然不好告诉杨思宇。谁知道这个家伙稳坐那里,还想练吉他,我气得骂起来,催他赶紧去,说道:“你拿吉他去教室里弹吧,叫她们几个女孩子给你鉴赏鉴赏,说不定有进步。”杨思宇想了想,就真的抱着吉他去了教室。我这才心安理得,躺到床上开始读《倚天屠龙记》。我最近看金庸的武侠小说,喜欢书中赵敏和张无忌恋爱的情节,那么的细腻,那么的圆润,读来叫人情思万里,向往到十万分。原来男女之爱,竟如此的惊心动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