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邮差(沈文韩絮)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文韩絮)乡村邮差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乡村邮差)

书名叫做《乡村邮差》的小说,是作者“沐秋晴夏”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悬疑惊悚,主人公沈文韩絮,内容详情为:望着手上有些泛黄的信封,我满脸懵的低喃了一句:“不过是送一封信罢了,至于这样激动么?莫非…这封信是情书?”“小沈,你起来了啊?”疑惑之际,消失的刘尚从不远处的树林走了出来。见我怔怔失神,一脸费解地看着我问:“怎么了?又看到鬼了啊?”我斜眼瞪了他一眼:“刘哥,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行么,这大白天的遇到…

沈文韩絮是悬疑惊悚小说《乡村邮差》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沐秋晴夏”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望着手上有些泛黄的信封,我满脸懵的低喃了一句:“不过是送一封信罢了,至于这样激动么?莫非…这封信是情书?”“小沈,你起来了啊?”疑惑之际,消失的刘尚从不远处的树林走了出来。见我怔怔失神,一脸费解地看着我问:“怎么了?又看到鬼了啊?”我斜眼瞪了他一眼:“刘哥,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行么,这大白天的遇到…

第5章 噩梦 试读章节

“那个…”

女孩儿走到我面前,满脸紧张地问道:“请问一下,小哥您是邮差吗?”

我微微点了点头:“嗯,我是,您有事儿吗?”

女孩儿听完了我确定的答复,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

随后,连忙从兜里掏出一张信封递给了我,近乎用恳求的语气说道:“小哥哥,我叫林莉,这封信,请你务必要帮我送出去!拜托了……”

语落。

还不容我反应,林莉便泣不成声地转身跑开了。

留下了一脸懵的我,独自在风中凌乱……

待我缓过神时,林莉早就跑没影了。

望着手上有些泛黄的信封,我满脸懵的低喃了一句:“不过是送一封信罢了,至于这样激动么?莫非…这封信是情书?”

“小沈,你起来了啊?”

疑惑之际,消失的刘尚从不远处的树林走了出来。

见我怔怔失神,一脸费解地看着我问:“怎么了?又看到鬼了啊?”

我斜眼瞪了他一眼:“刘哥,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行么,这大白天的遇到什么鬼!”

刘尚听我这样一说,顿时哈哈大笑,调侃了我一句:“你小子还真是和我混熟了,说话没大没小的!”

“行了,别愣着了,出发吧!”便推着自行车,带着我朝着南沟村方向继续赶路。

许是昨夜睡足了,今天我的精神状态可谓是这三天里最好的。

而刘尚的状态,相比我而言,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小碎步迈的,十分灵活。

按理来说,他守了一晚上夜,绝对不应该是这样的状态啊。

这中间,肯定有诈!

于是,我果断跑到刘尚面前,旁敲侧击地询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刘尚一开始咬死都不说,一直以什么他比我能熬夜,能吃苦的理由搪塞我。

但这种蹩脚的理由,我怎么能信?

论熬夜,我自认肯定比他有经验。

他这种状态要不就是偷偷吃什么东西提神了,在就是找了什么地方偷偷咪觉了。

除此之外,绝不会有第三种可能。

于是,我再次开始一系列的语言轰炸,摆出一幅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最后,在我一系列的言语轰炸之下,刘尚终于缴械投降,把这样有精神的理由告诉给了我。

不过,得知真相的我,并没有感到任何开心。

反之,则是感觉到后背发凉,十分惊恐!

因为刘尚这厮,竟然在昨晚守夜的时候跑到树林里咪觉去了!

我醒来时,之所以没有看到他,是因为这厮那时还没醒。

而这也就意味着,昨晚从我睡着以后,这几个小时身旁一个人都没有。

昨天我们是在一处空地扎营的,四周空旷,但毕竟身处野外。

要是有个什么野兽偷偷摸上来。

其结果,可想而知……

虽说,在刘尚的眼中,这些事儿我早晚都会经历的。

提前适应,反倒是对我的一种磨炼。

可我压根儿就不准备长干这份工作。

硬着头皮接下这一次的活儿,也纯是看在我那同学韩絮的面子。

不想因为这事儿,让他难做罢了。

许是想到了韩絮,给我害成了这幅惨兮兮的模样。

在听完刘尚的话后,我脑中的第一想法就是给这厮打过去一通电话,臭骂一顿!

可掏出手机才发现…

特么的竟然没有信号!

刘尚见我一幅恼怒的表情,许是有些不好意思,不停地和我道歉;“那个啥,不好意思,沈文,你放心,今晚我铁定好好守夜!肯定不溜了。”

闻言,我淡淡一笑:“没事儿刘哥,您想睡就睡,我不生你的气,我气的是给我骗过来的那个同学。”

许是此刻我表情实在太过于狰狞,就连那个胆子大的刘尚都吓了一跳,轻声说了句:“哦,原来如此。” 便慌慌张张地推着自行车跑开了。

之后的一路。

大概是内心的愤恨所致,眼前崎岖的山路对我而言,好似如履平地。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就赶到了南沟村。

再后来,又用了半天时间先后抵达了三台子和花岭村。

下午三点,我已经从花岭村出来了。

余下仅剩下最后一站长岭村!

这个村据刘尚说并不排外,距离花岭村也没有多远,入夜前就能抵达。

于是,在花岭村离开后,我与刘尚便加快脚步朝着长岭村挺进。

刘尚许是真的被我吓到了,今天马不停蹄的赶路,他一声没吭,都没提出过休息。

直到进到了长岭村以后,刘尚才龇牙咧嘴地说了句:“小沈,你还真的是干这行的材料,我老刘服了!”

听刘尚这样说,我才终于想起…

今天确实有些为难刘尚这位老大哥了。

随后连忙向他道歉:“对不起啊!刘哥,我就是想着赶紧回去找我那同学算账,忘了休息这一茬儿了。”

刘尚斜眼看了我一眼,满脸无语地说了句:“看来这老实人是真不能得罪啊!”便叹了一口粗气,带着我去了他家休息。

长岭村因为是这条线最偏僻的村落。

相比沿途的其他村,穷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村里到现在连电都没有接上,入夜以后,全村都黑黢黢的。

刘尚的祖宅在村口,所以我们进村以后,并没有看到其他村民。

而且此行我包里也没有任何寄往长岭村的信件,来的目的,不外乎就是看看有没有村民想要寄件。

刘尚给我带到他家后,留下一句:“我挺长时间没回来了,要去亲戚家转转,你早点休息,顺便帮你问下,有没有人要寄信。”

我没有多想,点头回了句:“好!”便脱下了衣服,上了土炕。

这几天给我折腾个够呛,在荒郊野岭又住了两晚。

沾上枕头,就直接睡了过去。

依旧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不出意外,我又做噩梦了。

梦中,我竟不慎跌入了一条河道里。

而刘尚,却站在岸边,一张无比扭曲的脸,冷冷的看着我,丝毫没有任何援助的意思。

更甚是,在我奋力爬上岸边时,他竟然拿石块砸我。

嘴上念叨着:“快死吧,快死吧!你死了我就能投胎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